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四十七章 佛本慈悲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大燕四十一年,寒冬的第一场雪整整落了一天。m。

    大雪压松枝。

    山林里的野兽鬼魅似也畏惧了突如其来的寒冷,临近夜晚,四周静悄悄地,不见飞禽走兽出没,更没有任何咆哮声回荡其间。

    夜空里没有月色。

    大地却是一片银白。

    阿狸下了山,来到山下十里外的一处偏僻村落,鸡鸣村。

    村子不大,那毫无规则错落的屋舍里,一盏盏昏暗的灯火下共计也就约莫百十来口人。

    这里的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不知什么是江湖,更不知什么是恩怨。刀光剑影的传不存在茶余饭后谈资里,他们关心的,是张家老三昨儿个丢了只圈养的兔子,不心被王家邻居当做野味给捕了……

    大燕四十一年冬的第一场雪。

    夜晚,鸡鸣村悄然无声地从江湖里来了位黑衣女子。

    那女子神色冷漠,接近无情的冷漠。

    眉发间染尽了白雪,她手中提了柄短刃。

    阿狸是大燕帝国九皇子燕南飞幕府里的死士刺客,是南飞客座中的精英。从下定决心追随姐姐脚步的她接受严酷而惨痛的训练开始,她便接触阴暗与血腥。所以杀人对于她来,是最简单最擅长的一件事,比起吃饭睡觉还要简单。

    有些时候,燕南飞在自幼体弱多病的阿狸身上所花费的心思甚至比起翎儿还要多。

    当奉命敛去刀锋在雪儿身边做贴身丫鬟后,翎儿一直以为阿狸载着姐妹两人这辈子所有的幸运在明媚的阳光下沐浴着和风,过着栽花剪草刺绣女工舞文弄墨的日子。

    殊不知已渐渐长大成人的阿狸最想要的,只是与姐姐共迎烈阳风雪。

    她已不再是当初每逢风雨便会哭泣的丫头。

    那些年的黑暗里,她踩着尸山血骨踏上高峰,终于成为姐姐那种级别的南飞客座。

    她曾是路边行乞的可怜人。

    后来遇到让她重生的恩人。

    于是她不再是一个好人。

    她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

    她冷漠。

    对这曾让她与姐姐无法生存的世界冷漠。

    除了姐姐与被视若恩公的燕南飞,或许还有书生之外,阿狸的眼中,普天之下皆可为刀下亡魂!

    ……

    阿狸一袭黑衣,握着寒光凛凛的短刃站在窗外。

    屋舍里是祖孙三代。

    年过古稀的老婆婆,性格温顺的儿媳,还有不过十岁左右的调皮孙儿。

    家中顶梁柱从军入了军伍,已有一年没有音信。

    懂事的儿媳琢磨着婆婆衣衫单薄,待明儿个大雪放晴,就领着孩子去郡县里为婆婆添一件棉衣。

    孩子他爹不在家里,总该为自己男人尽那一份孝心。

    儿媳收拾碗筷。

    老婆婆拄着杖围炉烧水。

    十岁的孙儿见雪惊奇,调皮地偷偷打开房门,想趁着母亲不注意,玩会儿雪。

    孩子一脸的稚气,站在门前昂着头看着一身黑衣美丽且陌生的姑姑。

    “娘亲,有个漂亮姑姑。”

    忙着收拾碗筷桌椅的娘赶忙走出来。

    然后瞧见倒在门前雪中的孩子。

    那孩子的脸上有道未干血迹。

    仿佛晴天霹雳的娘尚不及悲痛,阿狸手中带着血迹的短刃便已经架在那娘颈上。

    “十里外有座红叶山寺,不想死的话,去求寺中人下山。”

    ……

    深夜的鸡鸣村没有惨烈的哀叫,却静悄悄地倒下许多人。

    倒在门前,雪中。

    阿狸平静如常。

    轻盈的脚步踏雪无痕,她如同鬼魅般游走村中。

    手中的短刃仿佛滴不完的热血,一点一滴落在雪中,就像是她的脚步。

    夺命的脚步。

    ……

    已是深夜。

    原本幽寂的红叶山脚忽然出现数十名冒雪赶黑而来的百姓。

    他们都是鸡鸣村的百姓。

    就在几个时辰前,有一柄短刃血洗了村子。

    有人死了孩子,有人死了丈夫,有人死了妻子,有人死了手足,有人死了父母。

    他们都失去了亲人。

    在那柄不问青红皂白的短刃下莫名的丢了性命。

    他们遇到了魔鬼。

    穿着一身黑衣,容貌绝丽的魔鬼。

    他们在山下哀求,跪在凄厉的寒风暴雪中,求寺中人下山,求活佛拯救。

    ……

    黑夜,四野白雪。

    村头生起一堆篝火。

    不知是嗅到随风散去的血腥还是篝火燃烧火光的动静,惊醒了村子里许多狼犬。

    犬吠声此起彼伏。

    越来越多的村民被深夜奇怪的闹腾惊醒。

    阿狸坐在篝火旁。

    火红的光映着那张绝丽却冷漠的脸庞。

    那双清秀乌亮的眸子怔怔地盯着篝火,没有人知道在想些什么。

    短刃刀身已被雪水清洗,横在双膝上的刀锋依旧锋利无比。

    远处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传入耳中,匆忙且杂乱。

    身为南飞客座之中精英的阿狸自有听声辨人的本事,那阵慌乱的脚步声中,有着修行者的落步无声踏雪无痕。

    可她却没有舒展眉颜。

    因为她知道村民请来的人,不是她要等的人。

    村民簇拥着红叶寺老禅师而来。

    红叶禅师望着前不久还在山上做客戾气颇重的女施主,感受到随着篝火愈燃欲旺而逐渐在阿狸周身攀升的汹涌杀意,深夜披着佛衣袈裟的老禅师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

    “我佛慈悲。施主切莫再添杀生业障。”

    阿狸从来不信佛,更不相信佛本慈悲。

    幼时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病无所依的经历早已让她看清世间面目。

    苍天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万物可有仁乎?

    阿狸幽亮的眼眸里流露出讽刺:“禅师善渡人,可知如何渡己?”

    阿狸的杀意已经攀升至巅峰。

    北风愈发的厉了。

    老禅师身上的佛衣袈裟甚至出现些许细微的裂痕。

    红叶禅师心中苦叹。

    若能相救身后这些无辜百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禅师卧坐雪中,好似菩萨低眉。

    “阿弥陀佛……”

    ……

    已是深夜子时。

    不敢违抗阿狸命令的村民抬着老禅师冰冷的身体来到红叶山下。

    红叶禅师圆寂。

    山上僧众犹如潮水一般纷纷下山。

    有钟鼓之声自南山鼓楼传来,传荡在这片大雪清寂的天地之中,仿佛佛音唱响,送老禅师魂归西天。

    在那位青魔手的引灯下,修为散尽后明显清瘦许多的书生沿阶而下。

    李星云望着圆寂的佛陀禅师,自责痛心不已。

    他托寺中僧众照看无辜遭受牵连的百姓与老禅师法身佛体,在青魔手的陪同下,走了十里大雪山路,走到鸡鸣村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