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410章 大樊村(十二)

时间:2018-08-31作者:花都开好了

    就在樊芙蓉一愣神的时候,那李君又哈哈笑道:“我说丫头,你可真是不讲良心啊。你爹你哥的命可都是我救下来的,怎么,让你以身相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吧?哦,就这点牺牲都不愿意了?再说,我有哪点不如那个樊华的?”

    樊芙蓉:“这都什么时代了,谁跟你讲究那个!救命是救命的,凭什么要我以身相许?我没有这个义务责任!”

    李君:“哦,你就是这么对你们家的救命恩人说话的?”

    “起来,我没有功夫跟你啰嗦!”樊芙蓉吼道。

    李君巍然不动:“你去哪?”

    “要你管!”樊芙蓉开始歇斯底里了。

    李君:“你去樊华家?”

    “怎么,我去哪要跟你汇报?别说我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就算是我嫁给你你就可以限制我的自由了?告诉你李君,你别做梦了。”

    李君:“你想跟樊华私奔?”

    樊芙蓉:“是又怎样?你能管得住我?”

    李君:“你就这样?什么都不带?就这样匆匆忙忙的就去私奔?”

    樊芙蓉:“以后我什么都会有的。”

    李君:“你想,可是樊华会吗?你能舍得下一切,他行吗?”

    樊芙蓉:“那我就殉情!总之,你不可能得到我!”

    李君嘿嘿笑着,一步一步逼上前来:“我不可能得到?告诉你,你要是再这样逼我,我可真把你给办了!”

    樊芙蓉一巴掌便就甩了上去……

    李君一把抓住樊芙蓉的胳膊,樊芙蓉自然是要十分激烈地反抗,却突然感觉全身一麻,动也不能动了。

    樊芙蓉看着李君,那种凶狠和仇恨,真是看着都要把李君给吃了。

    李君嘿嘿抱起樊芙蓉……

    樊芙蓉默默流泪不止却面色上丝毫不肯示弱,她带着满腔的愤怒还是仇恨地瞅着李君,只是泪水不停滴从眼角留下来。

    而当李君把樊芙蓉给抱到一破房子后面之后,樊芙蓉突然意识到自己怎么为什么不喊叫呢?而此时,樊芙蓉感觉到危险真实就要发生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全身发麻,竟是连喊叫都不出来了。

    李君又把樊芙蓉抱到了那屋子前,一拧门,门开了,李君抱着樊芙蓉走进去,门关上,从里面反锁死了。

    樊芙蓉知道,这是樊泽家的房子,老房子了。自从樊泽在镇上买了房子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住过,这房子盖好后也没有住上一年就都搁置了,一搁置就是好几年,房子里霉味很重,看起来到处都是灰尘,不过想来有时候樊泽也回来暂住一晚上吧,房间里还不是那么灰尘遍布,蜘蛛网也不是到处都有。还好,像是有人过来时不时住上一两天似的。只是屋里都是死气沉沉的模样,没有丝毫的生气,自然更是没有炉火等的痕迹。就是空荡荡的,空洞洞的,很阴沉。

    这样的楼房村里没有几家,自然房门是应该锁上了的,不过是没有那种铁锁把门,这种房门是那种拧开带“key”的那种房门,不晓得为什么李君一拧就开了房门。

    李君把樊芙蓉放下,放在那老结实厚重的红色硬木沙发上,然后李君坐在对面,看向樊芙蓉……樊芙蓉此时已然是面带恐慌了。而李君却神情突然一变地道:“丫头,你听我说。你要跟华子私奔,是个选择,可以,但是今晚不行,你们需要准备,要好好准备!华子更需要安排好。听着,你这样冒冒失失的就离家出走,别说华子很难和你成行了,你也跑不远就会被抓回来。丫头,要私奔就要有个详细的计划和实施的过程。一定要准备充分!”

    随着李君如此说来……樊芙蓉傻了眼。

    须臾,樊芙蓉突然感觉不麻了,竟是能开口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李君:“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不会强求你。强拧的瓜不甜。我希望你幸福。华子和你的确很配,我……”

    樊芙蓉:“那你还要逼我跟你定亲结婚!”

    李君:“嘘……是我逼你的吗?是你家里人吧。我也是骑虎难下了!早知道这样,那会儿我就不往你家里去了。是你家里人的安排!我都是被迫的!”

    樊芙蓉开始听得一愣一愣了。

    李君:“这样,本来不是按照你家里人安排定亲我给下聘礼五万吗?反正这些钱我也是要拿出来的,给你三万,你和樊华准备好,一切妥当了,然后你们私奔,还要有个逃跑的时间,长时间让你家里人发现不了才行!不然……这事要从长计议。”

    说着,李君竟是真的拿出三万块钱来放在了樊芙蓉面前,道:“这样,我会尽量拖延定亲的时间,等时间差不多了,樊华也都准备好了,然后你们在这里汇合,到时候我就把钱放在这里,你们拿了钱就走。到时候我会尽量拖住你家里人的注意力,想来最后就算是被发现了,你俩也走远了,等日后生米煮成熟饭,你俩再抱着孩子回来,那个时候,什么也都于事无补了。都是即成的事实了。”

    樊芙蓉:“为什么?”

    李君:“嗯?”

    樊芙蓉:“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李君:“我不想让你后悔一辈子,我也不想过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我知道你的脾性,硬逼你,只怕会让我后悔莫及,到时候出了祸事,我可还怎么做人,怎么过活。”

    樊芙蓉:“算你明白!”

    李君:“这个计划是这样安排的……最后,我们三个再策划一下。这事你负责跟樊华说了,后天我们就定下来计划。然后开始实施行动吧。要快!”

    樊芙蓉:“你……”

    “我不是好人,可我也不是坏人。”李君心里其实暗忖:我就不是人。

    樊芙蓉:“好,我先听你的,你要是害我,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

    “我说兄弟,我的大妹夫,你怎么就这么啰嗦呢?怎么做事这么拖泥带水的?我以前还真是没有看出来。”樊瓷端着酒盅道。

    李君:“五万嗯!我需要准备准备,你当我真有那么多现钱?我要准备一下。你给我一周的时间。”

    “我说妹夫,你可别往歪处想了。别只往外迷不往里迷,你想想,那五万块还不就是给你自己撑个面子场上的事情,说白了,还是你的!你俩以后过日子总是要有点压箱底的钱不是?”樊瓷道。

    李君心中却暗忖:真不是个好东西!看来你爹加上你,你俩的命连五万块钱都不值!

    樊瓷并没有觉察到李君的心思,樊瓷自以为自己是把李君给说动了,还美滋滋地享受着自己的“能力”。却不想李君已然是动了邪念,李君原本并没有想着要怎么害樊瓷和樊嵘爷俩来着,现在李君是越想越气,已然是想着怎么整治这爷俩了。

    ……

    我看樊华这两天好似有事,心魂不宁的。我也没有多想。

    这日里樊华把一万块钱递到我手中,道:“小宝,我想来想去这钱不能算我入股,就算是我借你的吧。”

    我看向樊华……

    樊华似乎突然心一横地道:“不用利息,不要你股份,等以后赚了钱,把本钱还我家里人就行了。”

    我看向樊华……

    樊华:“我怕赔本……我不想冒险。你记得还我本钱就行了。”

    我:“哦。”

    樊华:“过阵子我可能要远处一趟,等你盈利了,要是我长时间不会来,你代我照顾一下家里,行吗。”

    我:“噢,没问题。放心吧!我保证不出一年,这钱一定归回!”

    樊华苦笑了一下。

    ……

    这日里是村里的一件大事。

    李君要跟樊芙蓉订婚了。

    李君此番前来,不单是带来了订金,还有“八大箱”的聘礼。

    一阵鞭炮响……

    李君来了。

    这订婚办的跟村里那普通的一般人家结婚似的,好不热闹。村里前来祝贺的可是不多。因为并非是结婚,所以无需送礼,不过村里人大概是想在这里混上一顿的缘故,纷纷把要结婚的礼金都提前在这个天给送了。

    樊芙蓉跟个小媳妇似的窝在她的闺房里,也不出来,看似不好意思,其实樊芙蓉根本就是不屑,更是有着一种目的和主意。娟儿和樊晴晴陪着樊芙蓉在屋里,李君坐在堂屋里,那金秀秀和樊瓷老婆吕思勤一起忙碌着招待照应着,李君带来的东西都被提进了樊芙蓉屋里。

    人头攒动,院子里都快站不下了,平日里一望无际般好似无人的“荒村”般的大樊村突然一下子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了这么多人。

    娟儿拉着樊芙蓉的手出去,金秀秀望见了来了声:“娟儿,你们这是干什么去啊?”

    樊芙蓉只是低头疾走。

    娟儿:“小解。”

    金秀秀便就不在意了。

    的确很忙,其他人都望着厨房里的动静呢,也便再没有人注意到娟儿和樊芙蓉了。

    这里,金秀秀、吕婶子和几个老婆子都开始在厨房里忙活了,圆桌摆上,凉菜纷纷上来了。

    一共有七桌酒席,院子摆了六桌,堂屋里一桌。自然,樊嵘等一些村里的干部陪同着,还有李君都是在堂屋里的桌上吃酒。小孩子是没有席位的,便就站在大人身边,不过老老实实吃饭的孩子并不多,都是拿上两块好吃点的肉头便就跑开玩了。

    也有些许的村里人看着到了晌午开饭了,也便就走了。樊嵘也没有强留。樊晴晴便就回来了。

    自从王大婶不在了后,吕婶子吃饭的时候也不争抢跟拼命似的了,显得那般的孤苦和寂寞中。吕婶子便就忙活着烧饭、做菜、端盘子。

    樊嵘走出来,站在门口面对着院子里的人道:“大家吃好喝好啊!今儿个,不算。就是简单点滴请大家热闹热闹,赶明儿丫头跟李神医打过结婚证,正式摆酒席的时候,可不是在这里,那个时候,咱们去镇上的大酒店吃去!”

    “好喔!”

    “够意思!”

    “恭喜恭喜啊!”

    一时,大家可是开心坏了。这行了一次份子,可是要吃两顿酒席,这可乐坏了大家。

    一时,吆喝声、叫好声此起彼伏。

    众人开始大吃海喝起来,年轻点的男人们吆五喝六地划起拳来。

    ……

    樊嵘已经开始喊李君女婿了。

    李君频频点头,纷纷敬酒,一个不落。

    樊瓷更是以大哥的身份坐着喝了李君的敬酒。

    这顿酒喝的,直到了下午五六点钟,堂屋里的席宴还没有散呢。

    又过了会儿,这堂屋里不是本家的村里人方才东倒西歪地离席而去。此时,看来都喝大了。包括李君,似乎也都站不稳了,送客也是不行的了。

    樊嵘醉眼熏熏地道:“樊华家来人了吗?”

    “来了。樊华没来。”樊瓷道。

    樊嵘:“嗯。这事的确是有点对不住华子,不过我以后会提拔提拔他。”

    李君:“是啊,樊华和芙蓉其实也是蛮般配的……”

    樊嵘:“哎哎哎,李君,你可别有其他的什么想法,我说的话意思是……”

    李君再次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举杯敬道:“爹,别说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待芙蓉的。”

    樊嵘啥也不说了,一口气喝了杯中就。

    此时,吕思勤想起来了什么地道:“这丫头,闷在屋里都一天了,这还没在哪呢,怎么跟怕见人的小媳妇似的了。咱这可是娶上门女婿,又不是嫁出去到了别人家。”

    樊嵘老婆连忙咳嗽使眼色……

    吕思勤:“我去把妹子叫出来,这也没有外人了,还闷在屋里干啥,这都一天没吃饭了吧。”

    说着,吕思勤走进了樊芙蓉的闺房里。

    屋里没有人,吕思勤连忙查看地上摆着的那“八大箱”的聘礼,翻看了一会儿后,重点来了。吕思勤连忙开始找李君带来的五万块钱的订金,却是怎么找都找不到了。

    这下子,吕思勤突然感觉头一个炸两个响,顿时有种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来。

    吕思勤连忙跑了出来,气喘吁吁未定中看向众人……

    樊嵘、樊瓷、樊嵘老婆、李君还有没有离开等着最后收拾的金秀秀和吕婶子也都看向了吕思勤……

    此时,只听那吕思勤如同喊叫般地道:“钱没了!五万块钱没了!”

    “什么!”樊嵘一拍桌子,吼道,便就钻入了樊芙蓉的闺房里。

    这众人都过去了。

    那李君便如同喝醉的不省人事般趴在桌上……

    李君带来的五万块钱的订金那是摆在了花篮子里提进来的,现金!现钞!众目睽睽之下带来的。谁敢说李君没带钱来了。且当时那吕思勤可还开玩笑似的特意点了点。这会儿没了,人家李君人还在醉酒中,自然,钱的失踪是根本就怀疑不上人家李君的了。

    此时,樊嵘老婆才喊了一声:“丫头呢!”(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