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235章 电棒(十二)

时间:2018-04-19作者:花都开好了

    ,!

    金宇情家里。

    唐蕾婷听着“小不点”金宇情家人的不断哭诉,说的也都是我们大致都已了解到的事情。

    “小不点”金宇情死得惨……

    六岁的“小不点”金宇情才六岁啊!死于大年初四的傍晚时分。发现的时候,在一个还没有完全化冻了的水塘里……

    “那,你们家里有没有什么仇人?”唐蕾婷继续着笔录。

    “小不点”金宇情的奶奶道:“没有。我们这一家人都是老实本分的,哪有什么仇人。反正这事现在也不是我们一家摊上了,肯定是有鬼!肯定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反正我觉得……”

    “妈!你那什么的都来了。就是凶杀案!肯定是变态干的!”金宇情妈妈道。

    我在屋里溜达着……四处看着。看着墙上的那些照片……一幅照片里,孩子们天真无邪地笑着,排着队,游戏着……

    “小宝。”唐蕾婷道。

    我看向唐蕾婷,唐蕾婷已然是合起了笔记本,装入包包中。

    “节哀顺变。”我对死者家属道。

    唐蕾婷:“放心,我们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那到底是谁干的?”金宇情奶奶道,“年前有些外来卖大麻花的,我看着就不顺眼……”

    “奶奶,这些都是谣言,不能信的。而且金宇情不是年后才出的事吗?这件事我只能说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但是究竟怎样现在还不能断定。或许是什么野生动物呢?总之我们一定会尽力的。”

    “那要是野生动物的话,怎么还能跑到人家家里呢?”金宇情妈妈道。

    “不一定都是有关联的,这几件事或许都是偶然,只是发生的时间上很紧密,也许就是个巧合而已。”唐蕾婷解释着。

    “那个,我们一定会把凶手绳之以法!一定。放心。案情有什么进展,我们肯定会跟你们受害者家属通报的。”我道。

    我说完,拉着唐蕾婷便走了。

    走出来。

    “再讲下去也说不清楚。别回头把咱们给讹上了。”我道。

    “小宝,我们应该体谅人家的心情。”唐蕾婷道。

    “我说唐sir,我怎么就没有体谅了。我……”

    唐蕾婷:“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我:“有没有问出什么线索?”

    唐蕾婷:“没有。都是明线。”

    我叹了口气:“所谓‘七楼八榨半,疙里旮旯不上算’。去现场看看吧。”

    ……

    现场。

    “小不点”金宇情尸体的发现地。

    我和唐蕾婷站在岸上,看向下面的水塘。

    此时,这个水塘已然全化了冻。

    水淙淙滴往东流着,好似活水般。这水塘不是方形的,也不是原形的,这是一条长长梯形的水塘,就在这田地旁的下面,平时可存水,夏季里缺水的时候可以灌溉田亩。

    水塘里面的水还算是清澈。我和唐蕾婷看着,不言不语。忽而风起,涟漪荡漾开来……我扑通一下跳入了水中。

    “小宝!”唐蕾婷喊道。

    我已然是站了起来。

    我站在水塘中间,水才提到我的腰部上面,胸部下面。

    “唐sir,你看这水能淹死人吗?”

    很明显,不可以。

    “可金宇情才六岁。”唐蕾婷道。

    “或许吧。”我走了上来。

    我和唐蕾婷先回了所里。

    午饭后,我换了一身衣,协警的制服,穿上就是大大不同了。

    我和唐蕾婷来到胖墩尚浩然的家里。

    尚浩然母亲哭了个死去活来……

    胖墩尚浩然的爸爸在那天里出去找胖墩却被火车给撞了。一条大腿到现在还没找到,可能是被野狗给叼……可是也没有野狗啊。

    尚浩然还是失踪着,也还没有找到尸体。

    失踪的尚浩然,也才八岁,绰号胖墩,失踪于年二十八的傍晚时分。至今下落不明,还没找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我依旧是在屋里四处晃荡看着,墙上也有着照片……

    唐蕾婷记着笔录,须臾便合上了笔记本。

    “浩然妈妈,你放心,我们会很快把孩子找到的。”唐蕾婷道。

    ……

    走出来。

    几乎一无进展。

    “毫无头绪啊。”唐蕾婷道。

    “至少有一点。”我道,“这案子肯定是有关联的,绝不是偶然跟巧合。这事的确很诡异。”

    唐蕾婷:“下一家去哪?”

    我道:“王栈家吧。”

    ……

    王栈的爸爸王宝元成了傻子,整天价的就坐在门口的牌桌上,也不让人,来人就打牌,打牌打着打着就往屋里跑,然后回头再过去坐在牌桌上,你不让,他就跟你打架。一时,王栈家门口的牌桌上也是不再有人敢来了。

    王栈的母亲尚娜娜疯了,被关在房里,也是不敢让她出来疯。

    小店现在是耳聋的奶奶操持着。

    家里也就王栈的奶奶了……

    王栈的奶奶抱着王栈生气拍摄的那张一群孝在一起玩游戏的照片,只是看着照片发呆。

    王栈奶奶只是说着自己要说的一切,我和唐蕾婷问什么她都不应,想来是听不见。

    王栈奶奶把事情从头至尾给叙说一遍,一遍又一遍……

    我和唐蕾婷只能是听着,然后歉意地离开了。

    走出来。

    唐蕾婷握紧了双拳。

    “的确可恨!”我道。

    “小宝,如果说这真是妖魔作祟呢?”唐蕾婷道。

    “那就斩妖除魔!”我道。

    唐蕾婷:“你现在相信妖魔鬼怪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了吧。”

    我,哑然中。

    ……

    镇医院里。

    蔡静茹的父母是不想打算再转院了。

    就这样了。

    蔡静茹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睡了般。

    她成了植物人。

    王栈出事的那天,具体什么情况,看来只有她知道的最清楚了。可是现在……

    点滴还挂着。

    “她家人好几天都没来了。”护士道。

    我和唐蕾婷互视了一眼。

    “唉!一般我们这里遇到这种情况。也就放弃了。怎么能瞧好了?一直都是这样的话,谁家也负担不起啊。”护士道。

    换了药,护士便走了出去。

    “怎么办?”唐蕾婷看向我。

    我趴在床边,看向蔡静茹……

    “醒醒。醒醒啊,是我,我们来救你了!放心吧,不会再有事了。”我道。

    “呃……小宝,你认识她?”唐蕾婷道。

    “她不是蔡静茹吗?”我道。

    唐蕾婷:“你们认识?”

    “她不是蔡静茹吗?”我道。

    唐蕾婷无语中。

    “醒醒,静茹,你醒醒。”我继续道。

    唐蕾婷:“你能唤醒她?”

    “我试试。”

    唐蕾婷:“郭厝,今儿个你要是给她唤醒了,我就嫁给你。”

    我差点没有跌坐在地上。

    我运气凝神……“静茹,你能听见我说的话吗?王栈你知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凝视着蔡静茹的嘴唇,我把耳朵附在了她嘴旁……

    唐蕾婷就那么地看着我。

    我起身:“她放弃了。”

    唐蕾婷:“什么?”

    我突然大喊一声:“护士!来人啊!”

    护士跑过来的时候,蔡静茹已然咽气。

    唐蕾婷嘀咕着问我:难道是蔡静茹听了方才护士的那番话后,放弃了?

    我:“不知道。”

    唐蕾婷:“她跟你说了什么?”

    我:“其实她什么都没有说。”

    ……

    眼看着黄昏了。

    我和唐蕾婷走着。

    唐蕾婷:“线索没了。”

    我:“不是,还很多。”

    唐蕾婷看向我……

    我:“我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唐蕾婷:“什么?”

    我突然转头看向唐蕾婷,道:“胖墩还没有找到?”

    唐蕾婷:“是。怎么了?”

    我:“我怎么感觉还在这里呢?”

    唐蕾婷:“我也是。或许已经死了,但是肯定埋在什么地方。”

    我脑子里突发奇想:“说得好!就是一个‘埋’误导了你的潜意识。我们总是想着埋一个人可能会有凸起的土块来,或许想着胖墩被藏在了什么地方。可是我们有没有想过,就在这地下,或者最显眼的地方,可能下面就是答案。”

    我也不知道我解释的清不清楚,反正我的脑海中有了清晰的画面和想法。但是我不知道要怎么说出来。

    而唐蕾婷似乎明白了什么地道:“最危险的就是最安全的。最不起眼的……”

    “找他问问!”我道。

    唐蕾婷:“谁?”

    我:“孩子头韩豪。”

    唐蕾婷:“现在?”

    我:“时不我待!只怕还要出事!”

    唐蕾婷神色慌张了起来:“那快点!”

    ……

    韩豪家的门开着,似乎家里面没有人。

    可是门为什么是虚掩着的呢?

    走进了院子里,唐蕾婷喊了几声,没有人应声。

    我跟唐蕾婷便进了屋。

    “人呢?怎么可能一个人都没有?吃饭的时候了。”

    唐蕾婷:“都出去吃饭了吧。”

    我:“夜不闭户的?”

    唐蕾婷:“现在村里头都这样,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家家都有钱了嘛。谁还偷呢。”

    我看向唐蕾婷,一笑:“不怕偷心了?”

    唐蕾婷:“郭厝,你可千万别拿这个开玩笑!”

    我连忙遮掩着羞愧地道:“你看!”

    唐蕾婷走过来,站定在我身边,看向墙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我指着墙上的一张合照,道:“这幅照片,尚浩然家、王栈家和金宇情家里都有。”

    唐蕾婷仔细地看过去……只见了几个孝子排成一队,后面的孩子把手搭在前面孩子的肩膀上,前面第一个孩子便是胖墩尚浩然,尚浩然的双手攥着拳头在胸前打着转……他们好似在绕着圈儿跑,在他们身后,背景是高铁而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