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八十二章 铸剑城之困(下)

时间:2018-05-23作者:纳楼兰

    风吹走了潜在的淡淡乌云,所以刚过十五的月光显得很圆,且极其明亮。在许多古老传说故事里,每逢月圆夜便会有天狼天狗踩在群山之巅对月长啸。

    江满楼不知所谓的古老传说是否属实,但今夜总算亲身体会。

    铸剑城外无论旷野或葱绿的山林,数不清的妖兽躁动难安对月嘶啸。那声音带着戾气,带着凶杀,在耳畔不停回响,乱人心神。

    对于城楼上江满楼等人来说,此时此刻性命攸关,心神是断然不可乱的,因为妖潮终有所动。

    妖群之中有个庞大的身影忽然扬起前爪,像是站了起来。那体型高度,竟已过铸剑城高深城池的一半。

    那是一头招妖,通体虎纹背生鸟翼。

    在绝云岭妖族各部内,招妖一族体内同样流淌着古老神魔兽的血脉。虽说并不如妖帝子女那般纯净,但无可否认此族于绝云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贵地位。如果将妖族比作一个王朝,麟儿可为太子,那么这头招妖便是冲锋陷阵披靡八方的大将军。

    可见其强大!

    招妖扬爪,所有躁动暴怒的妖群刹那安静。宛如三军之帅高举着进攻令旗,在那双作势欲扑的前爪落地瞬间,沧海海岸的连绵山体陡然震颤滚落无数碎石。

    招妖虽强,却也无法强到这种地步。令山峦遥颤碎石滚落的,是俱寂的妖潮赫然奔腾……数不清的妖兽跃下山峦,跃下树梢,从四面八方朝着铸剑城攻击而来。

    当当真真是洪水猛兽!那般阵势,比之千军万马更加震颤人心!

    月光下不计其数的妖兽几乎是瞬间便冲到铸剑城下,它们看似杂乱无章,实则乱中有序。有形体高大者作为基石,那些灵巧的妖兽则是攀爬着它们的身体借力跃起,向城楼扑来。还有背生双翼的禽妖则是直接展开翅膀,飞扑而至。

    铸剑城上,早已间隔相等距离列成长长一排的负剑剑奴们初见此万妖攻城阵势,难免有些退缩的念头。

    剑心不稳。

    好在有白衣剑浮沉坐镇城楼稳定人心,他深吸气息,高举着右手。于是三百余位剑侍剑奴屏息凝神,排除杂念之后手中火把齐齐掷出。

    火把对准着夜空里飞来的禽妖与城下攀爬着城墙的妖兽纷纷砸去。有的落在大地之上,有的落在丛林之间,有的更砸在妖兽头顶,让那飞行的妖兽浑身毛发都燃烧起来……

    不过对比着数以万计的妖潮,区区数百根火把难以起到实质性阻拦的作用。更何况,有些皮肉坚硬的妖兽天生一副水火不侵的盔甲,除了火焰升腾的温度之外根本丝毫不惧。它们穿过一片片火堆,依旧势如破竹势不可挡。

    而剑浮沉自然也清楚火把的作用,断然不会单纯的以为凭借这些就能驱退妖群。他自有打算,只不过在援助到来之前,还是要有所防备。

    感受着城池的震颤,看着妖潮暴躁与凶猛,剑浮沉目光微冷,右手紧握着红剑却邪竖于眼前。

    “众剑听令。”

    剑浮沉一声沉喝,左右两侧共三百余位剑侍剑奴齐齐拔出背后长剑,与少城主同样持剑姿势,竖于眼前。

    “结剑屏!”

    又一声令下。

    剑浮沉左手并指,沿着红光凛凛的却邪剑身轻触而过,留下一道血痕。

    城楼上所有铸剑城弟子都在进行着相同的仪式。

    是的,在非剑修者江满楼看来,以血祭剑更像是一种仪式。

    仪式完成后,剑浮沉口中开始默捻着剑诀,却邪剑便随之长出一道笔直的红光。那红色剑光暴涨,而后直入夜苍穹。

    铸剑城上,三百多道剑光刺入苍穹。剑光与剑光之间是氤氲虚无的光幕紧密相连,仿佛黏在了一起。乍看上去,像是一面巨大的剑骨屏风将所有奔袭飞来的妖兽尽数阻挡在外,撞击时荡起许多涟漪。

    如此手段,看得江满楼暗自叹服。

    眼见奔腾的妖群一时半会儿无法冲破剑屏防御,城楼上众人终于稍缓口气。然而看着白衣剑浮沉的面色,似乎愈发惨淡苍白。

    月三人最先注意这位少城主的状态,他没有点明。沉默着打量这座自城墙生长而出抵达百丈入苍穹的剑骨屏风,月三人瞧出些许端倪。

    三百余道剑光看似是这座简约大阵的阵眼所在,实则每一道剑光都在分噬却邪红剑的力量。换言之,整座剑屏大阵真正阵眼只有一处。

    而如今剑浮沉负伤在身,面对妖群疯狂地撞击,月三人担心恐无法支撑太久。

    于是说道:“这样下去始终不是办法。”

    莫相期也接道:“被动防守,或许可以求得一时无恙,但绝不是破敌之计。”

    江满楼点头:“擒贼擒王,若不能将妖帝那双子女拿下,便无法喝退这数以万计的妖群。拖延之计虽说可以等待援军,但拖得太久,异族强者也会赶到。届时妖异联手,我们之中恐无人能与之匹敌。”

    十子同袍之中,若论天赋当数书生李星云与雪儿为首,若论修为则是浑身怕见阳光的重阳最高,若论战力无人比得了洛长风,若论智慧自然没有人能出君泽玉其右。

    沈天心生来手握生死簿,离落剑道修为百年身……唯独他江满楼与月氏兄妹二人如今最显得平凡。

    或许是江家产业与天机阁琐事繁多耽搁修炼,无论出于怎么样的理由,事实放在眼前。且不说那位曾与书院皇甫毅齐名的妖族公主,单就身怀麒麟血脉的弟弟,江满楼都自问不是对手。

    或许与符将金甲、月氏兄妹联手能有胜算,可一旦陷入妖群,势必会分身乏力无法脱困。算来算去,铸剑城中似乎只有一人合适。

    因此江满楼的目光,最终落在剑浮沉身上。

    剑浮沉又何尝不知这场围城之战的关键在于双方最强者之间的交手。

    以目前局势,铸剑城中除却闭关的父亲大人之外,唯独自己有与妖帝那双子女,尤其是凰儿一战的修为。

    可在此之前,他需要保证铸剑城不被疯狂的妖潮攻破,所以才想出这么一个法子。

    剑浮沉解释说道:“诸位放心。只需拖延到清晨,待六位剑灵师弟赶至,自会主持剑屏大阵的运转,到时我定当与那妖帝子女一决胜负。”

    月三人轻叹:“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

    江满楼苦中作乐笑道:“届时本山主压阵,少城主大可无忧。”

    剑浮沉没有接话,微微弯起嘴角,难得笑了笑。钧天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