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纯阳武神 第五百四十七章 妖会 五合一

时间:2018-04-18作者:想见江南

    第五百四十七章 妖会 五合一第(1/2)页

    天:

    机关鸟,铺天盖地的机关鸟,似乎整个大越所有炼堂的机关鸟存货,全部挪移到了此处。

    一刹那,天空都被这密密麻麻的机关鸟,遮得黯淡了。

    “诸葛村夫,可认得你爷爷,速速将宝物交出,饶你狗命!”

    一身金甲的战神策一马当先,方天画戟高扬,高挑的俊眉如长剑横空,似要戳破这方天幕。

    下一瞬,诸葛正我等人义无反顾地跃进了光幕。

    数十息后,孙长老跃进了光幕,再下一瞬,姜家,牧家,诸葛家,上三天众弟子跃了进来。

    又十数息后,战神策最先挺进了光幕。

    随后,众多强者如下饺子一般,拼死扑进了光幕之中。

    至于光幕左侧的分兵阁,甚至无有一人瞩目其上,似乎生怕下一秒,这道光幕就要消失了一般。

    就在苏先生道出奇计的当口,灰蒙蒙的山林之内,同样也在发生着剧变。

    潮湿的滴水洞内,枯褐色的石岩上,绿苔疯长,狭长的石洞,入内百多丈,才次渐开阔。

    粗陋的大厅内,二十余个奇形怪状的妖物,环着十余个火堆围起的篝火是而坐。

    这些妖物形态不一,唯一的相同的特点,则是脖间接束着一块巴掌大黑牌,而这些黑牌,大多灰黑,少数墨黑。

    烈焰汹汹,温度极高,将四壁的绿苔都烤得枯黄了。

    篝火上架着一排排野猪,黄羊,个头较之寻常家畜,大了倍余。

    隔着火堆的外围,是一圈粗陋筑起的石台,石台上堆满了色彩斑斓的巨大湖贝制成的盘子,盘子里皆是腥味十足的脏器,以及一些软体巨虫,以及必有的一盘粗白板结的盐粒。

    一只足有小牛犊大小的鼠妖,盘坐在案前。痛快抓拿着脏器,蘸着盐粒,快意地塞入血盆大口,拎起粗大的葫芦。将昏黄的液体畅快的倾入喉间,足有半尺长的鼠须随着咬合剧烈颤抖,满足地长舒一口气,长大开阔的鼠口,发出古怪的妖音。“白虎老大,你们虎尊郡的野味滋味就是足,不愧是灵气丰裕之地啊。”

    “鼠灵兄弟喜欢,稍后虎某送你一些。”

    说话的是隐隐居中的是头纯白巨虎,长足丈余的巨型体魄,斜躺在柔软的毛皮上,远远望去像座小山,雪冷色的獠牙戳出口来,足有半尺,一对通红的虎目。黑夜之中,好似两个亮眼的灯笼。两只皮毛光泽的母虎,一持葫芦,一抓盘中的电心,殷勤地侍候着白虎。

    “虎灵,废话少说,你这回召唤我等,到底是为何事?不瞒你说,鹰某近蒙金雕大王赏赐,学会了人族的战棋。这几日正与大王鏖战热烈,这不,大王又来信催请,鹰某总不能误了大王的时辰吧。”

    说话的是只白头巨鹰。所在位置正对着白色巨虎,身量恐怖,比那小牛犊般的巨鼠还要大伤一圈,浑身翎毛黑硬如铁,尖锐的钢啄森然泛着寒光,似有削金断铁的犀利。

    “哦。老鹰你很忙嘛,既然很忙,那便快去,别让大王等久了,虎某可承担不起这天大的罪过。

    巨鹰优哉游哉地张开巨口,将一条烤得半生不熟的羊腿,一口吞了,看也不看巨鹰一眼。

    忽的,巨鹰颔下翎毛陡然张开,双翼展开,巨大的翼展几要将宽阔的洞室充满。

    “老鹰,莫非你来砸场子的!”

    巨虎猛地站起身来,粗大的尾巴如钢鞭一般,将身旁伺候的两只母虎抽飞,额前的巨大王字狰狞绽放,虎目炯炯,凶光迸放。

    “虎灵,鹰灵,我等同殿为臣,这是作甚?”

    “好好一场盛宴,怎么胡搅瞎搅。”

    “老子的香猪才烤好,老鹰把你那翅膀收了,若是扇飞了老子的香猪,老子和你玩命。”

    “就是,众兄弟虽说同在大王麾下任事,可各自分管着一摊,十年八载也难得见上一面,好容易虎灵请客,众兄弟开怀畅饮,鹰灵你和虎灵那点屁事,都快一百年了,还不一风吹了。”

    “………………”

    众妖齐声鼓噪,一时间,满场煊赫如雷。

    “好,看在众兄弟面上,虎灵,老子给你这面子,看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巨鹰长啸一声,收起恐怖的翼展,坐了回去,鹰嘴一啄,一头烤得酥黄的黄羊,半截身子瞬间消失。

    他非是给众妖面子,而是觉得事态不对,以虎灵粗笨的心眼,若非有事,喊谁喝酒,也不会喊自己,而方才自己假意要走,虎灵非但不急,却有些任己自去的意思,巨鹰隐隐觉得意头不对。

    巨虎冷哼一声,也不回座,迈着虎步,缓缓转着,一开口,吐出霹雳来,“虎某今次召集众兄弟,非为别事,而是又发现了人族的踪迹。”

    轰!

    满场顿时爆炸。

    “不可能,绝不可能了,三百多年了,老虎,你别骗我!”

    “人族,在何处,虎灵,事关重大,不可虚言?”

    “人族,多少,苍天啊,卑鄙可耻的人类,我要尝一尝人类的心肝。

    ”

    “三百五十四年了,还是从某父口中,我才知道禁锢我等的卑鄙人族,是何面目,原以为此生难以得见,岂料,苍天开眼,我定要擒得人族,活祭亡父。”

    “………………”

    众妖好一阵喧闹,方才歇止,随即,众多嗜血的目光,在巨虎身上凝住。

    巨虎道,“此绝非虚言,你等也知晓,我虎尊岭距离那该死的禁区最近,一个时辰前,有小妖来报,禁区之中,出现了前所未见的怪物,某立时派遣坐下四力将前去探查,四力将中的白头苍猿,寿近四百,乃某座下为数不多幼时见过人族的老妖。苍猿回报,说是人族,某令其绘出那怪物形状,又取来古籍比对,果是人族不假。试想若非人族。怎能出现在禁区之中,若非人族,怎能生成如此恐怖的怪模怪样。”

    巨虎言罢,满场久久无声。

    忽的。巨鹰冷哼一声,“既然得报消息,为何不上报大王,如此惊天消息,若叫其他八领的妖得知。我金雕领的损失可就大了。”

    “什么损失,别他娘的虚张声势。”巨虎低吼一声。

    巨鹰桀桀怪笑,“疯虎,你耳目一惯闭塞,不知道也不奇怪。妖尊三百年前有令传下,若得人族消息上报者,封副王,赏灵丹。”

    巨鹰方落,巨虎的身影从石室中消失。

    “鹰灵,妖尊何曾有此令。我怎生不记得。”

    一只豹头蟒身的金鳞豹瞠着巨目道。

    “有搜罗人族消息的命令不假,封赏云云,不过鹰灵的玩笑罢了,可叹虎灵急吼吼地往火云洞报信请赏去了。”

    巨鼠惬意地干掉一整头黄羊,拎着如匕首般的肋尖,剃着牙齿,调笑道。

    巨鹰奇道,“鼠灵,你倒是悠哉,怎么。人族到来,如此惊天的消息,你莫非毫无震动?”

    巨鼠桀桀道,“不瞒众兄弟。某承接祖上记忆,人族到来,无非是屠戮我等妖族,何喜之有,且那人族既奸狡,又颇具手段。十分难斗,听吾父言,吾祖便是死在人族手中。想吾祖何等手段,尚且如此,某如今修为,虽不坠吾祖之威,怕也敌不过人族诡计,若真有人族入侵,大不了,某率领众孩儿潜入地下,避此灾劫便是。”

    金鳞豹连连挥手,“此言差矣,鼠灵兄,修为未到,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道豹某所言,生擒人族,活祭墓前,乃是大话。须知,今时不同往日,该死的禁制早在五十年前,便松动了。只不过须得修行到开智后期,尚可感悟,鼠兄只差一步之遥,便能自我感知。”

    他脖颈间的铁牌正是漆黑如墨,而巨鼠脖颈间的铁牌尚为灰黑。

    金鳞豹此言一出,惊动者非少,俱是修为不到之辈,众皆急问缘由。

    金陵豹豪饮一口,指着埋头大吃的巨鹰道,“诸兄问我,不如问鹰灵兄,众所周知,鹰灵兄祖上出过王族,和金雕大王又是近亲,祖传印记最浓,家族藏书亦是出名的丰厚,所知秘辛不知多少,诸兄何不请教鹰灵兄。”

    金鳞豹话罢,众妖又调转目标,皆来相问巨鹰,尽皆知晓此君最好面皮,素来傲慢,当下,奉承话如山般砸了过去。

    白头巨鹰赚足了面皮,郑重开言道,“承蒙诸君抬举,某平素也的确好翻阅一些故纸堆,也曾听家父谈古论今,却是知晓一些传闻,是与不是,不敢打包票,道将出来,以娱诸君,倒也不可。”

    开智期妖族,多能自祖传印记中自悟传承,除了罕见的天赋传承,尽皆能自启妖言传承,以及人族文字传承。

    世代相传,尤其是积年老妖,开化不下于人。

    巨鹰祖上出过紫牌王族,积累颇丰,他又幸好翻阅典籍,颇似妖中秀才。

    “诸君可知,这万妖谷多大。”

    未曾开讲,先抛出个问题。

    一三头巨蟒嗤笑一声,道,“鹰灵兄开什么玩笑,纵使某驱使缓慢,上百年下来,也将这万妖谷游历个遍,想你鹰灵兄,一展翼便是三十丈,乘风御云,何其迅速,这万妖谷三两日便能打个来回,何须询问我等。”

    巨鹰道,“不错,万妖谷东西五千三百里,南北八千四百里,分作八领二百一十三郡。”

    “鹰灵兄何故作此老生常谈。”

    巨鼠难得憋出个成语,得意地摇头晃脑,颇似人族的老学究。

    巨鹰道,“的确是老生常谈,可某想问问这东西五千三百里,南北八千四百里之外,到底是何世界,不知诸兄谁能告诉鹰某?”

    此言一出,众皆默然。

    万妖谷纵横极广,寻常小妖纵使一辈子也难触碰东西南北之极,而诸位黑牌大妖也极少跨越诸领,更兼世代寄居于此,已成了习惯,至于谷外到底是何世界,为何此界有涯,却是极少有谁去想。

    “还请鹰兄赐教?”

    众妖皆郑重其事。

    巨鹰长啸一声,怆然道,“说来,我等皆是苦命之妖。世代为人奴役。据某所知,八百年前,我等祖先便已寄居于此。如果说此是一方世界,倒不如是人族圈养我等囚笼。为何我等出不得此界。乃是人族将此处炼制成了他们试练其子弟的猎妖场所,此间在我等口中呼之为万妖谷,在人族口中却是叫猎妖谷,猎妖,嘿嘿。我等不过是人家眼中的猪狗,猎而杀之的牲畜。”

    “除了禁锢我等于此,该死的人族还给我等配上兽牌。”

    说着,巨鹰转拿着脖颈间的铁牌,阴仄仄道,“为何我等出生便配此物,非是天赐予我等肉身,而是该死的人族筋骨我等的证明。此兽牌不知以何等阴毒的邪术炼成,任凭我等如何摧残,哪怕是断颈而取。也无法取下。莫说我等,便是传闻,便连妖尊颈……罢了,此事不提,总之,这块该死的铁牌,会随着我等境界的增长,而变化颜色,这点不用我说,诸兄也尽皆知晓。”

    “可是诸兄想过没有。这该死的兽牌生于我等之身,到底作何之用?”

    众妖沉默片刻,素富机敏的巨鼠冷声道,“此兽牌能随着我等境界的提升。变化颜色,而鹰灵兄又言,咱们这万妖谷实则是人族的试练之所,想来此兽牌专为人族指示我等修为境界,为那人族攻杀我等提供便利。”

    “更有甚者,你道为何大王从来不能出妖领山。妖尊从来离不得火云洞,皆是该死的人族的禁制,试想若是妖尊能随意于这万妖谷活动,该死的人族弟子,来多少不得死多少。可怜妖尊,大王,盖世英雄,却终身圈于禁中。卑鄙无耻的人族,何其阴,何其毒!”

    巨鼠言罢,众妖无不咬牙切齿。

    他们自负修为高强,将自己视作天下强者,决然没想到自己等人的真实身份,不过是人族豢养的猎物。

    如此巨大的反差,险些让众妖的精神殿堂崩溃。

    “可恨卑鄙的人族,奴役我等,杀灭我等,我等祖上皆丧于人族之手,可谓血海深仇,覆灭苍穹,也难倾盖。”

    巨鹰尖声长啸,“除此外,该死的人族,还在我等身上种下心灵禁制,此心灵禁制便是让我等只能杀伤试练的人族,而不能灭杀,一旦生出灭杀之心,便受雷电噬体之苦。此心灵禁制只有修行到了开智后期才能感悟,而在三十年前,这该死的禁制自动消失了。”

    “为何出此变故。”

    三头巨蟒如小山般盘绕的身躯,陡然舒展,立时铺满半个宽阔的洞室。

    巨鹰道,“据典籍记载,三百五十六年前,是最后一次人族踏临万妖谷,而在此之前,每隔三年,便有人族踏临,在此之后,三百五十六年的时光,不曾有人族踏临。此事我深为疑惑,曾问过金雕大王,大王告诉过一些秘辛,除此外,还告诉我一个天大的秘密,不过大王再三警告,不得外泄,身负王命,还请诸兄谅解。”

    “草,鹰灵兄卖得好关子。”

    “都说老鹰你的一对碎金爪,不是杀伤用的,而是搂钱用的,此前我还不信,这回老子信了。”

    “鹰灵,少说废话,你到底要什么。”

    “………………”

    众妖皆是头一次听此秘辛,正听到精彩处,只觉己身已和妖族命运牵绕到了一处,那种震撼激荡,简直震骇心灵,却不曾想,在关键时刻被巨鹰摆了一道,气得鲜血吐血。

    众妖一思忖着巨鹰的脾性,哪里还不知道这家伙是憋着劲儿地索要好处呢。

    众人实在舍不得就此中断,咬着牙,各自承诺从自家灵药园中,输出宝药如甘,才浇灭了巨鹰心中贪婪****。

    “大王告诉我,咱们这万妖谷实则被人族大能祭炼入了一处空间碎片,空间碎片我等不好领悟,便理解成储灵袋之内空间法宝。之所以三百多年来,再无人类踏临,最大的可能,便是那人族大能出了变故,此空间碎片遗失。历经三百多年,我等心灵禁制失去维持,禁制之力渐渐消解,于三十年前消失。而如今,又有人族踏临,唯一的解释便是。此法宝重现人间。”

    巨鹰略带深沉地说道。

    联想到妖族数百年的悲惨命运,人族再度发现此处,莫非又一个悲惨轮回到了。

    立时,众妖皆面现沉重。便是始终大吃二喝的巨鼠,也停止而来吃喝。

    “不对,还有大王告诉你的天大秘密,你还没说。”

    金鳞豹鼓胀着铜铃大的眼珠吼道。

    众妖皆以目视巨鹰,巨鹰压低声道。“天不灭我等,给了我等这三百多年的光阴,据大王讲,这三百多年的时光,妖尊在研究空间秘法,我等悲惨的命运要想改观,只看妖尊的秘法是否能够得逞。若真能成,我等便能脱出此界,从此海空天空,大千世界任我等遨游。若是不成……除战死无他。”

    忽的,满室之中,好似起了一阵凉风,莫名悲壮。

    众妖相顾无言,怔怔许久,忽的,心中同时一震,随即起了一道巨响,“人族入侵,万妖合力。血洗人族,用无尽人族鲜血,偿我三百年妖禁锢之苦。”

    “是妖尊!”

    “天呐,妖尊百年不曾现世。竟给我等传下严令。”

    “………………”

    众妖正骇然之际,洞室之内,陡起一阵狂风,如山岚般的纯白巨虎陡然现在洞室之内。

    “老鹰……”

    “虎灵兄,大敌当前,切勿同室操戈。”

    众妖见巨虎神色不妙。联想到方才的巨鹰相戏,同声相劝。

    巨虎斜睨着巨鹰,冷哼一声,“某岂会轻重不分。某此来,是传大王严令。适才妖尊以**传令,大王之令不提也罢,但大王有几点指令,要我等严记。那便是,心灵禁制消失,我等务必大肆屠戮人族,令其流干鲜血,再有,任何人不得吞噬人族鲜血,此乃严令,违者格杀勿论。最后,那狡猾的人族进入此界,必有试练牌在身,这该死的试练牌能在人族遭遇危机之时,捏碎此试练牌,便能脱离此界,故而,我等此番灭杀人族,须得多多用智……”

    ……………………

    就在巨鹰等黑牌大妖,齐聚虎尊郡,商讨人妖大战之际,虚空神殿之外,亦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于今,距离虚空神殿现世,已过去了近一个半时辰。

    这短短的一个半时辰,不算攻破大阵,涌入阵中的战神策等上千人,后续又陆续赶来了一千三百人有余。

    林林总总,此刻的虚空神殿之中,计有近三千人汇聚。

    无数机关鸟,妖禽,龙舟,如流光一般,冲入虚空神殿,以最狂热的****,突入这仙缘之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