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272章 逆流造天(七)

时间:2018-04-19作者:花都开好了

    ,!

    果然,眼前这个喝止住场面的老者,还真是苏翁。也就是说,苏海涛的老子来了。

    看客们退去了大半,剩下寥寥不多的几个看客,三三两两,分别站在这街巷跟前两侧的门前,想来都是这里的拽。

    只见了一众方队出现在了这街巷里。

    我看得更加清楚了。

    这才发觉了似有人过来扶我了。

    “小宝!你怎么搞成这样!”我的耳边有了清晰的声音。

    龙静、独孤螈、孙乙冉都来了。

    昊子扶了我,想要把我扶起来,发觉我真是站不起来了。

    “昊子?”我看向昊子……

    昊子竟是想笑:“小宝,你真是被打得你妈都不认得你了。”

    我徐徐发出音来:“操……”

    昊子在我耳边道:“小宝,你真是命大!我和龙静他们外出巡查,这是战斗前的准备了。幸亏出巡路过这里,这要是我再晚来两步,你就死定了!你知道打你的是谁吗?苏翁之子!打死你都不带偿命的!”

    我:“给……我……报仇!”

    昊子不做声了。

    我突然要起身来,昊子搀扶着我,我竟是缓缓站立了起来。

    能站起来,我就有活下去的机会了。

    我看着眼前……

    独孤螈走来,站在我身边看了看,蹲下身去摸了摸死去的那老者,独孤螈看向苏大少苏海涛……

    苏海涛此时耷拉着眼皮,松垮着肩膀,垂着手,大气不敢出了。

    独孤螈把手从那死去老者身上移开,起身看向龙静,道:“死了。”

    龙静走下“龙撵”来,走过来……

    我站在那里,眼缝中看向龙静,我等着他替我出头。

    “逆子!”苏翁突然拿起龙头拐杖就朝苏海涛身上抡去……

    孙乙冉却竟是劝阻了,道:“苏翁,别动气,气坏了。孝子不懂事,以后教育教育。”

    我侧动了下头,看向孙乙冉……

    昊子开口了:“人都打死了,还是孝子?有他这般大的孝子?”

    孙乙冉闻言,连忙走过来,拉过去昊子,附耳道:“平王息怒。这苏翁不比寻常,战备可要大半依仗人家。苏翁全力支撑,才有足够的后备顶上啊。”

    昊子看向龙静……

    龙静走到我跟前,站定。突然是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

    我一个踉跄不支,竟是跪倒在地。

    昊子正要上前,被孙乙冉一把拉住,独孤螈挡在了昊子身前。

    龙静:“身为市吏,不好好办差!竟与人厮打在街头巷尾,失职在前,无礼在后,丢尽了朝堂颜面!我即刻宣旨,撤除你郭厝的一切职务!贬为素民!”

    昊子:“圣主!”

    龙静:“无需多言!自然,苏翁之子也有过失,就交由孙将军亲自处置吧。”

    苏翁连忙躬拜谢恩。

    我看着眼前那高高在上的龙静……

    龙静冷笑一声,便要转头而去。

    昊子近前低声道:“圣主,当下用人之际,小宝不可弃!”

    龙静应道:“你看他跟废物可有两样?昊子,你这位小宝老弟,在这里等同废物了。不是看你颜面,不是看你我兄弟份上,他就死了。”

    龙静这话,显然也是说给我听了。

    独孤螈近前,挡开了还要再说的昊子,护送着龙静上了“龙撵”。

    龙静对身边的独孤螈嘀咕道:“没有想到,他竟如此颓废。吾错了。看来他跟昊子比,何止差距那么简单,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独孤螈眼色一个凶狠,道:“需要……”

    龙静:“不必了。不管不问就是了。何必伤了昊子的情分。”

    独孤螈:“是。”

    孙乙冉从我身边走过,露出一丝嘲笑。

    我便就跪在那里,看着昊子随着龙静等一众起驾而去。

    ……

    虚晃了下精神,我这才注意到先前的那个女子终于是被救下了。

    我用半条命阻止了那女孩被抢走的歹命。

    那女孩也不喊不叫不哭了,只是趴在她爹的尸体上,默默流泪……直到没了眼泪。

    左邻右舍或是碍于苏氏一门的权势,竟是没有一个敢过来劝慰那女孩的。

    我跪在那里,女孩也跪在她爹的尸体旁。

    此时,有人过来抬走了那老者的尸首。

    女孩没有追逐,没有跟去。

    女孩只是看着,直到不见了她爹的尸体,尸体被运走清理去了。

    我看见女孩用手抹了一把眼泪,走向我。

    我的视线基本上模糊不清了。

    我的嘴角在滴血。

    我身上的痛,都痛得麻木了。

    女孩使劲要把我搀扶起来,我也使劲配合着要站起来,我知道,我不能就这般跪死在这里……我终于是站了起来。

    左邻右舍早就不见了身影。

    这街巷只剩下空荡荡的我和她。

    我以为女孩要让我站起来走人,我也就想着走人了。却随着女孩的动作,我进了她家。

    我不知道我怎么走进来,怎么躺倒在了床上。

    当我躺倒在了床上后,我一下就失去了所有知觉。

    ……

    重伤在身两天的昏迷不醒。

    醒来时感觉唇边有稀食入口,无味无觉,只是一股刺痛,方才感觉食物入了下去。我需要皱着眉头,憋起一股子劲来,才能咽下口中的流食。然须臾功夫,我又昏迷了过去。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在床上吃喝拉撒睡的。

    那几天的苦难,煎熬的是那个女孩。

    她叫萨玉娴。

    ……

    渐渐地,我的思维开始觉醒了起来。

    我有一肚子的话要说,我想感谢感谢这个女孩,我想说声谢谢。玉娴的确是个非常好的姑娘,我已经觉察到了她的善良,我不后悔为了她差点丢了性命。我甚至感激起来她。感激她反过来救了我。千言万语……最后,我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我只是静静看着她伺候我,给我端屎端尿,我从初始的好生难为情,一直到她似乎觉得并没有什么而感觉不那么难为情了。好似她应该似的。

    我不后悔认清楚了昊子,其实我早该知道。

    我不后悔……冷清风,多么地感觉,谁能说清楚是非;还有谁,能够如此淡薄,任凭风吹雨打……这时间到处都是一场空,谁能为我分忧。曾尝试,多少回忆入怀,深深冷风寒意释怀。

    ……

    我开始觉醒。

    随着环境的变迁不同。

    这魔域,我已然不是那么随心所欲的可以大显神威。

    以前的修为,只是内功。只是一种内修。而外在的技巧施展不开,还是只能挨打受罪。

    我要苦练击打躲闪的功夫才是。

    ……

    玉娴推开这类似杂货间的房门,我满头大汗地赤脖而视。

    玉娴竟是脸一红。

    想来伺候我的那些日日夜夜,她都没有脸红过。

    我赤着上身,伤势在这短短时间里痊愈,毫无伤痕。

    这屋子是我苏醒后下床自己找到的,这房子不小,虽然杂货其间,但是掩饰不了这里曾是练功房。

    我这两日里便就在杂货间跳跃穿插,轻功开始显示出来。只一抡环臂的空档,我一个直插便可跳跃过去的同时,几个连跳,还能突然一个后身凌空打转,紧接着不停滞地前冲上墙、倒翻……平稳落地。

    玉娴在一旁静静坐着,看着我习练着。

    ……

    这晚上,我便就住在这里了。

    玉娴并不说什么,也不打扰我练功。端来饭食,我吃过,她收拾端走,我继续我的。有时候,玉娴便就静静倚靠在一旁,看我耍着。

    或许是玉娴觉得没有见过吧,我大都是以我所记忆中的方式来锻炼所谓的功夫。我的锻炼如同是健身般,增强肌肉体质。还有就是动作起来时如同是“酷跑”的那种运动。

    自然,在我这里,这些可都发生了质的变化。

    这些动作和招式,在我强大神威下,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玉娴看着,眸中充满了温情……一言不语。

    直到了这一日里。

    我扒拉着大粗碗里的面食,狼吞虎咽着。

    吃下一根菜,我扒拉几口粗面。

    香!

    我五味俱全了。

    我看向玉娴一眼,她正盯着我。

    我连忙又扒拉了几口。

    “嗯。”玉娴说着,给了我两本书。

    古书?

    我拿来一看,只见了上面的字我是认识的。

    一本《九丹金液经》。

    我心中一禀!暗自一惊!她怎么会有这个?

    还有一本是《玄武七招》。

    “这两本书苏家人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他们搜遍了也没有搜到。我藏在锅灶下。”玉娴道。

    看来这两本书还真是不可小觑了。

    “秘籍?”我道。

    玉娴:“嗯。”

    “你祖传的?”我问道。

    玉娴:“应该是吧。我爹说,这两本秘籍不是谁都可以练就了的。得有缘方成。我家只有我曾曾祖父得此真道。后来我曾曾祖父就云游四方走了。”

    “你爹没有成功?你曾曾祖父是谁?”我道。

    玉娴:“我爹说过,我曾曾祖父名讳萨守坚。”

    我一愣……呃……四大天师之一的萨守坚?还只是重名而已?

    玉娴:“我曾曾祖父曾留下话来说除非有缘,否则就走火入魔,会误入歧途的。”

    我:“你不怕我走火入魔?”

    玉娴:“你一定可以。”

    我:“你怎么知道?”

    玉娴:“我就知道。”

    我:“谢谢!玉娴,这两本秘籍非同小可,得之不易吧?”

    玉娴:“我娘就是为了这个死的。”

    我:“谁害死了你娘?”

    玉娴:“许逊。他让我娘交出书来,我娘死活不肯。当日里我爹已经带着襁褓中的我和这两本秘籍离开了家乡。”

    许逊?难道是……好像差着辈分吧?

    我简直是不可思议:萨守坚,许逊……这难道是内讧了?乍回事啊?

    我不再追问什么。因为没有什么需要彻底弄清楚了的事情。我只需明白就行了。

    “我给你报仇。”我道,“许逊现在何处?你这个仇人死了吗?”

    玉娴:“没有死。我听说他现在是国师了。”

    我:“国师?”

    玉娴:“新圣主程奥奇的国师。”

    我暗忖:不定这个许逊就是天师之一的那个之一!不过怎么会到了这里呢?我好像听闻大帅说过……算了,我有点糊涂了。不过我都说出了口要给玉娴报仇了,这话都出了口,我是怎么也收不回了。

    我本已不打算再参合龙静跟那什么新圣主程奥奇只见的狗咬狗,但是现在看来,既然许逊身为程奥奇的国师,只怕我不定又要参和进去了。

    ……

    我开始修习这两本武功秘籍!

    我很快领悟过来。

    《九丹金液经》和《玄武七招》是以内修真气和外修身法为主的一整套合本。缺一不可。《玄武七招》修习上盘路七招和下盘路七招,连起来竟可演变为四十九路招法,而我还发现了其能成倍的往上演变。

    ……

    “承包葬礼葬品焚尸出殡入葬安置等一条龙服务,内有陵园墓地,另包揽鉴风水批八卦看字相面手纹算命等事宜。镇宅消灾驱邪去病……”

    唐蕾婷看着手中的名片……

    须臾,手机来电。

    唐蕾婷放下那张名片,出门去了。

    山顶。

    常彬和尹思雨等待多时。

    唐蕾婷走来……

    “婷婷。”尹思雨连忙迎向唐蕾婷。

    “思雨。你也来啦?”唐蕾婷道。

    尹思雨:“我现在暂时跟常彬搭队。”

    唐蕾婷:“太好了!”

    常彬:“思雨没事了。大帅和巧云的事情看来也能过去。反正我包揽下来了。出事我担着。”

    唐蕾婷:“这个事放在你身上最好!你怎么办到的?”

    常彬:“有些事不是想象中那么难。”

    唐蕾婷点了点头。

    常彬笑道:“暂时我和思雨还是明面上在她的大酒店里做事。我给她当大堂经理。她是我老板。”

    尹思雨:“私下常彬是我组长。”

    唐蕾婷暗忖一念:“看来他们倒是投了脾气。若是能牵手……对了,事情都调查清楚了嘛?”

    常彬:“冰山一角。”

    唐蕾婷:“这么复杂?”

    尹思雨:“这事跟很多情况都有牵连。”

    常彬:“先说吸血鬼一事吧。吸血鬼家族……归根寻源……那个宗祖原本不过就是西方佛祖坐下原有一偷油蝙蝠成灵之后……逃下凡界来,佛祖派达摩追捕,那蝙蝠便逃去了西域深处。后化名古德里安,开始肆虐凡间。并妄图收拢聚众,以抗佛法。便就有了这吸血一族,曰吸血鬼。后达摩追踪到那蝙蝠精灵,那蝙蝠自涅槃重生,为西方圣主亚里士多德之弟,亚里士多德感化不成,却又心怀不忍,便封杀其精魄。也是念缘其前生为佛祖坐下,这才留下了其一条性命。这也是一种孽缘,后来发生的事情……就是那样了。”

    唐蕾婷:“可是这些”

    常彬:“跟‘一口天’有关。”

    唐蕾婷:“又是‘一口天’……那个斗笠青年?”

    常彬:“是。”

    唐蕾婷:“谁?”

    常彬:“目前还不知道。”

    尹思雨:“但是线索已经很清晰了。应该很快就能查出来。婷婷,难道大帅小宝他们的失踪跟那个斗笠青年‘一口天’有关?”

    唐蕾婷:“肯定有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