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253章 鬼影追踪(十二)

时间:2018-04-19作者:花都开好了

    西山殡仪馆。

    食堂。

    徐蕊和金思莹在一桌欢快聊着什么。

    金城端着饭碗和菜便就去了门岗室。

    我端着托盘来到昊子餐桌前坐下。

    昊子盯着我看。

    “看什么?”我道。

    昊子:“看你美啊!”

    我:“操!你丫就不能好好话?”

    昊子:“食不言寝不语。”

    我顿了顿:“昊子,你这一身的本事,就打算在这里跟死人过日子了?”

    昊子笑道:“我宝,你丫就不能好好话?怎么你是死人?”

    我:“呸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

    昊子:“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靠!你可别栽倒了。”

    我只是无心一,昊子似乎有心听了。

    昊子放下碗筷,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怎么着,觉得我烦了?我在这里碍你事了?不打算收留我了?想让我走人了?明就是,我昊子可没有你那么厚颜无耻,兹你开口,我立马卷铺盖走人。”

    “哎昊子,你丫谁厚颜无耻了?我怎么就无耻了?”

    “行,我这就去收拾东西走人。”昊子起身。

    我一把拉住昊子,昊子看向我……

    我笑了笑:“昊子,这殡仪馆有你一份,你和我股份平均。所以,你丫能不能别总我收留你那什么滴,我收留你啥了?这地界你昊子可是半个主人。”

    昊子正色地道:“我宝,你真当我来跟你抢这死人呆的地方?我昊子不稀罕。你放心,我不会跟你抢这里的一分财产。我用我的人格担保。”

    我:“能用点值钱的吗?”

    昊子:“哎,你他……”

    我嘿嘿一笑,不等昊子骂出口,连忙道:“兄弟,坐,请坐!sit down,please!sit down,sit down。”

    昊子:“别尿,别在这尿,这可是人吃饭的地方。”

    我舔着脸嘿嘿笑着:“是是是,你耗子得对!你都对!”

    “你可别跟我犯贱。”昊子着,再次拿起碗筷……

    我刚要开口,手机来电。

    “喂……”是唐蕾婷的声音传来。

    “没空!”我挂了手机。

    “呦呦呦,气派了啊!”昊子看着我道。

    “女人嘛,衣服。兄弟,手足!”我道。

    昊子:“宝,你丫这一套可别来忽悠我。都是光着屁股长大,谁不知道谁。”

    “这就叫兄弟情深!”我道。

    闻言,昊子眨巴眨巴眼,很是正色地对我道:“你能为了我放弃你最爱的女人?”

    “呦呦呦……这个话怎么?昊子,你可好好话,我怕肉麻。”

    昊子:“假如啊,我是假如。假如我跟你最爱的女人之间起了冲突,你帮谁?”

    我……我差点就陷了进去,我灵机一动,冲着昊子反问道:“假如是你呢?我跟你最爱的女人起了冲突,你帮谁?”

    昊子:“当然帮我女人。你丫算什么球!你就算跟我的宠物狗起了冲突,我也揍你。”

    “啧啧啧……昊子,你真不是个东西!”我真是来气了。

    “你咬我?”

    “我可不敢。难道耗子咬了人一口,人还去咬耗子?”

    昊子:“操!”

    我笑了笑:“对了,唐蕾婷要拉我出去办差,你去吗?要不咱们一起去吧,路上也有个伴。”

    昊子:“我可不掺和你们。”

    我想了想,也是,还是别再让昊子参和进来了吧。不定到时候我又是好心办坏事,再是因此而害了昊子,我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

    吃过早饭,我回到我的办公室里,唐蕾婷居然已经坐在里面等我了。

    看来她给我电话的时候,八成都快到这里了。

    这哪是跟我商量着来,分明就是“逼宫”嘛。

    ……

    “三河古镇?那么远我……”

    “风景很好的呀。”唐蕾婷打断我的话,忙道。

    我看了看唐蕾婷……

    因为几次三番那个古娃在唐蕾婷梦中施以加害的恶魔所致,此后,唐蕾婷害了失眠的毛病。每当夜深人静,唐蕾婷总是无法入睡,有时竟是失眠到明。

    唐蕾婷便就用工作来麻痹自己,不停工作,不停劳累着自己。

    希望可以疲倦至极地睡去。

    这是我所知道的。这些日子里,唐蕾婷睡不着就给我电话,我也曾问过她是不是失眠了,唐蕾婷只是没有。现在看来,就是了。

    这段日子不见,唐蕾婷真是憔悴、消瘦太多!

    我心中一个不忍,道:“行啊!吃喝住行你全包。”

    我再次跟随唐蕾婷出了“外差”。

    我跟唐蕾婷来到了三河古镇。

    这一夜唐蕾婷睡得好香!很踏实。

    ……

    李润芝把茶端上来。

    “别忙活了,我们不渴。”唐蕾婷道。

    李润芝笑了笑,坐在了我们对面。

    “唉!”坐下来,李润芝便没了笑容,一脸哀苦地先叹了口气,“我早就劝过亚东,他就是不听,其实我也知道,他就是靠这个发了家,我知道他会一条道走到黑,不见棺材不掉泪。现在……一切都晚了,一点回头路都没有了。当初我跟他离婚,主要也就是这个原因。当然,他有钱了,在外面养女人,这也是我根本无法接受的。”

    “既然你知道王亚东打黑拳,操纵大盘,为什么你还让儿子王子豪跟他爸爸生活在一起?”唐蕾婷问道。

    李润芝的眼眶湿润了……“你们以为我想吗?我有什么办法,我斗不过王亚东,我跟他抢来着,也都打了官司,法院最后是判了子豪……”想到儿子的死,李润芝哽咽了。

    唐蕾婷顿了顿:“你也怀疑王亚东不是心脏病突发,自然死亡的?”

    李润芝点了点头:“那晚他还跟我通了电话。”

    唐蕾婷:“这个我知道。”

    我起身,四处走动了起来……

    这里是王亚东的别墅,王亚东便就是死在这个别墅里。李润芝过来了,暂时先是住在了这里。

    李润芝平静了下情绪,继续道:“所以,你问我亚东有没有什么仇家,这个我可真不清。你想啊,他仇家能少吗?你坑人,人家报复,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唐蕾婷认真听着。

    我往房屋内的楼上走去……走到楼腰,我看向下面,问向李润芝,道:“我能上去看看吗?”

    李润芝应道:“你随意。”

    我暗自笑了笑,想来她要是知道我真实身份的话,还不知如何的反应呢。

    ……

    偌大的卧房,独卧独卫的大卧房,里间还有吧台和型的会客场。我知道,这里便是王亚东的卧室了。

    我摸了摸那偌大的席梦思床……舒服啊!有钱人!但为富不仁!

    我坐在会客场的沙发上,看向壁挂的电视机。

    呆看了会儿,我扭了扭脖子,侧脸一看,便是那卫生间,卫生间外漱洗室连接着卧房的门开着,我看见了壁挂的洗面镜子,恍惚的有点黑中,映照出我的身容来。

    我脑海中一闪,那方才的黑气是什么?那是不为人肉眼所能察觉的一股阴气。而似我这般,却一眼就看出来了端倪。

    似有什么阴气不散啊……

    难道是王亚东的鬼魂?

    掐指一算,王亚东的鬼魂早就应离开了这里。除非是化作了厉鬼。厉鬼可不是那么容易能形成的。那是要有冲的怨气,或者生前的一番设计后即死。

    我走向那卫生间……

    看着镜子中的我,我隐隐约约地感觉这里似乎发生过什么诡异的事。

    我知道,每样东西,都是可以记录下来曾经的痕迹,包括环境也能留下过往的气息,只是这些都是不为普通人类所能觉察的。

    我感觉到了鬼魂曾在这里出没的痕迹。但,绝不是王亚东他自己的魂魄。那是索命鬼留下来的痕迹。

    任何物质都有其特殊的粒子气味,因为粒子中最的夸克会随着物质的出现而留下些许,那边是其痕迹了。这种痕迹,非人力所能察觉,即使对于我这样的已然是所谓得修大成之辈而言,也只是凭借着一种感觉。

    我感觉到了鬼影的踪迹。

    ……

    待我从楼上下来,唐蕾婷已然是跟李润芝在拉家常了,看来正题是聊得差不多了。

    我们告辞,离开。

    ……

    唐蕾婷驱车,我坐在副驾驶位上。

    “有什么发现?”唐蕾婷问道。

    “这回摄魂枪带了吗?”我道。

    “带了,随身携带。”唐蕾婷慎重多了。

    “八成是能派上用场了。”我道。

    唐蕾婷明白了。

    ……

    最初,王亚东为经理人所打的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王亚东一方的拳手孙玉胜了。竟是在拳台上活活打死了其对手,身穿红裤的朱凡。

    当我跟唐蕾婷到达这古镇后第一个去勘察的现场,不是其他,而就是朱凡那临时的住地。朱凡的身躯还躺在棺材里,嬴嘉柔身穿一身红衣上吊自杀了。

    我们所知道的是,朱凡和嬴嘉柔死后,王家那边开始无法抑制地连发恶**件。先是王子豪跳楼自杀,随之其父王亚东心脏病突然而死,然后便是曾朱凡的好友刘心愿死在医院,也是跳楼自杀。

    案子很复杂,案情扑朔迷离。而在于我跟唐蕾婷分析一番之后,这谜案似乎已解。

    自然,我跟唐蕾婷怀疑的罪犯可不是人。而是把凶手锁定在了死人身上。

    犯罪嫌疑人——朱凡和嬴嘉柔。

    应该是他们的鬼魂。

    ……

    “总总迹象都表明了这些的确都是凶杀。朱凡和嬴嘉柔死后八成是化成了厉鬼。”我道。

    “不是凶杀,这是灵弑。”唐蕾婷道。

    我:“哦。”

    须臾的沉默之后,忽然,我和唐蕾婷异口同声道:“孙玉!”

    “呼哧”一声响,唐蕾婷调转车头,便朝着孙玉所在的拳馆驰去。

    ……

    “砰”然一声!

    李永鑫的尸体砸了下来,孙玉往后一躲,避开。

    朱凡走来。

    嬴嘉柔跟随着。

    ……

    “走了。”好友打着招呼。

    孙玉挥着手应道:“明儿见。”

    “师傅,喝酒去?”徒弟招呼着。

    “师傅,走!”

    “师傅,喝酒喽!”

    “师傅,今儿个我要好好敬你一杯!”

    徒弟们纷纷道。

    孙玉笑道:“喝酒?你们够格吗?我去?你们一个个的……想什么呢!别忘了,我们习武之人,是能喝酒,但是喝一次少一次!想要上乘的功夫,就戒酒!”

    “师傅,你牛!我们可不能跟你比。”徒弟道。

    “去吧!少喝点!”孙玉挥着手道。

    人去馆空,只有孙玉一个人在了。

    孙玉打扫着武馆,打扫到拳台上,孙玉突然愣住了。

    孙玉想着心思,想到了自己真是老了……

    拳手不比普通人,不比普通人的职业。拳手,到了三十还不退役的,那就是老将了。正所谓年轻人的“乱拳打死老师傅”其实是有道理的。年轻就是资本啊!

    这回赢了朱凡,朱凡死了,到头来,孙玉想了想,有些心愧。

    心念于此,孙玉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喃喃地道:“唉!何必呢!我这是何必呢!”

    就在此时,突然有声道:“孙玉,我们重打一场!”

    孙玉一愣,猛然看向四周,四周空空如也……

    孙玉定了定神,对空喊道:“王家父子死了,刘心愿也死了,我等着呢。不管你是谁,是人是鬼,出来见见吧。”

    ……

    “砰”然一声响后,李永鑫的尸体凭空掉了下来。

    掉在了拳台上。

    孙玉警觉,一个后退,看向躺着的李永鑫的尸体。

    李永鑫的尸体上半身裸露着,脸部有着明显淤痕,像是跟谁刚打过一架似的。

    孙玉眼前,走来两个人。

    真是凭空的,朱凡就走了过来。

    真是凭空的,嬴嘉柔和朱凡出现了。

    孙玉……没有惊慌,没有失措,而是眯缝遮掩,瞧向朱凡……

    朱凡走到拳台前,站定。

    孙玉好似怀疑般地扶起李永鑫的尸体,似乎试探了下鼻息,然后,孙玉抱起李永鑫的尸体,把李永鑫放在了拳台下。

    孙玉依旧站在了拳台上。

    朱凡:“公平一战。你愿意吗?”

    孙玉:“可以。”

    朱凡把手一伸,身后的嬴嘉柔递上一把刀来,那是一把短的“军刺”。

    朱凡接过来,把那“军刺”扔向拳台。

    “咕咚”一声,刀,掉落在孙玉面前。

    朱凡看向孙玉……

    孙玉明白了。

    ……

    孙玉捡起“军刺”来,抽刀出鞘。

    孙玉看着那寒光闪闪的刀刃……

    “怎么,你怕输?”朱凡道。

    孙玉看向朱凡……孙玉把刀横在了脖子前。

    朱凡:“我等你呢。”

    孙玉看向朱凡,看向朱凡身后的嬴嘉柔……

    “孙玉,你何时成了鼠辈?怎么,没有胆量?要我帮你吗?”朱凡道。

    孙玉笑了,握刀的手臂一个紧绷,孙玉的脖子上青筋暴露的同时,孙玉一声喊:“我来了!”

    “咣当”一声,门被踹开……

    一个带着特殊眼罩的女警破门而入。

    “不许动!”唐蕾婷举枪瞄准了朱凡和嬴嘉柔。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