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432章 星月照刀来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刀意肆虐,刀风匹射如狂的酒楼里出现第三者。

    无论对于谁来说,有第三者在场的决斗,都不是一场顺天应时的决斗。更何况酒楼斗刀的两位,是当今天下刀道修为可入前五的罕见强者。

    断千劫成就天刀之后,不知期盼多少春秋方有幸入圣之前遇到这柄棋逢对手的绝刀。在洛长风归城前,他渴望超然物外不被任何人任何事影响,真真正正与秋北雪一战。

    以快刀著称于世的北雪山庄秋北雪同样如此。

    他隐姓埋名雪中修刀近百载,在刀道大成之后不惜离开北雪山庄入这风雪银城,为的就是寻找值得南楼月一战的对手。

    圣隐十年,天下无圣。

    这个对手,试问世间除了风雪银城城主之外,还有谁会比天刀更为合适?

    他境界攀至巅峰,正要出刀的那刻,江满楼却闯了进来。

    秋北雪有些惋惜地看着对面的鹤发老者,二人同时敛了暴涨的刀意。

    一声轻叹,残破的酒楼归于平静。

    有种劫后余生体会的江满楼散去护体灵罡,习惯性地拍拍身上尘土,粗略环顾了一眼四周。

    他走到掌柜柜台旁挑了一坛尚未启封的佳酿,尝遍山珍海味美酒佳肴的江满楼凑上前嗅了嗅,是风雪银城最受欢迎的陈年女儿红。

    江满楼抱着女儿红入座。

    离开书院后只为枕边人雨中棠那个小娘皮斟过酒的提兵山主在两位前辈面前中规中矩,他拿了三只大碗,揭开封泥,酒香扑鼻。

    “两位前辈乃人上之人,有化劫之尊。似这般你一刀我一斩莽夫流的斗法,让天下江湖中人看了,着实有损威名。”

    江满楼倒了三碗酒,自己率先豪饮了一碗以示尊敬。

    鹤发老者捋着胡须似笑非笑的看着江家历代以来最年轻的家主:“老夫倒要请教,依山主之意,如何斗才不算有损威名?”

    秋北雪也面带好奇的看着江满楼。

    江满楼给自己再次倒了一碗酒:“晚辈有个主意。”

    秋北雪伸手请道:“山主但说无妨。”

    江满楼恭敬地向二位前辈抱拳执礼,于是有翎卫抬着一些桌椅碎片登楼而来。

    江满楼捡了一根断裂处切痕整齐的方木:“二位前辈请看。”

    秋北雪蹙眉:“刀痕?”

    天刀也随之点头:“是刀意!”

    江满楼笑道:“这断裂之处残留的刀意出自一把竹刀,而这把竹刀就藏在风雪银城隐秘之处。二位前辈根据残留微弱的刀意,若能找到藏于城中的那把竹刀,并且率先将其斩断……”

    秋北雪说道:“这有何难?”

    “秋前辈且听晚辈把话说完。”

    江满楼眼角微露笑意:“对于二位前辈来说,找到一把刀并且斩断一把刀当然不难。但若在此基础上再加上些许条件……”

    秋北雪说道:“什么条件?”

    江满楼认真地说道:“比试期间,二位当端坐于此寸步不离。时间定在一炷香之内,谁先找到那把竹刀继而断之,此战便算作谁胜。”

    酒楼沉默。

    江满楼言罢,一双眼睛盯着面前碗酒出神。

    他要说的话已然说完。

    他相信自己已经表达清楚比试的规则与玩法,接下来就只有等待。

    与安红豆一样,他也不知洛长风这般谋划究竟能否救出十三那孩子,可细细想来,除此之外也别无他法。

    这算是放手一搏吧。

    人生本就有许多事情无法选择,放手一搏也未尝不可。

    酒楼里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很久。

    江满楼忽然抬头。

    两位前辈同时端起酒碗。

    “请。”

    “请。”

    ……

    酒碗碰撞的瞬间,有道光从两只碗的接触点开始一南一北绵长。

    那光穿透了手中酒碗,酒水顺着两孔流溢。

    险些被穿体而过的江满楼反应极快,倏地侧身,然后惊魂未定地看着那道光贴肩而过。

    那道光射出酒楼。

    从漫天风雪的天空里俯视看去,高处不胜寒的酒楼刹那被一道破体而出的寒光贯穿。那光仿佛连接着天与海的地平线,不停地沿着风雪银城南北方向绵延,一直延伸到风雪银城的边缘。

    就这样,宏伟的巨城被寒光分成东西两半。

    像是一个圆,那道光就是圆中由南而北最长的那条直线。

    突如其来的天空异象,顿时吸引了风雪银城内无数道不可思议的目光。甚至就连银城外围看天阙新榜比刀的人众,也纷纷被这道南北奇光吸引。

    南宫九与独夫二人同样抬头遥望。

    只见那道光所分开的西侧一半方向天空深处诡异地升起一轮弯弯的寒月。那弯月悄然浮上银树梢头,然后银城西半,开始被夜幕一点一滴的吞噬渲染。

    就这样,半个风雪银城迎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黑夜里,只有一轮弯弯的寒月高挂银柳梢头。

    寒月下,映照着小楼身影。

    身处那道光东侧一半白日里的无数人对眼前异象目瞪口呆,他们还未曾来得及表达心中恐惧与不解,便听到一声刀鸣。

    东侧一半银城里,所有人都听到了那声刀鸣。

    紧接着,酒楼下数十位燕翎卫手中刀随之低鸣,周边围观的江湖人士随身刀齐齐鸣颤。就连风雪银城城外的拐刀,两断刀,朱颜血都无法自控的颤吟。

    一时间,风雪银城无数把刀,所有的刀鸣吟不止。

    一刀沉吟!

    万千刀颂!

    这万千刀似在臣服那声刀吟,在向那声天刀之吟山呼万岁!

    ……

    酒楼里两位刀道尊者饮尽碗中酒。

    “请。”

    “请。”

    又是两声请字脱口而出。

    来自北雪山庄的中年男子秋北雪掌心一轮银光闪闪的孤月飞逝而出,瞬间膨胀成若人身般高低的月轮。

    寒光凛冽的孤月轮围绕着秋北雪旋转,像是对着主人撒娇,极具灵性。

    秋北雪缓缓闭上眸子,然后一缕淡青色的元神游丝出窍,围绕着那抹残留刀意游走了数次后,元神游丝蹿入孤月轮中。

    秋北雪并指一引,南楼月呼啸飞出,朝那夜幕降临的半座风雪银城飞去……

    鹤发老者捋着花白胡须暗自点头。

    以元神游丝对残留刀意的记忆寻找那把对应的竹刀,依他看来,只是时间问题。

    秋北雪已经出刀。

    鹤发老者也终按耐不住。

    如果说南楼月是星月之刀,那么天刀之刀便是君臣之刀。

    天刀为君。

    万刀为臣。

    鹤发老者气定神闲地说了两个字:“刀来。”

    天刀唤了声刀来。

    一把刀便自万里之外断家禁地枯寂刀山之中破空而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