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十章 坐井观天的三只青蛙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ps:感谢半成熟,南山撞钟人两位好友的捧场和月票。

    天机阁少阁主莫相期以青鸟回信。

    青鸟带回的书卷记载了安红豆所有的疑问解答。

    姿容绝世的风雪银城主母从这些答案之中推断出一种必然的可能,也是她最担忧的可能。

    柳十三落入异族之手!

    有位说书先生从柳十三下山出谷时便一路暗中紧随,直到洛河郡乘船方才暴露行迹。

    柳十三失踪那晚,刚巧那位来历可疑的说书先生就寄居同家客栈。

    柳十三在,说书先生在。

    柳十三消失无踪,说书先生无迹可寻。

    天机阁顺藤摸瓜查了那位说书先生来历身份,发现卷宗库内对那位先生竟毫无记载。

    这不禁引人深思。

    天机阁成立迄今数千年,世间人事无关死活无论大小或多或少均有记载。便是天南绝云岭妖族与北海日不落墓园古老守墓部落也皆无例外,绝不会出现这般运作纰漏。

    想起安红豆信中所忧,莫相期便查阅近十年间天西镜中缘异族入世的有关记录,果然让她找到些许蛛丝马迹!

    她可确认那位消失的说书先生必是异族无疑!

    被臂腕粗的漆黑锁链悬空挂着的冰冷铁笼。

    铁笼外是潮湿阴暗的圆形壁。

    下方流水与回音声响萦绕耳畔。

    头顶上方约莫十米之距天光洒落的地方,容得下正常人体格大小的天窗处风雪不停地飘落,在这湿寒暗无天日的地方更显透骨彻髓。

    柳十三苏醒之后便一直观察四周,手脚皆缚锁链的他灰头土脸地遥望着那处天窗。

    他记不清如何着了暗算。

    可他知道自己身处在某座无人问津的古井之中,风雪银城城内的井中。

    “好冷啊。”

    松灵韵面色苍白的搓着小手,她整个人蜷缩在一起靠着铁笼。空腹关了数日,对于没有修为在身的小师妹来说无疑最为痛苦煎熬。

    柳十三看着小师妹与盘膝默颂佛经身体却也在颤抖的小和尚当愿,月牙坠中捣腾许多件衣物,也顾不得其他,尽数给师弟师妹披了上去。

    忽然想起什么,柳十三摘下腰间师父江满楼所赠冬暖夏凉的挂饰,递到了小师妹松灵韵的手中,让她双手紧握着。

    柳十三安慰说道:“师妹别担心,我们走失,师父定然会有所察觉。说不定这会儿,燕翎卫已经铺开天罗地网寻找我们的下落呢。”

    玉坠在手后,暖流自掌心流淌全身,面色终于恢复些许血色的松灵韵依旧不忘伶牙俐齿说道:“到时候一定求师父收我为徒传授本领,扒光他们的衣服丢到大雪中,看他们冷不冷”

    小师妹发泄着情绪,还不忘打了个喷嚏。

    小和尚当愿睁开了眼,轻声宣了声佛号:“小僧有件事要托师兄代劳。”

    柳十三看着小和尚当愿说道:“小禅师但说无妨。”

    当愿从包袱中取出一份书信:“这是南山禅师亲笔书信,若师兄有幸脱离此困,烦请转交尊师城主大人。”

    柳十三瞧了那书信一眼:“既是星云师叔亲笔信,当由小禅师亲手交予师父最为妥当。”

    当愿小和尚合十说道:“师兄有修为在身,想来脱困不难。当愿自幼遁入佛门早已将这副躯体视若尘埃,不惧苦痛生死,只恐不能完成禅师嘱托。”

    柳十三沉默片刻。

    小师妹松灵韵眨巴着眼睛看着二人。

    小和尚当愿补充说道:“其实也无甚重要!当愿此行只为禅师给风雪银城城主大人稍个信。”

    柳十三讶异:“稍信?”

    小和尚说道:“十年前禅师发宏愿,穷碧落黄泉为寻一人。十年里,当愿随禅师走遍天下每一处角落,却始终遍寻不得。”

    柳十三点头。

    南山禅师李星云皈依佛门前那段石桥缘,他有幸耳闻些许。更曾闹过江满楼,听过书生李星云许多故事。

    他不曾见过那位书生,可却从心底钦佩无比。他觉书生无愧三不负,更无愧三皈依。

    只听小和尚继续说道:“不久前禅师做了一个决定,他欲西行求佛。”

    柳十三诧异:“求佛?”

    传闻西方镜中缘世界有座灵山乃释家佛门祖庭,灵山之中更有诸多得道成圣的高僧广施恩得渡世间苦难。

    十年前剑阁洗剑会上,便有来自镜中缘世界佛门灵山的行脚僧大展身手,最后被一种无上佛法破空带走。那时,世间诸强便有所怀疑,那位曾在十年前小显佛法的西方大能修为恐已然称圣。

    只是这诸多猜测并无从证实。毕竟天下四方,世间人对西方镜中缘世界的神秘混杂比起北海日不落墓园还要知之甚少。

    小和尚当愿再宣佛号:“当愿所稍之信,便是求佛二字。”

    小师妹松灵韵涉世未深。

    通俗些许来说就是三脚猫不入流。

    她对江湖诸多流言传闻极为好奇,一路上但凡遇到茶馆客栈都会想方设法停留,听那些儿个说书先生或者来往路过的江湖人士说道奇闻,譬如说世人皆知的天地神三榜。可真正牵扯到些许隐秘辛闻江湖事,她可就是正儿八经的门外妹子了。

    有一点儿有趣的是,在别人说起真正江湖事时,她总是可以涵养极好的加以认同。譬如柳十三与小和尚当愿的谈话,原本什么也没有听懂的松灵韵便老气横秋地点了点头。

    柳十三沉默了片刻。

    南山禅师孤身入灵山,一路上自然艰难险阻困境重重,如若能早日脱身,定会告知师父。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说道:“既然如此,十三其实也有件事想嘱托二位。”

    当愿小和尚与松灵韵皆是难以理解的看着柳十三。

    柳十三清了清嗓子打趣儿说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若十三栽在此处,也须得有人帮忙稍信不是?”

    小和尚当愿倒是干脆:“师兄但说无妨。”

    柳十三并无书信,他口头说道:“这次下山出谷,事实上也是代替二师父传话。近十年里,异族猖獗无人约束,这大好山河已遭渗透金玉其外不堪一击。二师父遣我出山,一来对师父甚是思念,二来便是希望师父能以风雪银城之名召集天下各强共同商讨抵御异族之事,也好过各自为战。”

    小和尚当愿感叹说道:“达则兼济天下!提兵山主乃人间真豪杰。”

    柳十三挥了挥手:“那个老不正经哪里算得上豪杰,我看我那位二师父只是想趁火打劫,趁着天下大乱大赚一笔横财而苦无招牌罢了。”

    只顾着享受掌心传来温暖感觉流淌全身的松灵韵扑哧笑了出来,她看着柳十三:“哪有这般形容自己恩师的?”

    想起提兵山那位不良恩师,柳十三感慨万千。

    在昔年万恶大少江满楼的教育抚养之下,自己还能这般出类拔萃名列地玄,也忒不容易了!

    “不说了。小师妹,说说你吧。”

    “我?”

    小和尚当愿也说道:“师妹此行风雪银城所为何事?”

    松灵韵眨巴着理所应当的眼眸说道:“我就是来拜师的啊?”

    柳十三扶额。

    一脸无奈。

    想着将来若是真有这么一位师妹,日子可怎么过才好!

    他绝望地抬头望井。

    雪花从井口飘落,微冷。

    他感慨说道:“天,好大啊”

    ps:纵横有个年终活动,是年终盘点。每个纵横账号每天会有5张免费推荐票,楼兰在这里拜请大家,有时间的话帮忙投下钧天图最佳作品,虽然知道肯定无法与大神们争,但还是想搏一搏人气。毕竟书填过影视推荐,还是需要能增加一些书的人气与曝光程度,才有可能让钧天图有更多的潜力推荐成功。感谢大家,等楼兰回家安顿好,会多更一些报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