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四十五章 长风落檀渊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p那日大雪纷飞,细柳军驻扎的西故垒有一骑出营绝满途雪尘。

    银狐脸儿面皮的洛长风单骑闯檀渊,那个曾缔结七国盟约,如今汇集七国世家核心高层以及盟军军师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地方。

    洛长风没有拔剑相向。

    他深知七州域世家盟军驻扎的营地里暗中隐藏高手无数。

    如果与大燕帝国明年会猎于巨鹿的定鼎之战没有任何后手妙棋,这位曾献计七国吞燕如今更双手促成其事的无双公子也愧于联盟军师之职。

    座落有致,各营帐乱中有序的数十里连营之前,洛长风自称三千尺剑壁之上一剑抹杀大欢喜菩萨的细柳军骆冰王帐下客卿求见军师大人。

    兽金炭屑静默燃烧的宽敞军师帐内,数年前被无相道宗看了一眼修为便从此止步不前的君泽玉双手烤着炭火,驱赶着完颜无双掀帘而入时带进营帐的清冷雪寒气。

    君泽玉眼神之中有着精彩的慧光闪烁:“你他,来了?”

    看着相识颇久仍是摸不透其脾性思维的君泽玉,完颜无双点了点头:“是的。带着银狐脸儿面皮,自称洛初一,三千尺剑壁之上,便是他一剑破了大欢喜菩萨法相金身!不过据营门来报,观其修为似乎只有灵窍境界。”

    君泽玉并没有打算在洛长风修为实力的话题之上延伸下去。

    关于洛初一,百里长风,洛长风这三个名字之间的关联,无论是书院破灭前还是覆灭之后,自然都是知情人越少越好。

    洛长风身上残缺天图,如今大燕帝国燕白楼知晓,天东八百宗十二星川知晓,帝王盟刑将流沙知晓,可七州域却偏偏不在此列之中。

    君泽玉似有意无意引导道:“这个洛初一,便是提兵山藏兵谷令神兵箭八认主并且助江满楼夺得机关城掌控的人。此人手段颇多,能独对濮阳剑首想必自有不凡处。与那骆冰王联手截杀自棋剑双甲李太白剑下回逃的欢喜菩萨,未尝没有得手的可能。”

    “这便是你所依仗?”

    剥夺骆冰王安红豆细柳军统帅之职,让星云州域少主武修阳这么一个扶不起的公子哥接掌七国盟军之中首屈一指的常胜之兵。

    那时君泽玉敕令如雨,完颜无双甚至在认为智计冠绝的人如玉怒发冲冠失了理智。如今见那一剑抹了大欢喜菩萨性命元神的银狐脸儿寻上营门,她才恍然彻悟。

    武修阳统帅细柳军不假。

    可若银狐脸儿洛初一铁了心要救骆冰王,那么无论与都江堰龙王水师还是大燕白袍雪龙骑决战的,必然会是此人率领的不败之军。

    白了,武修阳只是挂名将而已。

    挟骆冰王以令洛初一的君泽玉拢了拢衣袍:“修为境界高深的强者有时不见得擅长杀人。同样,擅长杀人的不见得适合统帅三军游刃沙场而有余。”

    风雪掀帘而入,完颜无双伸着纤细葱指,看那晶莹雪花飘落:“我很好奇,这银狐脸儿究竟是何人,值得统掌七国百万盟军的军师大人如此看重?难不成,这一场七国吞燕的大戏少了此人,还无法谢幕?”

    君泽玉笑了:“还别。”

    完颜无双讶异回眸。

    君泽玉眼神迷离:“七国吞燕的戏份,只待他粉墨登场的此时!”

    ……

    所谓天南的烟雨,塞北的风霜。大燕帝国的飞雪落而不融,犹如棉絮,犹如鹅毛。

    阴沉惨淡的天空下,雪花凄然飘落冰冷大地。

    荒原营帐外冽风卷起,沙尘与飞雪扑打那一袭袍衣。

    洛长风驻足而立,与身段窈窕的完颜无双擦肩而过。

    盯着那双银狐脸儿面皮下的平静眼眸贪婪瞧了刹那,后者犹疑不决,面露疑惑。

    反观洛长风倒是显得很平静,比雪的冰冷更为平静。

    洛长风进中军帐。

    帐内极暖,这是他的第一感觉。

    皮肤明显感觉冷热交替而双眼有几分不适应的洛长风简要环顾营帐周围。比起那些班卒士兵的普通营房,统领百万军马的军师营帐自然与众不同。即使在苦寒飞雪天,这里也更像一种荒原上牧民的生活居处。

    当然,与那些真正牧民相比,君泽玉的营帐内更为宽敞,更为洁净,更为暖和。

    对此,洛长风并无多少讶异。

    作为曾经书院同袍,他很清楚君泽玉的个人实力是那种即便没有修为,也足可令灵窍境界强者心生忌惮的存在。

    战场上瞬息万变,统领百万雄师而尚能如此坦然自若,军帐如居家,这才是自信且自负的君泽玉该有的模样。

    洛长风收回了目光,望了望炉火旁久违的身影。书院桃林一别,已有两年未曾见的身影。

    “怕冷。这两年每逢入冬之后,身体便极为怕冷。有时被师兄弟嘲笑,是脆弱的比起山外邻家镇的姑娘身子还不如。”

    君泽玉没有抬头,在洛长风望向他时,自嘲地笑了笑。

    面对洛长风的他很自然,更加问心无愧。仿佛他们之间从没有任何恩怨纠缠,依旧是那年手足同袍一样。

    “倒不是生了什么病症。你知道我的,虽是易字门下,却也兼修流字门道,医者不自医这种事绝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两年前被道宗大人瞧了一眼便元神溃散,至今修为未有寸进。修行者一途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现在的我与那些普通百姓没有任何区别。”

    “若有……”自言自语的君泽玉苦笑着摇头,“怕是也只有这副生来让无数女子欣羡的俏皮囊了。”

    洛长风始终站在那里。

    静静地看着陌生却又熟悉无比的君泽玉一动未动。

    君泽玉继续道:“提兵山藏兵谷的事情,你也莫要责怪。便是没有我,那江满弓父子二人也断然会迈出最后一步。机关城多少年基业,总要交到有能力传承之人的手中。事实证明那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也并没有我想象中如此不堪。最起码,他娶了个好媳妇。”

    “起这一点,我可就没有那个家伙命好了。大婚之日而逃婚下山……没想到我君泽玉也有懦弱的时候,至今都不敢想象天心看到那封留言后的神情。有时会在梦中惊醒,害怕我没有实现诺言建立不世功勋便会身首异处,害怕她等不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