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二十四章 见那月色染了红衣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p七州域喜穿红甲的沙场不败骆冰王在檀渊之盟后便离开了军营,除了随行的几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位英气逼人的女将此刻就在这红叶山寺之中。

    红叶寺后山有片月湖,那是一处天然的温泉。

    女子爱美。

    无论是待字闺中娇俏的可人儿,还是披甲上阵剑指八方的飒爽女英杰,见了这月色下热气升腾的泉水都是不舍匆匆一瞥的。尤其是后者,军营里黄沙漫天杀气肃穆,对于骆冰王安红豆来极少有这种独自一人伴着月华泉水相处的机会。

    吹着微凉的风,脱下一身红色铁甲衣,取而代之的是一袭红裙衬托出曼妙曲线的安红豆漫步至此。望着四处寂寥无人的温泉,流眸闪烁着秋波,不施粉黛淡淡的唇角微微弯起,俏脸上浮现一抹无人察觉的娇羞意。

    在秋点兵的沙场里,她是令三军将士信服的红袍骆冰王。脱下一身红袍甲,她便是美貌容姿堪称倾城色的红衣安红豆。

    她爱美。

    因为她本来就绝美。

    月光映照下升腾着热气的温泉如同仙琼玉酿泛着点点星光。循着匆匆水声望去,见那满脸羞色褪去红裙衣只剩下一层薄纱而衬托出完美无瑕的曲线被一点一点吞没入水中。

    红袍衣甲束缚的太紧,平日里哪能彰显出这般好似熟透了的身形,月色浴红衣的安红豆心里欢悦之极。

    她在水中戏耍。

    眼角笑意无尽,那声音犹如轻铃脆响。

    无意间走到此地的洛长风就站在泉边红叶树下。

    他看到一副绝美的画面。

    画面里有皎洁的月光,月光下是翩飞的红叶,红叶落入温热的泉水,水中有位娇滴滴的俏美人儿……察觉到不远处有双眼睛盯着自己的安红豆羞愧欲死!

    三千微湿的青丝垂落香肩。

    安红豆披上了红衣。

    素手握着剑,剑指不敢露出真面目的银狐脸儿看起来像极了采花贼的洛长风。

    贝齿轻咬红唇,那双美眸嗔怒。

    无心之失酿造此番不合时宜的偶然相遇,洛长风确实想这本就是一场误会。可话到嘴边却还是不出口,不这种巧合难令人相信,便是换做他自己都觉得跳进北海也洗不清这阴差阳错的鬼使神差。

    长剑挑落洛长风的银狐面皮,露出那张英俊的脸。

    安红豆柳眉微蹙。

    仿佛冥冥之中的灵犀所致,初次相识的二人竟不约而同地了那句。

    “是你?”

    ……

    红叶寺西厢客房里,灯烛映照着五道身影。

    来自天阙新榜的骆冰王安红豆,注定要继承星云州大任的武修阳,军衔已达校尉背井离乡却比之以前刚毅许多的李星云,以及与翎儿容貌一模一样的阿狸。

    四人的目光齐齐汇聚落在洛长风身上,让似乎犯了滔天之罪不可饶恕的洛长风觉得有些不自在。

    他下意识地看了看红裙衣安红豆一眼。

    这位战场之上不输男儿英气的红袍女将脑海里浮现出那副画面,脸颊便微微羞红了起来。

    自幼将骆冰王看做姐姐并曾儿时戏言要将其娶入府中的武修阳清了清桑,率先打破这种诡异的平静,敌对一般的盯着洛长风:“离开酒肆之后便一直跟踪我们,到底图的什么心思?”

    这一提醒洛长风才注意到,原来酒肆里靠窗而坐的那一男一女,正是骆冰王与这武修阳。

    不约而同一前一后入了山寺,也难免会让人心有猜疑。

    洛长风只有苦笑。

    无法解释的疑问,往往解释越多愈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好在李星云在此,是信任同袍同窗,信誓旦旦的担保之下,喋喋不休的武修阳这才肯罢休。

    几人散去,房间里便只剩下洛长风与李星云这对一年有余未见的同袍二人。

    沉默的氛围充斥其间。

    洛长风望着那与翎儿如出一辙的背影离去,终于没能压制内心的疑问:“她是……”

    李星云似是看出洛长风所想:“阿狸,是翎儿的妹妹。”

    洛长风点了点头:“那翎儿?”

    李星云神色有些暗淡:“找了一年,始终找不到。”

    一年前,书院那场刺杀之后,对于洛长风和李星云等人来,翎儿就如同人间蒸发一样下落不明。即便是之前遇到雪儿,也不见翎儿在其身边。洛长风甚至怀疑,翎儿是不是已经被燕南飞所杀!

    只是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他仍然不会将自己的怀疑告知李星云。

    李星云凝视着洛长风:“你的伤?”

    “痊愈了。”

    李星云欲言又止问道:“书院……”

    “世上已再无书院。”

    李星云又再沉默不语。

    当初得知天东八百宗神像出山直奔菩提书院的消息,远在七州域战场之中的李星云丢下校府校尉的军职,独自一人离开了军营赶往书院。

    他知道自己修为低下根本改变不了什么,他只记得自己是菩提书院流字门徒,当于书院共存亡。

    沿途累死了两匹烈马。

    李星云被奉命而来的武修阳追回。

    后来……他便听闻书院菩提殇!

    那一日洛长风站在满眼皆是废墟的菩提山上,不知远在七州域的李星云遥对着书院的方向祭了一壶酒。

    世事如白云苍狗变迁。

    只一年未见,昔日十子同袍便是天涯各方。

    雪儿在动荡的乱世入了军营救死扶伤,江满楼继任提兵山江家产业,君泽玉尽废修为爽了与沈天心的婚约而下落不明,重阳一跃成为天门门主,翎儿身死异乡,月氏兄弟鲜有消息,那南希寒与沈天心也不知此刻身在何处。

    洛长风与李星云的重逢,没有太多的碎语闲言,没有客套的嘘寒问暖,更没有把酒言欢畅谈过往。

    由始至终,洛长风只问了两个问题,也只回答了两个问题。

    这不是一种久别重逢后的陌生,只因身处乱世,彼此都已不再如往昔……

    释家佛门无遮大会五年一度。

    据李星云所,无遮大会是佛门的一种广结善缘不分贵贱、僧俗、智愚、善恶都一律平等对待的大斋会。

    每逢大会举行,都会有善信佛者给寺中僧人布施僧衣僧鞋。而那些佛教门徒们,也会聚集在一处论禅佛法。

    李星云他们此行所为,便是欲在这无遮大会上,请一人出山离寺。

    这一步,仍是七州域联盟里那位神秘军师为明年开春定鼎之战所落的定子。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