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二章 少主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不惑之年初入元神下境的韩荣是燕翎卫鹰组队的头目,也是燕翎卫建立之初第一批隐秘的成员之一。

    他曾跟随燕翎卫第一任首领洛翎执行过许多不为人知的任务,水里来火里去,衷心毋庸置疑。否则在后来,也不会被调到白楼门暗中负责凝雪公主的安危迄今为止长达十年之久。

    自宇文阀大将军将他与鹰组四位兄弟共同留下护卫公主安全后,他便一直都在警惕着离山宗。

    远山镇虽远离江湖,可毕竟属紫薇州域,还是受八百宗掌控。

    所以为以防不测,韩荣便是让鹰组的一位兄弟时刻密切注视着离山宗的动静并互通讯息。看到一行十数名离山宗门人出现眼前之后,韩荣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做了个手势。

    身旁三名鹰组的兄弟便是靠拢在雪儿身旁,准备寻找着契机突围。

    “大燕帝国的朋友不请自来,我离山宗作为东道主看来有些怠慢了贵客。”

    离山宗一行十七人已然摆开了架势,为首的那位从衣着服饰上来看明显与其余十六人与众不同。

    那人将手负于身后,粗略地扫视了一眼简陋的山洞道。

    凭借着常年行走于黑暗中养成的警觉与敏锐的观察力,韩荣看得出来这人在离山宗的身份至少位居长老,修为境界只怕不在自己之下。

    “我等只是顺道借路而已,不日便会离去,不敢叨扰离山宗。”韩荣有意无意地移动了数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离山宗那位长老望向凝雪公主的不善视线。

    “话不能这么。如今大燕帝国与七州域开战,战火早已遍及整个天东。难得在我离山宗山门之内有帝国贵客到访,若不请到宗门一叙,届时宗主怪罪下来,我可担当不起啊。”

    离山宗那位长老挥手。

    身旁十数名宗门弟子纷纷亮出兵器步步紧逼。

    韩荣眉头深皱,他缓缓退后着。

    略显担忧的雪儿在三名燕翎卫护卫之下也在退后着。

    身后不远处便是悬崖,虽然只是半山腰处,可若跌落下去必然不死也残。

    山中有风拂来。

    丛林里有细微的动静。

    韩荣利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心知机会来了。

    果不其然,一支荼毒的箭矢自丛林里呼啸而至,破开风后直接贯穿了距离韩荣最近的一名离山宗弟子的胸膛。

    始料未及的离山宗弟子顿时吐出黑血,倒地不起。

    一道诡异的身影紧接着自丛林里窜出,手持着一柄及其适合近身搏斗与刺杀的短刃在夜色里划出银亮的光芒,从背后向那离山宗长老袭击而去。

    韩荣瞧准时机大喝:“走。”

    声音尚未曾落便是纵身一跃杀入人群之中。

    三名燕翎卫会意丝毫不敢耽搁,两前一后地护送着雪儿朝山下奔去……

    山下是八月十五灯会的远山镇。

    远山镇里有人成亲。

    将要拜天地的新人眼看进了喜堂。

    无论是想着凑热闹还是粘粘喜气的许多乡邻们早已迫不及待,因此原本宽敞的喜堂里此刻竟显得有些拥挤。

    那些个妇人们将喜堂里自家来回跑动玩耍的孩子纷纷领了回去,老老实实地挤在偏厅人群里。

    喜靴踩在花瓣与红毯之上,然后新人入堂。

    端坐已久等待着新人行礼的木老前辈喜笑颜开。

    司仪宣读了远山镇风俗成亲时代代相传的古训,便清了清嗓音一拜天地。

    远山镇不比那些庙堂江湖,祖上所留的成亲习俗历经每一代,都会丢失那么一些繁文缛节各种杂礼,直到现在才变得愈发简单。

    手握着喜绸的洛长风看了看身旁披着红盖头的木兰。

    他知道木兰是个好姑娘,对于这位救命恩人,他本来也是一直心怀感激。

    直到那夜木兰随口而出的一句诛心之语。

    或者对木兰来那句话很普通寻常,普通的甚至于过转瞬便就忘却了。

    可偏偏洛长风把它记在了心里。

    不是他刻意,而是真的诛了他的心。

    无心而诛心。

    他从来都不是忘恩负义之徒。

    该报的仇他会报,该还的恩他同样会偿还。

    眼看着将要与木兰拜堂的洛长风不知道自此之后,心里那些当初仅剩的感激是否会随着这一拜而烟消云散。

    “一拜天地!”

    新人转过身面对着喜门,对着漫天月色与繁星拜了下去。

    “二拜高堂!”

    洛长风茕茕孑立无亲无故,这里的高堂只有木老前辈一人。

    新人再度转身,面向着木老爷子拜礼。

    “夫妻对拜!”

    在远山镇的习俗中,一旦过了夫妻交拜,此后便是真正意义上的夫唱妇随了。

    拜完高堂的洛长风开始犹豫不决起来。

    喜绸的另一头拴着木兰。

    此时此刻的木兰已经转身面对着他。

    红盖头下的木兰瞧不见洛长风的脸,却能看到初一大哥那双新做的红靴,她知道初一大哥还没有转身。

    在犹豫什么呢?

    心里有些落寞的木兰轻轻扯了扯手中喜绸。

    喜绸传来动静后,洛长风的犹豫不决一扫而去,没有人知道他这一转身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

    他只要将头低下,便是彻底斩断了过往牵绊,与雪儿之间的种种牵绊。

    “夫妻对拜!”

    木兰已经微微低首。

    洛长风却没有随之对拜下去。

    不是他有心反悔辜负佳人,而是医炉里有人闯了进来。

    院落外传来杂乱的惊叫。

    满堂宾客纷纷投送好奇的目光循声望去。

    木兰掀起了红盖头。

    木老爷子惊起。

    洛长风也是转过了身望向门外。

    一道黑色的人影忽然闯了进来。

    那人浑身是血,粗略估计身上约莫不亚于二十道刀伤。

    那人狼狈之极,像是憋着最后一口气才支撑着他走到门前一样。

    那人搀扶着门,然后在门前倒了下去。

    满堂的宾客乡邻哪里曾见过如此场景,许多人受到惊吓,慌乱地纷纷跑了出去生怕祸及池鱼。

    出于下意识反应的洛长风挡在了木兰身前。

    他看着那道黑衣人影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觉。

    洛长风微微皱眉。

    门前倒下浑身浴血的那人伸出了手,血液不停自口中涌出的他在呼唤着。

    尽管那声音已经开始沙哑。

    尽管那声音有气无力。

    洛长风知道那人在呼唤自己,便什么也没有想地走了过去。

    他将那人搀扶而起,然后抱在怀里。

    耳边响起微弱的声音:“燕翎卫鹰组韩荣求少、少主……救救公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