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十六章 离奇的死亡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冀云州彭九的到访并没有让江满楼有值得与众不同对待的地方。

    只当是寻常商客生意上的往来,或者附庸风雅文绉绉地是同窗之约也都尚可。

    然而谈笑间的一句话甚至仅仅三个字眼,却让江满楼不得不谨慎起来。

    铁浮屠!

    他不否认倾注许多才智与心神造出此物纯属玩耍的初衷,更不否认铁浮屠出乎预料的威能与效用。若是将铁浮屠用在战场之上,以一当十以一当百,对扭转战局的影响难以想象。

    在江满楼看来,铁浮屠军神之称无可置疑。

    可有关铁浮屠的一切,他甚至都未曾汇报过江家老爷子,更别提用于商业出售。除了参与设计铸造的术字门徒,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人知晓铁浮屠的秘密,这七国联盟的军师何许人也,竟会提前知晓?

    银狐儿冰冷脸的洛长风也是盯着彭九一举一动。

    洛长风出身洛家,很清楚类似铁浮屠这般重甲武装在铁骑之上是有多么可怕,那般战场的碾压之势不可估量!

    他甚至比起江满楼更想要迫切的知道七国联盟那位幕后运筹帷幄的军师之名。

    能让完颜无双信服,能想出七国吞燕这般牵扯甚远动乱天下格局的歹毒计策,能以一封书信服燕南飞开春之后一战定鼎,能知晓江满楼不曾公布的铁浮屠,能驱使彭九这般心高气傲的公子哥……这般智谋,自信,狂傲与心机,远非常人所能及。

    燕南飞遇到这种神秘的对手,不知是该庆幸还是悲哀。

    面对两道寒冷的目光,彭九一笑化解:“江师兄海涵,不是师弟有意隐瞒,确实是军师之名不敢透露。”

    江满楼讽笑:“畏首畏尾蜷缩在阴暗角落的家伙,如何让人放心与之贸易往来?”

    江满楼投石问路。

    故意松了口风,透露有意售卖铁浮屠的意向,企图从彭九的口中套出联盟军师之名。

    江满楼进了一步。

    谁知彭九却是退了一步。

    心知肚明的彭九会心一笑:“不急不急。江师兄好好斟酌几日,真正决定了再与师弟商榷也不迟。”

    江满楼微愣驻足。

    彭九意气风发的迈开步子与之擦肩而过。

    ……

    建造于火山之上的铸兵阁位于藏兵谷梨园之后,是一座十数层高耸的楼阁。这座楼阁通常来是江家铸兵禁地,其中所藏图纸设计兵器机关无数,是江家数代家主许多年心血所在,非术字门徒与江家男子其余人等皆不得入。

    今日破了个例。

    为了让不远千里来到提兵山机关城的贵客们一睹箭八真容,江家老爷子决定打开铸兵阁楼阁之门,任天下修行者们入阁一观江家禁地。

    这或许是一种冒险的行为,可也从侧面印证了江家底蕴雄厚的自信。

    然而当那一座恢宏楼阁打开大门之后,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变故却是发生了……

    鱼龙混杂的人群随着江家五叔父子涌入铸兵阁。

    冰冷犹如千年寒冰潭底的兵阁里漆黑一片,除了那一根根环抱不及的玄冰柱散发着凛凛寒芒,几乎什么也看不到。

    江家五叔命仆从掌了灯,点亮了那一根根雕画着古兽禽图的玄冰柱上的灯盏。

    铸兵阁内地炉极多,素来酷热,这些玄冰柱除了照明之外也有调和温度的作用。

    数十支灯盏照亮了兵阁。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被兵阁正中央处那一片升腾着零星火焰的炎炉所吸引。

    像是通向地底火山的炎炉之火顷刻间自燃,一团疯狂的焰火升腾而起,飘到阁空。周围一根根玄冰柱仿佛有所感应,瞬时间变得晶莹玉透,散发出一阵阵清冷的寒气从各个角落汇聚而来,毫不留情的扑打在那团挣脱束缚的焰火之上。被玄冰柱寒霜气的焰火渐渐熄灭,最后化作稀碎的火星芒飘落火炉之中。

    亲眼见证这一幕的修行者们深感震撼。

    即便是洛长风也不由得感慨这冰火相生相克的手段。

    重新归于平静的火炉前有一道背影,那人倚坐四轮车,面对着地炉之中被精钢铁链困住的箭八。

    那是江家老爷子的背影。

    世人皆知江家老爷子备份极高,更有传言是与那昔日菩提书院无相道宗相交深远,因此不敢失了礼数。

    洛长风与江满楼站在人群之后,随着众人见礼。

    察觉到些许异样的江家五叔上前,欲唤醒似在熟睡的老爷子。

    轻拍了拍毫无反应,江家五叔微微皱眉看着双眸紧闭的老人唤了声:“父亲……”

    声音未落,他便看到叱咤一时的江家老爷子嘴角流出了血。

    瞳孔骤然紧缩的江家五叔颤抖着伸出手,想要试探老爷子的鼻息。

    心中骤然被恐惧侵袭的江满楼见状,冲了过去,跪在了老爷子四轮车旁,甩开了五叔的手:“爷爷!”

    洛长风下意识迈出了两步。

    所有人踮起了脚尖,向前轻微挪移了些许。

    江满楼重复着被阻断的五叔的动作,他的手探着老太爷的鼻息……老太爷已然没有鼻息!

    “爷爷……”江满楼心中巨骇!

    “父亲!”

    “爷爷……”

    江满弓爷俩冲了上前。

    心思灵敏的雨中棠知晓变故已生,趁着所有人都在关心江家老爷子离奇死亡的时刻,给洛长风使了个眼色便悄无声息地退出了铸兵阁。

    铸兵阁内所有人纷纷上前。

    所有人亲眼看到亲手铸造过数之不尽神兵利器的江家老太爷在四轮车上永久闭目。

    那嘴角依旧挂着血。

    忽然间意识到什么的江满楼满脸泪珠,转身怒瞪好奇心重的众人爆喝道:“都给我后退!”

    霎时间,足足近百余名一身劲服的术字门徒蜂拥而至,将铸兵阁围了个水泄不通。

    所有外来者被江家术字门徒阻挡在外。

    那位围绕着地炉徘徊的江家五叔,在地炉边沿看到了一抹浅显的鞋印。

    ……

    封闭的铸兵阁。

    没有明显伤痕的江家老爷子。

    地炉旁似是沾上了炉火灰烬的模糊鞋印。

    地炉里即将出世的神兵箭八不曾丢。

    给人的感觉,这是一场密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