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七十八章 风雪埋葬的暗潮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是哪位师叔伯?”君泽玉望向夜空的眼睛里由浑浊而变得深邃。

    “是天邪,天少两位星主。”关山道。

    “这一战,可容不得闪失。”君泽玉摊掌接着轻若鸿毛般飘落的雪。

    “是。”

    “偷天换日的事,谁来做?”

    “恐误了大业,天机星主决定亲自出山。”

    “师尊?”

    君泽玉有些诧异。

    沉思片刻之后收回微凉的掌心。

    君泽玉点了点头:“也只有师尊出手,才可保万无一失!”

    关山默不作声。

    身旁牧千野暗中扯了扯他的衣袖。

    “怎么,还有何事?”君泽玉转身望着不肯退去的关山道。

    关山单膝跪倒,将头埋得很低。因为他知道,接下来他要的话很可能会让自己见不到大燕四十二年头场雪晴,会让他丢了性命。

    “恕属下直言,大人您是否……”

    他欲言又止吞吞吐吐。

    虽已下定决心,却还是有所顾虑,不能将生死置之度外的顾虑。

    仿佛居高临下的君泽玉俯视着这位昔年书院里对立的同窗道:“是否如何?”

    似是察觉君泽玉气息与神色渐而变得冷漠,牧千野也连忙跪倒,向同袍关山递了个眼色。

    关山咬牙道:“是否还顾念当年同袍之谊?”

    君泽玉眯了眯眼:“这话怎么?”

    “以军师大人之智,断不会于百万盟军之中寻不到抗衡雪霁之人。属下认为两战皆败,原因只有一种。”

    关山的话只了一半。

    然要表达之意却极为明白,比这场雪还要透白。

    如同完颜无双一般的思维。雪霁再如何锋利,凝雪公主修为再如何高深精湛,也没有人会认为君泽玉真的对其束手无策,无论七州域盟军还是大燕帝国太子爷。

    如果要两战皆败的缘由,关山只能想到一个理由。

    昔年十子同袍的理由。

    他觉得是君泽玉顾念往日情义不忍下手。

    便是这么简单!

    出来却又极为困难!

    君泽玉俯视着二人暗自冷笑,他上前半步将关山与牧千野二人搀扶而起,盯着后者的眼睛道:“如果本军师真的对她束手无策呢?”

    牧千野诚惶诚恐,低头不敢与之直视。

    关山却抬起头与君泽玉对视,不让一分:“属下保举一人。”

    “够了!”君泽玉甩了甩衣袖。

    一股本不该有的可怕气机散发而出。

    浑身杀机四溢。

    内心震颤的关山与牧千野齐齐跪倒。

    君泽玉冷眼俯视着两道背影:“莫不要以为本军师不知你心中所想。书院覆灭的根由在于道宗大人那位川字门徒。你二人因此心中记恨百里长风,便盘算着本军师将他唤至阵前,与凝雪公主互相残杀,一举而数得,是也不是?”

    被看透心机的二人额前冒出冷汗,连忙叩首惊慌失措:“属下不敢!”

    中军帐前的气氛凝结了片刻。

    没有人话。

    甚至也没有人呼吸。

    他们于无声处,亲身感知着君泽玉四溢的如洪杀机。

    这是一种折磨。

    两人在煎熬,等待着死亡般的煎熬。

    君泽玉瞥了一眼中军帐内。

    赤龙牙狱可以隔绝一切风声与能量,他并不担心完颜无双听得到三人的对话。可气机不同,流溢的杀气会渗透而入赤龙牙狱,会让天性多疑的完颜无双联想许多事。

    君泽玉气息收敛告诫道:“本军师十子同袍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

    “属下知错!”如蒙大赦的二人叩首。

    “退下吧。”

    君泽玉抚了抚额头,没有理会默默退去的二人。

    他在想一件事。

    他的脑海里装着许多事。

    他自然知晓应对雪霁最好的办法便是唤洛长风出战。

    大燕帝国对阵七州域盟军,在这巨鹿城外,雪儿的剑杀得了任何人,刺得中任何人的心脏,只唯独对洛长风下不了手。

    原因很简单。

    因为他们早已同心!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一点。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只要克制那柄雪霁,巨鹿之战的胜负便毫无悬念!

    不是他自负!

    这是他敢向天下人许诺的自信!

    可他却不能如此!

    他也绝不会如此!

    或许在世人眼中,智慧无双的君泽玉通常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而他也的确算计过许多人,可那又如何?

    他君泽玉便是被天下误解万夫所指又如何?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至少他不会如此贬低自己!

    至少他知道还有一个人不会如此看轻自己!

    这便够了!

    他不需要让所有人懂他,因为他生来聪慧。

    聪慧的人生来孤独!

    所以他默许沈天心出现在风陵渡李府暗中相助洛长风,哪怕他事先早已知晓,哪怕百里长风那个家伙真的与他割袍断义!

    世人只知君泽玉可谋天下,却不知他谋天下,问心无愧!

    ……

    巨鹿城守将府邸议事厅内,关于决战事宜商讨结束之后,燕南飞屏退众将,厅中唯留下几名心腹,俱是昔年书院里辍学追随左右的十子同袍。

    张曦与谷七二人侍候着师兄燕南飞褪去沉重的盔甲。

    俞桥端来热气腾腾的洗漱热水。

    十子同袍之中行二的宋念卿看着解剑的燕南飞道:“哨骑来报,十二星川里八百宗门有异动。”

    已记不得多少时日不曾认真梳洗的燕南飞卷起袖角,试了试水温:“是哪座星川?”

    宋念卿隐有担忧:“第四,第五座星川!天邪星与天少星座下宗门强者尽出。”

    燕南飞问道:“除此之外呢?”

    宋念卿暗自摇头:“再无异常。”

    一番洗漱之后,燕南飞落座品茶:“白袍雪龙骑到哪儿了?”

    宋念卿与诸位同袍手足一同落座。

    抿了口茶水后道:“最迟明夜此时,便会抵达约定之处!”

    燕南飞眼角流露笑意。

    “我最担心的,还是江都与青峡两城。”开口话之人名为谷七,燕南飞十子同袍之中行七。

    众人目光齐齐汇聚。

    巨鹿之战事关大燕生死存亡,然而江都与青峡两城明显是巨鹿的软肋,更是左右大局的变数。

    他们清楚燕南飞既然纵观全局运筹帷幄,心中也自有沟壑应对,可还是想确定方能心安。

    泰然自若的燕南飞给众人吃了颗定心丸。手指敲打着桌面,那律动似在牵引着心跳。

    “无需忧心!待时机成熟,只需透露些消息给他们便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