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393章 小村庄的奇遇(十)

时间:2018-08-14作者:花都开好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路小走,悠闲自在的哼了一路,便就到了大樊村了。

    知了唱着,青蛙跳着。

    倒是好一幅村光。

    刚要拐入墙角,我一想,嗯,给她一个惊喜。

    我悄然地抹了近土坯子后面,便就入了院子。

    咦?怎么没人呢?

    “到!”樊晴晴突然在我身后一声叫。

    我“吓得”一跳,一身冷汗。

    樊晴晴咯咯笑个不停:“还想吓我呢是不是?”

    我嘿嘿傻笑:“洗衣服呢?”

    樊晴晴:“嗯。没有,哪有傍晚洗衣服的,我出去呢。”

    这里,樊晴晴开始把晒了一天的衣服收起来。

    “怎样?”樊晴晴问道。

    “还好吧。”我道。

    樊晴晴:“以后这大热的天就别处去了。看你,出去忙活了一天了,平日里你中午都是要睡会儿的。”

    “不困,我在饭店里吃了后在那边休息了会儿。空调吹着,舒服着呢。”

    樊晴晴看了我一眼,我手中还拎着东西。

    “哦,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我道。

    樊晴晴看着我从包里拿了一个东西出来。

    我拿出来了,突然来了一句:“cap!”

    樊晴晴一愣。

    只见了我拿出一个帽子来。

    那是一顶红边花纹的遮阳帽,既不是那么鲜艳的刺眼的洋气,倒也不是那么土的掉渣,正是这很流行的一种,下地干活或者出门带上这样的一顶帽子,既防晒了,又好看。我知道樊晴晴他们出门都是不喜欢像是城里人般打伞,那样误事而且麻烦,但是带着这样一顶帽子,可是非常实用的。

    我常常拿樊晴晴很黑来开玩笑,一时的当初,她也不笑不语,后来被我经常捣鼓惯了,她就也开始找我的短处。现在我给她带了一顶防晒帽回来,樊晴晴竟是眼圈一红:“我真有那么黑吗?”

    我一愣……“好看啊。你黑吗……黑就黑了,你要是嫌弃,我可不嫌弃。反正我喜欢你这肤色,咱健康嘛。”

    说着,我便伸手去摸樊晴晴的胳膊,并道:“我最喜欢了。”

    樊晴晴“吓得”连忙躲开,还踢了我一脚,把那帽子拿了过去,戴在头上,看向我:“好看吗?”

    我一时都看呆了。

    樊晴晴撅了小嘴道:“你就是嫌弃我黑。”

    我突然上前一把抱住了樊晴晴……

    一时之间,樊晴晴好似没有了反抗,她的身子一软……

    我连是抱紧了……

    “起来,看你一身的臭汗。”樊晴晴推让了我一下,我便就松开了。

    我连忙找岔地道:“你嫌弃你自己,我可不嫌弃。”

    樊晴晴:“我嫌弃你。”

    我呵呵笑了起来。

    “看,这是什么。”我继续掏着东西。

    樊晴晴看着……

    “watermelon……strawberry……grape……”我边道着,便一一拿出来。

    樊晴晴不说话了。

    须臾,我看向樊晴晴:“哦,没花多少钱。”

    樊晴晴:“你刚才说的都是英语吧?”

    我:“呃……是的。”

    樊晴晴:“这是葡萄。葡萄怎么说来着?”

    我:“grape。”

    樊晴晴:“那这呢?”

    我:“watermelon。”

    樊晴晴一拳头打在我的头上,道:“这东西还需要买啊?”

    我:“哈密瓜,这是哈密瓜。”

    樊晴晴:“嗯……”

    我嘿嘿傻笑道:“哈密瓜的外语我也不会说。”

    樊晴晴呵呵笑着,算是放过了我。

    还有卤菜,我还带回来了些卤菜。

    晚间,餐桌上摆上了木耳、秋葵、炖蛋……还有卤菜。

    一大桌的菜。

    我给樊晴晴夹了一大块的卤菜,道:“这些荤菜都是不能过夜的,咱下劲吃。”

    樊晴晴:“你多吃些吧,你最辛苦了。”

    我:“你还让我吃那么多啊?我都发胖了,我胖了谁还会要我。”

    樊晴晴似有意无意地嘀咕了一声,很快:“我要。”

    我还是听见了。

    ……

    樊晴晴收拾着厨房里的东西,我已经把院子里的还有什么的都弄好了。我弄好以后,去了厨房,樊晴晴正在刷碗,我连忙就抢了过去,樊晴晴不让我刷碗,我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樊晴晴好似身体一个痉挛地抽了一下,竟是无法动弹了。

    我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樊晴晴低头不敢看我。

    我看着樊晴晴的手,道:“别刷了,以后这活也交给我了。你的手要保养才好,明儿个我给你带好东西。”

    樊晴晴:“什么?”

    我:“化妆品。”

    樊晴晴:“你还是嫌我丑。”

    其实嫌弃不嫌弃的,谁心里不明白了。

    樊晴晴抽手就要转身走开,我赶紧刷碗起来。

    看着屋里收拾的那样好,樊晴晴真是不可置信。

    此时,我开了屋里的风扇,把樊晴晴拉入屋中,从口袋里取出钱来,道:“这是卖鱼的钱。”

    樊晴晴彻底愣住了。

    我一把交给樊晴晴,道:“一共是一千,我花了些,零钱我就拿着了。这一共是九百。”

    说着,我去准备家伙了。

    樊晴晴拿着钱……看向我……

    “对了,回头我还要出去一下,再去弄些鱼鳖什么的回来,明天早上我还出去。搭繁华的顺风车,省事嘞。”

    樊晴晴把钱放在了桌上,道:“你自己拿着,我可不替你收着。”

    我:“什么啊,那就是你的钱啊。”

    樊晴晴不理不睬了。

    ……

    晚间我又是收获颇丰的回来了。不想那些钱居然还在桌上放着,樊晴晴似乎已经在里屋的她那闺房里睡下了。

    我到院中漱洗一番。洗好澡,穿上短裤,披上毛巾,我回到屋里,关上吊扇。

    我推了推门,樊晴晴的房门居然被我给推开了。

    电风扇摇着头转着,樊晴晴背对着窗外躺在床上。床很大,屋子里倒也阴凉。

    我走过去,道了一声:“睡了?”

    樊晴晴没有动静,我看出来了,她在假寐。

    我轻轻走过去,然后猛然就伸手去掏她的咯吱窝……

    樊晴晴猛然一个翻身,咯咯笑个不停地开始反击我,我就势往床上一上,就和樊晴晴滚打在一起。

    然后,我的身体就压在了樊晴晴的身上。

    我们都不动了。

    她看着我。

    我看着她。

    此时此刻,我是明白的,一切其实都好似水到渠成了。这个时候,我只要俯下身去……似乎一切都会顺理成章了。

    可是,我能给她带来最终的幸福吗?

    樊晴晴的脸越来越绯红。

    我的内心中其实想到了许多许多。

    我本来是打算进来把上午去卖鱼的钱给她的,可是现在拿出来给她……那可真是太不合时宜了。

    我没有了下文。

    樊晴晴猛然翻身,反倒是把我压在了身下,然后她开始反击地咯吱我的咯吱窝,我讨饶了。

    樊晴晴就坐在我的身上,就当我的下体实在是控制不住地就要……挺身而出……的时候,樊晴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坐了起来,我连忙也是坐了起来。

    此时,我不知道她会怎样想我,难道是想着我还是嫌弃她?我竟然是在最后一刻不像个男人了。

    而樊晴晴的心中却更加的坚定了。我的举动让她感觉到了我的君子风范。

    不想,就在我彷徨而不知所措的时候,樊晴晴把头靠在了我的肩上。

    “小宝,你真的喜欢我吗?”樊晴晴闭上了眼,享受着这她以为是只能是片刻的幸福。

    我:“是的。我爱……”

    我又在最为关键的时刻闭了嘴。

    樊晴晴突然“噗嗤”一笑,用手点了一下我的鼻子,道:“胆小鬼!”

    我:“呃……”

    “我等你娶我。”樊晴晴道。

    我明白了樊晴晴的意思。她的确很谨慎。一旦是她委身于我之后,只怕是自己就算是看错了,也不会再可能的反悔了。而我,我知道,我一旦要了她,就也不可能有后路了。

    她等我娶她……

    须臾之后,我还是应声道:“嗯。”

    樊晴晴把头更加靠在了我的身上,舒服滴躺倒在我的怀中。

    我一时,动也不敢动了。

    “你知道我今天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啊。”我低头看向樊晴晴。

    樊晴晴手中玩弄着我给她买回来的发卡。她那一头的瀑布般的秀发铺散在我的怀中,那股子自然而然的天然的芬芳,其实能用言语可以形容修辞了的。

    “我去了王奎家,就是金秀秀那里。”樊晴晴道。

    “嗯?干嘛呢?”

    樊晴晴:“啊?你还不知道呢?”

    我:“我一天都没有沾家了,我知道什么啊?”

    樊晴晴:“哦。是这样的,吕茂军说是要把王奎的疯病给看好了。说是从外面请来的神医,看好了才收费的。不看好不收钱。金秀秀想来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就同意了。还真是神了。今儿个那个神医过来,关起门来给王奎治病,我们都去看了,先是王奎鬼哭狼嚎的一番,之后开了门,那神医出来后只说了一句调养几天吧。神医走后,我们都进去看了,王奎好了,还在那里哭天抹泪的,一会儿哭他妈吕莲银,一会儿哭他儿子王俊杰,一会儿哭他爹和他弟弟的。反正是什么事情都记起来了,想来也是好了。金秀秀可是把家里的积蓄都花了,不过人能好了过来,也是值得了。”

    我:“哦……吕茂军请来的神医?”

    樊晴晴:“嗯。对了,我要是疯了,你会救我吗?肯为我花光了所有积蓄吗?”

    我:“不会的。有我在呢。”

    樊晴晴:“可你不在,我就会疯了的。那你怎么办?你肯定不管我不问我的了。”

    “啊?你怎么这样想呢?”

    樊晴晴:“男人有钱就会变坏呢。”

    我连忙掏出那些钱来,递给樊晴晴,道:“九百块,你还是收着吧。”

    樊晴晴:“不,我不要。你自己辛苦来的,你自己收着,等你将来自己娶媳妇用吧。”

    我:“呃……”

    樊晴晴:“我相信你不会变坏的,就算是变坏了,也没关系的,反正那个时候我也不在了。”

    我低头看向樊晴晴……这一时,我是彻底“沦陷”了。我知道她的话中话的意思了。

    既然都是这样了,我干脆……

    我低下头来……就在我的唇就要贴上樊晴晴的唇的时候,她选择了……闭眼。

    我还是忍不住的吻了上去。

    我们就只是唇贴着唇,她是那么的颤抖,那么的没有经验,那么的单纯,那么的紧张……须臾,我抬起头来。

    她久久不愿睁开眼来。

    我知道,她的初吻给了我。其实她早就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我。

    我知道的。

    ……

    樊晴晴睁开了眼,看向我……“你会对我负责吗?”

    我肯定滴点了点头。

    樊晴晴再次闭上了眼。

    一时,我竟是无路可退了。

    我只有……

    我再次吻了上去……

    樊晴晴似乎太过羞涩了,再是继续的话,一时她也难以接受了。

    我起身下床,拉着她的手,道:“我回屋了。”

    樊晴晴:“嗯,那你早点休息吧。对了,明儿个我上午去吕茂军家,把那些废品给卖了。她开车过来拉货。要不,回头我让他送你去镇上?”

    我:“不用了,我搭繁华的顺风车。回头我给他一条鱼就是了。”

    樊晴晴看着我离去,我关上了她闺房的门。

    ……

    却原来那个负责接待我收货的还是个女子,哪里叫什么孙子经,却是叫做孙紫瑾。

    孙紫瑾就是那个大胖子厨师樊泽介绍收货的孙经理。

    孙紫瑾年龄不大,二十多的年龄,像是个妙龄少女般的打扮,看起来她在这酒楼里的职务应是很高的。毫无烟熏火燎的模样。不似那个大胖子樊泽,皮都耷拉了。

    孙紫瑾还招待我吃了饭。

    大饭店的饭菜味道就是不一样。

    这“心悦大酒楼”有三层楼,空间是很大的,难得还有停车位。自然,这“心悦大酒楼”跟尹思雨的那个“碧海连天”大酒店是不能比的了,完全不是在一个档次上,但是在这个小镇上,那就是五星级。

    ……

    反正时间是充足的,我慢慢品尝着。这个时候,还不到九点。

    孙紫瑾走了过来……

    我连忙起身。

    “坐,吃你的。”孙紫瑾手中拿着现金,把现金放在了桌上,往我面前一推,“点点。”

    人家那么豪爽客气大方,我也不能小家子气了,我便就也不数了,直接拿过来钱装了起来。

    然后,我道了声:“谢谢了。”

    我这是感谢他们管饭的意思。

    孙紫瑾笑了笑:“别客气,不够还有。”

    那是,这酒楼还能少了吃喝的?

    “对了,怎么不喝酒呢?我去给你拿去。”孙紫瑾道。

    说着孙紫瑾便要起身去拿酒,我连忙道:“哎哎哎,别,我不喝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