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219章 魔域(六)

时间:2018-04-19作者:花都开好了

    ,!

    候旭坐下阴彘突然昂首嘶吼起来,候旭一个把持不住,竟是被跌落了下来。

    那阴彘冲向阿萨德飞……

    阿萨德飞也冲向那阴彘。

    如同是天崩地裂般,两相撞在了一起,阿萨德飞突然抓住了阴彘头顶上的角,使出全身气力一掰,竟是断了。

    阴彘也随之倒地,再也起不来了。

    那角,如同是阴彘的命根子,一旦断裂,就是气断精绝,必死无疑。

    随即,阿萨德飞扑向候旭,终于,阿萨德飞是趴在了候旭身上,然后坐起来,一拳砸下……

    候旭顿时就是面目全非,鼻血喷出。

    或许是阿萨德飞方才搬倒阴彘而用尽了全力,此时一拳下去,竟是没有让候旭立死。

    要是平日里,阿萨德飞这一拳下去,候旭早就脑袋炸裂了。

    再是一拳下去……候旭眼珠蹦了出来。

    再是一拳下去……

    周围可都是候旭的护卫,眼看着候旭不行了,他们先前还不敢上前,此时见阿萨德飞只是全神贯注地殴打候旭,竟是什么都不顾了。

    一个胆大的护卫,长矛一下刺在了阿萨德飞身上,

    不想,阿萨德飞还是一拳头一拳头地只是朝着候旭暴打。

    一刀砍在阿萨德飞的身上……

    一剑劈在阿萨德飞的身上……

    四围的护卫统统涌了上来……

    这魔域最能排兵布阵、元侯的爱将候旭死了。

    阿萨德飞也成了肉泥。

    ……

    昊子、龙静、蒯子良都看见了,却无能为力。

    龙静暗暗可惜,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如此悍将呢。竟是死时,阿萨德飞的身份也只是个下等兵。

    昊子力大,却也自叹不如。对于阿萨德飞为了好兄弟生死不顾的勇猛和壮烈,更是让昊子自愧不如。

    ……

    此时,龙静也骑在了一头阴彘上,昊子坐在蒯子良的坐骑上,开始最后的突围。

    趁着候旭刚死,机会难得!

    而已然是不远处的程焕婷生力军在程焕婷的手臂一挥之后,震彻天地、荡漾尘埃,卷起劲风旋风,暴风雨般地冲击而来。

    后面虽然是突围了,指挥官候旭也死了,但是因程焕婷的压阵到来,敌兵并没有散乱,而是奋起直追了过来。

    前面就是上万的生力军冲突过来……

    硬上吗?找死。

    不上吗?等死。

    龙静左右不知所措之际,只见了独孤螈突然率兵斜刺里杀出,冲进了那上万的生力军阵中。

    “好时机!”蒯子良冲龙静喊道:“圣主先突围而去,我垫后!”

    蒯子良说完,竟是把昊子一把抓住,甩了下去,昊子被人扶上了一匹战马。昊子莫名惊诧地看向蒯子良……

    蒯子良冲昊子喊道:“保护圣主!我垫后,随后到来!”

    说完,蒯子良便带着部分兵马,骑着坐下的阴彘战兽,冲向背后掩杀过来的“如山如海”般的对方魔兵……

    相比对方的魔兵,蒯子良所属部下如同是“滴水入河”般很快就被淹没了身影。

    昊子被震惊了。被这战场上一个个的出生入死的悍将精神所震慑了。昊子自叹做不到。

    昊子也觉得可笑可悲,为了那什么圣主龙静,一个个的全死去了。

    真是愚忠!奴性!要让我为了龙静去死,姥姥!昊子暗忖着。

    ……

    当独孤螈所部全部冲入了程焕婷的那上万生力军阵中后,也是如同滴水入了汪洋,独孤螈站在外围,并没有冲进去,观看着那阵中自己的部下如同被宰割的鸡鸭般,独孤螈却竟是从怀中掏出个笛子来。

    蒯子良当着后兵,给了龙静和昊子喘息之机,他们汇合在了独孤螈身边。昊子莫名惊诧地看着独孤螈吹起了笛子。

    龙静紧张地左右观望……

    昊子心中泛奇,难道有故事?

    须臾之后,果然……

    蒯子良看来已然是战死了,蒯子良及其部下还是如同“螳臂当车”般地被后面大军淹没了。

    后军围拢着掩杀过来……

    程焕婷那边,也是收拾的差不多了,程焕婷指挥部下,朝着龙静等围拢过来。

    而一方向,鄂匀也率领着本部兵马杀将过来。

    三面受围,无可逃脱了?

    ……

    随着独孤螈笛声响起,只见了四围山丘、杂草丛中突然冒出来一个个的巨蛇?

    不是巨蛇吗?

    昊子看去……只见了那如同蟒蛇般的巨蛇,却速度极快,全身通黑,目光如炬,头大如盆。

    因为这巨蛇是从外围四面八方而至,很快,对方三围阵中都出现了骚乱。

    对方魔兵开始被吞噬者不计其数。

    而刀枪剑戟,简直是无用。

    “那是什么?”昊子脱口问道。

    “螈蟒。你那黑螈剑其实就是附有了螈蠎至尊的血肉精魄才炼制而成。此螈蠎极为罕有,刀枪不入,水火不惧,且砍不断,杀不死,除非是把其喉部的小舌头给摘除了……”

    “啊?那个极为罕有是什么意思?这不是很多嘛?”昊子道,此时昊子是有点放心了,有点看到希望了,“既然此螈蠎如此厉害,看来我们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哦。是不是我的圣主?”

    龙静不置可否,都懒得看昊子了。

    终于是停止放下了笛子的独孤螈却非常心痛而伤感地道:“螈蠎都来了。只怕这一战后,此魔物是要绝种了。”

    龙静观察局势中,紧张的连喘息都不敢大声了,难道真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那阵中……

    阴彘被螈蠎所卷绕,渐渐不支,竟是被螈蠎纷纷卷倒在地,螈蠎死死缠绕着阴彘,无论旁边的刀枪剑戟、烟熏火燎,就是不松开了。很多阴彘都被勒死了。

    螈蠎张开血盆大口,几乎是一口一个吞噬着对方魔兵。然后也不吃下,吐出死了的魔兵之后,继续吞噬。

    魔兵围攻,那螈蠎尾部一扫之下,竟是有着横扫千军如卷席的威力……

    程焕婷座下阴彘被两头螈蠎团团围住,程焕婷紧抓缰绳不松开,又是紧抓住阴彘的角不松手,而那阴彘突然癫狂大作,还是把程焕婷给摔了出去,同时,一螈蠎尾部甩到,阴彘倒地不起,一螈蠎已然是纠缠其身,生生是卷死了这阴彘。

    程焕婷要去救时,被部下拦住,所幸那部下及时挡在程焕婷身前,程焕婷又得以逃脱,而那部下却被一头螈蠎吞噬了去。

    此时,连龙静都觉得八成要反败为胜了。

    还是独孤螈清醒地连忙道:“圣主!你看……”

    龙静随着独孤螈所指看去……

    独孤螈:“三面受围,只有那边……一个空隙,在被合围之前,必须赶紧从那边冲突过去。”

    “那边可是临海!怎么过去?”龙静道。

    “鲛人!圣主难道忘了?鲛人可是臣服于您的。”

    龙静面露喜色了:“冲!”

    此时,龙静身边也就剩下大元帅独孤螈和少许的兵马了,自然,还有一个外来客昊子。

    ……

    昊子:“不等着反败为胜了?”

    昊子这一声,竟是让龙静按止了坐下战骑……是啊,或许还能反败为胜呢。龙静不甘心啊!

    就在这个犹豫之际,那原本的空隙之中,已然是没了空隙,武锋在杀了赵玄武、收拾了那些残兵败将之后,扑杀了过来,堵住了那个包围圈的空隙。

    而此时,战场局势再次发生了让昊子眼花缭乱并目瞪口呆的变化。

    只见了空中黑布遮脸的哈喇族人驾驱着巨型秃鹫从天而降,扑向螈蠎。

    螈蠎迎敌,张开巨嘴,似要一口吞下那秃鹫。

    那巨型秃鹫即将落地之时,驾驭的哈喇族人突然一跳,跳开躲远,持刀而立,戒备着。而只见了巨型秃鹫竟是一头扎入了螈蠎口中。

    昊子倒吸一口凉气……那不是“飞蛾扑火”般的找死吗?

    巨型秃鹫几乎整个身躯都被螈蠎给吞进了嘴里,而一头扎入螈蠎嘴里的秃鹫却拼死撕咬着什么……

    须臾,螈蠎猛然一吸,便把巨型秃鹫的整个身子都给吞咽进了身体里,而那螈蠎也一动不动瘫软在地了。

    “炼鹰者”此时连忙跑过去,抡起那厚重的砍刀来就不断劈砍着螈蠎的身体,而有的根本就砍不断、砍不开。

    砍开了的,“炼鹰者”连忙从那螈蠎的腹部中取出巨型秃鹫,大多都是死了。活着的巨型秃鹫也暂时不能飞翔不能攻击了。

    昊子看向独孤螈……昊子明白了。那巨型秃鹫是故意钻入了螈蠎的口中,在临死前吃掉螈蠎喉咙里的小舌头,螈蠎便就死了。而那巨型秃鹫存活的几率也是非常渺茫的。

    昊子暗忖:怪不得独孤螈没有把握只是闹着要突围呢,原来他知道螈蠎的要害啊。知道螈蠎的致命软肋。

    “炼鹰者哈喇族人的首脑是鄂匀,杀了他就没事了!”龙静道。

    “来不及了!圣主,快点突围吧!只要有你我在,就能东山再起!”独孤螈恳求道。

    “是啊,只要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昊子也劝道。昊子是眼看着这局势已然是不可逆转了。

    “可是还能冲出去吗?”龙静道。

    独孤螈金枪一指:“圣主请看!程焕婷处人马最少了,先前被我部搅动乱杀一阵,后被螈蠎攻击的最惨烈,现在就是最薄弱的阵营,冒死一冲,或许可过。”

    龙静一声:“好!”便是带头“策马扬鞭”领头冲了过去。

    独孤螈突然大吼一声,把昊子拉上了自己坐骑之上。

    “干什么?”昊子问道。

    “你骑着那战马冲击毫无用处!”独孤螈道。

    独孤螈坐骑“独角阴彘”速度更快,已然又冲在了龙静前面。昊子此时就坐在独孤螈坐骑上,想下来也是来不及了。

    昊子可不想冲锋在前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