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五十八章 岂曰无衣(下)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洛长风打算孤注一掷。

    都江堰一战细柳军虽大获全胜,以推演无数次的谨慎战术将那棘手的公孙峨眉困于江心,令灌龙口与风陵渡两不相顾才有今日坐而遥望江都城的可观局面。

    可若究其症结,二十万龙王水师决堤溃散的原因归根到底在于水师大都督李天罡。身为龙王水师之首,在风陵渡遇袭之夜却连同数十位将领齐齐惨死自家府邸之中,这恐是七国盟军与大燕帝国交战至今闹出最可笑的笑话。

    就连洛长风初时,也曾以为李天罡不过虚名耳。

    直到听闻神伤渐愈的沈天心娓娓道来其中缘由,方才知一切竟是天心算洞察细柳军动向后独自针对风陵渡李天罡此人习性的部署。

    确切的,这是一场局。

    无论沈天心化身箜篌女,还是李天罡召集数十位将领在细柳军夜袭灌龙口时府邸歌舞升平。

    这场独自配合细柳军奇袭之战的暗局,自沈天心踏足风陵渡时便已悄然展开。

    布局人只有她一人。

    局中人却是统掌二十万龙王水师的大都督李天罡及其麾下数十位上将。

    借的是离落的剑。

    谋的是细柳军一战凯旋。

    事实证明这一局,沈天心虽舍身犯险,却也圆满收官,不负天心算之名。

    可江都城的情况与风陵渡又大不相同。无论大燕白袍雪龙骑还是棋剑双甲李太白,均不是风陵渡水师以及李天罡之流可相提并论的对象。

    洛长风与沈天心、离落、武修阳几人商妥许久,面对毫无破绽的江都城,放弃了十种攻城破关的草拟方案,最终决定背水一战。

    也唯有背水一战!

    ……

    这场冬雪接连下了半月,仍未有雪停的迹象。

    十万细柳军屯兵风陵渡,白色的营地与天地之色混在一起,像是绵延无尽的雪原冰川。

    武修阳登上营寨外的雪坡,负手而立遥望着江都城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

    自此向北十里之外,有三匹狮子骢在大雪林中急奔,风雪在眼前飞舞而过,沿途留下深深的马蹄印痕。

    此行之前,沈天心曾问过洛长风一个问题。

    “你出身大燕,如今却领着千军万马铁蹄踏燕境,我不懂你的选择。”

    “别是你,有时我自己也看不懂自己的选择。”

    “或许那位素未谋面的红袍骆冰王是你的理由,但绝不是理由的全部。”

    “大欢喜菩萨死于我的剑下,对红袍骆冰王算是无辜连累,我……总不能什么也不做。”

    “其实你最想做的,还是报仇。”

    “他也这么。”

    “以你的修为,我并不认为杀得了燕白楼。”

    “所以我只有拿下江都,才有亲手杀了燕白楼的可能。”

    “这是他提出的条件?”

    “很公平。因为我真的等不及了!我要手刃燕白楼!”

    “虽死无悔?”

    “虽死无悔!”

    “你可曾想过雪儿?”

    “不是不想,是不敢想,更不能想……”

    沈天心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或许她已经得到了答案,或许连洛长风自己也不知道真正的答案。

    人生本就有许多选择。

    人生却无从头来过的机会。

    当你选择了其中一条路,你便永远也无法知道那时的如果!

    大雪林中策马奔腾的沈天心回首望了一眼洛长风。

    她知道洛长风的选择不叫执念,只是一个能让人清醒着活下去的理由而已,仅此而已。

    狮子骢碎步踏雪,驻足江都城前。

    这一座无论悠久历史亦或雄阔程度相形大燕白楼门丝毫不见绌的宏伟都城覆盖在苍茫大雪下,愈往城深处地势愈攀高,仿佛一柄多年雪封而沉睡的剑。

    这座江都城里本就藏着一柄天下第三的神剑。

    世人皆知,位列十天显圣化劫巅峰修为的棋剑双甲李太白,在剑阁两圣人魂归九天之后便是当今世上无可争议的剑道第一人。

    无限接近剑中之圣的李太白,便是昆仑山新任剑阁掌门修王道剑的绝世天骄牧云剑城也要尊称一句前辈。虽不久前大战欢喜菩萨,冒险在剑挂江河天瀑时跌境,可一双深邃如浩瀚星海的眼睛毕竟见识过此途巅峰景致,便是灵窍上境修为也绝非寻常化劫尊者可忽视的存在。

    可今日,偏偏就有三名不知死活的晚辈后生来到城前下马驻足,是想要见识天下第一剑。

    离落下马。

    他的脚步轻盈如羽。

    他的双眼清澈之极。

    他抬头望了望肃静沉默的雄城,背后名剑似作怒剑吟。

    那年尚还是剑阁弟子的离落下山入世拜入菩提书院,结识同袍十子。菩提城里看一场逐猎却枉送握剑的手臂,自此剑道步入末途。

    回到昆仑七十二奇峰之后的离落沦为人人欺辱的洗剑奴,从此默默无闻。

    一夜之间从天堂跌落地狱的他不曾自卑自弃。

    他视剑如命,他用他残余的半条命重新拾起了自己的剑道。

    于是那年洗剑房外,他与老道易行川结缘。

    剑二十四便从此不离身。

    这是他的故事,很简单平常的故事。

    他自认不是天下的主角,只是芸芸众生里的平凡人物。

    他知道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宿愿,可谁人物便不能没有人物的希冀?

    离落一生痴于剑道,唯愿在有生之年为剑道正名。

    近十年的天下,近十年的江湖,世间人只记住了一个魂断白楼门的刀痴白羽的名字。

    离落希冀在今后的十年,当天下人提及刀痴白羽时会想到另外一个名字,剑痴离落的名字。

    数年前的大燕帝都白楼门,有刀痴白羽战燕尊皇。

    今日大燕第二国都的江都城,有剑痴离落请江都王。

    独臂负剑立于大雪中的离落声传八方:“剑道后学晚辈离落,向太白先生请剑。”

    ……

    洛长风瞧了身旁的沈天心一眼。

    神伤初遇的天心算莞尔一笑,走上前去与离落并肩:“末学晚辈沈天心,向太白先生请棋。”

    位列十天显圣之一的江都王李太白并称棋剑双甲。生死磨盘棋与破甲千军剑,冠绝天下无数年未逢敌手。

    天下人皆以为这是一种无敌。可谁又知无敌的本身,是一种寂寞。

    风雪卷起天边。

    像是一阵偶然飘过的云。

    云中有道白衣踏空而行,拂袖散风雪,白衣入眼帘。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