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六十三章 棋开大世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洛长风有许多疑问。

    例如沿途走来的九重山水为何会与社稷山河图描绘的景象一般模样?而山河图里却又没有关于这道山门的记载。

    开门见山,那座凉亭里被岁月尘封的人影又是谁?为何他会在此等候一万年?为何他等待的人是自己?

    洛长风没有登山。

    他就站在山脚,遥望着那座绿意盎然的凉亭。

    或许是出于戒心,一个万年不死不灭之人出现在眼前,换做任何正常人都会心生警惕。

    “你是谁?”

    洛长风目不转睛地盯着凉亭里犹如石像般的人影。

    微风拂去‘石像’之上的尘沙,可那尘沙却似乎始终无穷无尽。

    又一道低沉且浑厚的声音传荡九重山水之间,传入耳中。

    “天九刃。”

    洛长风心中骇然,竟不自觉退后了半步。他似乎看到那被万年的岁月尘埃掩埋的人影在开口。

    天九刃。

    这是多么久远的一个名字,一直存在于传之中的名字。

    古往今来天地之间修行界的第一强者,第一位修为通周天跳脱轮回的盖世强者,如今就在他的眼前?是那身影早已被风沙覆盖的石像人影?

    “你……在等我?”

    洛长风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语气悄然问道。

    这世上真有未卜先知的门道?一个生存在万年前的人,居然能料到万年后的今天与自己的重逢?

    洛长风无法服自己相信。因为这种手段,即便是天机阁的天机老人也无法做到。

    天地之间有回音传荡:“自然是等你。”

    洛长风随即脱口而出:“为什么是我?”

    洛长风这一次看得真切,果然是那凉亭里的人形石像在开口。

    那不是一尊石像。

    那明明是一个人,是一个等待了万年,而后风化成石的人。

    “确切的,本座等的是能够让完整钧天图再现世间的人。”

    “前辈或许错了。长风身上虽怀有社稷山河图,却也不过是钧天七图之一,并不是完整的天图。”

    洛长风稍稍平静些许。然而这天地间传荡而来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彻底颠覆对天图的认知。

    天九刃道:“便是你集齐七部图录,钧天图也无法复原。”

    骇人听闻!

    洛长风强压住内心的震撼:“少了什么?”

    天九刃道:“你上来便知。”

    洛长风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敛去了戒心。

    如若那化身石像的前辈真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他便是躲到天涯海角怕也会无所遁形。

    洛长风拾阶而上。

    清风拂面,他步入凉亭,坐在那尊尘沙随风飘散的人形石像对面。

    他将手中不更归横于桌前。

    他望着面前的石桌。

    在他的右手边,石桌上摆放着黑棋棋篓。沿着右手边石桌的对角看去,石像的右侧同样摆放着白棋棋篓。

    他微微皱眉,石桌上真的少了一样东西。

    少了一盘棋!

    “生死磨盘棋?”

    思绪飞涌的洛长风脑海陷入了混乱。

    他没有时间理清这些复杂的思路与信息,因为天九刃要与他下一盘棋。

    鬼使神差。

    石桌上凭空出现一盘残棋。

    一盘棋局中劫中有劫,既有共活,又有长生。有反扑或收气,花五聚六,复杂无比的残棋。

    像是棋道之中人们所谓的玲珑棋局。

    对于弈棋之道,洛长风算不上国手之流,年幼时却也把弄于指尖。不敢与沈天心相提并论,但比起江满楼之类要好上许多。

    洛长风认真瞧了这残棋片刻,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因为他发现,这盘残棋竟是江都城外沈天心与棋剑双甲李太白僵持不下的棋势如出一辙,一模一样。

    这竟是沈天心与李太白二人棋局的复盘!

    天九刃的声音飘入而中:“这盘玲珑残棋现在由你执黑。天下的命运与未来世的巅盛或衰落,在此刻便尽数掌握在你的手中。你若败于我手,此棋必开乱世。你若胜于我手,本座允你棋开大世,许你个天下万年长盛不衰!”

    洛长风沉默不语。

    内心波澜起伏惊骇之极的他唯有沉默不语。

    他入生死磨盘棋只是为了助受困的离落摆脱幻境,怎就开门见山见了真圣?与元神融为一体的社稷山河图本就残缺?缺了一副生死磨盘棋?

    就当是如此!可这出自沈天心与棋剑双甲李太白之手的玲珑残棋如何又与天下的命运关联?

    棋开乱世,棋开大世……这些每一个都骇人听闻的词汇尽数在脑海里飞旋。

    洛长风根本无法思考!他甚至在怀疑自己是否也身处幻境,眼前所看到听到的一切,皆非真实,皆是虚幻!

    洛长风仿佛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那双眼睛一直盯着玲珑棋。

    人形石像上的风沙层层刮落,天九刃似是余时不多,便再度提醒:“你若迟迟不肯落子,便无法打破棋局幻境,葬送的只会是那名擅闯磨盘之人的性命。”

    洛长风闻之,猛然紧握了双拳。

    他感受到指甲嵌入血肉之中的痛感,于是不再胡思乱想,开始分析这盘残棋。

    他以旁观者的角度,仿佛看到陷入苦思冥想的沈天心。

    ……

    落秋村后的幽静茅屋里,天机老人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故事里提到了天九刃的毕生惟愿,提到了社稷山河图与图中缺少的那部生死磨盘棋,提到了那位至强者留于棋局之中的一缕残识风化的石像,提到了一子玲珑定天下的棋开大世或乱世,最后提到了天命之人洛长风。

    听着久远的故事,已将清蒸鲈鱼出锅的先生白知秋忽然觉得有些可笑,觉得那些圣人可笑且可怜。

    无相道宗看错天意,误以为自己是天命之人,不惜以书院覆灭的后果开那乱世劫,雪夜入天东。

    剑阁两圣人或者再加上一位天东神像同样被乱世劫的谎言蒙骗了万年,在乱世劫临之前,敛去修为入轮回以求转世躲避天劫。

    现在看来,这天下寥寥几位圣人之中倒是那帝御天与妖帝二人与众不同了些!最起码,在所谓乱世劫临之前,他们沉得住气!

    热气腾腾的清蒸鲈鱼摆放于桌前,白知秋好奇问道:“那位古往今来第一强者毕生惟愿是……”

    天机老人浩瀚犹如星海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暗淡:“愿盛世永恒,我辈长生。”

    白知秋顿了顿,又再问道:“你又如何得知这些辛密?”

    天机老人捋须微笑:“因为老道与那古往今来第一强者,师出同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