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六十二章 修佛 上

时间:2018-05-02作者:纳楼兰

    “那个人,是你吗?”

    楚禅心泪眼含着渴望。

    她痴痴地凝望着李修缘干净的脸庞,生怕忘记,要把他的模样深深刻在心里。

    可她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甚至连意识都开始恍惚,她知道,黄泉路上的黑白无常在召唤自己了。

    她要走了。

    她的眼前渐渐变得黑暗。

    营地里的营火,夜空深处零碎的星光,耳畔的风,刀光剑影与铁甲的冰冷,她所有的五感知觉都在缓缓消失。仿佛自己置身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没有人,没有天,没有地,更没有过去与未来。

    “是你吗?”

    她看到两位无常使者向她招手,她真的要走了,可她仍不舍得。

    她颤巍巍地伸出双手,在黑暗里摸索着李修缘的脸:“是你吗?星云……”

    她的手忽然停顿,停留在了那里。

    李修缘的双眼闪过混沌色。

    他忽然握住那双坠落且冰冷的手:“是我!是我、是我……翎儿!”

    “翎儿!”

    李星云伤心欲绝紧紧地抱着楚禅心,如果可以,他恨不得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这样就永生永世不会分离。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来晚了。”

    “我来晚了!”

    “翎儿,翎儿你醒醒……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他十年跋涉,渡化十万亡灵。

    他不要那满山诸佛都自愧不及的浩瀚功德,他只为过那梵海,殿前求佛。

    他苦求佛祖回到前世。

    他终于寻到了翎儿。

    可翎儿却躺在他的怀里,冰冷的身体再也感受不到他怀中的温度,再听不到他真切的呼喊……

    “翎儿!”

    一瞬间,无尽的绝望犹如无边际的黑夜当头侵袭而来。

    刹那间,李星云抬首。

    他的眼睛再没有任何悲痛,更没有欢喜,他双目已空,五感已空。

    他浑身皆空。

    一念入空门。

    他抱着楚禅心的身体站起了身。

    大燕营地里将其包围的层层铁甲见他起身,哪里容得下刺客离去,数不清的长钺弯刀纷纷刺来。

    李星云没有闪躲,也没有反抗。

    因为这些人根本不存在于他的眼中。

    既不在眼里,便不在现实。他就这么走着,他的眼里只有路,无休止的路。

    大燕军营里无数的士兵举刀砍至。

    他们的刀落下,却诡异地从李星云身体上穿过。长钺刺来,像是穿透了虚无,刺在对面的士兵身上。

    然后惨倒一片。

    这一幕发生在所有人眼底。

    于是越来越多的大燕士兵感觉遍袭全身的恐惧,他们从不信邪地尝试到缓缓后退,到最后如同见了鬼似的纷纷让开一条路。

    大燕铁营五万精兵,此刻无一人敢越雷池!哪怕是白袍雪龙骑也心生惧意!

    燕开天站在远处,冷眼旁观着这诡异的一切。

    不知为何,从那黑衣刺客身上明明未曾感知到任何修为波动,可却让他有一种隐隐的忌惮。

    但也只是隐约的忌惮而已。

    或许是他本身的错觉,燕开天如此想着。

    他出现在李星云面前,十步之外。

    堂堂统帅大燕五万铁甲精兵的上将,若如此放任深夜行刺的刺客就这么平静地走出营地,无论传出去与否,他都该引剑自刎了。

    他望着十步外的李星云,眯了眯眼。

    灵窍境修为再度释放,他缓缓抬起卜字大戟,周身杀意渐浓。

    ……

    李星云顿了顿。

    但也只是顿了顿。

    他不再是那个无名十一剑学了数月的脆弱书生,他是李星云,来自未来世的南山禅师李星云。

    他要带着翎儿离开,任何人也不能阻挡。

    所以他略微停顿之后,看也不看燕开天一眼,抱着翎儿继续沉默的走着。

    十步,五步,三步。

    李星云距离燕开天只有三步之遥时,燕开天挥动卜字大戟朝他天灵盖砸来。

    他开口只说了一句话:“佛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他说放下屠刀。

    燕开天挥动的卜字大戟便忽然化作齑粉。

    他说立地成佛。

    燕开天本人便赫然面色苍白瘫坐在地,修为尽废,甚至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得眼睁睁看着李星云从他身边不缓不急地走过。

    他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看到远处囤积着粮草的营地忽然红光烧天。紧接着是士兵暴乱之声,杀喊之声,铁蹄之声,逃难之声……所有的声音动静汇聚成将士来报的袭营之声。

    原来陌名亲率夜未央与三千不厌城守军袭营而至!

    被白袍雪龙骑搀扶着起身的燕开天看着那道渐渐远去却无人敢阻的背影,听着大燕铁营顷刻间的瓦解之声,心血来潮,吐血倒地。

    ……

    为时数年的大燕与南瞻部之争,以燕开天兵败不厌城而画上句点。

    后来百姓间传闻,说是大燕兴起的不义之兵惹怒灵山里的众佛,于是那夜,有位佛门圣人降临人间以一口禅废了统帅燕开天的修为才得以让天东换来短暂的和平。

    对于这种说法,夜未央统领陌名自然是不相信的。

    那一战后,他曾费劲心思找寻李修缘与楚禅心二人的下落,可李修缘偏偏就像是带着楚禅心的尸体人间蒸发了一般,再无踪迹可寻。

    直到一年后,地处南瞻部北方偏隅的扶疏小镇里,来了一位行脚僧。

    那风尘仆仆的僧自称南山禅师。

    他入小镇后,便沿途打听一位名叫楚禅心的姑娘故居。

    他顺着好心镇民的指引,来到一处清河旁。

    清河前有座废弃已久无人问津的破庙,破庙隐藏在浓绿脆阴的树丛间,被条藤爬满遮挡了大半。

    走过满路的泥泞草地,南山禅师拭了拭消瘦脸颊的汗,站在楚禅心自幼成长的庙宇前,双手合十,宣了声佛号。

    从那以后,南山禅师便在庙宇中居住下来。

    扶疏小镇的镇民热情好客,更何况自一年前大燕兵败后,或许受到民间传闻影响,南瞻部百姓对为他们带来和平的佛门中人更加敬爱非常。再加上方外之人本就行善积德,他们也乐意接纳佛门游僧。

    南山禅师入住后,用了整整一月将荒凉破旧的庙宇连同庙前小路彻底整修一遍。

    那一日是三月初九。

    斋戒后的南山禅师在崭新的清河庙里点燃第一支香烛,丝丝青烟升腾而起,庙宇、蓝天和碧绿的大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