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八十一章 你取你的,我取我的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统帅七州域百万盟军的军师大人,未曾想这般惧死。赴约而已,竟连河图洛书也寸步不离。”

    掌心玉箫化作寒光无踪。

    燕南飞似有些忌惮河图洛书之威而驻足梅林,不再移动半步。

    此次赴约是及其隐秘之事。燕南飞与君泽玉二人皆是单刀赴会,无左右伴从跟随而至。

    早闻君泽玉离开书院之后神识俱散,数年来修为止步不前。对此,燕南飞一直以来半信半疑。

    他自认与君泽玉是同一类人,否则也不会彼此与虎谋皮,更不会有今日传之惊天下的会面。

    他不相信任何人。

    自然也不相信眼前的君泽玉提不起杀人剑。

    所以他要试探。

    是试探,也是真正起了杀心。

    如若玉箫寒曲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让智慧无双的天东公子埋葬在这快雪山庄梅林之中,自然再好不过。

    到时辽阔的天东,便无人可与之争锋。

    何乐而不为?

    “无论与狼共舞还是与虎谋皮,都要时刻提防莫被畜生啄了手。这一点,你的老师没有教过你么?”

    君泽玉忽然想起了什么,笑道:“倒是忘了。太子殿下的老师似乎在数年以前便亡故身殒,记得还是倒在殿下的怀里……瞧我这记性。”

    君泽玉苦笑扶额。

    此行无扈从。

    若不是河图洛书傍身,怕是真的九死一生。

    河图洛书非神兵榜之物,而是君泽玉与生俱来之瑰宝。

    帝王盟里有位天心算,沈天心生来身怀长生簿。十二星川有位人间算,君泽玉生来身具河图洛书。

    两人之间的缘分并非偶然,自幼结下姻亲称作天作之合也不为过……

    燕南飞笑而不语。

    论口才雄辩,他不会自讨没趣。

    竹排靠岸,两位本该将彼此视为生死仇敌,于百万阵前厮杀血战的王者,却在这飞雪梅林中并肩,携手入山庄。

    ……

    其实今日这场赴约,源起于一纸战书。

    七国吞燕的战书。

    那时君泽玉留下亲笔文书负婚而逃,星夜下山离开第九星川。多日后,这位师承天机星的天东奇才出现在东胜州域完颜府邸。

    君泽玉自此成为完颜无双幕府坐上宾。

    那日七州各大世家汇聚檀渊,定下檀渊之盟。君泽玉以其才学声名官拜军师之位,他意气风发豪气万丈,落笔挥毫写了那封决战书。

    那确实是一封战书。

    只是战书之上除了有关定鼎之战的描述外,还有一些寻常人看不到的字眼。

    燕南飞看到了那封战书,也看到了战书里隐藏的字眼。

    那些字眼无甚特别。

    只是简单记载了一场交易。

    一场关于天东谁主的交易。

    至于交易的内容……

    燕南飞要的是七州域半个天下,还要附带洛长风的性命。

    君泽玉要的不是七国吞燕。

    七国吞燕于他而言有何益处?大燕灭亡之后,天东必然是八域混乱的局面。

    下山时他曾待君临天下娶一袭红衣。

    那是他的承诺。

    对沈天心的承诺。

    他是一个将承诺看得比性命还重要的人。他了君临天下,便不会只要半个天下。

    八域之乱的天东只会陷入永久的水深火热。

    所以在不为人知的交易里,他与燕南飞二人欲联手瓜分七州域!

    定鼎之战后,他要七州域另外的半个天下。

    为达成交易,君泽玉在七州域盟军之中不断培养心腹亲兵。所有暗中的手段,归根结底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而巨鹿之战,燕南飞又利用雪儿为君泽玉铲除盟军之中无法收服的异己。换句话,巨鹿之战开启至今,七州域盟军阵前迎敌的高手皆是君泽玉无法纳为麾下的棘手之辈。

    一切都在按照约定进行。

    只需待到明日斜阳洒落之际,七州域百万盟军便尽数归于君泽玉之手。

    这样算来,二人阵前可持平!

    而阵后,十二星川与白袍雪龙骑也已暗中出兵各自奇袭七州域都城,想必巨鹿之战等不到落幕,西夷、蛮荒、赤焰、紫薇、东胜、星云、南瞻七州域疆土便在大燕四十二年的头场雪中尽皆易主!

    届时,天东格局豁然开朗。君泽玉虽不能兑现承诺娶一袭红衣,可毫无疑问,天东对他来已然唾手可得!

    况且与他交易的又不止燕南飞一人!

    从来不止燕南飞一人!

    是谁巨鹿之战后便真的两分天东?

    君泽玉不会如此单纯。

    燕南飞自然亦不甘心。

    这场交易是与虎谋皮。

    君泽玉是虎。

    燕南飞又何尝不是?

    ……

    又是夜幕降临。

    大燕帝国与七州域定鼎之战的第二日,七州域十战十败!

    连损十位高手的盟军已如箭在弦,好在君泽玉快雪山庄归去之后连下三道撤军军令,才终止大战提前爆发的可能。

    只是对得知战况的洛长风来,七州域的损兵折将与止步不前,让他愈发两难!

    安红豆凝望着城楼望雪的那道身影。

    她静静地站在一旁不去打扰。

    她知道他在挣扎。

    她知道他不会等到七州域盟军里那几位经天星出手将雪儿置于死地。

    她知道他无法眼睁睁看着那一天的到来。

    可盟军总不会一直这般且战且败。

    君泽玉求的是凯旋。

    他知道,雪儿迟早会有一败。

    “若注定会有一败,希望折断雪霁的人……是我!”

    ……

    今夜无眠。

    因为许多人不愿眠。

    通往赤焰州都城必经之路上,奉命奇袭的大燕白袍雪龙骑遭遇了一位可怕的强敌。

    那是燕南飞都未曾料到的强敌。

    那强敌来自天东八百宗,是经天十二星之中最神秘莫测的一位。

    他久居第九星川,是第九星川之主。

    早已率八百宗座下宗门强者恭候多时的天机星为白袍雪龙骑准备了一份大礼。

    那是一座七绝杀阵!

    这一夜,大燕白袍雪龙骑彻底覆灭于烈火杀阵之中。

    这一夜,天机星撒豆成兵偷天换日,只听命于他一人的白袍雪龙骑按照约定奇袭了睡梦里的赤焰州都城。

    于是赤焰州易主!

    这一夜,天邪、天少、天机三位星主再度分兵,以化劫境大手段接连袭击西夷,蛮荒,紫薇与东胜四州。

    七州域各大世家哀嚎遍野,血流成河。

    这一夜,燕南飞命十子同袍俞桥与谷七二人分别送出两封亲笔信,如同那年他被父囚于宫城一般。

    两封信背道而驰。

    一封送往江都城,一封送往青峡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