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18章 小蓉(二)

时间:2018-04-19作者:花都开好了

    唐蕾婷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我听,跟我一起分析似的。

    听她的思路走偏,我连忙引导地道:“应该跟她男友没有什么关系吧?”

    唐蕾婷侧头看向我……

    “听说她男友给了她很多分手费,几十万的样子,能给这么多分手费的人,还会回过头来要人命?富二代,也就寻求点刺激什么的,真是sha ren放火应该不会。”

    “那也说不准吧。”唐蕾婷道,“难道这事就跟她前男友一点关系都没有?”

    “嗯……难说,有点吧,或许……对了!说不定就是这钱闹腾的。”我应道。

    “钱?她男友把钱给她了?分手费给过了?”唐蕾婷看向我。

    “走,我们去调查调查不就都清楚了?”

    “嗯。”唐蕾婷似乎也找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一股子职业素养的潜力迸发了出来,说干就干,她有车,来去方便,我有空,趋之若鹜。

    就在我关shang men的瞬间,突然目光一闪,只见了在这太平间阴暗的角落里,一个身影杵在哪儿……不是小蓉的鬼魂是什么!

    “小蓉,老子我可不是听你使唤的小厮,我可不是为了帮你……咱俩的事回头老子跟你慢慢算!”

    ……

    一番调查下来,果然,通过小蓉父母的话我们知道了小蓉果然有哮喘病,且是老根了。

    当我们问及小蓉前男友是不是给了小蓉一笔分手费的事情后,小蓉父母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

    “没见着!分手费呢,哪呢?一分钱没见!你们也别再调查了,赶明儿我们就去把尸体火化了,这两天忙着搬家没得空,怎么……你们解剖尸体了?”小蓉母亲突然问道。

    我连忙道:“没有没有……我们只是……”

    “尸体并没有解剖,不过从尸检报告上我们发现了一些新情况。”唐蕾婷正色道。

    “什么情况?”小蓉爸爸立即绷紧了神经。

    “死者身上有其他的伤痕。”唐蕾婷道。

    “你,你是说……”小蓉爸爸连忙起身向前,坐不住了。

    “暂时一切都还不能盖棺论定,我们会调查清楚。真是有问题的话,我们会还死者以公道,对于枉法者,也不会放过轻饶了。请你们相信。”唐蕾婷的官腔打得不错。

    ……

    小蓉的前男友是已经给过小蓉分手费了,且见到我们,小蓉前男友还骂骂咧咧地道:“她什么东西,就是为了骗钱!我告诉你们,她这可不是一回两回了,你们应该把她抓起来!怎么来找我了?!”

    “她死了。”唐蕾婷如实道。

    对方一愣,却随即喊道:“死得好!”

    唐蕾婷很快就排除了小蓉前男友的嫌疑。

    “对了,去小蓉邻居家看看?”我提醒道。

    “嗯。”唐蕾婷也不辞辛苦。想来也是啊,我一个分外之人都二话不说如此奔波了,她一个分内之人还能嫌累?

    很快,我们就摸到了刘柱家里。

    ……

    “咚咚咚”地三声敲门声过后,屋内刚才还有的电视机声音没了。

    我其实早已心知,这家伙就是凶手。不过唐蕾婷可什么都还不知道啊。我暗中做好了应急准备。手机屏幕上的按键号码也停在了“110”上面。

    “没人?”唐蕾婷问我。

    “怎么可能,刚才屋里还有声音。该不会是做贼心虚吧?”我故意用言语开始引导唐蕾婷,给她洗脑、无意识地灌输这种潜意思。

    此前,我已故意跟小蓉父母打听了,得知了这屋是他们租给一个外来打工叫刘柱的人住了。刘柱是个单身汉,在开发区那边的厂子里上班。

    已经是晚饭的时候了,唐蕾婷怀疑这人该不会在外面吃饭呢。

    自然,没有搜查证,唐蕾婷也不敢太冒失了。

    我不管,狠狠滴敲打门房起来……

    门终于开了。

    只见一比较壮实、却又显得瘦削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出现在了门口。

    刘柱猛一拉开门,便嚷嚷:“干什么的!什么事!”

    “jing cha。”唐蕾婷的证件起了很大的作用。

    刘柱神色的变化,太过明显了,想来唐蕾婷应是察觉、心中有数了。

    “干什么?”刘柱还是堵在门口,语音却“虚弱”了很多。

    “没事,就是来调查一下事情。麻烦让我们进去谈谈行吗?”唐蕾婷道。

    想来也就是个外来打工干劳力的,并没有什么多少法律程序意识上的了解,刘柱自然不想让我们进去,却又不敢说什么。

    唐蕾婷一前,我一后,走入房中。

    一入房内,便有一股子腥味、霉味扑面而来。屋内凌乱不堪,啤酒瓶到处都是,小方桌上摆着两盆子菜,散白酒和啤酒放置在桌下……

    “吃晚饭呢?”唐蕾婷语音柔和地道。

    “嗯,正吃着呢。”刘柱道。

    我四处看着……这里比狗窝还……唉,怎么说呢。

    “要搬家?”唐蕾婷问道。

    哦?我只是觉得很乱,却并没有看出来这个刘柱要搬家走人。

    而刘柱的回答应证了唐蕾婷的观察分析。

    “嗯。房东要搬家了,这里不给住了。”刘柱道。

    唐蕾婷毕竟是职业的,吃这碗饭的,经过专业培训出来的,我若是没有孟姨的那份尸检报告和小蓉鬼魂的“亲自现身说法”,我在这里头就是晕头鸭子,还调查呢,一团雾水,啥也不是。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我晚上就要走,还要收拾东西。”刘柱道。

    “怎么走这么急?”唐蕾婷问道。

    “房东催得急。”刘柱应答如流。

    “对了,你认识房东的女儿陈蓉蓉吗?”唐蕾婷直入主题。

    “谈不上认识,什么叫认识不认识的,我认识她,她还能认识我?”刘柱的这种自卑好似跟我不同,我是真自卑啊。他这是要置身事外的托词。

    “陈蓉蓉死了,你知道吗?”唐蕾婷问道。

    “谁不知道。”刘柱应道。

    “死前你们有过接触吗?”唐蕾婷一声接一声问道。思路很清晰。

    “有……打个照面算接触吗?”刘柱道。

    “不算。”唐蕾婷道。

    “那就是没有。”刘柱道。

    刘柱终于说谎了!露出破绽了!这个谎言让刘柱难以自圆其说了。我可知道,刘柱那天可是上了陈蓉蓉车的。

    “既然你跟陈蓉蓉不认识,那她还敢让你坐上她的车?”我突然插话道。

    很显然,刘柱身子一个激灵。

    唐蕾婷先是看向我,随即,就在刘柱一个激灵、身子稍微一颤,唐蕾婷立即看向刘柱,刘柱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唐蕾婷的“法眼”。

    “什么?”刘柱不是没有听清楚我的话,而是故意打岔。他在寻思着托词。

    突然,就在这屋角一处,突然发生一阵响动,伴随着“吱吱吱”的尖锐叫声,两只老鼠滚打一团而出,撕咬的很是厉害。

    刘柱双腿一软,“妈呀!”一声喊叫。

    想来不是我和唐蕾婷在,他都能蹿出去了。

    “有人看见那天你上了陈蓉蓉的车。”我紧追逼问。

    刘柱壮起胆子,朝那两只老鼠踢去,老鼠惊散。刘柱气喘未定,似乎忘了回答我的问题。

    唐蕾婷刚要开口,我连忙道:“打扰了。”

    ……

    走出来,拐入街角。

    我喊住了唐蕾婷。

    唐蕾婷看向我……

    “你不觉得他有很大的嫌疑吗?”我道。

    “什么嫌疑?”唐蕾婷问道。

    “见财起意。别忘了,陈蓉蓉把钱取出来了,钱呢?”我道。

    “哼。”唐蕾婷冷哼了一声,“就他,有贼心没贼胆。我觉得他没有那个胆量。难道你认为他装的?”

    “没装。不错,他是怕老鼠,但不见得就不敢sha ren。有的人天生怕一些鱼鸟花虫什么的,就像是晕车、迷向一个道理,但不见得就不敢开车,不能走路了。还有,他一直在回避我说出来的最后一个问题。你现在要是放过他,万一错了呢?唐蕾婷,你可知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刘柱可能胆子是小,他也没有就想sha ren了,但是当时的情况谁知道,或许刘柱在抢劫的时候陈蓉蓉极力反抗,刘柱情急之下失手掐死了陈蓉蓉呢?”

    唐蕾婷:“你这还是推理,还是证据不足。”

    “可以拘留他二十四小时吗?”

    唐蕾婷:“可以。但是没有拘留证……”

    “那你回去开啊。”

    唐蕾婷还在犹豫……

    “我在这盯着。”我的神情很笃定。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