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十五章 银狐脸儿新面首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帝王盟野心勃勃,帝御天魔行渐显。·ka看nshu看·cc

    五百年前魔门覆灭之后,这位人族公认最耀眼的俊彦却因缘际会得到白知秋的魔功,帝御天修炼魔惩天!甚至瞒过了天机老人!

    许多年前莫天机曾推算一卦,得知魔惩天未绝于世,便理所应当地以为白知秋尚存人间,却未曾想到今夜一卦推翻了他先前着手落子的一切布局。

    莫天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多年前所看到的卦象魔惩天竟来自帝王都楼外楼!

    今夜此卦之后,天机老人心中疑惑尽数消解。无论是无相道宗的受伤,还是天东神像的消失,亦或是当初与魔门余孽促膝长谈后得知的辛密……种种的种种,都验证了帝御天以白知秋的身份修炼魔功大成的事实。

    这样一位至强圣人,坐拥帝王盟十三王族,无论调兵遣将亦或是麾下化劫境诸如护法教主流沙之类强者,帝御天若行魔道,举目天下还有谁能克之?

    联合妖族剑阁,请出十天显圣与天机阁一道打着诛邪的大旗再现一场举世伐魔之战?在乱世劫即将来临的天下,诸圣应劫的疮痍世间如何经得起这般消磨?更何况天西镜中缘破碎世界还有无数不可知的异族虎视眈眈!

    索性天无绝路!

    天机老人在卦象之中看到了两位魔头。

    两位势不两立的魔头。

    其中一位若是帝御天的魔惩天,那么后一位,便是真正的魔惩天!白知秋的魔惩天!

    帝御天与白知秋之间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

    这世上没有谁比白知秋更适合作为帝御天举世无敌的对手!只是,这位隐匿人间亦圣亦魔的昔日魔道至尊,究竟藏身于何处?

    卦象未显,天机老人不得而知。

    两界山竖起魔尊令旗让天门重见天日的重阳,更加不得而知。

    身为天门新门主的他只知与帝王盟之间的仇怨需要血洗方能祭奠两界山昔日亡灵。

    所以重阳修书一封,命使者送到了天东八百宗第二座星川。一看书要·

    天东无神像,八百宗由经天十二星发号施令。

    这看似风平浪静的八百宗门,又怎会知没有经天十二星彼此的暗潮汹涌?毕竟代替那尊神像成为八百宗真正圣主,这种诱惑无论对于谁都是足以令人动心的。

    尤其是出身妖族素来与其余诸星面和心不和的天妖星!

    二星天妖,是一道裂痕,足以撕开八百宗门的裂痕。

    重阳只需要一封信,便会让这道裂痕与经天十二星之间形成不可逾越的沟壑。

    只是在这之前,他需要八百宗这座堡垒与他一起捣毁固若金汤的帝王盟!

    ……

    今日是提兵山机关城藏兵谷的大日子,江家老爷子亲自铸就的神兵将要出炉。

    机关城里热闹非凡。

    除了那些想要一睹箭八真容的外界修行者之外,还有不少与江家世交的家族受邀而来,比如门当户对听潮阁的雨家,那位时而妩媚时而又如同铁棠花般难以下咽的少女雨中棠醒来后便是早早地闯入了藏兵谷,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心中情郎,也是未来新郎。

    “那位就是你的五叔?”

    藏兵谷梨园内,被江满楼强迫带了张银色狐脸面具的洛长风远远的看了看飞阁前忙于应付熙攘客流的中年男子。

    斑白的双鬓,内敛的眸子,沉稳的身形,模样倒是像极了浸淫诗书的中年儒生,宛如一坛封存多年的老酒,颇有几分儒雅的气质。

    “我总觉得今天会有事情发生。”

    作为江家名正言顺的少爷却很少应付这些场面的江满楼点了点头。

    随手摘下一颗谷内梨园精心栽种的黄梨,递给了身旁的雨中棠。这位未过门的媳妇儿巧笑嫣然,用帕子乖巧的擦了擦梨子,又亲自动手削完了皮,江满楼极为满意的捏了捏水润的脸蛋儿,接过梨子后一口咬了下去。

    “有老爷子坐镇,总不至于反。”看起来像极了江家少爷新晋红袍面首的银狐脸儿洛长风道。

    “其实,我倒是希望他们反!”江满楼含糊不清地道。

    洛长风点头。

    对手按兵不动,你永远不会知道如何接招。对手动了,哪怕处于被动,你也可见机行事,最不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似这种较量最为考较人心,一步错满盘皆输。

    忽然担忧惜别的安置会否出现问题,洛长风苦笑着自己多虑后不去多想。

    园门处传来躁动,洛长风举目望去见江家仆从引了几位风姿翩翩的年轻俊彥一路而来。

    为首的那人有些熟悉。

    江满楼自然也看到那几道与众不同的身影,未免觉得有些狐疑自言自语道:“这会儿七州域与大燕帝国战事正酣,彭家人来我提兵山作甚”

    洛长风道:“兴许,是为了提兵也不准。”

    江满楼若有所思。

    提兵山内自然有兵可提。

    江家乃兵之大家,此天下共知。

    可来者是客,却是不知这冀云州客人欲所提何兵。

    冀云州作威作福无人敢招惹的彭九与他书院十字同袍之中的几人远远的隔着重重梨树便是看到了这藏兵谷未来的主人江满楼。

    人未至,声先闻。

    彭九抱拳为礼:“江师兄,多日未见近来可好”

    江满楼瞬间挤出了蓬荜生辉的笑容:“原来是彭师弟。哈哈哈……彭师弟笑了,你我同日入书院,兄长又长我一岁,江满楼怎么敢当得起这声师兄呢。”

    “江师兄的哪里话。内院第三座明镜台的拥有者,以一人之力独守明镜台一年有余,这一声师兄你当不起,谁当得起啊”

    “……”

    洛长风索性闭耳不闻。

    这两位自锦衣玉食的公子哥儿从书院考核第一天起就彼此结下了梁子,书院里水火不相容。怎么到了这藏兵谷,你来我往礼数周到谈有笑,彼此变得比亲兄弟还要亲

    洛长风心中感慨,豪门世家耳濡目染的虚伪好心境啊。

    一番思念如隔三秋的寒暄客套之后,彭九犀利的目光落在了江满楼身旁银狐脸面具的洛长风身上,疑惑道:“好熟悉的身影。江师兄,这位是……”

    江满楼拍了拍洛长风肩膀:“本少爷的红袍兄弟,虽年纪轻轻,修为手段可是凌厉的紧。”

    洛长风侧了侧身。

    心想着果然不出三句话就将自己推了出去挡箭,像是江满楼这家伙能做出来的缺德事。

    彭九眼眸里闪烁一抹不可察觉的讥讽,与身旁几位书院同袍相视而笑道:“哦找个机会一定要师弟们开开眼界才行。”

    江满楼笑道:“一定如你所愿。话又回来,彭师弟此番到访藏兵谷莫非也是为了箭八出炉”

    彭九略显自愧道:“神兵前十的利器出世自然百年难得一见,不过师弟我此次前来确实另有他求。”

    “不妨来听听。”

    吉时已到,众人随着江家五叔绕过梨园,向谷后铸兵阁走去。

    江满楼随手丢了半颗梨,跟着人潮边走边道。

    “大燕帝国与七州域定鼎之战迫在眉睫,师弟我也是奉联盟军师之命特来藏兵谷向江师兄购些许兵器。”

    彭九倒是颇为爽快,未曾有丝毫隐瞒。

    因为他心里清楚的紧,江满楼从来不会插手家族生意,购买兵器机关也好,通常都是江家五叔打理这些生意上的往来。可今次军师所谋,却还不得不征求江满楼的意见。

    “兵器”

    江满楼仿佛听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不由捧腹大笑。

    惹得许多来客回头顾望。

    不过当看到是江家不学无术的公子爷之后,众人也就不予理睬。

    唯有那头前带路的江家五叔,隐隐眸闪寒光。

    彭九不顾江满楼大笑,继续道:“军师早有听闻铁浮屠之名,知是江师兄亲手设计图纸铸造之物,慕名已久,特意嘱咐弟此行能有收获。”

    江满楼的笑容渐渐僵硬。

    眼角似是笑出了泪。

    他转而望着彭九,目光有些冰冷:“铁浮屠!你家军师是谁”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