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九章 难民潮里的帝国公主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一望无际的蓝天下是一望无际的硝烟。网

    战争就像是无情天降下的一场非人力所能扭转的天灾,天灾过后,村庄不再是村庄,镇不再是镇,郡县不再是郡县,繁城不再是繁城……它们都是一般模样荒无人迹的废墟。

    断裂的墙,倾倒的房梁,风沙掠过后焦黑的土堆以及土堆上生长的枯草,如果非要这些废墟之间的区别,不过是大荒凉与荒凉罢了。

    大燕帝国信陵县统辖之内,遭受过西夷州六万铁骑践踏之后,已经罕见人烟。

    到处可见的难民潮如同滚雪球,雪儿一路走来,身边的难民队伍不停地壮大,从最开始的几百人变成如今浩浩荡荡的人潮迁徙。

    他们逃难逃了一个多月,却未曾见过一座清晨里阳光洒下完整且繁荣的城池。

    ……

    暮色笼罩着萧索的县城。

    残破后依稀可见曾经门楣光耀的大院府邸内,跑出来一个孩子。

    那是一个女孩。

    女孩怀里揣着捡来的红薯。本是生的,却被战后的大火烧得焦黑。

    如今怎么看都不像是富贵人家的府邸门前睡倒的石狮旁,男孩看到姐姐激动的跑了过来,早已饿的浑身无力的男孩扶着石狮站了起来。

    “姐姐。”

    “弟弟快看。”

    “是红薯?”

    “嗯,你吃吧。”

    男孩抱着焦黑的红薯大口的啃了一口,灰头土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网

    弟弟将一口下去并不怎么吃了多少的红薯递给了姐姐。

    女孩轻轻咬了一口,又再递给了弟弟。

    难民潮涌进了早已沦为荒废县城的信陵,虽然一路尽是沉默,数千人的迁徙却也是不的动静。

    姐姐看到远远的队伍朝这边走来,本能意识的抱住了弟弟,姐弟二人揣着两日里唯一的食粮胆战心惊,悄悄蹲了下去。

    用那倾倒的石狮子遮住自己的身体。

    难民们没有继续赶路,连日的奔波早已让绝大多数人抵抗不住疲惫,走在最前方的百姓索性靠着路旁的乱石坐了下来。

    难民们择地而卧。

    雪儿搀扶着一位吴姓婆婆坐在木板上,然后抱着这位婆婆的孙女儿在一旁靠了下来。

    好不容易可以短暂歇脚,难民们纷纷拿出躲避灾祸时备好的粮食大饼,就着所剩无几的清水狼吞虎咽了下来。

    然后是夜深人静。

    涌入信陵县的所有难民们沉睡,入了不知是盛世繁华还是乱世的噩梦之中。

    躲在石狮子后的姐弟俩慢慢的探出头来。

    微凉的月光映着两张畏惧陌生的苍白脸,像是下了艰难决定的姐姐与弟弟对视了一眼,两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便是悄悄地靠近了熟睡的难民群。

    他们实在是饥饿难耐。

    他们只是想吃东西而已。

    从未做过贼的姐弟俩趁着夜深人睡,脚步很轻很轻地走到一对互相依靠着进入梦中的老公婆身旁,男孩伸出了手。

    男孩拿到了老公婆怀里的包袱,惊喜之下却惊动了熟睡的人。

    “贼偷东西。”

    老婆婆喊了起来。

    老爷爷也跟着喊了起来。

    姐弟俩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怔在了原地许久才想起撒腿就跑。

    周围一同流落的难民同胞们纷纷被吵醒。

    当听清楚事情原委之后,年轻力壮的汉子追上了第一次为了生存而迫不得已做贼的姐弟,本就家破人亡的汉子心中无尽的憋屈无处可撒,一手拎着男孩的衣领便是举了起来。

    姐姐急哭了。

    满脸泪水地拉着弟弟的脚,哭着喊着:“下次不敢了,求叔叔放过我们吧。”

    “求好心叔叔放过弟弟吧。”

    女孩跪了下来。

    倔强的男孩也跟着哭了。

    那中年汉子面色狰狞地道:“让老子放过你们?谁肯放过老子?”

    言罢举手便要掌掴孩子。

    雪儿在身后呵斥了一声:“慢着。”

    中年汉子极不情愿的转过了头,然后将男孩用力地丢到了一边。

    雪儿眼眸里露出些许惊色,脚下生风裙摆飞舞,一个闪掠便是有惊无险地接住了那男孩。

    雪儿抱着男孩放了下来。

    姐姐跑来,两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抱在了一起哭成一团。

    雪儿将两个孩子护在身后。

    周围越来越多的难民涌了过来。

    那中年汉子为老公婆抢回了包袱仍旧不依不挠,撸起了袖子:“你又是谁?没看到这子偷我们的东西吗?”

    不等雪儿话,身后的女孩便是怯懦懦地扯了扯雪儿的裙角,明亮的眼睛扑闪着,带着委屈,用一种细弱蚊蝇的声音道:“姑姑,我们只是饿了。”

    雪儿微笑着拭了拭女孩的脸颊:“有姑姑在这儿,没事的。”

    雪儿捋了捋额前青丝转而看着眼前汉子:“这位大哥,孩子只是饿了而已,您就大人不记人过,别与他们一般见识了。”

    流亡许久也颇懂得些许人情世故的雪儿知道对方不会善罢甘休,便是脱下了十岁生辰时皇兄所赠的玉镯送给了那名汉子。

    那汉子打量着玉镯不语。

    身后丢失包袱的老夫妇缓缓走来,看了看让人怜惜的那对儿姐弟,想起城破时被挤散走失的孙儿,老妇人满是皱褶的手抹了抹沧桑的眼泪。

    汉子将包袱还给了老夫妇。

    老妇人从包袱里拿出了仅剩的一块干饼,走到雪儿身前:“怪可怜的孩子。老妇人就剩下这么些了,先给他们吃吧。”

    雪儿灵眸里泛起了泪花:“婆婆。”

    老妇人和蔼地笑着,向着雪儿身后的姐弟挥了挥手:“不碍事的。老了,吃的东西本来就不多。”

    姐姐看懂了婆婆的善意,可仍是有些畏惧。

    她抬头看了看雪儿。

    好美的姐姐,善良的姐姐。

    雪儿弯下身子,轻轻的点了点女孩的鼻子:“还不赶快谢谢婆婆。”

    不知为何对雪儿有一种莫名亲近感的女孩最终还是勇敢地走了上前。

    姐姐拉着弟弟的手。

    四只脏兮兮的手接过了干饼:“谢谢婆婆。”

    难民们纷纷散去。

    同是天涯沦落人,谁会有心思看别人的笑话。

    雪儿领着姐弟与吴婆婆聚在了一起。

    吴婆婆有个极为乖巧的孙女儿,见到和自己年龄一般大的伙伴儿,丫头好奇的问到:“我叫吴声慢,你叫什么?”

    “我叫陈长平。”

    “我叫陈长生。”

    ……

    看着不知人间疾苦的三个孩童自来熟,一旁的雪儿不由想起了儿时在宫里和翎儿相认时的场景。

    还有疼爱她的皇兄。在书院里的长风大哥,星云大哥,和她的十子同袍。

    雪儿柔软的掌心里,握着十字同袍的信物。

    “物是人非事事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