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二十六章 当天阙第二遇到天阙第二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禅关易破,到底不过是动动嘴皮子,无论胜败无伤大雅,更不会牵扯血光与性命之忧。m。

    武关则不同。

    李星云南山撞钟人黄衣僧登山之后曾出手降服一位魔门余孽,无论是红叶寺里老禅师主持还是其余颇有年历的僧众,都不曾见那位魔门的‘邻居’下山。

    所以洛长风猜测,若这南山之上无人,守武关之人该是那位昔年魔门覆灭而未曾浴火殆尽的余孽……

    门前枯坐不过半个时辰却成坐禅四十余年的胖禅师实在无法用枯枝支撑自己不忌口的弥勒身体,索性没走几步便是丢掉了李星云所赠以为锡杖的枯枝,腿脚利索之极也不怕露了破绽。

    毕竟此次登山的五名年轻人之中负剑匣书生模样的少年看懂了他的禅理,否则不会主动破禅关。既然彼此都是明白人,自是瞧得出来他那一脸油光满面与神采奕奕的眸子哪里是枯坐四十年禅的模样。

    思及此处,头前领路的胖禅师不由微笑。心想着比起前面那些登山人,这年纪轻轻的几人倒是有趣得多。真是应了黄衣僧那句江山代有人才出!

    ……

    这里像是佛门经书里常的禁地。

    据闻释家佛门老禅师坐化之后都会埋尘于此,年复一年而聚少成多,这才有佛门舍利塔林之。

    大大林立不知数的塔林里,落了厚厚的凄红残叶。脚踩上去便是深深陷入,像是软绵绵的雪地,少了那种踏实的感觉。

    晨风袭来,塔林里满地的枯叶被风吹拂而起,便是明媚的大好光景也给人一种萧条阴森的感觉。

    犹如师父当愿一开始模样,胖禅师将骆冰王等人带至塔林,便是宣了声佛号退到了一旁,

    一大一两光头双手插袖冷眼旁观。

    几人没有理会这两人,包括洛长风在内的所有目光都远远的望着那道出现在塔林正前方阻住去路的身影。

    那人不是僧,也不是禅师。

    那人一身青衣袍。

    眼眶深陷,眼眸漆黑。

    卷起的袖角露出泛青几乎于紫的手臂,看起来像极了经年浸泡毒素里的结果。

    青色手臂旁,插在厚厚的落叶之上,有一把佛门戒刀。

    释家佛门有两把刀。

    一把屠刀,一把戒刀。屠刀是杀人刀,戒刀是戒杀刀。

    “这一场,我来吧。”骆冰王安红豆看到那人的第一眼便是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在天下人眼中消失许久的人。

    “你知道他是谁?”一路上言语极少的阿狸显然也是看出些许端倪问道。

    “希望最好不是他!”安红豆目不转睛道。

    李星云望了望洛长风。

    他虽读遍了村子与书院藏书楼里的藏书堪称博学强识,可读万卷书仍旧没有走过万里路,对于那些书中不曾记载的,是理所当然的盲区。

    所以习惯性的望向洛长风。

    十子同袍里,君泽玉智谋无双所见所识甚广,江满楼会花银子从天机楼里买来所需要的情报,可仍旧只有洛长风一人自幼走遍万里路。

    洛长风之所以识出了此人,是因为那只青色的手,也是因为其父。

    枪皇洛翎,刀痴白羽,在天阙榜之中是第六与第七。

    而眼前此人在数十年前的天阙榜中排名却是要在第六之上,靠前了四个名次。

    天阙第二的青魔手赵勾!虽洛翎虽不是同一届天阙,但却是名副其实的第二!

    直到现在洛长风才忽然了解,为何那黄衣僧降服此人之后便能一战而成名,位列十天显圣之一。

    昔年的天阙第二青魔手可是半只脚迈入化劫境界的强者,如今已是四十年过去,想必这位隐居南山听暮鼓晨钟的青魔手彻底化劫,成为一名真正的化劫尊者!

    倘若事实如此,别骆冰王,便是洛长风出手,这武关一关也只有落败的份。

    “昔年天阙第二的青魔手前辈若要考较我们的修为,晚辈们自当全力以赴。只是这次求见,怕是要止步于此了。”银狐脸儿洛长风忽然道。

    被点破身份果真如自己所猜测那般的安红豆仍是流露出些许讶异。

    虽是男衫依旧无法掩盖的美眸瞥了洛长风一眼,心想着这个没脸见人的家伙看起来也不是只会在月黑风高里偷窥别人的龌龊之辈嘛,起码这份识人的眼力见还是有的。

    那星云州身份尊贵的武修阳内心起了些许波澜,这的红叶寺里,没想到隐藏着两位化劫境的尊者,出去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

    听晨钟暮鼓四十余年,心中魔气早已消散的赵勾微微讶异地看了看洛长风。他已经销声匿迹四十余年,前不久听闻新届天阙换榜,想着如今的天下怕是已经遗忘了青魔手这号人物。今日露面却被年龄不过弱冠的几个孩子一眼给认了出来,难免对洛长风有几分好奇。

    一旁袖手旁观的胖禅师原本在插科打诨,恍惚间听闻赵勾被认出了身份,而那带着银狐面皮的年轻人言语之中似有激将讽刺以大欺之意,忍不住解释道:“你们只需在他手里走上一招,一招而不败,武关便算作破关。”

    听起来倒是挺合理的一战。

    可事实上仍旧是毫无人性。

    以化劫对灵窍甚至是元神,别是一招,便是彼此对视上一眼,那也是以大欺啊!

    心里虽然苦笑,洛长风却还是站了出来。

    安红豆微微蹙眉:“你?”

    洛长风微笑,而后看了看青魔手:“晚辈斗胆接前辈一刀。”

    赵勾开口:“你的修为,似乎只有元神境界。”

    赵勾的意思很明显。

    五人之中,以骆冰王安红豆灵窍境界的修为最高。若有机会接下他一刀之人,也定然非那女扮男装英气逼人的安红豆莫属。

    对于洛长风,青魔手似乎并没有多少兴趣与战意。

    ……

    洛长风的毛遂自荐让武修阳笑了出来。

    身为同袍十子的李星云到没有觉得有何不妥。

    阿狸不认识洛长风,却凭借着敏锐的嗅觉知晓银狐脸儿的不简单,所以一路上,她都在刻意避开。

    安红豆抚着额头,想着原来除了偷窥之外,还是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洛长风没有理会诸人的目光,只是不解道:“怎么,与前辈过招,还有境界限制?”

    赵勾直言不讳:“总得有个理由,值得我出刀的理由。”

    洛长风想了许久,想出了一个不知算不算理由的理由:“其实我不叫洛初一,我是百里长风。”

    武修阳又扑哧笑了。

    捧腹大笑。

    想着这银狐脸儿的家伙也真是有趣,百里长风……名字倒是不错。

    不过,很是鼎鼎大名吗?本少爷听都没听过!

    不过就算是不知在哪个村子里显赫一时,能比那青魔手赵勾来的名声响亮吗?

    李星云下意识瞪了捧腹大笑的武修阳一眼,后者脑海一个激灵,像是想起了什么。而后眉头微皱,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洛长风,最后又将目光移到安红豆身上。

    安红豆亦是讶异无比。

    赵勾沉思片刻,似是微微露出些许兴致:“可是那新届天阙第二的百里长风?”

    洛长风手中已然闪现一柄剑:“正是。”

    当届天阙第二对阵四十年前的天阙第二!

    洛长风出手的这一场武关,再没有任何异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