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三十四章 十七年前,莫七难丢了个女儿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宽敞的马车驶在荒原。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护卫马车的共有一十八骑。

    黑色的宽袍遮挡住面容与风沙,一十八骑背负红缨长枪。

    马身右侧挂有精弓箭袋,同样每弓配十八支箭矢。

    马掌镶有长在极北苦寒之地的玄冰铁,坚硬之极踏石如泥土,便是颠簸的山道也是如履平地。

    一声清鸣。

    青鸟拨开湛蓝的天空冲云而落。

    青鸟落在车夫身旁,其貌不扬的车夫取下系在青鸟足上的竹筒信笺,呈给了马车里闭目养神的家主。

    帝王盟十三王族之一的沈家家主沈厉睁开内敛的眸子,拆开这来自月影山庄的信笺,片刻之后微微皱眉。

    早在截杀书院那两名川字门徒时,九大流沙损失其二。如今出动三人连同千余骑,竟然还让那月影山庄有漏网之鱼……

    沈厉恼怒。

    他再度闭目凝思。

    既然那个身怀残缺天图的子救走了月相期,倒是为他省了不少事。这一举若能绞杀洛家的子与那身份敏感的月相期,盟主那里,想必会是大功一件。

    沈厉开始计算着。

    能生出沈天心那般通晓天心算的明珠女儿,沈家家主沈厉自然不是泛泛之辈。

    其心思缜密一直都隐藏在那副急躁的外表之下,便是十三王族彼此之间,都鲜有人知沈厉的韬光养晦。

    半柱香之后,沈厉掀开车帘吩咐管家道:“去白鹿城。”

    ……

    岐江下游。

    一座远离世事恩怨的镇,在一场大雨之后,江水涨潮冲出遍野的尸体。对于平日里很少见过江湖杀戮的镇百姓来,这是数十年难见的大事。

    尤其是在七州域与大燕帝国战事正酣之际突然冒出来千余具不知身份的尸体,更不敢置若罔闻。

    于是层层上报。

    从镇到县郡到州府,惊动的大燕帝国官员越来越多。尽管帝国官员尽量封住了口风,可事情依旧无法彻底保密。

    江畔前来调查的州牧与巡抚,赶不走附近围观的镇居民以及些许江湖人士,最后索性只要不影响查证断案,便对这些好奇心重的人不做阻拦。

    在那围观的人群之中,有道人影极为地显眼。

    那人看着约莫半百不到的年纪,着一身淡青色道袍,气息沉稳而眸光内敛,像极了涉及江湖的某派大宗师人物。

    不过若是真的以宗师二字来形容此人,怕是有些觑了此人身份修为。

    这一身淡青色道袍的男子,名为莫七难,乃是莫道莫天机之后,天机阁当代掌阁楼主。

    自从魔门揭开数十年前那场失踪案真相之后,莫七难便是离开了帝王都天机阁,亲手调查这件掩埋已久的案件真相,并且要找到当年丢失的那些孩子。

    天机楼暗中密切注视着帝王盟的动向。

    他们发现三位大流沙以及天刑将铁冷麾下一千余重甲铁骑一夜之间不见了踪迹,莫七难便动用天机阁天罗地网星五字门机构大海捞针的寻找这千余重甲铁骑的去处。

    最终,他们还是晚到了一夜。

    当他们发现烈火中燃烧殆尽的月影山庄时,那里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莫七难的心情有些忐忑不安。

    年轻时候的他放荡不羁,不愿接手诺大的天机阁,于是便抛洒热血浪迹四方闯荡江湖。

    他认识了一名女子。

    他与那名女子生下了一个孩子,是个女儿。

    可当孩子两岁不到的时候,却被一伙修为极高身份不明的人抢去。

    他没能护住自己的孩子,也没能护住心爱的女子。

    自责愧疚的莫七难负气之下回到天机阁,请求父亲调动天机五字门部众为他找寻孩子的下落。

    可莫道莫天机却借机提出一个条件。

    他让莫七难接手天机阁,成为天机阁当代掌阁人,唯有如此,方可调动五字门部众为其驱使。

    为了追查那些来历不明的人的身份与寻找孩子下落,莫七难在那天机阁一坐便是十七年。

    十七年真相的隐瞒直到魔门复出才隐约浮出水面。

    至今为止打捞而出的尸体之中并没有发现女儿的下落,莫七难揉了揉眉心。

    一名地字门楼众拨开人群靠上前禀报道:“阁主,网字门消息来报,月影山庄之中尚有两人活着。”

    莫七难双眼中泛起了幽光,沉思片刻后问道:“我部楼众分楼,距离此处最近的地方在何处?”

    地字门楼众道:“回阁主,是白鹿城,那里有罗字门与星字门两处分楼。”

    莫七难眯了眯眼睛,望着那一具具打捞上的尸身:“如果你是月影山庄漏网之鱼,你会藏身何处?”

    那位地字门楼众略微沉吟:“定然是天机楼分楼。”

    莫七难轻咦:“为何?”

    地字门楼众抱拳道:“天下皆知,凡有天机楼分楼所在,帝王盟中人不得而入。方圆百里之内,没有比天机楼更适合躲避帝王盟追杀的地方。”

    莫七难不可察觉地点了点头:“动身,白鹿城!”

    ……

    轻轻掩上房门。

    月相期抱着双膝独坐床榻暗自流泪的身影被关在了房间。

    洛长风与月三人并肩站在客栈楼层过廊,扶着栏杆向下眺望。

    “白鹿城是大燕帝国一座重城,可以是帝国东北的门户,有良将重兵把守。帝王盟若是寻到此处,想必动手时也会有些顾忌。比起深山野林,这喧哗的闹市却是不错的藏身地。只是苦了七……”月影七杀如今只剩月三人与七两人,想起兄弟手足惨死的模样,月三人都不曾发觉自己紧紧握着拳。

    “我依旧不是很清楚,帝御天为何会出兵抹杀月影山庄。”

    想要从痛苦之中走出,又何尝是简单的事情。

    洛长风对此深有体会。

    月相期的情绪无法安抚,如今能够治疗内心伤痕的,就只有时间了。

    这是最残忍的治疗。

    却无疑也是最有效的治疗。

    所以洛长风没有在担忧月相期的状态,反而在思考另一个问题。

    “无非两个原因。”月三人嘴角露出嘲讽道。

    “哦?”

    “前段时间,月影七杀尽数出动,用那离阳幡集齐了十万阳魂。”月三人回想起与李星云那次相逢道。

    “十万魂魄?”洛长风皱了皱眉。

    “可不是!十万冤魂……”月三人看着自己的双手,他已然记不清上面沾染了多少无辜之人的鲜血。

    “帝御天要这些阳魂作甚?”

    “没有人知道!不过,我想应该会与他手中天图有关。”

    “十万兵魔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