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186章 巫蛊邪说(一)

时间:2018-04-19作者:花都开好了

    ,!

    “咣当”……

    铁门打开。

    李蒋男刚要抬腿走,身后武沐阳道:“想清楚了?”

    李蒋男:“我等你。”

    武沐阳哈哈笑道:“好!不过事先已经说好了的,我可很贵。”

    李蒋男目光坚定地看了一眼武沐阳,转头而去。

    ……

    李蒋男被小武警带引着走到领物处。

    李蒋男抬眼一看,葛大帅也在。

    李蒋男震愕了一下,却笑道:“葛大队长好闲暇。”

    葛大帅从兜里掏出一块手表,放在了那一包东西上,然后对李蒋男道:“看看东西少没少。”

    “没少。”李蒋男并没有打开包袱看。

    李蒋男拿起那块手表,在手中颠了颠,笑着看向葛大帅,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葛大帅拍了拍李蒋男的肩头,道:“出去好好做人。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

    就在葛大帅安抚地用手拍李蒋男的肩膀时,李蒋男耸了一下肩,震开葛大帅的手……李蒋男把那手表戴上,道:“谢了。”

    葛大帅:“你在里面改造的很好,这才能提前出来了。恭喜你。”

    李蒋男椅了一下脑袋,道:“客气。”

    “想来你也知道了一些道理,现在还恨我吗?”葛大帅道。

    “哪能呢!咱俩可是老同学啊!”李蒋男把“老同学”三个字说得很重。

    葛大帅:“我送你。”

    李蒋男把手一挥:“不用!别沾染上了我这一身晦气!”

    说罢,李蒋男拎起包裹,往身后一甩……却又转头看向葛大帅,道:“听说弟妹怀孕了?”

    葛大帅看向李蒋男……

    李蒋男粲然一笑:“恭喜!”

    葛大帅点了点头。

    李蒋男看了看已然是戴在了手腕上的手表,嘀咕了一声:“准吗?”

    李蒋男的这一声嘀咕似乎在问葛大帅,但没有等葛大帅回答,李蒋男立即又道:“礼轻情意重嘛,大帅,这份厚礼我会加倍还上的。”

    不等葛大帅应声,李蒋男大跨步地离去。

    葛大帅喊道:“别回头!”

    背对着葛大帅的李蒋男自然是听到了这一声喊话,却阴邪地笑了起来。

    ……

    距离碛城以西几公里的一个小镇。

    此镇因古代驿站而得名曰:驻马店。

    小镇比邻五灵山脚下。

    当地民风彪悍,私斗成气。

    这里便是李蒋男家所在。

    李蒋男这一回来,一帮猪朋狗友便纷纷前来接风了。

    几日里,李蒋男无不在镇上的饭馆子里大吃大喝,每回必酩酊大醉。家人无敢言。

    这一日。

    镇上的一家饭馆里,七八个人吆五喝六地敞开了怀大吃大喝,老板愁眉苦脸。只因这饭钱怕是很难收上来了。

    李蒋男又列其中。

    看情景,李蒋男是这帮人中的马首。坐在正中的主位上,一圈人轮流敬酒,拍马屁的声音络绎不绝。

    忽然,有人提道:“李男,听说你进去是因为被老同学给坑了?”

    李蒋男闻言,突然面色一变……倏忽,李蒋男夹了一口菜,放入嘴中,颠着身子笑了笑,道:“没有。哪能呢。”

    但是众人看李蒋男的面色,已然是不好看了。

    那个提起来让李蒋男十分难堪事情的叫苏子。今天这顿饭就是苏子摆的场子。

    这苏子可不是李蒋男的小弟,在李蒋男进去之前,他可就已经与李蒋男平起平坐的地位了。

    在这小镇上,苏子现在的名气要比李蒋男大多了。

    苏子此时又来了一句:“李男,怎么着打算?”

    李蒋男看向苏子……

    苏子:“来给我看场子吧。”

    李蒋男没有做声,伸手去拿桌上的酒瓶……

    苏子:“你不说话兄弟可当你答应了。来,咱哥俩碰一个!李男……”

    突然,只见了李蒋男抡起那桌上还没有空着的酒瓶子就砸在了苏子的脑袋上,然后李蒋男爆喝道:“老子叫李蒋男!不是叫李男!”

    苏子抱着头,血已经流了出来。

    此时,桌上吃喝的那七八个人立时分成了两边。

    李蒋男这边站着一个人。

    很明显,苏子那边的人多了去了;很显然,苏子人多势众。

    但是苏子却突然把手一抬,阻止了手下兄弟。

    苏子捂着头部的破裂处,笑嘻嘻地站了起来,低头看向李蒋男,道:“你刚出来,我不跟你计较。但是从今儿个起,你最好别出门。李男,我苏子一向是以德服人,先礼后兵,恩怨分明。以前你帮衬过我,今儿这事算我还了你。”

    说完这一大通之后,苏子便冲自己带来的人道:“咱们走!”

    苏子说话的时候,李蒋男一直在吃菜,此时突然开口道:“苏子。”

    苏子闻声,竟也真停了脚步,转身回头看向李蒋男……

    李蒋男放下筷子,坐舒服了身姿,道:“苏子,你知道我为什么现在还能这么狂吗?”

    咦!这话题还真就是苏子想要知道的。

    李蒋男方才那一酒瓶砸在苏子的头上,苏子没有敢还手,因为苏子现在摸不清李蒋男的地界到底咋样。苏子要报复,他要先打听打听了李蒋男的事情再说。这是其一。

    其二,李蒋男很壮实,苏子就坐在李蒋男身边,苏子知道李蒋男是个有多狠的人,这么近的距离,虽然自己带来的人不少,可是李蒋男就专门弄他一个,苏子怕吃不了。

    第三个方面,苏子现在有家有业、有车有房、有钱有人,他不想跟李蒋男打这种匹夫单斗的仗,苏子方才心里就已经盘算好了,等自己安全后,这笔账他想怎么算就怎么算。

    总而言之,苏子的胆量虽然也不小了,但是跟他李蒋男比起来,还差点。

    就似方才,苏子怎么也没有想到李蒋男居然敢贸然动手,且这顿饭还是他苏子做东。可见了李蒋男是个什么样的人。

    ……

    在苏子以及其手下弟兄们的目光聚视下,李蒋男一字一句地道:“因为我要让你三更死,阎王也不能留你到五更。”

    “操!你丫这么狂呢!”苏子手下的一人受不了了。

    苏子却再次把手一抬,挡住了手下人的冲动,道:“那你是想让我几更死?”

    李蒋男坐在那里,笑了笑。

    苏子看着李蒋男,悠悠地道:“李蒋男,我苏子也不是被吓大的。兄弟,出来不容易,能吃能喝就赶紧享受享受吧。”

    刚要走,苏子又再次转身回头看向李蒋男,道:“李蒋男,今夕不同往日了,那种打打杀杀的时代过去了。我苏子也苦口婆心劝你一句,多个朋友多条路。今儿这事我记下了,你的话我也听到了,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这人重情重义,看在以往的份上,我那头随时给你留着门,想好了来找我。”

    这回说完,苏子带人鱼贯而出,走人了。

    ……

    留下来还站在那里,站在李蒋男身旁的一人,瘦瘦弱弱地模样,手中还反握着一酒瓶,此时见苏子终于是走人了,他长出一口气,松开酒瓶,一屁股坐了下去。

    这小子是以前李蒋男带出来的一个小弟兄,名叫王乐。

    王乐掏出香烟来,先给李蒋男敬上,点燃……“男哥,苏子认怂了!男哥,你这回出来,兄弟们又可以扬眉吐气了!”

    李蒋男目光深邃地道:“我不跟他一般见识。我现在还有大仇要报。”

    “什么仇?”王乐问道。

    李蒋男答非所问地道:“你给我找间空房子,最好是偏僻点的地方。最近这段时间我先过去避避风头。等时机一到,看吧,我非弄残了他苏子。不过在弄死他之前,我要先把他的钱弄过来。”

    王乐:“那就去我家吧。我家里现在就我一个人住。他们都出去打工了,过年都不一定回来。”

    李蒋男:“那行,回头你跟我回家一趟,我收拾收拾东西。”

    王乐:“行。”

    这里李蒋男看着一桌基本上没有怎么动的菜肴,一嗓子喊道:“老板!打包!”

    “我去吧,我去拿些塑料袋来。顺便我把钱给付了。苏子那孙子肯定没付账。”王乐道。

    “嗯,你小子懂礼数了。”李蒋男道。

    王乐这里刚走,李蒋男连忙地从兜里拿出一火柴盒来,抽出盒屉,里面是空的。李蒋男小心翼翼地用指甲刮着桌面上的血迹,把那已然是凝固了的血块刮入火柴盒里。

    那血是苏子的。

    ……

    李蒋男带着王乐回了家。

    李蒋男把家里的积蓄全拿走了。

    家人莫而不敢言。

    想来李蒋男进去的那段日子,可是他家里人过得最舒心的日子了。

    ……

    回到王乐家后,晚间,李蒋男和王乐俩人聊着,吃着中午那饭馆里的剩菜,喝着小酒。

    “又是暗门子又是移动赌坊,那照你这样说,苏子这些年发了?”李蒋男道。

    王乐:“是啊。谁说不是呢。我们这些以前跟你混的可就惨了。”

    “操!他苏子以前不也跟我混!”

    “谁说不是呢。”王乐道,“那种小人,忘恩负义的种!对了男哥,这阵子你可真要小心了,苏子我可了解他,他就是一小人!明里不敢跟你男哥硬碰硬,暗中肯定搞鬼!”

    “哼!这个我知道。”李蒋男道。

    王乐:“男哥,你说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李蒋男一愣:“什么怎么办?”

    王乐:“就是抢地盘啊……那个……”

    李蒋男:“哦……不急。阿乐,你现在还不明白吗?我就tm的老爷一个,苏子现在可不比从前了,是,他是发了家,可他有家有业的,你可知道,这就是累赘!”

    王乐:“对!我们赤脚的不怕他穿鞋的!”

    李蒋男阴沉着脸,道:“这几天你出去探探风声。看看外面怎么个情况。有什么风吹草动的回来都跟我说。”

    王乐点了点头。

    李蒋男沉默中……

    王乐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脸坏笑地道:“男哥,要找个娘们来伺候伺候吗?”

    李蒋男:“不急。急什么。好日子在后面呢。”

    王乐:“男哥,你是不是已经想到怎么对付苏子了?”

    李蒋男喝下最后一杯酒,道:“这今天你早出晚归,买些什么,需要置办些什么的,我都会提前告诉你,还有,你要多跑跑一些地方,弄些东西回来,回头我给你列个清单。对了,这阵子要是有个外地人打听我,长相黑瘦,脸上有疤痕的,你问问他姓什么,要是姓武的就带回来。”

    王乐:“谁啊?”

    李蒋男没有应声,而是拿出一沓钱来,不厚,却也足有万把块钱了。

    李蒋男把钱递给王乐,道:“先拿着用。”

    王乐连忙摆手,道:“不不不……男哥,我……”

    李蒋男把钱放在了桌上,脱去外衣,便躺倒在了床上,裹紧了被褥。

    王乐:“男哥,那,那我先用着了?”

    李蒋男已经打起了鼾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