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四十八章 两个人,要去到哪里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赵钱孙再如何不情愿,也知事有轻重缓急。

    当下最重要的职责便是安全护送这位姑娘去往鬼谷林,完成宗门交代。除此之外,其余诸事他都可睁只眼闭只眼。

    深深看了看被众奴抬入驿馆而昏迷不醒的洛长风一眼,而后若无其事地应允姑娘要求:“姑娘放心,我这就去请城中最好的大夫。”

    洛长风的伤势岂是寻常医者下针开药能见成效的。

    即便赵钱孙请来城中最好的大夫,哪怕是流字门医家中人,在亲眼确认过洛长风真正的遍体鳞伤之后,都是惋惜摇头,一副药石无灵的样子。

    姑娘自然不懂得这些。只想着无论有救与否,都得尝试方知结果。

    在百般要求下,先后几位城中名医无奈只好开了些针对洛长风遍体鳞伤的方子,死马且当活马医。

    ……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闪闪灯火下相约的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位赵姓总管与姑娘随身侍候的丫头。

    两位倒也知道情景交融。约见之后便在院落桑树下借着熹微灯火彼此缠绵,做着通常这种时候这种环境正常人都会做的事情。

    还时不时地窃窃私语。

    “那个人是何来路?”

    “姑娘路边捡的,我也不清楚。”

    “那为何要执着救他?若三日醒不来,我们岂非要在此逗留三日?”

    “怎么,你怕了?”

    “我赵钱孙可是羿神宗外门执事,就算在内门也认识些许颇有身份地位的长老,怎会担心受罚?不过即为宗门执事,总不能把这区区小事给办砸了,让那些犊子看笑话。”

    “嘻嘻……我就知道。”

    “你知道什么?”

    “我就知道你害怕,怕的要死。南派羿神宗虽是古老宗派,可相较于素来神秘的鬼谷林还是有些小巫见大巫,否则宗门又岂会每月奉上像姑娘这般绝丽的妙龄女?我看呐,这事儿你若办砸了,小心你那位破色消灾的宗主大人要你小命。”

    赵姓总管一副嘴脸仿佛要将那丫头活生生吞了的模样:“要我小命?嘿嘿嘿,本执事今夜就要看看,到底是谁要谁的小命。”

    “啊……你,轻点儿,惊到姑娘了。”

    “反正迟早都是要送给那些魔鬼的,就是要让她听到才能早些开窍……”

    ……

    羿神宗作为天南历史悠久的古老宗派,自有其底蕴。虽比不上妖族汇聚的绝云岭,七盏茶庄,万兽门那般巨擘,可数百年来与神秘鬼谷林的实力也是伯仲之间难分高低。

    然而近十年间,行踪诡秘的鬼谷林有如神助,不仅逐渐清扫周边势力迅速扩大,还让一直以来与其分庭抗礼的羿神宗沦为了附庸。

    羿神宗并不曾被鬼谷林接管。

    只是当代羿神宗宗主惊芒自从年少被妖族出世的麟儿重伤之后,就变得凡事有些畏首畏尾,能忍则让。

    为了躲避锋芒守护羿神宗传承延续,惊芒便答应了鬼谷林先后提起的各种要求。

    送女人只是其中一种。

    当然,区区一名姑娘对于羿神宗来说无伤根本,传出去,最多也只是顶了辱名,总好过宗门覆灭。

    更何况,这位姑娘本就不是羿神宗人。

    姑娘来自江陵,出身江陵城最繁华的那家青楼。

    是的,她是青楼女子。

    按理说,青楼女子应该对院落里桑树下的莺莺燕燕之声司空见惯,可房间里的姑娘听闻,还是不自觉红了脸。

    她看着床榻上昏死不醒的黑衣银发男子。

    不知为何,她有一种期许,就仿佛这陌生的男子注定能拯救她脱离苦海一般。想着,想着,她忽然自嘲地笑了笑,那笑容很凄苦。

    自己不过芸芸众生里可有可无的沧海一粟,命运怎会如此眷顾,让天降那盖世英豪在自己身旁做护花使者?

    这种渺小至极的希冀让她觉得可笑,内心仅存的一抹不甘便随着苦涩的笑容而灰飞烟灭。

    总该任命的。

    蝼蚁苟活于乱世,终归还是要任命的。

    姑娘这般告诉自己。

    ……

    房间里有轻弱的声音响起,接连几声轻咳让姑娘迅速回过神来,她来到床榻旁。

    洛长风睁开了眼。

    双眸中依旧充斥着许多血丝,呼吸依旧脆弱且略显急促,浑身疼痛的他没有尝试着挣扎起身,他一双眼睛带着些许好奇与茫然地打量着目所能及的房间四周。

    “你醒了?”

    姑娘语气之中带着些许惊奇。

    城中许多名医都说药石无灵的伤势,他居然自己苏醒?心想着或许苍天并没有想象之中的无情冷酷,最起码它听到此刻的自己需要人说话陪伴的心声,所以才让这人醒来。

    ……

    洛长风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位姿容绝色的青楼女,他苍白的脸挂着惨淡的笑,他就在那傻傻的笑着。

    也不说话。

    姑娘有些狐疑,以为洛长风没有听清自己的话,便坐在床榻边继续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受伤的?”

    洛长风忽然不笑了。

    眼神有些呆滞,笑容也渐渐僵硬,他似在思考一个问题,一个好像从没想过的问题。他用那有些含糊不清且沙哑的声音慢吞吞的重复着:“我叫什么名字?我是怎么受伤的呢?”

    “我叫什么名字,我是怎么受伤的呢?”

    “……”

    姑娘仔细打量着洛长风,她看了他自言自语许久,心中终于认定了一个事实,未免有些许怅然失落:“原来这人是个傻子。”

    不再对命运抱有任何希望的姑娘叹了声气,想着傻子也好,至少今夜她有个聆听者。

    不再形单影只。

    不知是无法接受师兄背叛的事实而记不起往日种种还是神识不愿记起往日种种的洛长风听到姑娘轻叹,便用沙哑的声音慢吞吞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凄然笑着:“我啊,我叫知子。知了的知,子时的子。”

    洛长风刚想说些什么,便听到窗外院落里传入耳的虫鸣。

    原来已到深夜子时。

    原来在这四季如盛春的天南,入夜如夏。

    洛长风记不起往日的人和事,却并不是真的痴傻,他忽然想到这种熟悉的声音,便像孩子般高兴地说道:“你听,有知了在叫哎……”

    (ps:一个没有过去的人,一个没有未来的人,顿时让我想到那首歌,所以这一章便用一句歌词作为章节名,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才华,嘿嘿,第二章送到,求些月票。)钧天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