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141章 出土的手镯(一)

时间:2018-04-19作者:花都开好了

    大雪纷飞。

    最后的一对情侣腻腻歪歪地挑了半天,终于是心满意足走了。

    此时已然是快十一点了。

    平时九点钟的时候也就关门了,这几天节日里做活动,关门时间晚了很多。

    不过都这个时候了,外面已然是大雪纷飞中飞雪纷纷,谁还能这个时候过来?

    金店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眼巴巴地望着老板和老板娘。

    老板心先软了,正当老板刚要开口之际,忽然大门又开了……

    一股冷风卷着雪花飘进来一大一小两个人儿。

    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女孩。

    女人和小女孩都是披散着头发,头发上“白雪皑皑”还是不化,她们也不抖落雪花。如同不知不觉般。

    长发遮盖了她俩的脸,她俩拉着手走进来,悄无声息。如同飘逸般。

    小女孩进来后,便挣脱了女人的手,到处乱跑了起来。

    顾客就是上帝,上帝来了,工作人员各就各位,看来今晚是不过十一点谁都走不了了。

    一个个面带微笑的工作人员毕恭毕敬望着女人还有那个小女孩,可个个心里都是恨透了。一个个的也都巴望着这女人可千万别磨叽,赶紧是挑了东西就走吧!

    要知道,这金店的规矩是顾客走完了之后,工作人员拉闸门,柜台还要装货、点验、收营台扎帐,货物入库,一切都完毕之后,方才最后开门纷纷离去。只留下守夜的。而这一番功夫下来,怎么也要拖迟它半个小时。十一点多下班,走的时候可能就都要十二点了。

    这可是晚上的十二点啊,可不是中午头的十二点。

    服务员、柜台销售员、收营员们虽然各个都心急如焚,却也无可奈何。你急,老板和老板娘可不急。对待顾客们,他俩永远都是不急不急。

    按照店里的规定,站晚班的,也就是一天之中最后一班的,虽然下班时间到了,可只要还有顾客在,就不准催促,不能关门,必须等顾客都走完了,才能下班关门。

    小女孩到处乱跑,披散着头发,有服务员送上热饮,还有毛绒玩具,小女孩很开心,服务员见小女孩可爱,要抱抱,却刚抱起来,就突然吓的手一松,小女孩跌落在地。

    女人转头看去……小女孩已经爬起来又跑了。

    女人并不在意,继续低头看着柜台里的金银首饰……

    “怎么那么不小心!”老板娘呵斥那女服务员道。

    服务员低声颤音地道:“对不起。”

    老板娘也低声道:“怎么回事?”

    “好丑,眼睛好恐怖。”服务员曹欣怡颤抖着道。

    “行了!谁叫你要抱人家的!”老板娘低声呵斥道。

    ……

    这金店是这座城里除了那些知名连锁店外最大的金店了。

    “灿灿”金店,也算是地方上的一大地方企业,很受各种优惠保护。金店童叟无欺,服务周全,态度温和,工作人员上班都必须要化妆,上班时必须个个面带微笑。

    之所以叫“灿灿金店”,想来也就是因为老板娘叫胡文灿吧。老板是赵满。

    ……

    服务员不敢多嘴,也只是简单介绍一下货品,销售员也不敢多言,也不敢少语,生怕是惊跑了这个顾客。

    想来这么晚过来的顾客,定是要买些什么东西的了,这要是空手走人了,老板肯定就要找个替罪羊来训斥了。

    大家都小心翼翼伺候着这女人。自然,还有那个小女孩。

    ……

    女人绕着十几个柜台走了一大圈,时间已然是过去二十分钟了,女人还是没有挑好了,老板娘过来了:“女士,你想……”

    女人连忙开口道:“此物能否一换?”

    说着,只见了这女人拿出一个手镯来。

    手镯上似乎有了“铜锈”,不甚光泽,老板娘接在手中一掂量,就知道应是金手镯了。

    “可以的,但是需要些加工费。”老板娘道。

    “嗯。”女人点了点头。

    老板娘拿着那金手镯走到男老板面前,男老板接过来,在聚光灯下仔细瞧着……

    男老板忽然是神情一变,低声道:“这像是刚出土的文物!好像这上面还带有土腥味。”

    老板娘一愣:“值钱吗?”

    男老板:“价值肯定不是等量黄金价可比了。”

    “那可赚发了!”老板娘欣喜无比。

    “这不好吧?”男老板道。

    “什么不好!人家又没有当文物古董卖,就是按照金价扣除加工费得了呗。咱可是童叟无欺,明码标价的。”

    男老板犹豫了下:“万一这要是非常贵重的文物呢。”

    老板娘就恨这男人的优柔寡断:“明买明卖来着,发票收据都有,文物就是文物了,我们知道个啥?难道还犯法了?你可别乱说!”

    老板娘拿过那金镯子,称了称,标明了重量,便给兑换去了。

    “你那镯子其实挺不错的,洗洗也就好看了。不过就是成色差点。我这里的黄金手镯你放心,成色肯定要比你那好多了。不过就是加工费用多点。不过因为你是今晚最后一个客人了,我给你打八折。”

    老板娘这一通话说着,那女人只是低头看柜台下面的首饰,最后点了点头。

    “那手镯是不是家里传下来的啊?为什么想要换了呢?”老板娘带了一句问道。

    女人似乎没有应声的意思。

    老板娘连忙道:“哦,票开好了,你去收营台交下费用就好了。”

    女人拿过那发票,去了收营台。

    收营台内站着早已等待多时的樊荣荣。

    樊荣荣笑脸相迎着,伸手去接票单。

    接票单的时候樊荣荣抬眼一瞅那女人,顿时是倒吸一口凉气!

    那女人面色发紫,形容丑陋,干枯的脸庞,皱纹十分明显,可是看她身形,应该是个很年轻的女人才对。

    樊荣荣数了数钱,办好了手续,道:“可以了。”

    女人终于走向了大门口。

    这最后一个顾客终于是要走了。

    “哎,你的孩子呢?”樊荣荣发现这女人一个人走向门口,那个小女孩呢?

    方才那小女孩还在这店里乱跑着,现在怎么就不见了。

    或许小女孩趁着大家都没有注意,先跑出去了吧,跑出去玩雪了吧。

    都急着等关门下班呢,谁也都没有放在了心上。

    樊荣荣喊了一声提醒,那女人头也不回,也不理睬,只是兀自地走了出去。

    樊荣荣也就不喊了。

    终于是关上了卷闸门。

    ……

    这里门一拉下来,店里顿时就闹腾了起来。

    “吓死我了!”曹欣怡拍着胸口跺着脚,带着哭腔道。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咋了?”

    “我滴个乖乖嘞!你们可没有看见了!那个小女孩真是吓死我了!她一只眼皱巴在一起,另外一只眼是石眼。”

    “屁!那不是瞎了?还能在这里乱跑?”有人反驳道。

    要知道这金店里只要一开门,可必须是灯明几净的,那日光灯非常明亮。这样才能照耀出金银首饰的光彩来,这是必须的。

    想来在这种环境下是不会看错了的。

    “那个女人才恐怖呢!脸都发紫色的,根本就不像人!”三十多岁的高王菲道。

    这下子,樊荣荣也凑了过来:“对对对,我也看见了,吓死宝宝了!高姐,你也看见了?”

    高王菲:“看见了看见了,而且脸上好多皱纹!看那女人的身材,肯定还没有我大呢。怎么长成那样子,跟刚出土的。”

    “高姐,你说话可小心了。我看今个儿晚上这母女俩不对劲。而且那女人走的时候,那个小女孩呢?是不是提前跑出去了?”

    “我可没有看见。”

    “嘘!我可告诉你们,你们是没有发现,我可注意了,那个女人走过镜子旁的时候,镜子里可没有她身影!”一个年龄稍大点的女同事很是诡异地道。

    众人忽然就懵了。

    那四十五岁的保洁阿姨宋瑞瑞恫吓地道:“我告诉你们,那个手镯我看了,就是刚出土的陪葬品!这叫鬼上门生意,是不能做的!做了这鬼生意,可是要被缠死的!而且我看老板娘还真是赚了不少,这鬼生意怎么能赚钱呢!这赚的可是索命钱!”

    就在众人陷入沉思、回忆的时候……

    突然一声大叫!

    “啊!”一个男同事在大家后面这一声猛叫啊!

    “哇!”

    “啊!”

    “呀!”

    一时之间,女孩子们都喊叫了起来。

    连那个方才故意吓人的女同事也失声尖叫了起来。

    几个男同事哈哈大笑起来。

    女同事们纷纷伸出小粉拳。

    “打死你!”

    “打!”

    “太坏了你们!”

    就在大家伙惊魂未定、打闹不休时,老板娘发火了:“行了!是不是都不想回家啦?一个个不是早就巴望着下班了?还不快整理东西,收拾收拾就回家了。”

    众人这才纷纷散伙,忙咯去了。

    ……

    卷闸门打开来。

    樊荣荣第一个走了出来。

    外面的积雪都有扎长了。

    不过此时,雪已经小多了。

    樊荣荣刚要撑伞走人,却突然不动了。

    不对,哪里不对……

    “荣荣,走啊。”经过樊荣荣身边的曹欣怡道。

    “不对。”

    “啊?”曹欣怡看向樊荣荣,“荣荣,你可别吓我。”

    “这雪地上怎么没有脚印!”樊荣荣颤音道。

    “啊!”曹欣怡真是被吓住了。可是有点莫名其妙地被吓住了。

    “那个女人带着孩子先出来的,可是我刚才第一个出来,这门口一片雪白,没有任何的脚印,难道那女人不是走出来的?还是她太轻太轻,根本就没有留下了脚印?除非是鬼魂。”

    曹欣怡现在是想走也走不动了。

    想着打电话给男朋友,算了吧,这都几点了,别回头人家男方家人还说自己疯了呢。

    樊荣荣离婚了,现在一个人住。

    曹欣怡搂着樊荣荣的胳膊,道:“荣荣,今晚我去你家睡一晚吧。”

    樊荣荣也害怕了,“嗯嗯”地连忙点头。

    樊荣荣的话其他同事也听见了,有人道:“你也就吓吓曹欣怡得了。”

    有人笑道:“傻了吧唧的你俩啊!这脚印不会又被雪给盖住了啊?”

    不过别人怎么说,曹欣怡和樊荣荣也都还是怕了。

    曹欣怡现在都不敢再想那个小女孩的模样,樊荣荣想起来那个女人的脸就一阵哆嗦。

    身披麻袋,头顶锅盖,大雪纷飞,愿君怜爱。求订阅啊!!!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