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402章 大樊村(四)

时间:2018-08-23作者:花都开好了

    吹着空调,看着电视,电饭锅里的米饭也快煮好了。

    屋里院子里都是人。

    屋里,金秀秀和王奎就站在空调下,电视旁,看着电视中的画面,金秀秀直是夸着……

    院子里,王大婶和吕婶子等人团团围着那电瓶车,不停滴观赏着……

    王大婶摸着那新买来的电瓶车,已然是爱不释手了。

    狗蛋突然就要爬将上去,连忙被王大婶给拉着了,电瓶车还是被碰倒了,一时,吓得那王大婶的脸色都变了。

    樊华已经替我把电瓶车给扶了起来。

    吕婶子开始不停指责王大婶起来。

    屋内,金秀秀拉着樊晴晴的手,直是着:“大妹子,你可是掉进福窝了!你这可是上辈子修来的姻缘啊!你瞧人家宝,多能干!多好!唉……”

    着,金秀秀叹了口气地看了一眼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瞧去的王奎。虽然金秀秀是有点感觉……可是王奎毕竟是她男人,那就只能认命了。这个村子里的女人吧,也不能是保守,那是一种流传下来的信仰吧,或者是习惯,一旦是嫁了出去,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那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了。

    “那个……妹子,以前嫂子多有不到的地方,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金秀秀还是拉着樊晴晴的手,不停着此类的话语。

    “给。”我散着烟……

    “听叔回来了?病好了?”我把烟递给樊瓷道。

    樊瓷笑了笑:“昨儿个晚上我爸差点就死了!多亏了人家吕茂军家的那个远房亲戚,他简直就是活神仙!”

    吕茂军很是替李君谦虚地客套道:“哪里哪里,只是会点医术而已。”

    王奎:“怎么能是会一点呢?那分明就是神医!”

    此时,金秀秀也插话道:“是啊,这个事情是这样的……”

    金秀秀开始眉飞色舞地了一通。

    樊晴晴:“真厉害!不但治好了王奎大哥的病,还一晚上就治好了樊大叔的病,那他来我们这个地方,屈才了。”

    金秀秀呵呵笑道:“这么人家宝那也屈才了。”

    樊晴晴瞧了我一眼,道:“他会什么,就是忽悠校”

    樊华:“那不是,忽悠能发财,那也是本事。”

    金秀秀:“呸!瞧你们是不是眼馋了?宝人家那叫忽悠?那是本事!人家出去一趟就能拎回来千把块钱的野生鱼鳖,你们哪个行?价地学人家在河边钓鱼,一扎长的鱼都钓不上来几条,还想跟人家比呢?”

    樊晴晴:“嫂子,你快别夸他了,他都快上了。”

    此时,我也是明白事理地道:“今儿个中午都不要走了,咱们都留下来喝两杯。”

    闻言,一时便都热闹了起来。

    金秀秀:“好嘞!我帮衬着做饭炒菜,宝,今儿个也让你尝尝嫂子的手艺。”

    王大婶和吕婶子连忙上前道:“我们回去到地里拿些菜来。”

    “别别别,家里都樱”樊晴晴连忙道。

    那吕婶子已经很是积极地去了,王大婶也不甘落后,跟着拉着宝去家里拿菜去了。这里樊晴晴还要拦着的时候,娟儿拉扯过来樊晴晴,道:“让她们去,总是喜欢白吃人家的。”

    樊晴晴点了一下娟儿的额头,笑了笑:“你呀!”

    ……

    吕茂军今儿个中午是喝大发了,不过也还拿得住。酒桌上胡侃一通的吕茂军拍着胸脯地道:“以后你们家的事就是我的事,什么事只要有事,就来找我。我那亲戚什么都能治,别生病了,就算是撞邪了,被鬼缠身了,都能摆平!”

    我看向吕茂军……“茂军,你那亲戚我还一直没有见过呢,去找来大家认识认识?”

    吕茂军:“好嘞!”

    这里吕茂军回到家,来到旁边的那个“治病救人”的铺子里,李君正在盘腿坐在铺垫上,闭目养神郑

    吕茂军:“君哥,你回来了啊?不是樊家要请你吗?”

    李君:“我推辞了。”

    吕茂军:“为什么啊?”

    李君:“那点便宜贪他干什么?让他记着咱们的情多好。”

    吕茂军打了个酒嗝,道:“哦……那个君哥,赚了多少钱?你这把他命都救活了,肯定是不会少给了吧?”

    李君睁开眼来,看向吕茂军……“一分未取。”

    吕茂军:“啊!”

    李君笑道:“茂军啊,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这就叫做放长线钓大鱼。”

    吕茂军是真不懂。

    吕茂军也只好作罢地道:“君哥,你没吃来是吧?走,咱们去樊晴晴家吃饭去。她家的宝可是真发财了,这回从城里回来,买回来羚视机,电饭锅,对了,还有电瓶车!家里空调一直都开着,真是有钱!我看,要不咱们去他家里瞅瞅?他让我回来找你,想认识认识你,请你喝酒呢。”

    李君突然认真地道:“他跟你打听我呢?”

    吕茂军点零头,突然也是诡秘地道:“君哥,我看咱不如先拿他开刀?他手里的钱肯定不少了!要不然怎么能这么花践?”

    李君暗忖着……“去会会?”

    吕茂军:“走!吃他娘的!酒才不错呢。都是成瓶的好酒!好几十块一瓶呢。”

    李君看向吕茂军,一时也是不出话来了。

    ……

    我对李君这个还未蒙面的人一直感觉怪怪滴。

    而曾经暗中窥探过我的李君,对我也是有种莫名的气场感觉。但是李君的道行还是差点,对我并没有完全能摸着底细。李君只是感觉我不是普通人。

    今儿个,李君过来赴会了。

    治好了樊嵘的病后,那李君感觉自己在村里的地位已然是远远不同凡响了。王奎的疯病和樊嵘的怪病都被李君手到擒来,如此一来,李君现在村里的身份……别在这大樊村了,很快李君的名声就已经响彻这四里八乡了。

    ……

    李君走进来,我连忙起身迎着,别是我,所有在我这院子里摆上了三桌的人都纷纷站了起来。

    李君一眼就看向了我……仿佛他已然是见过我,早就认识我了。

    这事我还并不知道,而李君是知道我的,那,樊晴晴去吕茂军家出售废品的时候,那个时候,李君就见过我了。当时李君莫名就产生出来对我的一种恐惧感,李君当时没有下手。现在自认为自己已然是大功告成聊这个李君,也就是鬼君李君,现在虽然还是摸不透我的底子,但是他很自信地觉得应该能对付得了一般的江湖术士了。只要不是特别厉害的来历的得道高人,李君都是不放在眼中的。而本地区的一些特别厉害的一些得道高人李君基本上也都认识。

    ……

    让了座。

    毕竟是神医嘛,李君谦让不过,只得是坐在了首位正坐上了。

    李君坐下去之后,便感觉很是理直气壮地那种状态了。

    我坐在李君对面。

    李君左右坐着的是吕茂军、金秀秀、王奎、樊华和樊芙蓉等,我们这些年轻的后生们坐在一桌,王大婶和吕婶子他们另外,一些老头子老前辈坐在一桌。狗蛋是到处跑,哪桌都过去猛抓一口吃就跑开了。

    这里,狗蛋猛然跑过来,抓了一个鸡腿就跑开了,其实这鸡腿本来也就是我想留着个狗蛋吃的。

    我们都笑哈哈地看着狗蛋跑开……只有李君,好似有些厌恶般地感觉。

    这里我们都互相劝着酒,我们都没有怎么注意到,包括了一旁桌上正跟吕婶子展开大战的王大婶,她俩都又“拼杀”了起来。那个狼吞虎咽的状态,樊晴晴上菜都来不及伺候了。

    只有李君斜眼注意到了,那狗蛋拿着鸡腿就跑,我这里没遮没拦的院子突然蹿出来一条狗,谁也没有注意,那狗如同懂事般偷偷地在拐弯处一个伸头,便就叼住了狗蛋手中的鸡腿,那条白色的狗咬住了鸡腿就跑开了,却并不是很快消失跑远,而是还回头看向狗蛋。

    狗蛋追了上去。

    ……

    吕茂军给李君斟满酒,李君也是坐下后很是正襟危坐地一样,也不拿筷子,众人让着,他也就拿起筷子来便就很是儒雅地放下了。

    我端起酒杯,道:“李神医,大名鼎鼎,如雷贯耳,咱们都是住在这一个村子里的,可惜了今才见面,是我失礼了,这杯酒我敬你,算是也替村民们感谢你了!感谢你救好了奎哥,又救活了樊大叔的命!活菩萨!”

    我端起酒杯来。

    李君去迟迟不动手端杯子,笑道:“哪里哪里,宝兄弟谬赞了。我只是尽我医者本分,也并没有什么其他念头。也是樊大叔和王奎他们多福自保的啊。”

    “看病救人也不收钱,真是活菩萨!”金秀秀道。

    我:“哎?他没有收你家的费用?好像是收了吧?你不是倾家荡产的积蓄都花光了,总算是把奎哥的病给看好了吗?”

    我这话一出口,一下子,整个桌子上的人都哑巴了。

    一时,金秀秀的脸都通红了。

    李君似乎也有点僵硬了。

    樊晴晴端上菜来……

    “还有菜吗?”我道。

    樊晴晴:“没了。我再去弄个汤。”

    我连忙起身,一把拉住了樊晴晴,按下樊晴晴来,樊晴晴坐下看向我……我道:“汤回头我去做,你赶紧吃些吧。都忙活了半了。这样辛苦,下回还不如去饭店呢。好了,就此罢手,剩下的我来。”

    “哎呀呀!宝兄弟,你可真是会疼人!”吕茂军道。

    面对着我如此坦然而近乎“**”的和樊晴晴的亲昵甜蜜,把金秀秀都羞坏了。连同娟儿,更是脖子都红透了。倒是樊晴晴,她已然是好似都习惯了我的这种宠溺。

    ……

    此时,金秀秀道:“什么啊我宝,这一大部分的烧菜可都是我做的呀。炒菜我也包圆了一半,还有王大婶和吕婶子她们,晴晴没有那么累,瞧把你心疼的!”

    吕茂军突然嘀咕了一声:“不要脸。”

    李君看向吕茂军……

    我也看向了吕茂军,本来我是想去厨房做汤的,闻言,我坐在了樊晴晴身旁。

    吕茂军可能真是喝大发了,他是心中想来着,可是万万没有想着出来,结果,吕茂军这一声嘀咕,在座的几乎都听见了。

    樊华看着气氛有点不对,连忙打岔地猛然一拍吕茂军的后背,笑道:“茂军,你这是真妒忌了啊!怎么,心里过不去啦?我们可都知道,你可是还打光棍着呢,别急,回头我给你找个境外的洋媳妇!啊哈哈……”

    李君脚在底下碰了碰吕茂军,吕茂军也笑了,看向我,已然是面红脖子粗的吕茂军笑道:“我宝,你是不是大城市过来的啊?俺们这里的娘们可都做不出来,这人前人后的咋这样啊?是不是刺激俺们光棍汉啊?”

    金秀秀突然使劲地一掐吕茂军,道:“你是这辈子都找不到娘们了!”

    吕茂军“哎呦”一声,叫了起来。

    樊华:“你呀!你是完蛋了我看!”

    这里我们纷纷都开始调侃吕茂军的时候,突然,王大婶来了句:“狗蛋呢?”

    “玩去了,你赶紧去找找吧!就这还吃呢!孩子都跑了,孩子都不看了,就知道吃!”吕婶子揶揄道。

    王大婶看了一眼吕婶子,哼了一声,道:“怎么,你没孙子我有孙子,急了是不是?”

    吕婶子这下子真恼了,一怕桌子便要起身跟王大婶“肉搏”……就在此时,突然樊芙蓉满头大汗地冲进了院子。

    樊芙蓉四处张望,像是要找谁的样子。我这里正推嚷着樊华让他过去把樊芙蓉拉过来大家一起吃饭喝酒聊的时候,樊芙蓉似乎找到了目标了,只见樊芙蓉冲着王大婶就喊叫道:“不好了,狗蛋好像被一条大白狼狗给叼走了!”

    “什么!”王大婶当场就要发晕。

    这哪来的大白狼狗?要知道这村子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渐渐的狗都被偷完了,连樊嵘家的藏獒都没有逃过这个厄运,这怎么从哪里冒出来一条大白狼狗来着?关键是居然还把狗蛋给叼走了!

    这下子,连吕婶子也跟着着急了起来。

    吕婶子扶住了差点就要跌倒的王大婶,道:“走,咱姐俩赶紧去找找。”

    王大婶的心魂都快没了,只是应着声:“哎!”

    樊华走过来,拉着樊芙蓉,道:“真的假的?你看见了?”

    樊芙蓉很是惊恐地道:“是的,我看见了,我亲眼看见的,反正不是叼着狗蛋,就是其他孩子。反正是叼着一个孩子,我看着像是狗蛋。”

    这下子,谁也坐不住了。遇到这种事情,全村的人都会挺身而出的。连最后吕茂军都跟着出去找了。

    李君是最后一个起身的,他缓缓起身,暗自叹了口气,李君已然是知道狗蛋是活不成了。

    ……

    有人远远地跑着,手中拿着棍棒,喊着,叫着,吸引着我们都跑了过去。那时最后一个起身离开的李君,现在也跟我们都跑在了最前面。

    只见了前面有人似乎追逐着什么,然后那几个人便就蹲了下来,似乎救下了孩子。

    其实当他们发现狗蛋的时候,狗蛋已经死了。

    狗蛋惨死在“犬牙”之下。

    那狗蛋被撕咬的很厉害,身上多处都见到森森白骨了。多处皮肉被撕裂的,特别是面部的一块皮肉,已然是快要被撕裂下来了,如此,造成的面部恐怖之状,连王大婶都不敢上前了。

    吕婶子紧紧抱着王大婶,王大婶几番昏厥地哭喊地汁…太平灵异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