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89章 神棍之法

时间:2018-04-19作者:花都开好了

    早晨。

    上班的已经开始出门了。

    早点摊很多,想来他们肯定是早起的很。

    这个天还不算太冷,早起就已经很受罪了。

    过了孔集。

    西山村路口一段浓雾很大,看起来行车比行走还要慢。

    “就到这吧。”我下了车。

    葛大帅转过弯来,按了下喇叭,回去了。

    ……

    单位里。大家挺欢的样子。

    见到磊磊、阿伟,我招呼了一下,不想这俩货也跟我打招呼了。

    自从阿武去后,难得看到大家如此融洽的一团,还个个都挺开心的。

    昊子也主动跑出来招呼我了。

    “嗨,我说小宝,昨个晚上你又上哪浪去了?”昊子嬉皮笑脸地道,还故意那么大声。

    正巧了一旁萧月走过去,这是不是要故意说给萧月听的?

    “好嘛!处处贬低我,打压我,就是为了争一“母”的?你以为我稀罕萧月?”我走到昊子身边,低声道。

    昊子瞥眼看向我,道:“你可别跟我玩深沉的。”

    我冷笑一声:“至于吗?昊子,我明跟你说了吧,萧月谁的我可不管。是不是你的那还要看你自己的本事。我绝不会横插一杠。但是唐蕾婷谁也别想跟我争!”

    昊子释然地“哦”了一声:“你小子,果然是跟唐蕾婷有一腿!”

    我撇了撇嘴:“别说的那么难听。人家怎么想我还不知道。我也实话实说,我这是一厢情愿。”

    昊子:“我精神上支持你!”

    我哼哼道:“彼此彼此!”

    昊子突然还是憋不住地一笑:“今天要发工资啦!”

    我立马也亢奋了起来:“啥时候?”

    昊子:“听说吃过饭到董事长办公室领,他们有的都领过了。你猜我能拿多少?”

    我应道:“一万不喽。”

    昊子:“那你呢?”

    我没有回应昊子。

    但是我心里想着,要是给我的工资还没有昊子多,我可不能愿意了!到时候可别怪我消极怠工!

    昊子的那得意神情明摆着是拿定了我的工资会没有他多。

    ……

    董事长倒也不厚此薄彼。也给了我一万块的工资。

    真心是不少了!

    这工资要是跟我以前的比起来,这一个月可抵得上我一年的了!

    昊子显然是兴奋的不行了。非要请这个请那个的……我拍了拍昊子的肩膀,笑道:“还是留着些给你那个小弟弟买些奶粉吧。”

    昊子的脸瞬间崩溃。

    ……

    我坐在门岗室里。

    怎么着也该来坐坐了,不然昊子那边意见太大。

    也是我那一句话,说的昊子脸都变色了。昊子气鼓鼓离去,我也觉得这玩笑开得有点过。

    其实话是没有什么问题,关键是这话膈人啊。我也知道,这话戳了昊子的心窝。

    明天就是礼拜六了,双休日即将到来。这又发了工资,回去又是“衣锦还乡”呐!

    下午的时候,就没有什么生意了,很是空闲。

    其实双休日也有顾客来,特别是现在这里的生意那么好。

    不过双休日的假可是董事长跟我提前说好了的,那十年的合同里可都有。

    自然,我也不会太死板,我也通情达理,真是忙的时候,一个电话我也就过来了。

    其实我现在没事就能回去,第二天打的过来就是了。自由得很。

    其实我在家闲着无聊了,也就过来了。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不能忘了,我还养着一头小“阴彘”呢。

    现在我在这里上班,也无所谓什么双休不双休了,双休也就那样,不双休我也等于想什么时候休就什么时候休。

    我坐在门岗室内,百无聊赖,等着下班,今天还是要回去的。毕竟家里人可都等着我呢。我提前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姐说了,晚上去她家里吃饭。看来又是美酒佳肴的伺候啦!

    聊胜于无,我趁着这个闲空,习练起来“殇汤剑”的心法口诀。

    那“小豆虫”慢慢爬了出来……

    对了,我心在仔细看看,发现它好似还能弯曲,能软软地在手上。

    捏起来,倒是根面条般软软,一拉,还能跟拉面般拉长。

    好玩!

    我突然发现了另外一种“玩法”!

    这“殇汤剑”不用来杀戮的时候,倒是可以像一条荧光绳子般的玩具一样,还能编制、能绕圈、能捆绑……

    咦!好东西!多功能呢!

    且这东西绕着了物体后,再是重的东西提起来,都不能扯断了它。自然,这“小豆虫”可是神物啊!岂能断了?

    别说,这“殇汤剑”虽然对人类构不成威胁和伤害,却是可以当万能绳索用。

    玩着玩着,居然又是可以玩出别的花样来。

    嗯,看来这个玩意儿还要仔细研究,内涵很丰富嘛。

    ……

    我“雪藏”在储藏室里的魔兽宝宝小阴彘“龍龑”,这整天价的只是吃了睡睡了吃,便便都很少拉,我倒也省了心。不过亲自喂养,也就不嫌弃了。我倒不是怕脏,毕竟我不能长时间守候在它身边,不能光明正大拿出来吧。

    这小东西长得很快,像是在储蓄力量的只是猛吃猛长着。似乎极速地要脱离脆弱的身躯,急速摆脱任人摆布的弱小阶段,它要迅猛地成长为可以自我保护且能为所欲为的魔兽。

    我不是没有担心过它越来越大之后的情况。

    但是以这小东西现在的表现来看,我觉得它不会成魔。毕竟是我一直在喂养,且是喝奶长大的。

    还有,现在让我痛下杀手……我做不到了。

    下班的时间到了,我先是回到“太平间”。

    现在储藏室被我已经改造成了“龍龑”的居室。

    且非常舒适。

    我用了半袋子奶粉,喂足了“小东西”,把它包裹好了,放在储藏室的壁柜里,固定好壁柜,垫好了铺子,拍了拍这个小东西,它就又睡去了。

    这才多少日子?小东西长了二十厘米!

    关好门。我便背上包准备离去。

    包里多是些换洗的衣服,一些单衣也是用不上了,带回家换些厚衣服来。

    一万块的工资,我准备留下两千自己花。

    昊子早就回家去了。

    萧月“无家可归”,便就还留在这里,我本想约萧月去我家里玩玩,一起到我姐家里吃个便饭的,昊子都没有约成,我万一这要是约成了,客气话成了真,那昊子知道了,还不要我命!

    算了,我闷头就走,一路出了殡仪馆大门。

    老范坐在了门岗室。

    ……

    想着带些什么东西回去吧。

    我便先没有坐车,一路走到孔集街上,这孔集也就这一条大街,等于是大路,直通十字路口便就是大桥了。上了大桥一路朝西就进城了。

    买些水果吧。

    我东瞅瞅,西看看……

    “这位小哥好面相!”突然一个人的声音在我身旁响起。

    我一看去……

    却是个算命的瞎子,正是面向我。

    看来这话就是说给我听的了。

    他真瞎?我不知道,也懒得知道。

    “好眼力!”我这话可能也挺伤人的吧。

    不过谁让这神棍惹我来着。

    腌臜了一句,我便要走人,算了,家里也不缺些什么东西,干脆早点回家,把钱给了爸妈,去姐姐家喝酒去。就方才,家里人又回了电话过来了。

    ……

    “小哥慢走。”这瞎子缠上我了。

    “我说神算,今儿个我还有事,改天我再来光顾吧。”我还应了他一句。

    老瞎子的那枯枝般的手在摊子上的八卦图上摸索着,摸到签盒,道:“来一根吧。免费。”

    我丢了一根烟给他。

    瞎子不为所动,不恼不怒,却笑了起来:“小哥面相虽好,却多有磨难啊!要是能听我一言,保你今后顺顺利利。”

    “要是我不听呢?”我就是这一根筋,越说越走不了了。

    不想,这瞎子后面的话,还真是让我驻足了。

    “小哥的腿部是不是有些不舒服?有没有无缘无故的腿疼过?”这瞎子来了这么一句。

    蒙,碰,总是会有碰到的。十个人能碰到一个,其实也就赚了。

    是的,我们有时候都不信这些旁门左道的,可是你一旦被人家给点了“穴”,点到了你所在乎的,那么,你虽然还是不能相信了,却心中膈应,不能释然了。非要弄个明白的时候,八成也就要上当了。

    腿,便是我的软肋。

    这瞎子一提到我的腿,我当即腿就软了。

    那差点疼死了我的经历,堪比之后的“玻璃栈道”和“屠屋”事件,我心中挥之不去,甚至不敢想,想起来还有后怕。我真是怕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了。

    我走不动了。

    我蹲在了他的算命摊前。

    “坐。”这算命的瞎子给我拿过来一个布带折叠的小凳子。

    我还真就坐了下来。

    “你说我的腿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疼?”我问道。

    这瞎子嘿嘿一笑:“那是因为你的一条腿已经迈入了鬼门关。”

    果然,这瞎子开始甩套路了。先前可还是说我面相好。这就开始吓唬我了。这是套路,让我拿钱换命呢。

    想来我腿早就不患疼了,且非常良好。再说了,我现在已是经历过大风大浪过来的人了,你一个江湖神棍……别说,这神棍自有他的道行。

    也罢,我且听听。

    反正我知道,我这一坐下,便是立马起来也是要给钱的了。

    既然横竖都要掏钱了,那我也要听个够本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