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二十五章 成佛与杀佛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p被朝露洗过的红叶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清新。风吹拂着红叶翩然飘落,一夜尽,山寺满院的烦恼与红尘。师父当愿早早地醒来,拿着扫把与诸位师兄弟开始清扫寺院,清扫昨日脑海里不曾忘却的种种忧。

    今日是寺院五年一度的无遮会。

    盛况自是空前。

    山下十数里外受红叶佛门庇佑的百姓以及虔诚的信徒有许多人前来观礼,带着僧衣僧帽僧鞋早早地登山入寺歇脚,不过要数排场最大的还是那位秋心山庄庄园之主。

    南怀施主修佛信佛。

    昨日一封八风吹不动的批语让他顿悟禅理,愈发觉得与寺院亲近。今次上山,布施的衣物可是堆叠了整整两辆马车。几名书童自山脚搬至寺院,原本山凉秋冷的清晨已是大汗淋漓。

    洛长风依旧带着妖异的银狐脸儿面皮,与李星云四人一道只当是做个安静的观礼者,混在人群之中,并没有叨扰老禅师住持。

    晨钟自红叶寺的南山方向传来,宣告众僧佛五年一度无遮大会的礼启。

    寺院集众僧于佛堂前。

    南怀施主命书童施衣布斋……

    佛门无遮会条理有序的进行,清静而远离俗世的净地不比山下那些所谓的盛事热闹喧哗,反而更容易让人沉淀心神。

    作为红叶寺昨日曾接待的贵客,安红豆与自称翎儿胞妹的阿狸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更换了一身潇洒洋溢的长衫。五人扎堆,原本容貌俊逸的书生李星云与七州域无出其右的贵族武修阳,倒是被这女儿身的两位夺走了些许英气。

    反观银狐脸儿面皮的洛长风倒是丝毫不受影响。

    一袭男衫风采迷人的骆冰王那双绰约中带着英姿神韵的眸子不知是偶然还是灵心所致的瞥了洛长风一眼,然后便是慌乱地收回视线。那模样,像是豪门大户里爬了窗偷偷溜出去玩耍的姐唯恐被抓个现成似的。

    对于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洛长风,骆冰王一直觉得似曾相识,只是却如何也想不出何时何地有过逐渐淡忘的一面之缘。

    佛堂前已在论禅法。

    师父当愿不知何时来到几人身边,双手合十道:“几位施主请随僧移步。”

    洛长风与李星云对视,五人便是一道随师父当愿南行而去。红叶寺中有座南山。

    那是寺院报时的暮鼓晨钟地。

    南山之上有位终年不下山的黄衣僧,晨撞钟而暮捣鼓,脾性怪异之极从不与山外人往来。不师父当愿,便是红叶老禅师,数十年之内也是仅有那么一两次短暂的碰面。

    黄衣僧本不是寺中人,更不通佛法禅理。

    无人知晓其来历,只知道在数十年以前,红叶寺负责晨钟暮鼓的僧人因贪杯中物误了时辰,本以为犯下大错会受罚逐出寺院,可谁曾想他在睡梦之中便听到了悠扬的晨钟。

    黄衣僧便是在那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南山之上。

    不知何处来,不知何处去。

    或许无处而来,或许无处而去。

    黄衣僧这一声钟鼓,敲撞了四十年余。

    四十年间,浑身皆是迷的黄衣僧出手一次,降服两界山闯寺的一位魔门余孽。自那之后,南山撞钟人这个名字便是名动天下,与那天刑将铁冷、书山墨颜一样位列圣人之下,十天显圣之一!

    李星云沿途叙着这位十天显圣平生不详的故事。

    不知不觉间已然来到南山寺门前。

    师父当愿宣了一声佛号,便是恭敬地退到了一边。

    以骆冰王为首的五人上前,见那寺门前端坐一位戒顶披法衣而身躯却又宽胖之极的禅僧闭目合十,微带笑意,宛如释家佛门里所的弥勒佛陀。任凭和尚当愿如何唤,也得不到一声应答。

    骆冰王双手合十礼见道:“胖师傅,你好。”

    不见回应的骆冰王转了转骨碌碌的灵眸,瞥见身旁武修阳被那一句胖师傅招来的忍俊不禁,那双眼睛转而变得严厉,驰骋沙场威凜不凡的气息让奉命历练的武修阳不得不悻悻地闭上了嘴。

    洛长风同样自知不懂佛。

    却也似乎想笑。

    看的骆冰王威凜不凡的气息又消散全无,只剩下些许羞赧。

    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这般境界对于洛长风几人来或许有些无法理解,然而自幼读烂了村子里藏书的李星云似乎看出了些许端倪。

    他生性近佛,更喜佛。

    在几人不解的目光之下,李星云这时走了上前,于那胖师傅身前五步距离停下了脚步问道:“敢问禅师坐禅已有多少时日?”

    等待着校尉李星云碰壁而回的武修阳抱臂旁观,谁曾想那曾贪杯误事的弥勒僧竟破天荒的开了口:“太阳东升西落,已有一万四千六百次循环。”

    几人如逢甘露。

    虽然依旧听不懂这两人在些什么,但无论如何能教这禅僧开了口便是一种得胜。

    一直冰冷言语极少的阿狸看着李星云的目光微微讶异。

    沉思了片刻的李星云暗自点了点头再度问道:“坐禅四十年,禅师所求为何?”

    李星云第二问让那胖禅师睁开了眼眸:“自然是想成佛。”

    李星云转身走开,于崖畔折了一根枯枝,而后递于那胖禅师。

    胖禅师不解问道:“你折枯枝做甚?”

    李星云道:“赠予禅师为锡杖。”

    禅师有些不悦:“枯枝怎可为锡杖?”

    谁知李星云却反问道:“那么坐禅又怎么能成佛呢?”

    胖禅师沉默。

    没有作答。

    李星云紧接着道:“禅师究竟是学坐禅,还是学坐佛?若是坐禅,禅并不在于坐卧。若是坐佛,佛亦无定相。若禅师执着于坐相,那是背道而行。在星云看来不是成佛,而是杀佛!”

    见胖禅师拄着枯枝慢慢起身。

    骆冰王瞥了洛长风一眼,二人嘴角同时浮现笑意。

    武修阳拍了拍李星云的肩膀:“好子!难怪这一次请撞钟人下山,军师大人指名道姓让你跟随,原来竟是法论禅的高人。看来这校尉一职,是屈才了啊。”

    李星云谦逊道:“禅理法,碰巧在村子里随着先生学过那么几日。”

    “李校尉口中的这位先生,看起来是位真正隐世的高人。无论对于医术,百家之流,还是禅,论剑……几乎到了无一不精的地步,有机会定要拜访一番。”

    骆冰王展颜而笑。

    领着洛长风几人一路随着那胖禅师入寺而去。

    师父当愿原本以为,这世上法论禅者,无人能出住持禅师之右,今日见李星云侃侃而谈,顿时钦佩得五体投地。

    师父眺望山寺:“住持禅师请南山撞钟人下山,需过禅一关,武一关。禅有人,不知这武谁能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