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5章 练胆

时间:2018-04-19作者:花都开好了

    午饭的时候,这才发现工作人员还真是不少。

    董事长并不在餐厅,老板嘛,当然要与众不同了。

    “那个虎背熊腰的门卫叫阿武,他可是这里的老人了,资格可是仅次于老范。哦,那个焚尸工就是老范。”

    “啊,那个小老头只是个焚尸工?”我很是不解地反问道。

    “别看人家只是个焚尸工,管的可不少。在这里,岗位是岗位,身份是身份,地位可跟岗位不挂钩。”运尸工阿伟道,“大厨我们都叫他小胖,人挺随和,不错,能处。”

    阿伟头很大,显得憨憨地模样。是个实在的年轻人。

    我再次递上一根香烟,道:“她呢?看起来是个中年妇女,可是风韵犹存啊。是会计吗?”

    阿伟呵呵一笑:“哦,你说孟姨啊,你可猜错了,人家可是入殓师。技术工。这里除了董事长,谁能管得了她呢。你可别招惹她。”

    “我招惹她干什么?”我对于阿伟的这句话很是嗤之以鼻。

    “祥子、磊磊,过来一起吃饭。”阿伟冲两个年轻人喊道。

    那个叫祥子的独坐一桌吃了起来。

    磊磊端着托盘便过来了。

    我斜睨着那旁独坐的祥子,他的的确确英俊,更有一股子气场。着实一个帅小伙不错。却满头的银丝白发,看上去却没有什么杀马特的感觉,也谈不上多时尚,倒是给人一种飘逸感。感觉那满头的银丝白发跟他倒是非常贴合。祥子独坐在那里,却并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受,只是忧伤中带有神秘色彩的一个有故事的人。

    我这里还在揣摩打量那边的祥子,叫磊磊的已经落座了。

    磊磊的脸很长,长相也跟阿伟一般的不俊秀。他俩这种丑陋的模样,倒是很贴切这里的工作。

    而我,在这里简直就是小鲜肉一枚。

    我连忙起身敬烟。

    “磊磊,跟我一样,都是运尸工。祥子是开车的,别管他,他就那样。”阿伟道。

    我“噢”了一声。

    “祥子人家是谁,可不只是个司机,人家可还是老板的机要秘书呢。”磊磊接过烟,来了这么一句。

    我连忙给磊磊上火……

    “新来的?”磊磊看向我。

    “守灵的。”阿伟如此介绍我。

    “不错啊,那活可轻甚多了。”磊磊道,“不像我们,什么活都要干,乱七八糟的除了抬尸体,还要干杂货,一个月才三千多,还不到四千,真没意思!”

    闻言,我心中一禀!

    “兄弟,你一个月多少?”磊磊问道。

    “哦,啊?我……”我支支吾吾。

    “怎么,没有告诉给你开多少?”阿伟问道,脸上堆满了急切。

    “也就几千吧,具体还不知道。”我留了个心眼,立即转换角度地道:“那入殓师呢?”

    “她工资当然高了,这里唯一能一个月拿上五千的。也就她一个人了。别看老范还是个大管家呢,工资也就把四千的,跟大厨小胖差不多。”

    “啊,大厨一个月就四千?那干什么还在这里干?”我真是吃惊了。

    阿伟:“你看这饭菜,什么玩意儿,离开这他能去哪里?”

    “一分价钱一分货呗。”磊磊插了句话。

    “那这里工资都不高嘛。”我若有所思地道。

    “是啊,这年头,钱难赚,屎难吃。”磊磊道。

    呃……我喉咙里一团米饭好像噎住了。

    ……

    一顿饭,阿伟和磊磊抽完了我的烟,我跟这俩哥们也算是走近了。

    午饭过后,我热情邀请他们去我的“宿舍”坐坐,他俩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回自己宿舍午休去了。

    真是闲得慌,我只得也回了我的“宿舍”所在——太平楼,太平间,停尸房。

    ……

    回到“宿舍”,过了一会儿也就不觉得那么寒气逼人了。

    想来不过是心理作用吧。

    坐在床沿上,身子越来越弯曲。

    头脑似乎有点涨。

    怎么我的工资那么高?

    真是忽悠我?

    算了,看这个月底怎么说吧。

    老范……他居然是知道我工资的,也就是说,他……八成这里有股份。我等于就是他的员工了。一个月八千,这份工的确难找了。珍惜吧!别多想了!想来那阿伟和磊磊要是知道了我这个薪酬,那还不打破了头的跟我抢!

    竞争蛮大的,压力还是有的。

    老范,对了,那家伙当时肯定是故意拉开了尸柜来吓我的,故意拉开一个有尸体的尸柜,故意……试探我?看看我能不能胜任?唉!当时我真是尿了!太丢人了!不行,要锻炼一下自己的胆量!不就是个死人,死人有什么好怕的?!

    记得某个先哲不是曾说过,活人才可怕,至少死人不会害人的吧?死人嘛,人都死了,还能诈尸不成?我可不信!

    我突然就充满了力量,我想,我无所畏惧了。怕什么,难道我这个活物还能被死的给吓住了?人吓人才吓死人滴!

    我一跃而下了床,从储藏室里出来的时候,我已戴上了口罩。老妈还是心细如发的,该给我备上的很是齐全。接着,我亦步亦趋地走向那边的停尸柜。

    靠!不知不觉居然冒汗了。

    已是枫叶霜露的时令,我也就西装内一白色衬衫,没有穿那么多啊。怎么就冒汗了呢?紧张,还是有点小紧张,这是不由我控制的……我已然听见了自己的心跳。

    来到那尸柜跟前,站定。

    这个尸柜就是老范上午打开来的那个尸柜,里面是一具女尸。

    不就一具尸体,何惧之有?

    我必须要锻炼我的胆量,说白了,不只是为了这份工,更是为了自己的将来,在这个竞争如此残酷的社会里,没有胆量怎么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饿死胆小的……怯弱,没有人会替你扛!

    真的汉子,要能顶天立地,要能……打开尸柜而已!

    我眼一闭,心一横,猛地一拉!

    我那个缺!

    我这一个不慎,用力过猛,尸柜拉开惯性太大,那女尸居然被我惯了出来!

    这一拉,不想尸柜太长,或许我没有分寸,突然不敢带劲了,我一个踉跄,接着便是撅倒在地。

    惯性使然之下,那女尸居然很是离奇地便就被我从尸柜中给“惯”了出来,无巧不成书地就压在了我身上……

    一阵冰凉的压迫!

    我却一动不敢动了。

    心脏都要跳出了嗓子眼。

    我不敢睁眼,不敢乱动……

    “啊”地一声!突然,一阵尖叫发出……

    我连忙就睁开了眼,翻身冲向那女人,那个中年妇女,那个风韵犹存的孟姨。

    “孟姨,听我解释!”我跑了过去。

    “啊!”孟姨可是入殓师啊!居然被吓疯了的般冲出了停尸房,跑下楼去。

    我追了出去:“孟姨,不是你看到的那个……”

    孟姨一个大跨步踩空,连滚带爬下了楼……

    孟姨猛然一个回头,却见我已赶到了面前,也不知孟姨是不是受了伤,还是没有受伤,只见她腾地而起,随即脚上的高跟鞋砸向我……

    “嗖嗖”两下,我躲过,却见孟姨已然是趁隙而“逃离”了出去。

    我还是又追赶了过去……

    孟姨跑出“太平楼”之后,便是一边大呼:“变态啊!杀人啦!”一边孟姨就像个没头苍蝇般的到处“乱撞”了起来。

    或许是发现董事长不在吧,她直奔焚尸房所在的那套院去了。

    想必她要找老范。

    此时,我头都大了!

    什么杀人了?杀人?我那地方有活人可杀吗?

    想来是孟姨为了救急而故意诞言夸大,呼叫人来的缘故吧。

    焚尸房所在套院的辕门是铁质的圆门,白天不关。孟姨刚要冲进去,老范已站在了辕门当中。

    孟姨连忙就拉扯着老范,回身转头指着我,一时居然激动的啥也没有说出来了。

    老范很是淡定地瞅向了我。

    此时,小胖也从厨房里出来了,手中还拎着半瓶酒。

    阿伟和磊磊也从休息的房间里跑了出来,站定在那里,面面相觑。

    我更是全身都要失去了知觉。

    “轰隆隆”地一声响,一辆加长版的面包车驶入而来,祥子驱车而至,好像刚才去接了老板。

    董事长从车上下来,一身丝绸的宽松白大褂,脚上是软布鞋,黑粗袜,手中握着个不锈钢的茶杯……

    董事长一下车,就怔怔地看向此情此景,他挠了挠头,灰色的偏分发型有点乱。

    “这又是咋了?”董事长皮笑肉不笑地问道。也不知是问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