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176章 另一个世界

时间:2018-04-19作者:花都开好了

    我晃了晃头,收起思绪,看向天边。

    渐渐地日头开始偏西了。

    我们便就坐在河边,聊着些让我很是胆颤的话题。

    不知道为什么,唐蕾婷今天对这种话题如此感兴趣。

    要知道她可回来才见到我,我也好久之后见到她,久别重逢的……那啥都没有,居然竟是聊着这些乱七八糟的话。

    我不好打断。

    “灵魂到底是什么?”唐蕾婷又来了。

    我无奈应道:“人无魂而不立。三魂七魄构成灵主——人。”

    “呵呵,你道行蛮深的嘛。”唐蕾婷笑道。

    我警觉地看了唐蕾婷一眼,连忙避开她的目光,道:“我说你出去都培训了这个?”

    唐蕾婷:“晚间休息的时候,在宿舍里和姐妹们闲聊呗。别说,还真长知识了。”

    我呵呵。

    “前阴已谢指的是此期寿命已尽,后阴未至指的是尚未投胎,中阴则介于两者之间。是人断气后,第八意识脱离驱壳但是却未投胎的意识体。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人们口中说的鬼和灵魂。”

    我猛然一惊,看向唐蕾婷……

    我惊心暗忖:她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我先前还以为她只是知道点皮毛,不想着越聊下去……唐蕾婷到底要说什么?

    唐蕾婷看着我,泯然一笑:“是不是啊?”

    “你问我?”

    “嗯。”唐蕾婷点了点头。

    我……“这些灵异的东西,都是篡编出来引人耳目,夺人眼球的邪说,你真的信?”

    唐蕾婷似乎要鼓励我似地道:“灵之大者,苍生为念。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啊。”

    呃……难道她真是知道了什么?

    “郭厝,其实有些事情吧,也是不无道理的。只不过我们不清楚不明白的时候,总是归类于谬论或者邪说,且用一种不可言喻的神话来解释。其实这些都是可以用科学道理来阐释的。”

    “啊?科学道理?”

    唐蕾婷“科学实验可以证明。只是我们还不知道其原理而已。”

    “科学实验?”

    唐蕾婷:“例如借尸还魂的经典实验。其实来至于弦理论。弦是比夸克还要小的一种物质。人的灵魂其实倒也是有其质量的,大约是重二十一克。”

    “这么精确?”我道。我现在真是开始吃惊了。

    唐蕾婷:“英国医生山姆帕尼尔则是世界上再度用科学实验证明灵魂真实存在的人。他的实验设计是这样的:在抢救室的天花板上放一个只有山姆自己才知道的物体,如果真有灵魂的话,那么在抢救的过程中,灵魂便能漂浮起来,看到他放置在天花板上的小物体,如果病人被抢救过来,说出天花板上的小物体是什么,那么就能区分出灵魂到底是虚无缥缈的现象呢,还是一个客观存在的实体……山姆对一百个病人进行了实验,发现其中有很多能说出来自己看到的景象,特别是天花板上的那个小物体,全都说对了。”

    我听的都有点玄乎了。

    唐蕾婷:“不信?”

    “不敢。”

    唐蕾婷呵呵笑了起来……“其实吧,他们是去了另一个世界。或许吧,有时候,对了郭厝,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点疯?”

    “以前还真没看出来。”我道。

    唐蕾婷:“其实我一直没变……我还是我,我只想活得洒脱点,我可不想等以后到了别的什么地方还要欠你的什么。”

    我开始真不懂唐蕾婷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唐蕾婷:“前两天你把我借给你的那两万打给了大帅,大帅已经转交给了我,我收下了。这个,你也收回去吧。”

    唐蕾婷说着,拿出一个坠子来。

    那是我送给唐蕾婷的那一块“红色黑曜石”。

    唐蕾婷:“郭厝,你这样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的。”

    我:“什么?不就是一颗普通的石头。”

    唐蕾婷:“是啊,这颗普通的石头又叫做‘血钻’,老值钱了。”

    唐蕾婷不由分说地把那东西塞给了我。

    先前当唐蕾婷说我还给她那两万块钱的时候,我本还想要解释说,我现在不缺钱,其实我并不是要跟她划清界限,再说了,我为什么要划清界限。但是现在,我竟是什么也说不出口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无需解释什么。

    我猛然间感觉到,唐蕾婷其实并没有误会我什么,或许,才是我误会了她。

    我手中握着那颗“石头”,坐在那里……

    “天快黑了,我走了。改日再见。”唐蕾婷起身。

    我一动不动。

    “你不走?”唐蕾婷道。

    我没有应声。

    唐蕾婷:“外面的世界的确很美,很大,广阔天地,郭厝,你也要有一番作为哦。”

    这话我听着,联想到分手的言辞,真是倍感贴切!

    可是那什么分手?我么牵手了吗?

    唐蕾婷竟是真的独自离去了。

    我还是坐在那里……

    好似过了许久了,一阵寒风吹来……

    我猛然起身,奋力一掷……那“石头”被我扔进了河中。

    我把那所谓的“血钻”狠狠丢入此时风吹浪打的河中央。

    我又坐了下来,耷拉着脑袋,我想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恍然如梦。

    唐蕾婷升职了,加薪了,级别上去了,培训遇到白马王子了?

    我知道,她本就不属于我吧。

    唐蕾婷真是要跟了我,那才是窝屈了。

    爱一个人,就给她自由的选择。

    我现在明白为什么葛大帅不约我们欢聚了。

    那种欢聚的日子,或许一去不复返了。

    唐蕾婷终究还是选择了跟我划清界限。

    我知道,绝不是因为我把借她的钱还给她的缘故,她知道我什么意思。

    我知道,绝不是因为午后在阳台的事情。

    我知道,她说那么多也不是试探我什么。

    唐蕾婷在拐弯抹角地讽刺我呢!

    ……

    越想我越怒,愤恨的我无处发泄。

    突然,我目露凶光……

    起身,走下山,走向河中。

    那俩水鬼今番算是倒霉了。

    太岁头上动土!竟是跑到我的地盘!

    我握紧了拳头。

    这俩祸害。

    一个不留!

    ……

    梦中,唐蕾婷辗转反侧,似乎被什么给梦魇了。

    梦中……

    培训的男男女女不多,却也有近百人。

    大家刚到,背着行礼都上了一艘舰船。

    这艘舰船将是唐蕾婷他们的培训地,此后,舰船将要开向公海。

    唐蕾婷和参加培训的队员们纷纷上了舰船甲板,下了船舱,步入通道……

    此时,骇人的一幕便就开始出现了。

    神秘的舰船开始揭开神秘的面纱……而渐渐地却越加神秘起来。

    神秘面纱下,是更加诡秘的无知境界。

    舰船上有人,有活人,竟还有死人,死人是他们都常见了的,但是被夹在舱壁里的死人,整个身体蒙在舱甲里只有轮廓凸显的死人、与船身合为一体的死人便就不多见了。

    有的人身体虽然被嵌入了船甲中、舱壁内,但是轮廓很清晰地突出来,有的人一半身子被夹在那船舱里,一半身子暴露在外,竟如蜡像……却是活生生的死人。

    ……

    “快点!以后有你们看的!”教官喊道。

    唐蕾婷等人想要加快速度,腿脚却很难听使唤了。

    ……

    舰船开始起航,驶向公海区域。

    然后,所有的信号都没了。

    在培训的期间,所有人似乎都回到了最为原始的生态环境之下。

    体能的训练也是大大不同起来。

    危险竟是随时出现,那是真正的危险,起初的阶段里,真有人丧命了。

    唐蕾婷他们开始明白了什么。

    这是最高机密的培训,而培训的内容……

    文化课的第一节课,唐蕾婷他们全面认识了一个人——特拉斯。

    在这里,科学阐释了灵异。

    灵异突破了科学的界限。

    一些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些常识中所不可能的现象,被实现了。

    在这里,唐蕾婷他们的座右铭是:“当科学家来到山顶的时候,神学家已等候在那里很久了。”

    这不是吹捧封建迷信,这是要让他们借鉴、分析、归纳、研究的一种命题。

    或许有什么,是我们普通世界所错过了的,或许,神迹并非不存在,只是当难度高达到一种不可企及的时候,我们人类不愿意去付出而实现,便就惰性使然地曰其为不可能实现的“神迹”。

    或许一些神迹,不过都是我们暂时还未找到的一种捷径。

    在这里,瑜伽成为神话般的一种修炼。

    教练竟是盘坐悬浮在了半米高的空气中……

    在这里,辟谷不食、灵魂出窍、意念移物、隔空取物……如此离奇的事情竟是如此真实上演起来。

    恍如梦幻般。

    而炼狱中的恶鬼、吊死鬼、饿死鬼、吝啬鬼……竟是被囚禁在海底的某处以供他们观摩……

    那些鬼怪们的模样,让唐蕾婷曾多少次夜晚中惊醒。

    记得一次,突然一个鬼魂竟是逃出了那个囚笼,突然从唐蕾婷身后袭去,唐蕾婷一个转身……

    “啊!”

    梦境!

    又做恶梦了。

    唐蕾婷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和脸颊的泪水。

    拉开窗帘……天亮了,又是一天,枣阳升起,霞彩万里。

    看向窗外的世界……此时在唐蕾婷的眼中,很多竟是那么陌生了。

    “郭厝,对不起!我只是不想害了你。”唐蕾婷对自己说道。

    有时候女人就是这么奇怪,往往只是一个念头,便就下了一个可以改变别人命运的决定。

    有时候,女人的感性认识,也是很邪乎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