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三十七章 寒霜落,战事起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ps:三更送上。)

    残秋在不知不觉中褪色,天地悄然换上一张阴沉的嘴脸,无论欢喜还是忧伤,冷风始终如刀

    般刮在人们的身上,决绝而无情,事实上也没有任何感情。

    因为这本就是它的模样。

    洛长风在白鹿城逗留了些许时日。

    天机阁当代掌阁人莫七难与月相期父女相认的过程虽然曲折堪称离奇,随着时间的推移,月相期终于还是敞开了所有心扉,毕竟血浓于水的事实。

    这种结局无论对于死去的月影山庄手足兄弟,还是对月三人来,无疑都是最好的。

    这一晚极少饮酒的洛长风与月三人畅聊至深夜。十子同袍除了书院那会儿光景,他们之间确实很少有机会这般畅谈了。

    在这乱世,能够摒除一切恩怨纷扰只回忆当年,无论对谁来都不是一件易事。

    有此同袍,可当浮一大白!

    醉卧楼顶看繁星……

    月相期顺着梯子爬到天窗,挨着月三人而坐,将手中一卷案卷递给洛长风。

    洛长风有些疑惑地接过卷宗。

    “雪儿没有回燕都,这会儿还在南瞻州未央军中。”

    洛长风的觉悟,比起江满楼还有待提高。

    尤其是败家这一条。

    如果早些能想到从天机阁寻找雪儿的消息,他也就不会绕了这么一段路程。当然,也不会赶上提兵山内变,不会巧遇李星云,更加不会再见月三人与月相期,甚至是可能永远都无法再相见。

    因此这其中的阴差阳错,不能究福祸,洛长风只当是命运使然!

    洛长风随口问道:“未央军统帅是……”

    显然提前看过卷宗信息的月相期道:“儒将未央生,新晋天阙榜中的人物。”

    洛长风点了点头:“未央军驻扎处,距离此地多远?”

    山庄里做杀手时,每当出任务前或者归来后,七杀兄弟都会聚在一起不醉不归。

    虽然四哥月影徒经常杀手不适合饮酒,却也不愿扫了大伙儿的兴致,总是或多或少的抿上口。

    个头的月相期二两酒量,总是醉倒最快的那个。不知是否又想起已故人,月相期拎起酒坛给自己灌了一通,袖口抹着唇角:“西南方向三百里的马嵬坡。不过最近大燕帝国与七州域军马又再蠢蠢欲动,明年开春的定鼎之战,怕是要真人非君子的不约而同提前。那未央军似也有拔营合军的动向。”

    二两酒量,如今只消一口便醉倒睡去的月相期靠在月三人肩膀,疲惫地闭上了眼眸。也不知到底是酒在醉人,还是人在自醉。

    月三人不忍打搅。

    只是轻轻渐起袍子,披在了月相期的身上。

    洛长风起身告辞。

    ……

    君泽玉是无双谋士。

    燕南飞是乱世枭雄。

    谋士做不成君子,枭雄自然也与君子无关。

    非君子,便就无君子协议,更何况是谋天下的战事。如果也礼尚往来彼此敬重有加,那也太过于迂腐愚蠢了。

    对于君泽玉来,明年开春与大燕帝国会猎巨鹿的定鼎之战自然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定夺。

    一战定天东。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手段能更加有效的完成他君临天下第一步的七国吞燕计。

    由始至终,此初心未改。

    只是在定鼎之战前总要做些许准备。

    无论是君泽玉还是燕南飞,都需要这种万无一失的准备。

    譬如云梯,投石车,火炮,弓弩,床弩,步战车,神火飞鸦等等辎重以及粮草。譬如,能左右战局的天时地利与人和。

    谋战之胜,其实归根到底是谋战前之胜。

    战场之上的局势,早已在擂鼓进军前的落子之中决定。落子便是布局,棋盘对弈输赢看似一瞬,实则在真正大战之前,殊不知输赢早有定势。

    深谙此道的易字门徒君泽玉,为此在巨鹿那片棋盘上,开春之前率先落了星位三颗子。

    ……

    一尊形体胖如寻常中年男子十倍有余的佛陀欢喜菩萨步履间缩地成寸好似踏空而行。

    那尊菩萨肩上坐着提兵山一战而逃离的江满弓。

    江满弓手中有七根红丝线。

    红丝线的尽头拴着七具曾令书山墨颜都感到棘手的符将红甲人。

    这一尊丈许高的大欢喜菩萨于江都城门前停下脚步。

    身后符将红甲人列阵以待。

    ……

    江都乃大燕重地,无论是人口规模亦或是繁荣程度,历来一直都是大燕帝国仅次于白楼门的一座王城,曾号称第二国都。

    守护此城之人也非同可,甚至比起燕白楼还要鼎鼎有名。否则君泽玉落这一子,不会请得动十天显圣之一的大欢喜菩萨亲自出手。

    这大燕第二国都之主乃是帝国四大王侯之外的唯一一位异姓王。

    姓李,名太白。

    相比起这位异姓王的封号,无论是江都百姓还是天下人,都更喜欢称呼其另外一个名字。

    李太白喜下棋,擅舞剑,曾得了个棋剑双甲的名号。

    所以人们提起李太白,都习惯性称之为棋剑双甲李太白。

    天下只有一位大欢喜菩萨,自然也只有一位棋剑双甲。

    李太白独坐江都城楼之上,左手与右手下棋对弈。他的剑,随意放在棋盘之上。

    江都城门忽然大开。

    阵阵闷雷自城中传来,大地似乎也在莫名地颤抖起来。

    护城河水面飘逸浮动,流光荡漾。

    那滚滚的声音越来越近。

    坐于大欢喜菩萨肩头的江满弓嗅到沉默肃杀的味道。

    出身天下第一世家的他知道,今次遇到了什么。

    在铁浮屠之前,在符将红甲人之前的天下,若论兵甲,大燕帝国的白袍雪龙骑无疑当居第一。

    举世公认!

    江满弓眯了眯眼。

    一道白色的影子风一般冲出城门。

    然后这片天,便开始大雪铺卷。

    一道又一道白袍身影,仿佛自雪山而来的天降奇兵,自江都城内汹涌而出。

    这支大燕帝国自开国之后便销声匿迹的帝王师白袍雪龙骑,竟然在此时进入了江满弓的视线。

    ……

    这一盘棋。

    君泽玉执黑。

    燕南飞执白。

    君泽玉落子之后,燕南飞随之落子!

    江满弓随即笑了:“出动大燕帝国白袍雪龙骑对付我这几具符将红甲人,这帝国太子爷倒是挺瞧得起我江满弓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