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纯阳武神 第九十三章 群起

时间:2018-08-20作者:想见江南

    便在这时,房间的大门被叩响了,左风端起酒杯,看也不看大门,“何事,讲!”

    门外传来声道,“启禀堂主,邝熊已带着八位舵主,气势汹汹地赶往广龙堂去了。”

    “好!”

    左风猛地一顿酒盏,“哈哈,可笑那许堂主还想着以不变应万变,却叫邝熊占了先手,我看他如何下台。”

    雷千啸亦大笑,“看来是老天都要帮着咱们哇,广龙堂堂口的位置不错,正好我雷某的堂口不够敞亮,到时我将堂口挪转过去,二位老兄不会有意见吧?”

    左风、王七绝相视而笑,神态皆是极为放松。

    …………

    邝熊领着八位舵主气势汹汹赶到广龙堂时,许易正在洗头,偌大个柜厅,没有客人,各大主事,管事,随侍,却齐刷刷地站在了两边,黑压压的,气势颇大。

    四名秀美的婢女,或负责梳洗,或负责换水,或负责擦拭水滴,或负责一旁打扇助托许大官人的飘举之态。

    许大官人歪在躺椅上,脖子靠在造型合宜的弧形软枕上,闭了眼目,任由几名美婢伺候着。

    他本来没打算洗头来着,荒祖将他精心发明的洗头专用床榻,一推出来,许易就来了兴致。

    有时候,许易甚至觉得,走上修行之路,对荒祖而言,绝对是埋没人才。

    这家伙,就是高端复合型人才,若做服务行业,必定能做到登峰造极,旷古绝今。

    不然,他实在想不通,这家伙竟能连前世地球上才大行其道的物件,光凭想象,就能实现完美复制。

    邝熊以及八名舵主,和一干二十余名广龙堂的核心成员,气势汹汹才冲进来,见了这等场面,也不由气为之夺。

    “这分明是早有准备啊!”

    邝熊心中暗道,“也对,再怎么着,也难免有一二想着两边下注的,嘿嘿,知道了又能怎样,故作镇定,弄些玄虚,济得甚事?”

    心中冷笑连连,邝熊礼数上丝毫不缺,引着诸人恭敬行礼。

    许易摇摇手,几名美婢连忙扶着他坐起,一名美婢用松软的雪缎将他湿湿的头发裹了,另一位美婢小心地替他擦拭着脖颈间的湿润,另外两名美婢一个捧来香茗,一个替许易整理着袖裳。

    侍立一旁的荒祖轻轻挥手,又有四名美婢齐持团扇,行到许大官身身后两边,轻轻打扇,温热的水汽被微暖的风一吹,整个毛孔都沁入舒爽的凉意。

    许易端着茶水轻漱一口,立时有美婢捧来痰盂,许易吐了茶水,终于说话了,“站在前头的那个是邝熊吧,其余的我还真判断不出,谁是谁,我这个堂主来了有段日子了,大家都忙,没照过面也是正常,这回既然来了,还是认识一下好。”

    邝熊心头冷笑,“莫非你还想让各位舵主报名,正好,让你把人彻底得罪干净!”

    便听许易道,“算了,其实也没必要认识了,大家继续忙,不过,不用替广龙堂忙了,都交出令牌,各自滚蛋!”

    邝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满场众人也都惊呆了。

    这姓许的莫不是疯了?

    “怎么,没听清楚?可要我再重复一遍?”

    许易含笑说话,好似在问“你吃了么”一般随意。

    邝熊大喝一声,才要喝骂出声,突然发现脖子一紧,整个人已被许易捏在掌中,双腿腾了空。

    “就凭你们也想和我玩手腕,老邝啊,按你计划的套路,是不是要说你们联名上书参合我这个新任堂主不作为,自到达之日后,不理大政?理由是不错,不过用错了地方。说实话,我等你们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你们既然自己都来了,我也省得麻烦。”

    说着,许易掌间发力,生生将邝熊捏昏了过去。

    “大家别怕,跟他娘的拼了,只要咱们同心……”

    甲一舵的曹舵主是邝熊的铁杆心腹,眼见邝熊遭擒,立时鼓起勇气,想要煽动众人。

    岂料他才开口,一道光掌如闪电般拍来,从头至脚压下。

    轰的一声,曹舵主化作了一团血肉,灵魂才溢出,便被一道灵剑击碎。

    众舵主以及一干骨干,才沸腾了不过几息的热血,瞬间冰寒。

    众人木讷地盯着昏死的邝副堂主,和曹舵主用生命涂画出的血肉画图,脑海中嗡嗡一片。

    这和邝副堂主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不是说好了,只要大家抱团,将联名参合姓许的条陈拿出来,姓许的就得乖乖滚蛋?

    至不济也不敢再过问广龙堂的事,做个泥胎菩萨。

    不是说好了,据仔细观察,此人性子绵软,对一众婢女、随役也能说说笑笑,不像个有敢勇的人么?

    可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前立着的根本就是个视规矩如草纸,视人命如草芥的狂魔啊。

    “别跟我玩沉默,无效,老荒把姓邝的拖下去,大刑伺候,看看庆修的死,和他有没有关系!”

    许易一挥手,荒祖便将死狗一般的邝熊拖走,许易面带微笑地盯着一众早已丧胆的叛军,“你们既然来了,也都别回去了,我这里不养废物,也不养狼崽子。”

    “堂主,我们不回去!分舵怎么办,现在正值我广龙堂生死存亡之际,您千万要以大局为重啊。我们有错,但凭您处罚便是。”

    子一舵的徐舵主拜倒在地,声泪俱下,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他一拜倒,一干叛军皆随后拜倒。

    他们只是在广龙堂里有些地位,在玄清宗中,根本不算什么。

    向许易这种玄清宗内门来的人物服软,根本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何况,他们投靠邝熊,也不过是被邝熊说服,认为一搏的成功率极高。

    岂料,不幸遇到如斯魔头,再服软投效,也不过是顺理成章。

    他们就不信许易会真的把他们杀光,那广龙堂还开不开了。

    所以,一众叛军虽然口上服软,心中的底气却是十足。

    许易笑道,“处罚,当然要处罚,本堂主宣布,自即日起,广龙堂只留总堂,其他的分舵全部暂时关闭,本堂主要好生整顿一下本堂内部的风气。”

    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