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十九章 我来取刀,刀痴的刀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天下第一世家家主江满楼不是醉翁,他之意不在酒,更不在面。

    虽说素日里山珍海味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都吃了个遍,也不至于口味清淡到一碗快刀面可以解决温饱问题。

    何况,他原本腹不空,也不饿。

    他根本没有任何食欲。

    试想天下,与天刀相对而坐却还食欲极好的人,换作天机阁恐怕也找不出来。

    望着面前热气腾腾的快刀面,江满楼象征性的提起筷子,捣腾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夹起了一根面,可看了一眼,口中仍是清淡无味。

    “面还不错,可以试试。”鹤发老者眸含笑意,口中嚼着面,看了江满楼一眼说道。

    “晚辈哪敢!”江满楼苦笑。

    “既来了客栈,好歹进些食。这大雪天的,暖暖身子也不错。何况那位城主大人也不知几时归城,若一日不来,你岂非要陪老夫在这儿端坐一日?”鹤发老者捋了捋胡须。

    “晚辈哪敢?”江满楼嘿嘿笑道。

    面对声名赫赫的天刀,他能做的怕是只有端坐于此。

    看着!

    就这么看着!

    转念一想:您既然知道洛长风那家伙不在城中,却还要来诚心添乱?

    江满楼的笑容又僵硬在脸上,苦不堪言啊!

    “还有暗中潜藏的那位,察气息该是燕翎卫统领宇文阀。老夫进城开始便紧紧跟随,不妨现出身影,坐下吃碗面。”鹤发老者的目光瞥向了一处,似笑非笑。

    “晚辈哪敢啊……”此刻,江满楼恨不得寻个狗洞钻进去。

    可他却不能真的离开。

    他很无奈,只好埋头吃面。

    暗中那道宇文阀的气息,也识趣的悄然消失。

    最起码到现在为止,宇文大统领并没从天刀身上感知到强烈的杀机。他想着,天刀此行的目的,或许只是城主。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原因:翎卫来报,城门有异!

    ……

    风雪银城城门外早已人满为患。

    无论城楼上,还是冰冻的护城河中,里里外外围了数层观热闹的人群与江湖人士。

    可城门外辽阔的雪原并没有打斗,那里只有一个人。

    漫天风雪下,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那人自称南宫九。

    新榜天阙排行第九女扮男装的南宫九一身雪衣英气逼人。她并无意入城,至少此刻无意入城,却被人刻意拦在城外。

    有两人挡在她面前,百米之外。

    那是一男一女。

    男的穿着兽皮衣,外露极具爆发力的臂膀。女的却是一身鲜艳欲滴极富江南色彩的碧玉彩裙,看起来倒像是待字闺中的大家闺秀。

    然而她却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

    她手中有刀。

    兽皮衣男子怀中同样抱刀。

    这二人都很年轻,与南宫九年岁相差无几。

    因为他们都是新届天阙榜中人。

    粗犷野蛮与小家碧玉,看似一南一北的年轻男女其实来自同一个地方。

    断家,天刀断千劫的断家。

    世人皆知,自断千劫登顶天刀之后,断家数代已经数百年无耀眼天骄出世。若不是天刀之名位列十天显圣,世人恐已忘却天下间还有这么一处刀道圣地。

    好在天无绝路。

    断家近十年间培养出两名有望承袭天刀与刀魁之名的孩子,便是这风雪银城前拦住南宫九去路的两人。

    独 夫与朱大。

    不过弱冠之龄的年轻男子名为独 夫,怀中两断刀名震天阙榜,位列第四。

    碧玉彩裙小手提刀的少女名为朱大……这个名字确实很难让人与那张江南女子的媚意俏脸联想到一起。

    可是那张小脸儿下,随呼吸而起伏的地方真的很大!

    ……

    “天阙换榜都无法令你现身的南宫九怎么今日有兴趣来这风雪银城?”

    开口说话的人是独 夫。

    断家隐有传闻将会承袭天刀之位的独 夫。

    “我来取刀。”

    自幼生长在天山极寒之地的南宫九神色很冷,即使女扮男装,那张脸儿也像极了冰山美人。

    “何处有刀?”

    独 夫手中有刀,两断刀。

    与他青梅竹马的朱大手中也有刀,刀名朱颜血。

    风雪银城城主大人手中同样有刀,传闻有两柄刀,舍己刀与屠刀。

    可在独 夫看来,这些刀皆不可取。至少新榜天阙第九的南宫九不可取,哪怕她也是刀道中人。

    “此处便有刀。”

    南宫九是个话很少的人。

    她也是个言出必践的人。

    她说此处有刀,便真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取刀。

    只见她并指划伤右手掌心,一条血线很快便溢出。

    南宫九右脚后退半步,然后单膝跪了下来。

    她的右掌按着大雪覆盖的苍茫地面,殷红的鲜血染红了掌下的白雪,在无数道惊愕的目光下,掌下顿时暴涨出刺眼的红光。

    紧接着,那些红光像是血液一般开始四处流溢,速度极快,仿佛大雪覆盖的地面有无数条深浅不同的沟壑一样,只是几息的时间,风雪银城城外银白的大地便已经成片的鲜红。

    一声沉闷的声响突然间吸引众人目光。

    只见一片寒光凛凛刺眼之极的碎片从其中一条红光蔓延痕迹的尽头迸出。

    然后接二连三的声响不绝于耳,一道道流溢红光的尽头,不知名的锋芒碎片不停地崩雪而出,那些碎片在刺眼的半空中组合……

    南宫九已不知何时站起身来。

    媚眼遥望着半空,冷漠的俏脸上浮现些许笑意。

    世人只知她是新榜天阙第九,却很少人知晓她真正的出身。

    她非人族。

    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算是妖族。

    与昔年地心炎孕育而出的灵鹫真身刀痴白羽一样,她是天山玄冰孕育而出的孔雀。按照辈分来说,她可唤陨落的刀痴一声叔叔。

    今日现身风雪银城城外,便是来取十年前刀痴曾留下的那把刀。

    刀痴的刀。

    ……

    独 夫剑眉微蹙。

    怀中两断刀在颤动低吟。

    看着那一片片碎片重组而出的刀身,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口中喃喃道:“拐刀!”

    ……

    十年前刀痴白羽刀断白楼门。

    拐刀崩碎随主人而逝的那一幕,对于及其欣赏刀痴此人的鹤发老者来说,不能将拐刀带回家族刀山,一直是心中未曾填平的遗憾。

    客栈里鹤发老者万万不曾想到,十年后故地重游,竟能重见拐刀!

    当风雪银城城外所有的碎片完整重组,在无数道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下,拐刀重现人间的那刻,刀客客栈里有两道赞叹的声音同时响起。

    “好刀!”

    (ps:我去,独 夫这么好的名字竟然屏蔽,也是醉了。只好在两个字中间加了个空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