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40章 闹鬼,假死

时间:2018-04-19作者:花都开好了

    想到这里,暗暗地,我收起了“殇汤剑”。

    “殇汤剑”的威力我自然已经知晓了。对人类是无用的,但是却能够让逝者的灵魂永不超生,元神湮灭。

    面对许静怡这样的鬼魂,我下不了手了。

    唉!总是自己都给人家换过衣服的,也算是有了缘,算了吧,再说了,看许静怡的动静,倒是安详、温柔的很呢。不似厉鬼恶鬼那般的模样。

    算了,今晚我还是把昊子拖走,回去他那狗窝凑合一晚得了。

    正当我思量得定,准备走人的时候,忽然,耳边飘来一阵女声……她又抽泣了起来。

    我连忙猫腰顺地一滚,躲藏在了门后,侧目看向许静怡……

    这个女作家不想死后也还是那副模样的忧郁而凝重。

    一道黑影随着她的小步伐移动着……

    奇了怪了……

    许静怡又坐在了我那张大床边。

    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我真想过去安抚她一番,自然,我是很理智的人。

    这许静怡可也真是一个勾魂鬼!

    似乎想起来了什么,许静怡长吁一口气,却竟是喃喃地道:“五月艳阳天。”

    呃……这下句不正是“三春芳草地”嘛。

    我竟脱口而出。

    我连忙捂了嘴!屏气凝神,观察着……

    许静怡果然抬头四下里张望起来……

    她没有离开床,竟然又来了一句:“丁香花百头、千头,万头。”

    谁说我文采不好了,成绩不好,并不代表什么吧?我偏科不行吗?

    一种冲动,让我这种极好表现的人控制不住了:“冷水酒一滴,二滴,三滴。”

    我的声音不大,甚至比方才脱口而出时更是压低了些,但在这如此寂静的环境中,许静怡听了个清清楚楚。

    我能发觉了她脸上的喜色……

    许静怡这次起身离开了床,一步一步走向我躲藏的位置……

    正当我以为她要推开门出来的时候,她的脚步声戛然而止,却又开口道:“山石岩前古木枯,此木即柴。”

    我不敢应声了。不过我还记得下联。

    要知道,那一袭白色“睡衣”可就在我眼前了。

    自然,这联子可并非我独自思对出来的,这联子也不是许静怡的原创,我反正是从杂志上看的,也不知道出处,只是后来才知道,这对联为施耐庵传记所载。

    许静怡久久不闻了回应,只见她回到床边,竟是放下了帐子,睡了下去。

    又等了会儿,我悄然背起昊子的“尸体”下楼去了。

    ……

    “见鬼啦!救命啊!大白天又闹鬼啦!”

    昊子那“惨绝人寰”的嘶喊,把大家都给喊出来了。

    当我来到大院的时候,我也是震惊了。

    许静怡的“鬼魂”就穿着那连体的白色“睡衣”站在大家面前……

    阳光下,为何她没有魂飞魄散?

    她还有影子!

    突然,我想起来昨晚我发现有个黑影一直在跟着她……莫非那黑影就是她自己的影子啊!

    先入为主的思想,让我们都以为她就是死了。

    所以昊子坚定地就认为昨晚见鬼了,吓昏了过去。

    事情终于是真相大白了。

    却原来这个女作家许静怡竟是没死。

    医学上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假死”。

    虽然死亡证明都开了,但就是的确没死。“尸体”滞留多日后,假死之人还是要活过来的。

    孟姨告诉我,这就是为什么咱殡仪馆多数的时候是会坚持让停尸时间长些的缘故了。现在想来,这里面的学问大了,有多大,救人一命呢,你说有多大?

    ……

    许静怡的身体有些虚弱,也是腹中饥饿了。

    孟姨连忙招呼大厨小胖给她做了流食性的早饭。

    多日未进食,不敢吃太多,这也是常理。

    董事长得意地看着许静怡……

    是啊,这回看许静怡家人要怎么说了。

    抬杠!人都给你停活了过来,看你怎么说!

    ……

    “你可知道你昨夜都把我吓死了!你是活了,我差点没活过来!”昊子指责地道,还夸张地拍着心口,似乎惊魂还未定。

    “对不起。”许静怡道。

    昊子连忙就嘿嘿地笑了起来……“开玩笑,我开玩笑呢。我哪就那么胆小了。开玩笑呢。”

    “对了,昨晚的对子,是你对的吧?”许静怡期许地目光看向昊子……

    昊子挠了挠头……

    自打这个夜里昊子被是人非鬼的活人“吓死”了一番之后,别说,昊子的胆量还真是提升了。

    这殡仪馆里的任何地方昊子都敢独自前去了。

    再见死人尸体的时候,昊子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了。平淡无奇了。

    昊子也再没有闹着要跟我睡了。

    ……

    当我回到我的“大本营”一看,被褥叠的是整整齐齐,床铺上的床单也是笔直,很明显被收拾的。

    那床上居然还有股子清香。

    或许是我又“发癔症”了吧。

    “哎呦喂!”我跳跃上床,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闭目养神,悠悠自得。舒服啊!从未感觉这张床如此舒服啊!

    “白水泉中月日明……”

    至此,却不闻了下声,我又开始卖弄了:“三日是晶。”

    语出口,我一愣,豁然起身……

    许静怡已然是坐在了床边,坐在了我身边。

    她似乎很“抬杠”似地别着头,盯着我,像是要看透我的五脏六腑似的。似笑非笑地瞧着我,长长睫毛里那忽闪忽闪的眼睛……调皮的模样跃然纸上了。

    此时的许静怡竟是跟昨夜的那种忧郁、落寞、哀伤、孤寂的状态大相径庭。

    真是如同变了一个人。

    难道真是被其他的鬼魂附体了?

    被其他的死者亡灵给“借尸还魂”啦?

    “你也是文学爱好者?”许静怡道。

    “我就会这俩句。觉得不错,就记下了。”我应道,竟是有些坐立不安了起来。

    许静怡就坐在我身边,太近了!

    体香愈浓。

    我想挪开点,却怕她误解我嫌弃。可就这般不动位置,我都感觉她气息喷在我脖子上了。

    “你昨儿个自己醒来的?”我找话题道。

    “嗯,你把我放在抽屉里干什么啊?”许静怡委屈地道。

    “那叫停尸柜。当时你……不是都认为你死了嘛,我这也是工作。这就是我的工作。”我还是紧张,有点语无伦次了。没法子,谁让我雄性荷尔蒙太旺盛了。我有点难以自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