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十四章 一卦两魔头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得知信陵内或有疫情,儒将军未央生撤营十里,于城外十里马嵬坡落营扎寨。更新快无广告。

    砍去营寨周围阻碍视线的林木,并令随行医官在各营之中彻底清扫消毒。虽为将不久,未央生却深谙瘟疫恐怖之处,若放肆在军营中扩散开来,别儒将帐下三万兵卒,即便是十万兵马也不够病魔吞噬的。

    这种前车之鉴曾发生在南瞻州与大燕帝国交界处。

    当时贸易往来及其热闹的边城镇坐拥一城之规模,足足三十万人口。然而一场毫无预警的瘟疫肆虐之后,不知人间疾苦的太阳在东升西落之间,便会有约莫三千人染上瘟疫被送往黄泉。整整十日过后,镇居民损失了十分之一!

    虽瘟疫爆发病因病理传播途径与速度不尽相同,可以防万一未雨绸缪些总归不会是被动的……

    营帐掀起,卸下银甲银枪的未央生一身白袍端着医官查探瘟疫症状之后熬煮的汤药走了进来。

    这是未央生命人于营寨之中单独建造的一处营帐,用以隔离雪儿与营中军士。

    为了便于日后营中行走,心思缜密的儒将未央生命人送了一身男子装扮的学徒长衫。未央生进入营帐时,雪儿早已更换这看起来像极医官新入门学徒的服饰。

    将托盘放在桌案之上,未央生端着汤药递到了面色稍显苍白却仍旧在翻阅着医书对症的雪儿面前:“雪儿姑娘今日感觉如何?”

    一心只想着医治困在信陵的百姓,埋头入医书经海便双耳不闻窗外事的雪儿闻声而起,带着一丝惶恐接过汤药:“不敢劳烦将军。”

    未央生笑道:“无妨。我自幼浸泡药浴,早已煅就百病不侵的身体。”

    雪儿微感诧异。

    一双灵动的眸子看了看那张脸孔,却发现后者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雪儿羞赧地微微低下了头。

    汤药送至唇边,灵眸闪烁的雪儿嗅了嗅,似是想起了医治此瘟疫的某味关键药材,忽然展颜而笑,提笔记录之后便是转过身仍旧女儿姿态优雅而静美地饮下了汤药。

    雪儿以身试病。

    这几日以来对于瘟疫的各种症态以及所产生的病状都清晰的记录在册。

    而儒将麾下随行的医官则是根据这些症状对症下药,每日一副,雪儿仍旧是以身试药。根据药材的独特味道与效用,筛选而出真正能够彻底根治并抑制瘟疫扩展的药物。

    迄今为止,伴有瘟疫病症而长在手臂上的疮痕已经散去无几,这一碗汤药入腹,雪儿凭着与庄院长学得的流字门医道知识断定,医治瘟疫的最后一味药材已被她寻到。

    单薄而消瘦的身躯看起来柔柔弱弱。即便是着一身医徒学童的男子衣衫,也掩盖不住那俏脸儿上渐渐恢复光彩的粉嫩。

    脸蛋儿上的雪肤吹弹可破。

    与生俱来的唇红。

    可教柳叶低首的青青弯眉。

    清澈而又灵动的流眸里带着几分喜悦,雪儿起身:“雪儿……想求将军一事。”

    一时间竟被雪儿姿容着迷得有些失态,略带歉意的未央生伸出了手:“姑娘但无妨。”

    雪儿低首道:“雪儿想见一见那位医官。”

    未央生微感诧异:“莫非姑娘找出医治瘟疫之法了?”

    雪儿如实道:“正因为雪儿空有医道学识,并无实诊经验,所以才不敢妄下断论。”

    未央生轻笑:“既是如此,未央该当恭贺姑娘。只不过……”

    雪儿悄然抬眸:“将军可是有难处?”

    “也算不得难处!姑娘不知,我这位随军医官性格着实古怪得紧,在这营寨里唯一能降服住她的,怕是只有我那位中郎将了。”

    想起当初奉命率军出南瞻,路遇那位女医官时的场景,未央生无奈苦笑。

    他确实想不通苏凡上辈子积了多少善缘,能让一位陌生的翩翩少女死心塌地的跟随,并且心甘情愿在这举目皆是兵甲的萧索军营里安心做医官。

    不知儒将何意的雪儿面露些许疑惑。

    未央生言罢。

    恰巧一身盔甲的苏凡便掀帘而入。

    未央生笑道:“曹操,曹操到。”

    从军之后增添了些许威武气概的苏凡一脸莫名。

    迟疑了片刻才抱拳:“将军。”

    未央生点了点头:“凡来的刚好。一会儿你带着这位姑娘去见一见你那位红颜知己女医官。”

    红颜知己!

    苏凡确实不知该如何解释这四个字。

    未央生拍了拍他的肩膀离去。

    重遇故人的雪儿望着苏凡,微微笑道:“红颜知己”

    苏凡一脸无辜。

    “她叫潇湘雨。”

    “她她看上了我。”

    “可我并不认识她啊……”

    ……

    天机老人抚须盘坐天机阁顶,遥望着满天星河默不作声。

    星灯下那张历经数千年沧桑看惯人世无常的脸庞显得有些苍白。

    脑海中不停回想着方才那最后一卦天机所指,遥望着星河的眼睛愈发变得浑浊。

    他知道魔头白之秋未死。

    很早以前便知晓。

    直到数年前无相道宗被魔惩天重伤更加验证了他的卦象。

    可他不明白为何方才的卦象之中会有两颗魔星!

    难不成这世间竟有两位魔头

    天机老人很迷惑。

    满天星河里有颗流星飞逝划落。

    他看到那陨星散发着赤红色的异芒,从天边飞逝,飞过头顶,留下一道奇光。

    他浑浊的目光顺着陨星轨迹寻望去,陨星落处竟是……楼外楼!

    天机老人身体微颤。

    风拂过广袖,他的身影赫然消失在天机阁顶。

    他出现在天机盘前,看着这一浑浊卦象。

    他一袭道袍。

    他负着双手。

    他须发皆如雪。

    他眼中惊骇非常:“楼外楼,帝御天!”

    这位窥探天机的老人失了神似的坐了下来。

    “错了,全错了……”

    一声哀叹。

    传荡四间。

    夜空里刹那星河熄灭。

    整个帝王都陷入一片黑暗。

    这一夜,天机老人离开天机阁。

    他要去寻找卦象显示的那位昔日魔头。

    那魔头不是帝御天苦心积虑学得魔惩天后乔扮的白之秋。

    而是真正的白之秋。

    昔日一身实力举世无双的魔门门主,在魔门覆灭那一役后居然活了下来。

    隐蔽天机存活至今!

    帝御天倒行逆施,帝王盟劫相已显。

    当他寻到白之秋下落之日,就是帝王盟应乱世劫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