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二十七章 罪剑吟,轻扣柴扉故人来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舍利塔林刹那沉默。更新快无广告。

    洛长风身体周围缓缓攀升的战意让这塔林间再度起了无名风,满地的落叶骤然纷乱而起,漂浮纷舞在两人视线之间,红叶渐欲迷人眼。

    安红豆与李星云几人静静地退到了旁边。

    便在这一瞬,洛长风的目光锁住一片茫然飞舞的红叶。

    一道剑光闪过,红叶悄无声息平整的被切成两片,令叶面开始分离的那道剑痕之后,第二片,第三片……那抹剑光刹那切开了五十六片红叶,片片递进,最后直指青魔手赵勾的眉心。

    屏息凝神。

    毫无征兆的剑势起,塔林中旁观的几人屏息凝神。

    纷舞乱叶之中的洛长风一剑逼近眉心,化劫境的赵勾神色未曾有丝毫变化,仅仅只是抬起了那只青色的手,然后用金刚不坏的食指与中指夹住了快若雷电的剑尖。

    风骤然停了。

    红叶骤然定格了。

    比之亲自上阵还要紧张莫名的武修阳深呼了一口气,然后塔林之中那抹定格的画面便是犹如散沙被这一口气息吹散。

    洛长风的身影消失。

    手中的剑消失。

    青魔手赵勾的身影消失。

    唯有那把并不起眼的普通寺院戒刀,还斜插在厚厚的落叶之中。

    武修阳难以置信,连忙捂住了口。

    得自先生赠送剑匣之后剑术大涨的李星云微微皱眉,洛长风与青魔手赵勾两人的身影再度犹如一幅静态的画面映入眼帘之中。

    这一次,是在一座塔林之上。

    依旧是洛长风出剑。

    依旧是青魔手单手接剑。

    那只坚硬如千年玄铁的青色手臂诡异之极,触碰到剑尖的那一刻,洛长风能够清晰感觉到一种无法挣脱的力道隐隐传来,就像是四两拨千斤,柔而连绵挥之不去。

    洛长风只得再出剑,从不同的角度,刁钻的角度出剑。

    脚下踩着星位,瞬间出现十数道残影的他好似分身。于是斜劈,竖斩,横扫,上挑,直刺……洛长风出了一十九剑,以修刀之时所领悟的刀式出剑。

    每一剑注重的角度与穴位都不尽同,但都是殊途同归,只为找到青魔手赵勾单手无法接剑的盲区,或者是让他身体主动避让的弱点。

    可终究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接连接住洛长风数十剑的青魔手赵勾并没有用他那只魔臂,他用刀。

    他握住了佛门戒刀。

    那把刀高高扬起的时刻,远方阴云滚滚而来,明明是清晨湛蓝的天际忽然阴暗了下来。

    然后那把戒刀落下。

    自云空俯视而望,只见红叶山红叶寺中骤然爆射而出醒目的金光,一尊宝相端坐的大佛金身手作拈花印赫然拍落。

    有剑吟声惊响耳畔。

    成百上千的剑吟声惊响耳畔。

    心念微动而唤出浣花洗剑图之中百千柄古剑,千余柄剑犹如一根根擎天柱欲将那拍落头顶的拈花印撑起,欲穿破那一只佛陀如来手掌。

    不知承受怎样重压的洛长风气血翻涌,银狐脸儿怒目而睁,嘴角便是溢出了血。

    气机一泄,千余柄剑顷刻间溃散。

    拈花印扶顶而来,自书院不复存焉便蓄养屠刀刀意已久非生死时刻绝不出刀的洛长风体内翩然破出一朵圣洁莲花。

    用三十五瓣莲重铸身躯的洛长风可化用三十五字莲生诀。只是这一次破体而出的圣洁莲花却不是三十五个字眼之中的任何一字,因为这是最后一字莲。

    莲生三十六字诀之中有一字为佛,这一字是一片佛莲世界,更曾是屠刀封刀的刀鞘。无相道宗那一夜雪夜入天东,便是用此字莲将天东八百宗与世隔绝封宗一年!

    如今佛莲复现。

    佛光普照。

    无声亦无息。

    佛莲好似有一种无穷的引力,在那种不知名的力量牵引下,拈花印化作无数道柔软的光线,连同那尊佛像一道,一丝丝,一缕缕尽数被佛莲吞没。

    光明驱走了天空里的阴暗。

    佛莲无声而出,无声而没,化作一道光点没入洛长风体内。

    安红豆眨了眨美眸。

    洛长风与青魔手赵勾彼此还站在原地。

    他们对视着。

    两人之间漫天飞舞凌乱的红叶刹那间尽数粉碎,齑粉一般随风而消散。

    视线之间再无阻碍。

    洛长风嘴角溢出了血……

    青魔手赵勾看着面前不远处修为低下手段却难缠之极的年轻人道:“你很不错。彼时的我尚不如此时的你,天阙第二名不虚传!”

    洛长风惨淡的咧开嘴微笑:“敢问前辈,这一招我是接下来了吗?”

    青魔手赵勾伸手向后方指了指:“穿过这片塔林,是暮鼓晨钟楼。你们要见的人,便在那里。”

    武修阳震撼地无以复加。

    安红豆面露微笑,转而望向洛长风。

    李星云连忙跨步上前,搀扶住摇摇欲坠的同袍手足。

    洛长风虽然负伤,可却目露喜色:“我似乎,破境了。”

    灵窍境界。

    与化劫境只有一步之遥。

    那意味着杀化劫境的燕白楼报仇的几率无疑又增添了几分,洛长风心中掩盖不住的喜悦。

    内心犹如鹿乱撞在徘徊挣扎边缘选择不定的安红豆,还是俏脸儿泛着微红地走了过去。

    堂堂七州域沙场从无败绩的常胜将军骆冰王,一袭红袍曾几何时何等的英姿飒爽意气风发。却不知为何在遇到这银狐脸儿年轻人之后,总是提不起半分骆冰王风华绝代的气质。

    是因为那夜吗?

    安红豆的脸颊愈发的灼烫。

    她走到洛长风面前,凝视着洛长风的眼睛,很真诚的道:“谢谢。”

    而后便是不知羞愧还是决然的转身离去。

    可刚刚迈出一步,她又再回转用那双明亮的秋眸凝望着洛长风道:“以前,我真的见过你。”

    武修阳紧跟而去。

    平复了些许的洛长风苦笑,与李星云翎儿一道穿过塔林朝那暮鼓晨钟楼走去。

    李星云与青魔手赵勾擦肩而过。

    背后剑匣之内的那把剑,却是隐隐地颤抖。

    沉闷的剑吟传入赵勾耳中,后者望向李星云的背影目露惊惧。

    ……

    落秋村后的那片幽静院落门前,有位白发苍苍的道袍老者轻扣院门。那老者风尘仆仆,看起来像是马不停蹄地不知赶了多少里路才找到此地。

    虽然有些疲累,老者却心境极佳。

    因为他终于找到了那个人。

    天机盘里的第二个魔惩天白知秋,便在这落秋村。

    便在这院落茅屋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