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七十七章 赤龙牙狱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那丫头如何有这般本领?”江满楼质疑问道。

    “她,化劫了。”

    她字脱口而出时,是安红豆的不经意。

    不知为何忽然心有不忍,温柔的视线随之移到推窗望雪的洛长风身上,安红豆的声音变得轻若蚊蝇。

    她看到那张侧脸。

    有些心疼。

    因为她看到他在心疼。

    哪怕只是侧颜……

    安红豆的声音很轻,落入江满楼耳畔,后者依旧瞠目结舌。

    月三人与重阳有些诧异彼此相视,便是静坐如佛的李星云也默默宣了声佛号。

    门后的莫相期与沈天心拥抱在了一起。

    作为十子同袍,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雪儿的善良温顺。

    一个自幼生长在万般呵护下的人儿,一个自幼向往着繁华世界热闹与喧哗的人儿,一个心里只装得下善良与乖巧,视天下流寇皆为子民的人儿……究竟是怎样的决念才能铸就这颗冰冷的心?

    她以前爱穿紫色衣裙,翩翩然像是一只蝶。

    她现在习惯一袭红袍,宛若鲜血染红的红袍。

    她以前爱听雨赏雪,手里捧着书,脸上挂着微笑。

    她现在习惯鸣钟击鼓,手里握着剑,脸上是无喜无忧的冷漠。

    改变一个人或许并不困难,但绝对是件悲伤的事。

    “大燕百万雄兵,阵前御敌的却是帝国最尊贵的公主。”江满楼嘲讽似的笑道。

    是啊!

    大燕雄兵何止百万!

    燕南飞麾下有十子同袍,有四大王侯,有南飞客座,有来自帝王盟的强援,还有千员良将,最终阵前御敌的却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公主。

    对于七州域来,连续两战败在一介女流之晚辈手中是一种耻辱。可是对于江满楼来,这何尝又不是一种讽刺?针对燕南飞的讽刺?

    洛长风于心底深深叹息。

    而后勉强地苦笑。

    他望了安红豆一眼道:“她以前,连剑都不会握的。”

    洛长风是在笑。

    可安红豆看在眼里,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

    燕南飞轻掩房门。

    本欲关切亲妹妹的他站在房间里望着那道红袍倩影许久,仍不见雪儿转身。他只好静静地退去。

    这位统帅百万雄兵的太子爷门前低头沉思了许久,才默默转身,按着腰间长剑,迎着愈来愈紧的风雪走出苍茫天地里画风颇为庄肃而单一的庭院。

    房间里,妆台上的那面铜镜溅上了血,铜镜里的容颜变得模糊。

    端坐妆台前始终不肯理会燕南飞的雪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很坚强没有流泪,她的眼泪已很少很少。

    独自取出帕子轻轻拭了拭唇边的血。

    化劫之后境界尚不稳定的她应战老仆韩文宣时,一直都在强忍着境界反噬之苦。便是方才燕南飞前来探望,她也暗自苦苦支撑。

    她像是决心不顾一些地守护大燕。

    她不愿流露任何脆弱的神态。

    只等到四下无人,积郁许久的淤血才安心吐出。

    镜子擦拭地很干净。

    镜子里的人儿又变得清晰。

    雪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却不知为何竟觉得陌生。

    ……

    天色已晚。

    天色却并不黑暗。

    七州域百万盟军的营地黑夜里一望无际,就像是一座雄伟城池。

    无数的营火在大雪中燃烧,此刻若是夜空有满天繁星,也会在无数营火之下失了颜色。

    中军帐前,君泽玉不知哪里捡来的木枝捣鼓着帐前营火。

    风雪吹肆,火星四溅。

    “军师大人倒是颇有闲情逸致。”完颜无双瞥了眼四溅的火星,俏脸上带着笑意地望着君泽玉。

    “来了?”君泽玉不冷不淡地道。

    “你知道我会来。”完颜无双并不觉得奇怪。

    “侥幸猜到而已。”君泽玉轻笑。

    “是吗?不知军师大人可否猜一下,咱们盟军明日叫阵可有胜望?”完颜无双眼神里闪过慧光。

    君泽玉顿了顿。

    已被营火点燃的木枝随手丢在了一旁,君泽玉拍了拍掌心的灰尘,也不管那火是否被大雪掩埋,掀帐道:“先进去再吧。”

    完颜无双进了营帐。

    君泽玉随后。

    中军帐极暖,对于修为不低的完颜无双来甚至有些闷热。

    原本早已习惯这般环境的她今晚却有些厌恶,第一次觉得厌恶。无论是几处火盆里的兽金炭,还是身后那人。

    君泽玉习惯性地坐在桌案后。

    那是他运筹帷幄的地方。

    完颜无双看着他道:“定鼎之战序幕方启,盟军便连损两名高手,你这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大军师可有何应对之策?”

    君泽玉从滚烫的热水中取出温好的烈酒笑道:“原来是来问责的。”

    完颜无双神色不改的走上前来盘膝坐在桌案前蒲团之上,从君泽玉手中接过酒盏:“岂敢问责。只是这一战非同可,七州域世家可谓押上了全部家当,他们输不起。”

    君泽玉抿了口烈酒:“你认为会输?”

    完颜无双道:“谁都会有输的时候。”

    君泽玉望着空杯笑而不语。

    完颜无双继续道:“盟军无数只眼睛在看着,总不能未战而先输了士气。明日再战再输,恐会寒了百万将士的心。”

    君泽玉抬头看了完颜无双一眼,似有深意笑道:“这算是七州域世家里那些家伙的警告?”

    完颜无双将杯盏放下:“或者忠告更为合适。”

    完颜无双起身欲走。

    她走至帐门处,眼前却突然汹涌扑面而来一阵焰火。

    没有丝毫防备的她不得不惊吓而后退。

    她后退的脚突然抵到了阻挡之物。

    她仓皇转身,看到一根根弯弯的牙骨犹如囚笼自脚下生长而出,将自己困在了其中。

    她伸出触碰。

    那牙骨竟骤然冒出熊熊烈火。

    完颜无双紧皱眉头。

    她看到君泽玉若无其事地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一饮而尽之后,君泽玉起身。

    “莫要试图撕喊,莫要试图打破。这赤龙牙狱威力如何,想必你不会不知。”

    他看也没有看完颜无双一眼。

    如同陌生人一般,君泽玉绕过神兵榜排名三十六的赤龙牙狱,掀开帐门走了出去。

    中军帐前有两位守将。

    两位昔年菩提书院同为同窗的守将。

    关山与牧千野。

    两人恭敬地聚在君泽玉身后。

    君泽玉抬头望天:“。”

    关山抱拳为礼:“星川已出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