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五章 重伤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客栈人来人往龙蛇混杂。

    虽说近十年间东楚明王君泽玉治理天东有方,四海百姓渐而归心。可由于天下各大势力对异族的态度尚不明确统一,除了那风雪银城与剑阁之外沉默者居多,导致普通百姓听异族之名而闻风丧胆,敬而远之。

    东楚境内,隐隐有种草木皆兵的味道。

    所以当客栈内起了冲突,许多无辜平民纷纷惊扰退离,客栈内一时间陷入慌乱。

    柳十三反应极快。

    事实上是那酒盏碎片暗器捕风捉影速度奇快,快得让妙道境修为的地玄新榜柳十三不得不集中十二分精力应对。

    他看到那碎片飞射而来的痕迹,似有似无的痕迹。

    他微蹙剑眉。

    虽年少临阵对敌却无比镇定的柳十三算准时间,而后侧移身体,那锋利的酒盏碎片贴面划过,奇准无比地嵌入身后木柱之上。

    入木三分!

    小师妹松灵韵心惊地看着柳十三,而后面露担忧。

    脸颊有些微凉之感,如同寒冬天里雪花滑落脸颊那种感觉。

    柳十三没有伸手触摸。因为他知道那不是雪花拂面,那是血痕里溢出的血液。

    他受伤了,皮肉之伤。

    暗自握了握拳的柳十三不敢大意,从方才那生怕是拥有元神境界的修为,非他所能敌。

    “怎么,不敢还手?”中年书生毫不吝啬鄙夷的笑容,一饮而尽杯中酒继续说道,“方才是谁说书院刀还在?你的刀呢?他洛长风便是这么教你做缩头乌龟的?”

    柳十三双拳骨骼作响,低下头沉声说道:“烦请小师父照看我师妹。”

    声音未落,他箭步跃出。顺势提了横放于桌前的竹刀,柳十三刀出星位。

    “天岚!”

    ……

    中年书生曾修行于书院外院流字门中,内院十七座明镜台虽与之无缘,可怎么说也是那场明镜台排名之战的见证者。

    他曾数次见过洛长风的刀法。

    十七路刀法以身形步法诡异着称,暗合星位运行之道令人防不胜防。不过对于中年书生来说,柳十三的这一刀天岚似乎不足为道。

    流字门生别无他长,便是书读的最多。诸子百家流派典籍着学之中,中年书生偏爱那天文地理。

    星位运转也好,灵穴气脉也罢,那些线条与轨迹他烂熟于心。

    嘴角流露出轻蔑的味道,中年书生似是未卜先知一般轻而易举地躲过柳十三天岚一刀,而且顺势暗运掌劲,将手中空杯隔空推了出去。

    “大师哥当心。”

    小师妹松灵韵急切提醒。

    “聒噪!”

    那中年书生便顺手再度取了一根竹筷屈指弹出。

    感知敏锐的柳十三一刀天岚无果,脚掌轻点桌面再度借力弹出,第二刀青灵回身一斩,那旋飞而来的杯盏被凌厉的刀光切作平整的两半碎落。

    “曲泽!”

    柳十三出第三刀。

    ……

    小和尚当愿不知何时出现在松灵韵身前。

    那根利如匕首的竹筷穿入小和尚胸前,直直刺了进去。

    小师妹松灵韵哪里有这般生死旦夕的经历,见那竹筷刺入小和尚胸前,一时间惊吓过度。

    她回过神来,连忙搀扶着小和尚坐下。

    “小和尚,你怎么样了?”

    “快坐下。”

    当愿背生冷汗。

    他低下头瞧着那根竹筷,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稍稍沉静。

    他抱着包袱挡在松灵韵身前,包袱里有个吃斋化缘的钵盂,那根竹筷刚好刺穿钵盂停了下来。

    他移开怀中包袱,见那胸前佛衣破了个洞。

    他劫后余生地看着松灵韵,而后微微笑了笑。

    ……

    柳十三连出七刀。

    七刀无果。

    他不由深思。

    论修为境界,他自觉不如那中年书生。可所学十三路刀法诡异莫测同代当中罕有敌手,却为何此人能看出他每一刀出刀的角度与方向?好似在他出刀之前,对方便有了应对之法!

    柳十三心思顿悟。

    这中年书生既是书院学子,想必见识过师父使刀也并不稀奇。

    灵机一动,柳十三斩出第八刀。

    “摇光。”

    一刀斩落。

    果不其然,那中年书生依旧云淡风轻一脸鄙夷地巧妙躲过。令人诧异的是,中年书生脸上的鄙夷之色在柳十三落刀之际转而变得阴沉。

    因为他骤然发觉,自己闪躲的方向正在那刀落之处。

    柳十三刀落。

    一道青色的刀芒自其冠帽横扫而过,中年书生冠落而青丝乱舞。

    他披散着头发踉跄地后退了数步,双眼之中尽是歹毒之色瞪着柳十三。

    他明明已经闪躲。

    他明明将星位运转与灵穴气脉之间的线路铭记于心。

    可为何还会中刀?

    中年书生恍然顿悟。

    这一刀,不是摇光!而是风府!

    “我道元神境界多有不凡,原来是靠着死记硬背记下星位运转与灵穴气脉游走线路的书呆子。”

    柳十三还之以鄙夷之色。

    他高喊着摇光虚张声势扰乱敌心,暗中却使那风府,原本只是小做试探,没想到这中年书生竟真的上当中计。

    “对付你,十三路刀足以!”

    柳十三再度纵越而起。

    连斩三刀。

    “风府。”

    “玉衡。”

    “神阙。”

    ……

    客栈内众人已经四散的七七八八,剩下的那些多少都是有修为在身的江湖人士,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对楼上交手的两人品头论足。

    这当中包括与中年书生同道的两名好友,还有那三楼之上颇有见识宠辱不惊的说书先生。

    小师妹松灵韵在楼下大堂目不暇接。

    小和尚当愿也是颇为紧张地看着争斗不休你来我往的两人。

    柳十三重新将十三路刀法施展了个遍。没有顺序,没有章法,随心所欲。

    起初中年书生被乱了心神,缕缕中刀。

    长衫之上撕裂出几道刀痕,刀痕处隐约溢出血迹,让原本文质彬彬的书生看起来狼狈不堪,引来两位同伴嘲笑。

    “文案兄元神境界莫不是对付不了一个初出茅庐的妙道境小子?”

    “兄长若要助拳,尽管开口。”

    “……”

    被称为文案的中年书生彻底被激怒。

    他开始只是抱着羞辱的心态,以解对洛长风连累书院覆灭的心头之恨。可羞辱归羞辱,若真的栽在后生晚辈手中,传出去岂不贻笑大方?

    瞧着浑身上下几道刀痕,元神境界的气息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于周身结一层护体氤氲罡气。

    柳十三刀光斩落。

    携带着三清之气的刀芒劈斩在罡气之上,竟如同落入江海,只是微微荡起些许涟漪便被悄无声息化解。

    柳十三颇为不甘,接连又是五刀劈落,却迎来同样的结局。

    “这才是元神境界真正的实力吗?”

    柳十三蹙眉。

    那中年书生却瞬间移至面前,一掌拍出,柳十三便吐出鲜血如断线风筝自楼上坠下,将桌椅砸得粉碎。

    “大师哥。”

    小师妹松灵韵与当愿小和尚二人连忙上前,将重伤的柳十三搀扶而起。

    “找死!”

    中年书生敛去浑身罡气,目露杀机。

    他自楼上纵越而下,一步步向着三人逼近。

    “文案兄留步。”

    楼上再度传来同伴的声音,那中年书生止步,抬目望去,却见两位同伴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

    中年书生眯了眯眼。

    此处函谷关境内,距离风雪银城不过半日之距,难保那神出鬼没的燕翎卫不会出现。若真的当着这些人的面前杀了洛长风之徒……

    仍有顾忌的中年书生敛去杀机。

    “回去告诉那位懦弱的城主大人,他若还记得自己是川字门生,便应该提着屠刀一路杀上八百宗去,与经天十二星一决生死!好教这天下看看,他洛长风到底是风雪银城城主,还是书院道门传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