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二十二章 十万兵魔图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精彩免费!

    烽火狼烟的天东何曾有过安宁。

    七州域与大燕帝国定鼎之战日期既定,即便两军对峙的攻城拔寨逐渐转入未雨绸缪的调兵遣将与无声无息的暗中较量,诺大的江湖也时时可见血腥。有战乱之下兵贼不分的血腥。也有江湖几座高山博弈兵不血刃的血腥。

    连日来看尸骨遍野血流成河,踏遍青山人已老的江湖之大,身世浮沉随风漂流的洛长风毫无头绪,不知雪儿是否归去,不知是否仍在流亡,更不知自己该去何方。思前想后,还是打算先返回大燕白楼门探听雪儿是否平安回到燕都再另寻打算。

    山野僻静路旁扎根一座不合地宜的酒肆。

    这般非城非镇求不得安稳的酒家往往挣得都是薄利的流水生意。来往行人歇脚,江湖人短暂逗留难有回头客,对于掌柜来故而都是生面孔。

    将江满楼赠送的宝马良驹拴在酒肆外旗杆上,洛长风走了进去。

    酒肆倒也不。

    粗略环视了周围,有山野间的渔樵,有流难至此的百姓,有刻意压低声音指点江山的书生豪言壮语,有行走江湖粗朴装束的散修,比较特殊锦衣贵气的两位依窗而坐,窈窕的身段自有不凡英气的女子背对着洛长风,后者也因此看不到面容。

    不过洛长风凭着耳聪目明,隐约听到那二人的口音,不像是大燕帝国人士。

    酒肆中井水不犯河水。

    读书人高谈阔论开春之后的定鼎之战,流落的散修自顾自的饮酒夹牛肉,流难的百姓比较沉默,并没有人注意到银狐脸儿的洛长风进入酒肆客栈。

    随意挑选了无人的一桌,洛长风唤来二要了碗阳春面。

    从二口中打听到此地红叶山尚且不属于燕帝国疆域,严格来算是七州域与大燕帝国的统辖天东的盲区。只因十数里之外有座红叶常年开遍的山寺红叶寺,便将方圆二十里内范围山脉风土都称作红叶山,当地人习俗而已。至于二十里之外,除了几座还算是热闹的镇,一片荒漠之后,便就是走兽飞禽与行人都不愿多入一步的两界山脉了。

    听闻佛寺的洛长风有些好奇。

    释家佛门于天西镜中缘奇人异士妖魔鬼怪聚集的破碎世界大兴是江湖共知的事情,西方灵山乃佛门祖庭,极少入世。虽不久前昆仑山浣花洗剑,有手持金莲的行僧一念自西传教而来,或许沿途之中佛教信徒倍增,可在这片六字门道盛行的江湖,仍然极少听闻有关释家佛门之事,更别提庙宇寺院。

    不曾想脚下红叶山上便有一座红叶寺,这也算是奇闻奇见了。

    起来,川字门道三十六字莲生诀与释家佛门有着不可的缘分,昔年菩提老祖所得的屠刀也是遇到佛陀结善缘的因果。

    所以对于佛门,洛长风谈不上多少善恶,甚至有着些许亲近感觉。

    洛长风思虑之余,听到隔壁桌上江湖散修一碗烈酒下肚感慨道:“这天下可真是越来越乱了。”

    同桌的江湖人倒酒碰碗,一饮而尽:“可不是!听闻大燕帝国与七州域的决战,在明年开春就要分出胜负。成王败寇,到时这天东的格局不知会沦为怎样一番面貌。”

    “七州域和大燕帝国的恩怨细细想来确实没来由,这战争也不知怎么就狼烟遍地了。天东有天东的战争,那些统掌天下的顶尖豪门之间也是恩怨不断。近日听闻,两界山复醒的魔门与帝王盟又开始针锋相对起来,怕是恩怨重提,正邪之间免不了一场大灾难。”

    “哦?起于何故?”

    “你听没听数十年前江湖里闹得沸沸扬扬的失踪案?”

    “是魔门余孽暗中抓掠孩童,最后被各大正统一举捣毁阴谋的那件事?”

    战火波及四处流窜的散修过江龙,也不知是否是畏惧此地离那两界山不远,刻意凑近了过去,压低了声音。

    听到隔壁谈起魔门与帝王盟,洛长风不由得侧了侧身,竖耳静听。

    “可不是!传闻那位名为重阳的魔门门主与帝王盟对话,愿接受对峙,揭露数十年前那场波及甚广的失踪案与魔门无关!”

    “什么?不是魔门余孽所为?”

    “是帝王盟暗中所做的见不得人的勾当,栽赃嫁祸给魔门!”

    尽管这一眼看去便是修行字门的几位江湖人声音压得很低,唯恐招来杀身之祸。可仍然是成功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那一桌侃侃而谈,不知是否是要结伴投身七州域或者大燕作为谋士军师的读书人,也是识趣的闭上了嘴,各自眼观鼻鼻观心的默默听着这原本掩埋了数十年而又重新翻出的旧案。

    彼此的脸上,流露出些许震惊之色。

    “而且那年轻的魔门门主直言,帝王盟帝御天已入魔道,修炼魔惩天已久,不仅曾打伤了菩提书院无相道宗大人,不久前天东那位下山的神像,也是在帝御天冒充的魔头手中生死下落不明……”

    腰间悬有玉佩的一位读书人听闻此言之后冷哼一声,拍案而起。

    他出身菩提书院流字门中。

    那一届虽川字门并无新门生,也极少见无相道宗真容,可凡身为书院学子,听到无相道宗所受不治之伤竟出自于帝御天之手……帝王盟这般阴谋诡计岂能容忍?

    同桌不知苦读圣贤书几年仍旧不曾考入书院的同伴心翼翼地瞥了瞥周围,扯了扯私交甚好的挚友,暗自留下了些许银钱,便是一把拽着那位按照入学先后洛长风应该唤作一声师兄的流字门徒,出门一道走了。

    剩下那桌落叶浮萍本无根的江湖散修不知所以心中惊颤的一脸茫然。

    银狐脸儿的洛长风也是暗自皱了皱眉。

    虽然对于重阳的出身了解甚少,可书院同袍光阴让洛长风相信,重阳不会无凭无据散布谣言。

    老师当初所受之伤,与那帝御天绝对脱不了干系。

    ……

    被佩玉读书人拍案而惊的江湖散修悻悻地低下了头,给自己灌了一通酒,用那双贼精的眸子偷偷地瞥了瞥四周,发现酒肆之内并无异样之后,这才稍稍放心。

    毕竟两界山脉就在数十里之外。

    若是遇到魔门中人,便是有十条命他也不敢这般乱嚼舌根。

    只是话题打开,不能竹筒倒豆子尽,别听着忍不住好奇,便是他自己也憋屈的慌。

    同伴低声问道:“那帝御天究竟如何入魔的?”

    只见那二人凑到了一块儿,用一种极其微的声音道:“魔门传言,帝御天得到了七份天图之一的十万兵魔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