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195章 巫蛊邪说(十)

时间:2018-04-19作者:花都开好了

    ,!

    “你怎么连他都杀了?”武沐阳也是蒙了。

    “武哥,我这也是没法子,谢虎中毒必死无疑,你也没解药,你以为谢虎死了,他哥哥能善罢甘休了?”李蒋男口口是道。

    谢虎突然狂吼一声,猛然一扑,竟是抱住了李蒋男的腿,张口便咬了下去。

    “武哥!快来帮我!”李蒋男连忙喊叫起来。

    此时,李蒋男的心都凉了。要知道谢虎可是中毒了,谢虎这一口下去,自己也就中毒了。而这种毒,武沐阳说连他都解不了。

    武沐阳竟是没有动。

    李蒋男看摆脱不掉,操起手中的匕首,冲着谢虎的后背就要扎下去……

    李蒋男一想不成,万一他血液里的剧毒溅到了自己身上,怎么办?万一自己因此而中毒了呢?

    李蒋男开始疯狂踢打谢虎,也不知多少下,谢虎体力不支,终于是被李蒋男给踢了出去。

    可惜大冷的天,李蒋男裤子厚,谢虎没有咬破李蒋男的腿。

    李蒋男还是惊恐地看向武沐阳……

    武沐阳:“只要皮没破就没事。”

    李蒋男:“哦,吓死我了。我手上沾了血,有事吗?”

    武沐阳:“没事。谢虎怎么中毒的?”

    李蒋男:“谢虎不中毒,你以为他们那几个能把毒酒给喝了?”

    武沐阳真是深知李蒋男的歹毒了。不过,武沐阳并不太担心自己,因为李蒋男离不开他。而他也暂时离不开李蒋男。

    原本,胖子还想要问问李蒋男什么,现在看此情形,胖子也无心、无力问什么了。

    胖子、大鹏和麻子三人也咽了气。

    “武哥,来,动手吧。”李蒋男准备收拾尸体。

    埋人的坑是早就在地窖里挖好了。李蒋男准备把这些人的尸体存在地窖里,待以后武沐阳施展巫蛊之术时,挖心供奉鬼娃。天寒地冻,尸体还能保存一段时日。

    自然,这里是王乐家,王乐家人都在外打工,他们常年不归,就留王乐在家。自然王乐那是不想出去挣活受罪。

    王乐家人或随时也可能就回来了。不过李蒋男可不担心,万幸的是目前为止王家外出打工的还没有一个回来。

    谁能想到,留守在家的王乐已成了孤魂野鬼。而杀人恶魔已然是“鸠占鹊巢”。

    恐怕王乐在外的家人若是知道这些,那真是要祈求老天保佑他们可千万别回来了。

    ……

    就在方才李蒋男跟谢虎撕扯折腾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人来了。

    而来人也没有想到,屋里的情形让她当时便呕吐了起来。

    王雅琪不是没有见过大场面的女人,反而,那种刀砍斧劈的场面她都经历过。王雅琪可不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女人,相反,她王雅琪可是道上有名的大姐大。

    但是看着屋里横七竖八躺着五六个人,自己走前还生龙活虎的胖子、大鹏和麻子这就死了?

    没有血淋漓的场景,也没有皮开肉绽的场面,但是胖子、大鹏和麻子的死相,却是极为惊恐的。

    那种被蛊物剧毒搅翻了五脏六腑而死的痛苦,让他们的死相极为惨烈。而他们更是死不瞑目!

    ……

    王雅琪被李蒋男揪住了头发给拽入了里屋的卧室里,李蒋男把王雅琪一甩,王雅琪跌倒在床上。

    “你要去哪?”李蒋男关上房门。

    “我要报警!”王雅琪吼道。

    “胖子不死,我们都要遭殃!”李蒋男吼道。

    “我不想再听你胡扯!”王雅琪嘶吼道。

    “你知不知道,胖子知道我们的秘密了!他威胁我要告诉苏子!”李蒋男道。

    王雅琪:“你说什么?我们有什么秘密?”

    李蒋男:“我们床上的事啊。”

    王雅琪突然叫道:“那是你强-奸了我!”

    李蒋男:“谁能证明?证据呢?分明就是你情我愿嘛。”

    “畜牲!”王雅琪扑向李蒋男,一把抓向李蒋男的脸,李蒋男的脸上立时感到一阵刺痛。

    “操!找死!”李蒋男一脚把王雅琪又给踹到了床上。

    王雅琪起不来了。

    李蒋男走上前,指着王雅琪,道:“你真不想让苏子活了?”

    王雅琪把头发一甩,愤怒之极地看向李蒋男……

    李蒋男:“别忘了,我手里可还有你的裸*照!那可好看极了,我可把你拍得十分香艳啊。”

    王雅琪看着李蒋男……

    李蒋男越说越兴奋、冲动……李蒋男脱着衣服……扑了上去。

    ……

    也许是酒喝了太多,李蒋男睡得很死。

    王雅琪想要杀死李蒋男的心当然有了,可是怎么动手?外面还有个男人,那个伤疤脸。

    王雅琪拿起自己的电话便想要报警……对,找人来砍死他!砍死李蒋男!

    但是王雅琪又停了下来。

    苏子的命现在可是在他李蒋男的手中握着!

    王雅琪想哭……对了,李蒋男的手机!先把照片给删除了!

    果然,手机里存贮着照片!

    照片上居然还有李蒋男的身体出现了。

    不似自拍。难道还有其他人在?

    忽然,一张照片映入眼帘,王雅琪差点就崩溃了。

    那是谁?压在自己身上的那男人……

    难道是那个伤疤脸的丑陋男人?

    李蒋男,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

    王雅琪走出来,正碰上从地窖里出来的武沐阳,两人对视着,武沐阳倏忽间,慢慢滴*淫*邪*地笑了起来……同时,武沐阳上下打量着王雅琪的身体。

    王雅琪感觉自己在他面前就是透明的了。

    就是他!这个伤疤脸!

    相片中的那个趴在自己身上的另一个人,就是他!

    王雅琪连忙后退,拔腿就跑。

    “不送嘞。”武沐阳嘿嘿笑道。

    并没有人追出来,王雅琪狂跑到车前,连忙拉开了车门,情急之下,竟是无法打着火,王雅琪大哭不止中,车子终于是启动了。

    ……

    武沐阳来到卧室里的时候,李蒋男还睡着。

    “起来了n都我一个人干了!你倒好!”武沐阳喊道。

    李蒋男揉着眼,笑道:“我也没闲着啊。我这不也干活呢。”

    “操你大爷!”武沐阳骂了一句,“她走了。”

    李蒋男:“哦。”

    武沐阳:“放了她?”

    李蒋男:“暂时还不能弄死她。”

    武沐阳:“你不怕她跑了以后……”

    李蒋男笑道:“敢!”

    李蒋男拿起手机来……发现有人动了他手机,李蒋男心里明白了,果然,照片都被删除了。

    “照片删除了?”武沐阳道。

    李蒋男:“删除了她也不敢怎样。苏子的命可比她自己的命都重要。人家可是有家有业,拖儿带老一大家子呢。你想她敢么?再说了,她怎么知道我就没有留下备份?”

    武沐阳:“小心玩火自焚!女人,可都是深不可测的。有时候女人比男人可怕多了。没听说过吗,女人心海底针!”

    李蒋男:“没事。对了,刚才你上了没?”

    武沐阳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喃喃地道:“我要是死,就是被你害死的。你要是死,就是被女人害死的!”

    李蒋男嘿嘿笑着:“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

    王雅琪驱车一路,几次差点就想投河了。

    又想着出个车祸吧,住院吧,远离这悲催的一切。要是出车祸死了也好,哪怕就是不死不活也好……可是想归想,想到苏子时,王雅琪又无奈了。苏子在,想来李蒋男或许还有所忌惮,苏子死了,怎么办?但是……

    忽然,王雅琪想到,为什么李蒋男不让苏子去死呢?还一直供药?

    药?那是什么药?

    对了,苏子怎么突发这种怪病的?

    回想到那个伤疤脸……那人的模样,听他口音好像带点川边的口音……

    王雅琪把车开到一处空旷地。

    衣服裹着身体,王雅琪走出来,站在地里,随风刮着,闭目沉思……

    王雅琪把思绪从头捋了捋。

    猛然间,王雅琪睁开眼,眼神中透露出来一种异样的光芒。

    “好!哪怕是花光了所有钱,我也要找到能治了你的高人!李蒋男,我必将以其人之道还以其人之身!”王雅琪自言自语地对着天空道。

    ……

    “什么?你自己过来拿!”李蒋男挂了电话后,看向武沐阳。

    此时,武沐阳已经能出来见人了。

    武沐阳和李蒋男现在已基本上全盘接手了苏子所有的场子。

    游乐场。

    游乐场内原来的办公室一番粉刷后,像模像样。

    武沐阳躺倒在老板椅上,椅着身体。

    李蒋男坐在对面的老板椅上。

    “怎么?不要了?”武沐阳道。

    “靠!那婊砸居然还让我送去。这是就不想见我的节奏了?”李蒋男道。

    武沐阳:“那你就亲自送去呗。”

    李蒋男想了想,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去冒那个险。

    王雅琪变了,行事也变了。李蒋男感觉王雅琪现在有点神经质,暂时先不招惹她了。再有,新接手的地盘不少,千头万绪的,李蒋男现在还没有滤出头绪来。

    有人敲门,果然是王雅琪派人来拿了药丸。

    关上房门,李蒋男道:“王雅琪现在是一点跟我单独见面的机会都不给了。”

    武沐阳笑道:“你这种人渣,谁不躲着你。”

    李蒋男看向武沐阳……

    武沐阳:“你可把人家害惨了。蒋男,适可而止啊。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李蒋男:“对了,听说王雅琪最近把属于自己全控的一些场子都转手卖了。有些店面也是最低价放了出去。该不是想跑吧?”

    “跑了难道不好?你不就要在这里称王称霸?苏子走了,谁还对你有威胁?”武沐阳道。

    “她能丢下苏子跑了?我还就不信了。苏子……哼!现在也没有威胁了。”李蒋男道。

    武沐阳:“是啊。苏子那边还需要供药吗?”

    李蒋男:“你说呢?”

    武沐阳:“你当我这药都是大水里漂来的?”

    李蒋男:“那就停药吧。”

    武沐阳:“现在就停?”

    李蒋男:“这回一共给了他九颗,三天,三天后就是苏子断命之时。”

    武沐阳:“那你可要做好防备了。”

    李蒋男:“防备什么?”

    武沐阳:“人家的报复啊。”

    李蒋男:“那我就杀光他全家!只要她敢轻举妄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