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三十二章 圣祭大典(中)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

    菩提城还是当年的菩提城。

    只是没了山上书院的依托与渲染,菩提城十年后的模样倒是比以前冷清了许多。

    当然,这并不是书院覆灭导致的单纯结果。

    此城位于大燕帝国与七州域交界边缘,原本是交通枢纽,来往客商行人必经之路。可随着东楚明王君泽玉一统天东,菩提城便失去了以往地利优势。再加上城外荒山破败无人问津,日渐一日便冷清至此。

    师兄弟二人入城后径直去了城中书院驿馆。

    洛长风并没有想到这里竟还空着,而且干净整洁之极,似是有人常来清扫。

    经过探听方知明王一统天东后便嘱咐此城律属州府官员保留书院昔年曾拥有的一切,无论城中办事处或者城外荒山,一草一木一桌一椅皆不予擅动!

    为此,洛长风颇为感激。

    “你说你们割袍断义,那位东楚明王为何还要做这些?”

    “经天十二星是屠戮书院的罪魁祸首,或许对于书院,他心中有愧吧。”

    沿着主城街道出城的方向,赤发负剑的皇甫毅微微蹙眉。

    显然他并不赞同师弟的解释。

    或者由始至终,君泽玉为书院所做的种种,他都在反感甚至觉得狐假虎威。

    师兄没有刻意隐藏情绪,他的不悦被洛长风捕捉眼底。

    后者不经意慢下了脚步,落后师兄半个肩头。洛长风看着师兄的背影,不知为何感到有些陌生。

    ……

    菩提山哪里还有路?

    昔年的山路早被荒草山石埋没,师兄弟二人登山,凭的不是记忆模样,只不过脚步落在哪里,哪里便是山路罢了。

    站在坍塌的书院门前,望着静静躺在晴朗天空下的‘道门圣地’变作面前的废墟,沉痛的感觉又点点滴滴地侵袭。

    微风拂面,不知哪里飘来几片桃花,轻飘飘落在洛长风肩上。他伸手掸去桃花,恍惚想起那片承载着许多记忆的桃花林,微微怔住。

    他回过神,随师兄的步伐走去。

    沿途瞥见许多不曾尘埃风化的骸骨,还有那倒在灰烬里干枯的菩提树,洛长风仿佛一刹那回到了十年前。

    耳畔回荡着杀戮与惨叫哀鸣声。

    心中隐隐作痛。

    他眉头愈发紧皱,清澈见底的眼瞳内有不可察觉地红光闪没。

    他在断壁残垣里走着,从外院六字门走到明镜台。穿过紫竹林,他与师兄出现在镜湖前。

    镜湖边有排竹筏。

    看着与十年前停靠湖边的竹筏相熟,但洛长风知道,那并不是。

    师兄解开竹筏。

    熟悉的动作,熟悉的场景,像那年他刚入书院紫竹林,师兄带他入忘情川时一样,点点滴滴历历在目……

    洛长风神识里的回忆被逐渐勾起,他的气息开始有些浮动,气血在隐隐翻涌,眼中红光不停地闪烁,体内有股可怕的戾气蠢蠢欲动。

    他知道屠刀留在体内的血煞之气被情绪的波动唤醒。

    他并没有告知师兄,他在克制!

    他跟随师兄入了忘情川。

    雪花无异别,世上所有的雪都是六角晶莹的形状,可相比风雪银城,忘情川的雪还是让他无比熟悉。那感觉如同……闭上眼,将自己置身陌生空间,当风拂面雪流连,他便会心而知是忘情川。

    隔绝于世无人涉足的小院雪积早已过膝,几间茅舍也是灰迹斑斑。

    无相道宗居住的那间屋瓦残破,南窗小洞偏漏风雪,师兄推门而入时,风呼呼拥入刺骨之极。

    房间内一切如旧。

    就连曾栽种着三十六瓣莲的巨鼎也丝毫未移开过,鼎足的灰尘印迹与地面周围有明显的区别。

    师兄很少说话,还是和以前一样,便开始在屋舍内外默默地打扫起来。

    洛长风想帮忙铲雪。

    可却被师兄唤住:“这里无需你搭手,去收拾自己的地方吧。”

    很少受师兄冷落对待的洛长风微愣。

    他看着师兄繁忙的背影,怔怔站了片刻,便恭敬地执礼,然后去了自己曾居住的那间屋舍。

    约莫半个时辰左右,清扫完院落,师兄弟二人这才携手登冰山。

    无相道宗常年居住的忘情川院落后有座冰山。

    十年前那日开始,冰山上便起了四座坟墓,墓碑下埋葬着四位书院执刀人。无相道宗,藏书楼老刀魁,师兄,还有刀痴白羽衣冠冢。

    站在老师碑前,师兄双膝跪雪地,深深叩首。

    洛长风掀起前襟,正要随师兄跪落,却又被唤住。

    “且不忙。”

    师兄起身,看着一脸迷惑的洛长风:“就趁现在,与老师说说你这十年里都做了些什么。”

    “师兄?”

    洛长风不理解师兄的意思,眼神中有泪光,泪光里是血红的煞气。

    元神占据柳烧天身躯的皇甫毅指着那座冰碑:“你的师兄躺在这里。”

    这句诛心之语戳中洛长风内心深处,隐隐作痛。

    十年里受万民敬仰的风雪银城城主在师兄面前像受了委屈的孩子,欲言又止。

    如今这世上,洛长风若还有敬重之心,那必然全在师兄一人身上。

    他可以违背顶撞任何人,却不会顶撞师兄。

    他不敢。

    他不敢开口。

    皇甫毅面带冷讽之色:“不知道说些什么?”

    洛长风慌张摇头:“不,不是……”

    “也对!堂堂洛城主坐拥风雪银城,有亿万子民敬仰,有世人歌功颂德。渭水之畔一剑斩杀七十余位异族高手,实力之强令天下修刀执剑者欣然向往而不能及。又有倾城红颜常伴,传为佳话。雁翎亲卫追随,令出如山……这般逍遥快活的神仙日子,又何须记得书院枉死者的血海深仇?”

    皇甫毅字字诛心。

    看着那双冷厉的眼睛,洛长风踉跄后退了数步,险些滑倒:“不,师兄,我、我没有!”

    皇甫毅步步紧逼:“你没有?你没有什么?”

    洛长风不停后退,然后瘫坐在师兄墓碑旁。

    周身血红色煞气不知何时破体而出,萦绕全身,他看着师兄墓碑,泪水滑落,失声痛哭:“我没有忘记书院之灾……”

    皇甫毅忽然怒喝:“你在说谎!”

    心中忽惊。

    洛长风怔然抬首,充满血丝的眼睛望着师兄。

    “躺在这坟墓里的三代执刀人,还有外面那些随风雨腐化的累累白骨,都不过是些自不量力的可笑者!”

    他指着墓碑惨烈的笑着:“你们呐……哈哈哈!说什么与书院同生死共存亡,殊不知尔等埋骨废墟死不还乡、那个拼了命也要维护的人、小师叔祖!他在那金玉满堂的大殿里坐享了十年的荣华富贵!莫说为书院雪恨,这春秋十载,可曾归来看诸公一眼啊!”

    长啸过后,皇甫毅拔剑。

    燎原剑掌心一划,晶莹的鲜血滴落。

    他眼中充满着无尽的失望,还有无尽的恨意,他看着洛长风,一字一句说道:“苍生涂涂,诸公都是些该死之人呐!”

    余音绕耳。

    墓碑旁,屠刀血煞之气已经无法抑制的洛长风心血激涌,口吐鲜血。

    一阵血光般的红色煞气将他团团包裹。

    他看起来很虚弱,有气无力:“我、我没有忘记!”

    洛长风搀扶着墓碑,吃力而勉强地站起身来。

    他缓缓抬头,一双入魔般的眼睛死死盯着皇甫毅,内心仇恨被屠刀魔性彻底释放。

    银发如针般凌乱风舞,他紧握双拳:“我要,报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