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六十六章 天涯海角,盼你安好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从天而降的是红叶寺青魔手赵勾。

    宣佛号踏雪而来的是南山禅师李星云。

    滚滚铁甲是江满楼红袍嫡系三千铁浮屠。

    坍塌城楼的黑袍领头人是重振魔门的新任门主重阳。

    声呼着岂曰无衣的是月影七杀行三的月三人与莫相期。

    二人身后银白天地间的黑色洪流是武修阳率领的十万细柳军援军……

    自洛长风躺在忘情川里走一遭鬼门关之后,曾经的十子同袍便各自天涯。记不得有多久,约莫两年有余的光景,十人便再没有相聚过。

    在青魔手掩护之下背起百年身离落的洛长风,心中百感交集。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破江都他孤注一掷,算是赌对了。

    ……

    银白的大地。

    殷红的晚霞光。

    残破的城楼。

    城楼上孤独的人影。

    雪后的黄昏别有一番景致,像是一幅画。只是城楼上的画中人却无心思欣赏烽火狼烟里短暂的平静。

    这一战曲折离奇。

    社稷山河图脱离元神与苍茫大地融为一体,洛长风苦思许久也无法通透当中玄机。

    他仍有许多疑问。

    他不知自己是否已开了大世,不知那所谓的乱世劫是否是人云亦云的世人荒诞之言,更不知生死磨盘棋幻境之中所经历的一切究竟是虚幻还是真实。

    然而他内观元神,社稷山河图确实已然不复存焉。

    武修阳披甲悄然来至身后。

    洛长风听闻脚步声,从恍然失神的状态清醒。

    接掌细柳军之后似乎一夜之间丢去所有纨绔子弟恶习而成长的武修阳与洛长风并肩望着遥远的黄昏道:“都大恩不言谢,可这一次,还是要声谢谢!我武修阳欠你一个人情。”

    洛长风想起离落,想起沈天心,想起江满楼李星云等人。无论攻占风陵渡还是破取江都城,若没有这些同袍,洛长风自问无力回天:“其实要感谢的,是我。”

    武修阳无声地点了点头。

    见离落旦夕百年身的那一刻,他心中也愧疚难当。

    想起方才收到的消息,武修阳道:“军师大人没有食言,安姐姐已经在归来的路上。”

    洛长风悬着的心终于算是有所平复:“那就好。”

    武修阳转头看了洛长风一眼,藏在心中不吐不快的问题欲言又止。

    洛长风道:“有什么话,直吧。”

    武修阳看着洛长风的眼睛:“如果可以,希望你莫要辜负安姐姐。”

    洛长风怔怔然不语。

    他想起安红豆塞到手里的那颗玲珑骰子。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对安红豆,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感?洛长风不清。

    红叶寺那夜的无心之失像是冥冥之中的一条红线,从此将两人牵连在了一起。三千尺剑壁之上,白衣骆冰借剑亲手复仇大欢喜菩萨,于洛长风元神之中留下一抹剑道感悟。其实那并不是一抹纯碎的感悟,那里面还有对安红豆曾萌生的一丝美好。

    那种美好叫做情愫。

    或许洛长风不自觉,自己已然被这抹情愫潜移默化的影响着。

    见洛长风沉默不语,武修阳也没有继续下去。

    他虽然放不下那一袭红袍英姿飒爽不输男儿的安姐姐,可他也深知安姐姐此生若嫁,也只会是同代天骄俊彦。

    武修阳虽贵为星云州域少主,与身旁这位凭三人之力就敢独挑江都王的角色相比,也自惭形秽。

    输给了天阙第二,他心服口服。

    武修阳长舒了一口气,笑着拍了拍洛长风的肩膀道:“他们在等你。”

    ……

    江都城大破之后,大燕白袍雪龙骑与守城残军在三千铁浮屠与细柳军追逐之下溃散败逃。如今的大燕第二皇城只剩下手无缚鸡之力的百万平民百姓。

    为了减少城中百姓心里的恐慌,细柳军大军退出江都城,驻扎在十里之外,城中只留下江满楼的三千铁浮屠驻守。

    当然了,还有洛长风与他的十子同袍。

    被洛长风厚葬的江都王李太白府邸之中腾空出一处单独的优雅院落,院落里稀稀疏疏栽种着数十株梅花,黄昏白雪映梅花,煞是好看。

    梅林中有座临湖望梅亭。

    不再是书生的南山禅师李星云披法衣袈裟端坐亭中石座,石桌的旁边是莫相期与沈天心。

    月三人与江满楼倚栏对湖而对饮。

    一身黑袍如故的重阳负手而立望着满庭梅花。

    独剩苏醒后的离落出神地看着池水中自己苍老的倒影。

    那是一幅画面。

    一幅安静中带有隐隐悲伤的画面。

    没有人话。

    久别重逢本应有秉烛夜谈也不完的故事,可此时此刻却都无话可。

    洛长风站在庭院门前,遥望着那些不再如故的身影,触及一些往日记忆的他心中微痛。

    他想起那时在书院。

    那时的山上还有座书院。

    书院里有漫天飞舞的桃花,还有许许多多朝气蓬勃同龄的学子。

    那是的书院也有座凉亭。

    不可一世的江满楼,书生意气的李星云,沉默寡言的重阳,锋芒毕露的离落,神秘莫测的沈天心,相依为命的孤儿月氏兄弟。还有不谙世事的雪儿翎儿,沉稳老练的南希寒,智慧无双的君泽玉。

    那时的书院没有冬雪天,有的是四季如春花飞满天。

    眨眼两年光阴。

    两年后的书院不复存焉。

    他们也不再是六字门学子。

    没有惹眼的桃花林,眼前只有残阳与白雪。

    江满楼一肩撑起了提兵山藏兵谷几世累积的家业,李星云自废修为皈依佛法,重阳从师兄手中接过魔门身负造化混元图,离落独臂百年身,沈天心离了帝王盟独自等待君临天下娶一袭红衣的誓言,月氏兄弟带着七杀所有的希望残存于世。

    君泽玉割袍断义,南希寒下落不明,翎儿亡故已久,雪儿也担负起家国。

    两年的光阴,两年后的聚首,恍然间早已物是人非事事休……

    凉风拂来。

    黄昏里似有飘起了雪。

    洛长风敛起了沉重的心情,端着备好的酒菜走入庭院。

    雪花与梅花飞舞。

    幽静的院落觥筹交错。

    其实没有必要抱怨些什么,也不必借酒倾诉彼此的经历遭遇。

    他们已不是往日少年。

    他们都在成长。

    其实,人生多是如此。

    无论两年或是十年,能相逢聚首便应知足。

    天涯海角,盼你安好!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