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五章 夕阳下鼎炉里翻滚的沸油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自古以来在战争中沦为俘虏的人,无论是投降的敌军兵甲还是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从不会有什么比较可观的下场。

    白了,就是死与生不如死的区别。

    单论洛长风知道的,就有奴隶,军妓,坑杀,筑京观与鼎烹等等。

    天狼营里关押的千余名远山镇镇民们不知道接下来迎接他们的是怎样的命运,他们也无法猜测,因为结局对他们来往往只会让希望破灭地更加残忍。

    洛长风与远山镇的镇民们被关进了囚笼。

    这种用来关押俘虏的囚笼很大,能容下五人左右。

    囚笼架上了囚车。

    胜威军天狼营点卯之后便是拔营起寨,这支作为奇袭之兵的天狼营六千轻骑,迎着秋凉的山风带着肃杀的寒意,押送着千余平民俘虏,开始与围困紫薇州祁连关已久却毫不见任何进展的大军汇合。

    六千轻骑驶在黄沙滚滚的官道上,沉默无言。

    一路走来,囚笼里偶尔颠簸左摇右晃的洛长风没有一句话。

    同囚车里的木兰与木老前辈也没有一句话。

    这种严肃的气氛让惜别极为不适应,他抬起头看了看洛长风略显冷漠与风霜的脸颊,终究还是没敢些什么。

    洛长风苦笑着摸了摸惜别的脑袋忽然道:“你是不是有些话想要与我坦白?”

    惜别怔了怔。

    不过聪慧之极的他很快便是反映了过来,于是那双明亮的眼睛落在了新娘子木兰身上。

    一袭红嫁衣的木兰瞬间眼泪翻涌:“你想让我坦白什么?”

    洛长风始终都没有正视木兰,他的双眼不知是看着虚无还是扬在荒凉官道上的尘沙:“这一路上我一直都在想,雪儿怎会知道我在远山镇的下落。”

    洛长风眯了眯眼:“呵,也是我愚蠢,竟然忘了昏迷前遇到的险境。现在想来,能够将我从帝无泪手中救走的人,绝不是木老前辈与你。”

    “或许是那位倒在我面前的燕翎卫兄弟……他也许不是帝无泪对手。或许,宇文阀大将军亲自出手也不一定。”

    “毕竟雪儿既然来了远山镇,燕翎卫之中任何人随身护卫我也不会觉得意外的。”

    洛长风自言自语着。

    帝无泪,燕翎卫,宇文阀……他知道这些词汇对于木兰与木老前辈来陌生了一些。

    可他相信同囚车里的二位听懂了。

    而且很明白。

    “你可以给我一个解释吗?解释确实是你从帝无泪手中救了我,也是你将我带到远山镇休养。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是你日夜不眠不休的照料。甚至连我的衣物,都是你亲手为我更换的。”

    洛长风忽然盯着木兰:“告诉我,你对我没有任何隐瞒与欺骗?”

    洛长风的质问,木老前辈听得是云里雾里。

    木老爷子以为自家孙女儿早已将那位紫衣姑娘的事情一五一十与洛长风了个清楚明白。如今听洛长风所言,木兰竟是只字未提吗?

    一时间囚车里又再陷入沉默。

    洛长风、惜别母子、以及木老爷子都在看着闷声哭泣的木兰。

    仿佛一夕之间从天堂跌入地狱的木兰心中委屈非常。她无法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因为她确实自私了。

    为了与初一大哥相守白头,她甚至可能谋害了一个人的性命,那紫衣姑娘的性命。

    望着流泪而不做声的木兰久久,洛长风终于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梨花带雨的木兰豁然抬头:“你不明白!你明白了什么?”

    没有人知道洛长风明白了什么,明白了多少。

    他只是苦涩一笑。

    然后,然后便是默不作声。

    六千轻骑押送着千余人俘虏走了连续两日的路程,终于在第三日黄昏下,一座颇为雄伟的城池渐渐映入眼中。

    最惹人瞩目的不是那座金黄色的雄城,而是雄城前方视野辽阔的数万大军。

    赤色燕字旗与王字将旗在黄昏的秋风中萧瑟摆舞猎猎作响。

    风扬起尘沙无数。

    尘沙穿行而过列阵围城的万马千军,无形之中被那凛然林立的无数长戈锋利的刀刃切成数之不尽的尘埃碎片。

    这是洛长风第一次接触沙场,而且还是以俘虏的身份。

    战争即使尚未开始,他甚至都隐约嗅到了一股浓稠的血腥味在这黄昏下,秋风久吹不散。

    囚车里的远山镇镇民们被押送到战场,感受着这种沉重的肃杀,便无法再平静下来。

    开始有人尖叫。

    开始有人哀嚎。

    开始有人拍打着囚笼疯狂地扯着铁链,想要挣脱束缚逃离魔鬼的掌控。

    不是暴走的情绪在传染,而是当他们走出囚笼被铁链锁着押送到祁连关阵前时,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那一座座架在万马千军前的大鼎。

    是鼎,其实更像是巨大的炉子。

    nbs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