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172章 锦慈墓(十一)

时间:2018-04-19作者:花都开好了

    葛大帅出院的这天,我带着胡语彤在尹思雨那里摆了一桌。

    关巧云怀孕了。

    我们都送上祝福。

    葛大帅经此一番,的确变了很多。葛大帅现在似乎更加倾向于了家庭生活。

    工作毕竟只是工作,家庭才是人生中铁打的营盘。

    ……

    晚间,我也回了趟家。

    躺在家里的我那小窝的床上……

    我看着天花板。

    感觉我现在的生活好不真实。

    我到底怎么了?

    家人又催婚了,说我现在也算是事业有成,要赶紧结婚生子了。

    以前从来不上前的媒婆竟也来踏门槛了。

    我想我现在还是好的吧,至少给人感觉趋势是上升的。

    不过,我怎么能安心,这些好的我什么都享受不了。我突然发觉了其实我一直都在备受煎熬。我还等着那一道坎呢。

    过去了怎么都好了。过不去呢……

    就像是胡语彤正等待着的天劫!

    如同绝症患者般等待着丧钟的随时敲响。

    所以说,胡语彤跟我好似“同病相怜”般。如此,我才没有跟她处处时时地计较什么,不过还好的是,她很懂事,有大局观。关键时刻她知道该怎么做。

    ……

    西山殡仪馆。

    后厨“雅间”。

    我请胡语彤喝酒。

    “乖乖个孩来,你请我吃饭,我下厨我温酒,我上盘子端菜啊?”胡语彤忙活好了,坐了下来便是一通。

    我清了清嗓子,道:“怎么,要不要把你那个酒鬼兄弟喊来?”

    胡语彤脸色瞬即就变了。

    “你好毒,居然全给杀了!”

    胡语彤:“啊?什么啊?”

    我:“啊什么啊,白三他们啊。你当我傻子一个啊?”

    胡语彤:“他们是作死。怪不得我。锦慈墓要是落在他们手中,后果不堪设想。那里面的可都是国宝。反正我觉得我没有做错。事情已经这样了,你想怎么办随你。我反正也就这样了。大不了就当天劫提前到了。你看着办吧。”

    胡语彤说着,竟是泪眼婆娑起来。

    我就知道,她又给我装呢!

    “乖乖,你还蛮有理的。”

    胡语彤“噗呲”一下,呵呵笑了起来。

    “关键是,那是锦慈墓吗?”我突然阴沉了脸道。

    ……

    灿灿金店。

    晚上点钟的时候。

    店员都下班走了。

    卷闸门半开着。

    胡文灿双手戴着“小木桃葫”的手链,忙好了手中的活计后,胡文灿走向卷闸门,准备关门上锁离开。

    “你好。”

    胡文灿连忙转身,只见了眼面前一个打扮非常时髦的女孩子。无论是穿着还是口音,都不像是本地人。

    胡文灿看着那女孩……这女孩的身形很苗条,地上灯光照射下的影子纤细。女孩的脸红扑扑的。

    女孩哈了口气,双手搓了搓。

    “不好意思,关门了。明天再来好吗?”胡文灿道。

    女孩甜甜滴一笑:“你是老板娘吧?我能进去跟你聊聊吗?”

    胡文灿想了想,把卷闸门又往上推了推,推到了顶,门口大开。

    胡文灿这才道:“请。”

    蔡恬恬跟随着胡文灿进了店。

    街上冰雪消融后,人也多了起来。此时还不是太晚,行人车辆倒也来来回回还有不少。

    “喝点什么吗?”胡文灿问道。

    “谢谢。”

    两人坐定。

    胡文灿看向那女孩……

    “哦,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蔡恬恬。我来自香城。”

    胡文灿:“哦。”

    蔡恬恬:“我原本是做期货生意的,也倒卖黄金。我想把你这个店面盘下来。”

    胡文灿:“哦……怎么讲?”

    蔡恬恬:“租期两年,货物可全部打给我。若是两年后我不再续租的话,店面还归你,货嘛,你想要就要,不要就算了。我打包带走。”

    胡文灿陷入了沉思中……

    先不管对方是真的假的,最近一连串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已经让胡文灿身心疲惫不堪了,胡文灿已有了退隐之心。胡文灿想着去国外陪孩子吧……

    “租两年?”胡文灿抬起头来,看向蔡恬恬。

    “呃……你的意思是?”蔡恬恬道。

    “能让我考虑考虑吗?过两天给你答复。”胡文灿道。

    蔡恬恬笑道:“行啊。支票还是现金都可以,我随时给你提现。”

    胡文灿:“我这店面铺子可不小。”

    蔡恬恬:“钱的事情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胡文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

    三天后。

    在征求了赵满家人的想法和回复后,胡文灿正式约见了蔡恬恬。

    胡文灿再次约见了蔡恬恬,并把想要把店打掉的想法说了出来。

    蔡恬恬爽快地一口应承了。

    胡文灿很快就办理了交接手续。

    此后,胡文灿安排完尾事,便就出国“伴读”去了。

    胡文灿就此离开这块伤心地。

    胡文灿走时,再无可留恋,能带走的只能是回忆,留下的,都是不愿意带走的。

    ……

    半个来月了,“灿灿金店”还没有装修完毕,这金店的歇业,竟是也给这条街上的繁荣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金店内部装修中。

    按照蔡恬恬要求,外来施工队日夜赶工,开凿着金店的“地下金库”。

    直到这一天,施工队的挖掘“触礁”。

    “就是这里?”队长黄志康道。

    蔡恬恬看了看,道:“晚上动手。”

    施工队队长黄志康点了点头。

    夜晚。

    已经很晚了。

    “灿灿金店”。

    大门紧闭。

    门外寒风嗖嗖……

    金店内空无一人……

    叮叮当当的响声从很深的地下传出来的时候,响动声已经不大了。

    此时,卷闸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打开,有人开始把卷闸门往上推去……

    “轻点!都慢点!不要打草惊蛇!”葛大帅指挥着。

    ……

    “打通了!”黄志康道。

    “有没有危险?”蔡恬恬问道。

    周围工人打着灯,灯火通明地照着四围的环境。

    黄志康使了个眼色,一个工人先进入了通道。

    “进来吧。”先进去的人从里面喊话出来道。

    黄志康:“放心吧,我们准备充分!”

    黄志康所准备的,可不是什么武器弹药,而是准备了充分的“黄纸符条”、“八卦图”、“法杖”,还有“护体袈裟”等等,都是专门盗墓防灵、驱鬼辟邪的东西。

    “真没事?”蔡恬恬还是有点不放心。

    黄志康伸出手来,嘴巴一吹,手上燃烧起来一团黄色火焰……

    “还俗之前,我可是道行很深的茅山道士!相信我!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好你。”黄志康道。

    “我当然放心啊,我肯定是相信你的啦。我知道你会好好保护我的。”蔡恬恬语气很嗲,神情娇媚。

    “恬恬,干这一行多年了,我从未失手。告诉你,我还捉过小鬼。我可是金牌摸金校尉!金字招牌的!”黄志康说着,还用手指点了点蔡恬恬的鼻尖。

    蔡恬恬想了想,事已至此,难道临阵退缩不成?那自己这图了什么?

    蔡恬恬一念至此,心一横,便钻入那通道中去了。

    黄志康等五六个人也随即而入。

    黄志康等人自然不是真正的施工队成员,蔡恬恬请来的也不是什么施工队,这是一群专业盗墓贼。黄志康便就是其中为首者。

    ……

    通道不长,很快就到了一个石门口。

    石门一推,便就开了。

    如此轻松容易,黄志康倒是有些发蒙了。

    蔡恬恬却心急火燎地就推门而入……

    里面没有异样后,黄志康等人也都纷纷进入了墓室。

    墓室不大,却真个精致堂皇、水银为天河、黄金造日月、宝石为星辰、碧玉搭桥……

    在那“天上银河”之下,“碧玉拱桥”之上,便就悬放着一具棺材。

    拱桥一侧,“一人”举着烛台,站立不动,烛台上居然还有火在燃烧……

    跟随黄志康进来的一人,此人是黄志康的亲弟弟黄志豪,走向举着烛台的那人,站在那人跟前,黄志豪的脸上显出无比惊讶的神色来,左看看,右看看……

    拱桥自然只是样子,当然不会是真的一座桥了。

    而只看这墓室之内的装饰之瑰丽、雍容之华贵、灿烂之夺目、眼花之缭乱……想想打开棺材之后的情景,也是禁不住地砰然心跳。

    想来那棺材里面的宝物……

    “这便是锦慈墓?!”蔡恬恬激动的声音都变了。

    黄志康搂着蔡恬恬,笑道:“老婆,我们真要发达了。”

    蔡恬恬激动地搂住黄志康就献上了深深一吻。

    深吻之后,黄志康看着蔡恬恬,笑道:“恬恬,是不是从我们认识的那一刻开始,你就等着这一刻的发生呢?”

    蔡恬恬闻言,立时就明白黄志康的意思了。蔡恬恬想着怎么回挡黄志康的话,此时黄志豪突然道:“哥!这烛台进来之前上面就有火吗?”

    黄志康还搂着蔡恬恬的腰,转头道:“不知道。”

    黄志豪:“哥!你看这个人,不是石像做的,是蜡像吧?那个时代就有蜡像了?哥,这个蜡像做得可比现在的技术还好!这简直是跟真人一模一样!哥,你过来看看,这脸上的肉都有。还有温度呢!”

    “别管蜡像了,先看看棺材里面的东西吧。”蔡恬恬说着,从黄志康怀中而出,走向那棺材。

    于是,在黄志康的指挥下,这墓室中唯一的棺材被打开了。

    而棺材里,除躺着三具尸体外,并无其他。

    两大一小三具尸体。

    黄志康、黄志豪、蔡恬恬以及其他人都扒在棺材口边看着……

    “这三具尸体的确是蔡苏、锦慈和小公主蔡文静吗?这里就是锦慈墓吧。”黄志豪问向哥哥黄志康。

    此时,黄志康眼中似乎有着什么捉摸不定的神情。

    蔡恬恬抬头看向黄志康……

    黄志康似乎喃喃自语地道:“雨箍呢?”

    蔡恬恬也发现了,女尸手上什么都没有。戒指、手镯都没有。

    黄志豪:“怎么这棺材里面什么宝贝都没有啊?看来值钱的就是这棺材外面的那些东西了。不过也太不值了。外面的那些宝贝也没有什么是价值连城的啊。”

    “不对……”黄志康道,“难道有人先下手了?”

    “难道这墓已经被人盗过了?”蔡恬恬也想起来了,进来的时候,当时的石门一推就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