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254章 鬼影追踪(十三)

时间:2018-04-19作者:花都开好了

    唐蕾婷职业性一声喊:“不许动!”

    嬴嘉柔本能地护在了朱凡身前。

    与此同时,站在拳台上的孙玉倒了下去……孙玉抹脖自杀,拳台上鲜血溢出。

    嬴嘉柔身后的朱凡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看向唐蕾婷……

    朱凡轻轻拍了拍嬴嘉柔的肩头,在嬴嘉柔耳边轻语道:“怕什么?我们已经死了。”

    嬴嘉柔一下异样了起来。

    ……

    见了嬴嘉柔本能用身体护在了朱凡身前,唐蕾婷心中一禀,难道嬴嘉柔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出于这个考虑,唐蕾婷没有立即开枪。

    ……

    朱凡轻轻拨开嬴嘉柔,冲着唐蕾婷便要过去,就在此时,唐蕾婷分明看见了拳台上的孙玉站了起来!

    “孙玉”站了起来,那是孙玉的鬼魂。

    同类通灵,朱凡猛然感觉身后异样,一个回头,只见了孙玉朝着朱凡招了招手,朱凡舍弃唐蕾婷,扑向了拳台。

    ……

    “嬴嘉柔,你可知道这是一把什么枪?嬴嘉柔,你们作恶多端,为祸人间,现在大限到了。”唐蕾婷还举着枪,枪口瞄准着嬴嘉柔。

    嬴嘉柔只见唐蕾婷身边有莹莹的一团白光显现出来,那一团白光中,忽现出来一个人影——我站定在了唐蕾婷身边。

    嬴嘉柔:“你们是黑白无常吧。你们是勾魂夺魄的鬼使吗?”

    唐蕾婷:“呃……”

    我:“是。”

    嬴嘉柔:“让凡子跟孙玉打完这一场吧。”

    嬴嘉柔完,似乎也不把唐蕾婷和我当回事儿了,她转身看向拳台处,孙玉和朱凡已然是摆好了架势。

    我轻轻按下唐蕾婷手中还举着的“摄魂枪”,道:“算了,给他们一个机会吧。孙玉是可以不用自杀的,既然他宁死都要跟朱凡公平打一场,我们也不能太残忍了。”

    唐蕾婷看向我……

    我清了清嗓子:“活人都有机会,何况死人呢?”

    唐蕾婷听从了我的建议。

    ……

    孙玉和朱凡果然是势均力敌。

    这回,是朱凡心中暗自惊讶了起来。

    看来这阵子孙玉没有少练。

    孙玉也彻底清楚了朱凡的实力,朱凡的实力果然是超出自己些许。

    两人只是打了三个回合后,便住手了。

    “你赢了。”孙玉道。

    朱凡喘息了下,却无比凶狠地突然吼道:“继续!不死一个不算!”

    孙玉:“我已经死了。”

    朱凡:“我要打得你魂飞魄散为止!”

    孙玉一笑:“来吧。”

    朱凡再次扑向孙玉……

    就在此时,那嬴嘉柔猛然一个回头,看向唐蕾婷的时候,嬴嘉柔已然不再是那个可人、温柔、美丽的女人了,嬴嘉柔的面目变得无比狰狞,凶神恶煞,獠牙毕露而出。

    嬴嘉柔扑向了唐蕾婷。

    唐蕾婷举枪之际,竟是来不及了。

    不想完全化作厉鬼的嬴嘉柔速度快如闪电,眼看着嬴嘉柔便要扑入了唐蕾婷身上,似乎想要侵入唐蕾婷身体里。

    就在此时,唐蕾婷已然自知无力阻挡的时候,嬴嘉柔却停滞了。

    嬴嘉柔的手搭在唐蕾婷的肩头,面目渐渐恢复了原貌,嬴嘉柔的目光中充满了歉意和痛苦。还有一种就是极度的害怕、恐慌和连哭都很难哭出来的心灵深处的拒绝。

    但是,嬴嘉柔什么都无力拒绝了。

    嬴嘉柔的身体开始渐渐分离飘散。

    就在唐蕾婷眼前,嬴嘉柔慢慢,慢慢……慢慢滴化作了虚无。

    ……

    嬴嘉柔速度虽快,站在唐蕾婷身边的我却早已做好了充分准备。我自然是知道这些鬼怪的,他们最为擅长的就是偷袭。

    当嬴嘉柔突击扑向唐蕾婷的时候,就在那分毫的霎那间,我运出“殇汤剑”来刺入了嬴嘉柔的体内,迅疾而出。

    一入一出只是在肉眼所不能视的时间限制下便完成了。

    嬴嘉柔感觉自己似乎被什么针一扎,却便不能动了。

    我知道这里完事了,我已然是奔向了那拳台。

    ……

    朱凡擒着了孙玉,疯狂殴打起来,此时,朱凡也是没了章法,只是要打得孙玉魂飞魄散为止了。

    “住手!”我喊道。

    我知道孙玉并没有错。

    虽然孙玉此时也已然是成了鬼魂,而不管孙玉生前怎么着了,但是死后的孙玉却没有犯下什么罪过。

    朱凡就不同了。朱凡杀了人。不管他杀的是好人还是坏人,总之,他犯错了。

    阴有阴德,阳有阳治,阴阳有违,却**共存。

    鬼有鬼道,人有人路,终极而修,然殊途同归。

    ……

    朱凡见我上来了,也不打量打量我的来头,不问我是人是鬼还是什么,朱凡见我要横插一杠,朱凡先舍了已然是不堪一击的孙玉,冲我便是一声嘶吼,便要对我动手。

    突然,这拳馆里响起一声嘶嚎……

    随着那一声嘶嚎的声响还在拳馆里环绕,只见了嬴嘉柔也彻底消失了。最后的消失前,嬴嘉柔发出了最最为恐惧的一声歇斯底里的哀嚎,嬴嘉柔知道,这回她的“死去”已然是彻彻底底的死去了。魂飞魄散,连最起码的轮回也没了。从此,一个叫做嬴嘉柔的代名词的生灵,再也无了意识、无了知觉、无了……

    见此情形,想来朱凡有多么愤怒。

    但同时,朱凡突然也意识到了新的恐惧。

    朱凡不要那样,朱凡不要彻底的没了。

    朱凡用愤怒来抵制心中源源不断涌上来的恐惧。

    朱凡扑向我来……

    我看出来了,朱凡这是虚晃一招,其实他要跑。

    我自然对于拳法一套远不如朱凡,我之所以能看出来朱凡的这套路,是因为我感觉到了朱凡的恐惧。从朱凡的眼中,我看出了他内心的害怕和恐慌。

    果然,朱凡一击未中,我一个晃躲,朱凡,趁隙便要从我身边的空档蹿出。自然,这个空当是我所不能用拳头击中朱凡的一个空隙,而别忘了,我可有“殇汤剑”呢!

    还是那般的一入一出,“殇汤剑”在极短的时间里完成了任务。

    朱凡也是先感觉如同被针一扎,接着便一动不能动了。

    拳台下的唐蕾婷看来……朱凡站在我一侧身前,挡住了唐蕾婷看见我的视线。

    唐蕾婷心中一揪,紧盯着朱凡,目光想要绕过朱凡看我,而朱凡的身躯是十分庞大健硕的,挡住我是绰绰有余。

    我连忙是趁着唐蕾婷不见,冲着孙玉摆了摆手,暗示孙玉快走!我打算放孙玉一马。

    孙玉明白了我的意思,孙玉跪下,朝我俯首服地一叩,长拜而起。

    此时,孙玉眼前,出现一道通亮的“走廊隧道”,尽头处有温暖的阳光,那里其实什么都看不见,但却分明就能感觉那里什么都有,出了温暖阳光般的那亮点之外,还有花花草草、青柳绿叶、山峦叠嶂、崔碧峰青、弯河流水、蓝大海还有那一望无际的牲畜群在无忧无虑的吃草。

    总之,那是一种恬静,一种让人不会心慌的境地。因为没有什么会比到了那里还更让人不舍的了。

    因为,那是最终的目的地;那是最终的向往;那是一生奋斗努力之后的全部。

    那是……

    唐蕾婷看见了孙玉,孙玉正在缓缓离去,远离而去。

    唐蕾婷举起枪来,那“摄魂枪”的枪口对准了孙玉的后背心处。

    我无可阻挡唐蕾婷,我暗自摇了摇头。

    我知道这是唐蕾婷现在的使命,这是唐蕾婷的工作。

    而,唐蕾婷竟是……唐蕾婷去了那如同“照妖镜”般的眼罩,收起了“摄魂枪”。

    “为什么不开枪?”我诧异了。

    唐蕾婷看向我……停了好一会儿,唐蕾婷开口道:“我能体会他们的那种害怕了。其实鬼魂之类的东西,他们比人类更加恐惧,更加害怕。我想,他们或许就是要用一种疯狂和凶恶来掩饰他们内心的恐惧和害怕……”

    我听着,唐蕾婷的话似对似非,但很有些道理。不讲唐蕾婷的想法对错了,但是唐蕾婷能体会到了鬼怪们的惊恐和害怕,那就对了。万物生灵皆有喜怒哀乐之情,这就叫做意识,凡生灵都有意识,哪怕是孤魂野鬼。

    我走向唐蕾婷,道:“是啊,人死了,或许还有个退路。但是这些鬼魂可就彻底没有退路了。是的,其实他们比我们更加害怕面对‘死亡’。一旦方才你手指在扳机处一动,孙玉就没了。一点儿再给他辩解、改造的机会都没了。其实孙玉无过,你放他一马是对的。”

    唐蕾婷想什么,却终究没有出来。

    ……

    “文庙”:

    位于这古镇的中心山上。始建于公元1314年,后在元朝末期的兵火中销毁。明洪武初年,“文庙”从这古镇东郊外移至这中心山上重建。

    这里山清水秀等一般的风景那是应有尽有,且登高瞭望,古镇尽瞰于眼下。

    ……

    “这算不算公费私游啊?”我问道。

    唐蕾婷:“放心,不要你出一分钱。你一个大老板的,怎么老是喜欢喊穷呢。也是,穷人才穷大方呢,就像是我。”

    我呵呵笑道:“可别,你可真比我有钱,我这还欠着一屁股债呢。我那什么公司啊?就是一个空架子。”

    唐蕾婷瞥了瞥嘴,走到栏杆前,极目远眺。

    柳树下,柳枝冒出嫩芽儿,我唸口而出:“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啊似剪刀。”

    唐蕾婷不理睬我的打趣。

    我砸吧砸吧嘴,站定在唐蕾婷身边,随着她的目光也眺望过去……

    “朱凡受屈而死,当时身穿红裤,他是无意变成厉鬼的,可是嬴嘉柔就是有意识的了。”唐蕾婷道。

    哦……原来唐蕾婷还在思索着这个“古镇奇案”呢。想来唐蕾婷八成是在思索怎么定案结论了吧。

    “朱凡教唆的?”我应道。

    “有线索发现当时有个女孩进了朱凡和嬴嘉柔的住处。还有个带着斗笠的青年人。”唐蕾婷道。

    “斗笠青年?”我道。

    唐蕾婷看了我一眼,转头看向远处,顿了顿:“是的,那个‘斗笠青年’,他其实不止一次出现了。”

    我:“哦?他跟很多案子都有关系?”

    唐蕾婷:“是的。李蒋男的那个巫蛊案子里,也有他的身影。”

    我:“看来这子还挺能闹腾。抓起来再!”

    唐蕾婷:“能抓到倒是好了。”

    我猛然一想,不对,好像什么地方不对,可是我一时竟是难以回忆了起来。好像,我突然想到了徐蕊。徐蕊,那个村子里的“配阴婚”事件,当时我跟胡语彤是去了的。当时,对了,他有没有戴帽子?戴了?斗笠?那个青年,我……

    “我好像跟他交过手。”我脱口而出。

    唐蕾婷一转头看向我……

    我:“好像,大概吧。难道……我料不准。有些事情你想记起来的时候,却偏偏记不起来了。”

    唐蕾婷:“你一定要记起来。”

    我:“呃……”

    唐蕾婷:“胡语彤消失的那晚,那个‘斗笠青年’也出现过。”

    我全身一震:“什么!你什么?”

    曾经,我怀疑过那个斗笠青年是昊子。因为我跟他交过手。关键是,那个我跟他交过手的青年真的就是“斗笠青年”?

    最最关键的是,他会是……昊子?

    昊子……

    唐蕾婷:“他的道行怎样?”

    我:“很厉害。”

    唐蕾婷:“跟你比呢?”

    我哑然中。

    关店乡徐瓦房村的那晚,我跟那个现在疑似“斗笠青年”的人交过手,就是因为我当时就感觉他好像是昊子,我并没有死追猛打。而后,这事就淡忘了。不想现在居然跟胡语彤的失踪有了牵连。要真是昊子?我真不敢想了。

    昊子为什么要对胡语彤下手?

    我看向唐蕾婷,难道这只是唐蕾婷的一种推脱之辞?

    “宝。我们当晚没有抓到胡语彤,胡语彤从殡仪馆遁逃后,便一直没有再寻觅到她踪迹。宝,你放心,这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唐蕾婷道,“我用我的人格保证。”

    人格保证……我突然想到来之前的当,昊子跟我的对话……

    我越想越觉得是昊子做的。怎么想怎么看都像。可是为什么?昊子为什么要对胡语彤下手?顶多,昊子的所有怒气都应该是冲着我来啊。胡语彤跟他有什么纠葛了?

    ……

    返回的途中,唐蕾婷:“宝,你现在拿到驾照了吗?”

    我:“呃……”

    唐蕾婷:“没事,你来开吧。”

    我:“那个……”

    唐蕾婷:“我想睡会儿。我怕回去之后,我又要开始失眠了。”

    我突然心中涌起无限的怜惜来。

    曾几何时,我是绝不会允许唐蕾婷受此折磨的。

    现在,我依旧可以为了唐蕾婷去赴汤蹈火,可,那种情怀,好似已然变了。

    唐蕾婷却也变了。

    以前的唐蕾婷对我的时候,从最开始的任性,到中途的爱答不理,然后是情意绵绵却紧绷不松,而后开始冷漠,最后理智面对。

    现在,唐蕾婷在我面前开始学会了撒娇,退让和迁就了。

    甚至,竟是可以放低了原则和底线。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