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433章 南楼挂弦月,万刀悬城空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那刀瞬息万里,几乎一刹便出现在风雪银城大雪弥漫的银空之上。

    那把刀高悬着如一国之君俯视殿下群臣。由于飞雪迷人眼平添了几分神秘,即便是酒楼下混迹人群的宇文阀也并不曾看清那把刀真正的模样。

    不过他却能深刻感受到那刀传来的气息。

    古老,悲怆,枯寂的气息。

    仿若一位避世千年不曾看世间繁华的苍苍老人第一次走出‘荒冢坟墓’所流透出的凄凉一般。

    是凄凉,却也有君威无上!

    因为那刀高悬银空之际,风雪银城未被黑夜侵蚀银白如故的半边天下,无数沉吟颤动的刀竟在同一时刻狂烈躁动起来。

    它们不安。

    它们恐惧。

    它们恨不得向那柄天刀臣服!

    风雪银城不知哪条街道那座客栈哪片区域的哪位江湖人士焦急地看着颤抖的手臂,他终于承受不住手中刀的不羁与狂躁,那刀呼啸一声飞射而出。

    他突唤了声:“我的刀。”

    一刹那,银城之内半边天下,数以千计形色各异的刀纷纷迎着漫天风雪呼啸而去。

    满城尽悬风雪刀!

    眼前壮丽豪阔的场景丝毫不输于十年前昆仑山剑阁牧云剑城坐而观山百万剑的王者之姿!

    ……

    南宫九神色冰冷的看着拐刀悬于半空,再望着银空里那柄来历不明心中却早已有数的天刀,显然有些不悦。

    风雪银城外不仅有拐刀,还有两断刀与朱颜血。

    不过比起南宫九的迁怒,两人望着那把断家刀山禁地之中被称为传奇的刀,眼神更多的是难掩的憧憬之色。

    ……

    风雪银城某座不知名院落的枯井内,柳十三一脸迷惑。

    他从未见过这般天现异象。

    枯井之上的天空一半被月色侵染,一半却又银白如故风雪如昔。

    而他离手的竹刀,就高悬在黑夜与白昼交替的位置。

    在颤吟。

    在畏惧或臣服着什么!

    他想着在枯井外看不到的天空里,定然有非同一般的事情发生着!

    “一定是师父来救我们了。”双手抱着暖玉仍旧蜷缩的松灵韵,小脸上终于浮现了些许希望之色。

    “这不是师父的刀。”柳十三摇了摇头。

    屠刀是佛门杀戮之刀。屠刀出世必有滔天煞气血光,绝不是眼前景象。

    柳十三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刀剑会来临之前,他竟开始有些担忧。

    小和尚当愿始终沉默不语。

    ……

    枯井外雪寂的院落里,一阵风雪铺卷而来,十数道诡异的身影便悄然随着风雪出现。

    衣着与普通江湖人士无异的他们谨慎地抬头望天,望着黑夜高悬月,望着万刀悬城空,望着枯井之上的那把竹刀。

    他们静默无语。

    他们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院落里的风雪愈发骤急,越来越多的同伴身影自雪中显现。一阵风雪席卷而来,便有一队人影闪现。

    很快,原本空荡雪寂的院落竟聚集了数百人!

    数百人围绕着那座枯井,数百人紧紧盯着那座枯井,他们一动未动。

    在未曾收到确切指令前,他们只能选择死守人质!

    ……

    南楼挂弦月。

    夜幕垂临的半边风雪银城有一轮冰冷的孤月自酒楼飞出,散发着凛然刀辉扫视人间。

    在那抹刀辉之后,数十道翎卫身影在无数座楼阁街道间闪掠,交替紧随……

    万刀悬城空。

    酒楼里鹤发老者双眸星河变幻,浑身气机倾泻开来的天刀这一刻真正君临天下。

    天刀之刀是君臣之刀,在万刀朝拜的时刻,它无需扫视人间,它只需召唤。

    天刀鸣吟,它以君威召唤那抹残留的刀意之主。

    君威震慑,万刀莫敢不从!于是满城悬刀但凡听到天刀召唤者,尽皆俯首跪地,沉寂一片!而燕翎卫大统领宇文阀则亲自随着悬刀逐渐沉寂的方向追溯而去……

    ……

    枯井所在的院落内,受到天刀召唤的那把竹刀骤然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刀鸣。在无数把刀纷纷沉默的瞬间,这声刀鸣尤为刺耳。

    院落内数百名异族尽皆心惊!

    所有人霎时间抬头望天。

    院落大门被轰然推开,冲入院落而神色慌张的异族大喝:“奉神将命,所有人速撤!”

    ……

    悬着万千柄寂刀的银空里,在那黑夜与白昼交界之处脱颖而出颤鸣的竹刀极为耀眼。

    于是无数人抬头遥望。

    他们看到夜幕笼罩的半边银城,那轮扫视人间寒光凛凛的孤月朝着竹刀飞来。

    在月刀之后,已然瞧见颤鸣竹刀的数十名燕翎卫加快速度,一道道身影向着无人问津的院落闪掠而至。

    察觉被数十道不弱气息忽然包围的院落内数百异族,接到神将传命之后丝毫不敢耽误,如同惊林之群鸟般从院落内轰然四散,以十人为一队向着四面八方冲杀而去。

    ……

    另一个方向,随着万刀渐而沉寂,最终被竹刀鸣吟吸引而来的宇文阀负手站在院落阁楼之上,他看着数百位异族轰然逃散,与汇拢而来的翎卫厮杀一片,却没有着急动手。

    因为在他身后,有更多的燕翎卫从四面八方赶至,极为有序的结成一张天罗地网,收拢而来。

    ……

    枯井之内柳十三听到外面交手厮杀的动静,心知援兵到来,也不顾高悬于空的竹刀,他猛然站起,朝着井口方向呐喊……呐喊之声传入耳中,楼阁之上的宇文阀目光陡然锁定那座枯井……

    他的身影消失。

    他的身影再度出现。

    他站在枯井之内铁笼之上,看着脚下笼中锁着的三人。

    柳十三大喜:“宇文前辈。”

    宇文阀微笑:“别怕孩子,我来带你们回家。”

    一股可怕的劲力从脚下传开。

    那劲力宛如雷电沿着铁笼游走,某一刻,紧固的牢笼轰然间崩碎,宇文阀身法极快,犹如一道温和的清风卷着三人冲出井外。

    ……

    枯井上空,黑夜与白昼交界的位置骤然爆发出一阵可怕的涟漪,那涟漪卷着风雪荡起气浪四散而开。恐怖的气浪将满城悬刀冲得溃散,纷纷掉落,将笼罩半城的夜幕也层层驱赶而走。

    那是扫视人间的南楼月与君临天下的天刀在碰撞!

    它们同一时刻找到竹刀,然后毫不犹豫的斩下!

    竹刀断了,然后如雪花般碎了。

    ……

    “请。”

    “请。”

    酒楼里两位刀道尊者的身影同时消失。再出现时,已然各自执刀伫立半空。

    秋北雪手中南楼月。

    断千劫手中天刀。

    两人脚踏风雪迷乱的虚空,隔着十丈距离遥望着彼此。

    他们没有在意四周燕翎卫与异族的惨烈厮杀,也没有在意宇文阀救出柳十三几人与展开身法赶来的江满楼众人汇合。

    他们已忘却自己身处何方。

    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因为强者的对决,胜负只在一瞬,不容有任何闪失。

    终于,他们出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