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303章 贪嗔怨恨(五)

时间:2018-04-19作者:花都开好了

    ,精彩小说免费!

    “喂……”葛大帅接了电话。

    “怎么你自己亲自去蹲守啊?我的葛大队长。”话筒里传出来的是关巧云的声音。

    “不能再出事了。别人我不放心。”葛大帅道。

    关巧云:“没有那么简单吧。我都听说了,你是不是觉得这个案子不是那么普通的案子。”

    “你听谁说的?”葛大帅吃惊地道。

    关巧云:“还能是谁,谁能有你的嘴巴紧。婷婷呗。”

    葛大帅:“师姐?啊?不会吧。她能跟你说。”

    关巧云:“你当都跟你呢?葛大帅,你可别忘了,虽然我们是夫妻俩,可是婷婷跟我的好闺蜜关系可比你感情深多了。我跟你才几年,我跟婷婷可都几十年的感情啦。”

    葛大帅:“好好好,你厉害。你厉害!我……”

    关巧云:“你敢挂电话!”

    ……

    凌晨三点了。

    蒋浩这才醉醺醺地搂着一个女人回来。

    刚进门,一玻璃的烟灰缸便就冲着蒋浩的头砸了过来。

    蒋浩的额头顿时是血流如注。

    蒋浩捂着头,看向对面已然是暴跳如雷的老爸蒋建志。

    “畜牲!”蒋建志怒吼一声。

    “啊!”那女人吓得掉头就跑了。

    “你还回来干什么!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死在了外面!你哥哥尸骨未寒,你,你还有没有人性!”蒋建志吼道。

    蒋浩用手指了指老爸,竟是气得咬牙切齿地指点着蒋建志,蒋建志再也受不了了地一巴掌扇了上来。

    “啪!”地一声响,蒋浩一脚踹向蒋建志。

    随即,蒋浩如同是发狂了的狮子一般扑了上去,双手死死地掐住了蒋建志的脖子,蒋建志不能呼吸,不能呼喊,不能挣扎,挣扎不了地看着这个禽肉一般地可却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啊!

    蒋浩的面孔突然一变,那是什么?一头的灰白头发的一个半糟老头子的模样突然替代了蒋浩的面孔。

    这一惊,让蒋建志突然放弃了继续的挣扎和拿劲,一时,蒋建志的瞳孔一下子放大了。

    ……

    葛大帅手中还拿着手机,听着关巧云的啰嗦,葛大帅看着蒋浩进了房门,又看见了一个女人,也就是方才蒋浩搂着的那个女人从房里跑了出来。

    葛大帅心中不安了。

    “你怀疑人家什么啊?非要去蹲守什么啊?”关巧云还在啰嗦着。

    葛大帅:“不是怀疑什么,这一系列的事情很明显的确是跟蒋浩的回来有关系。那个……”

    “哪个?喂?什么?”

    葛大帅:“有情况!”

    突然似乎有个黑影从那屋子里跑了出来。

    葛大帅分明看见了一个黑影,可是却没有看见是什么人。

    此时,葛大帅不能再听关巧云继续啰嗦了,葛大帅已然是连忙跑出了车子。

    ……

    “住手!”

    葛大帅一脚踹向房门,房门还没有关上,门撞在墙壁上,一声巨响,可见了葛大帅使出了多大的劲,而枪已拔出。

    蒋浩猛然一个回头,此时的蒋浩是已然清醒了过来,看见那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自己,蒋浩一下子瘫软在地。

    “不许动!警察!”葛大帅喊道。

    一听是警察,蒋浩突然冲向了葛大帅……

    葛大帅本来看蒋浩都已经瘫软了下去,这怎么自己一声暴喝的,对方还来劲了。

    自然,葛大帅很快就制服了蒋浩。

    ……

    霓虹灯闪烁在蒋家门口。

    唐蕾婷也来了。

    蒋浩已经被抓了起来。

    此回蒋浩杀父是被葛大帅亲眼看见了。

    ……

    唐蕾婷在屋里溜达着。

    葛大帅叙说着当时的事情。

    唐蕾婷突然一个回头问道:“那个女人跑出来的时候,你就应该已经过来了才对。当时你在哪里?”

    葛大帅:“呃……”

    唐蕾婷:“车里?”

    葛大帅点了点头。

    唐蕾婷:“你为什么不过来看看情况?”

    葛大帅被唐蕾婷给训斥着……可是心中却想着,好嘛,你泄露情报给关巧云,不是关巧云知道这案情非跟自己说道说道,自己能耽误事情嘛?现在倒是好了,你还训斥起来我了。师姐啊师姐,你可真是有一套!

    可心里虽然这般想着,葛大帅嘴上可不敢还嘴。只是低着头被训斥着。唐蕾婷唠叨够了,葛大帅这才抬起头来:“还有个黑影。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

    唐蕾婷:“调监控!”

    可是监控里没有看见任何的黑影存在。没有什么黑影从蒋家的房门口跑出去。

    ……

    也是独门独室的监禁室。

    蒋浩颓废地坐在地上,蜷缩在墙角,摊着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手……口中一直是喃喃地道:“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畜牲!”有人喊道。

    “谁!”蒋浩看去……突然,只见了那监禁室的铁窗外显露出来一个人头来。像是一个半糟老头子。

    就是一个半老头子。

    “你杀了你父亲,你还有脸活?”那老头道。

    “我没有!”蒋浩反驳道。

    “你亲手掐死了你父亲你还敢狡辩?你就等着死吧!这一回,你是在劫难逃了!必然是个死罪!”

    蒋浩惊慌失措、喃喃自语地道:“不,不会,不会的,我不会死的。我爸一定会来救我的。”

    “你爸已经死了。”那半糟老头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般,蒋浩双手撕扯抓拽着自己的头发。

    此时,只见了那半糟老头突然走向前来,竟是在蒋浩的眼前,莫名其妙地便就走了进来。

    “我来帮你。”那半糟老头道。

    此时,蒋浩已然是痴呆了。

    走进来的那半糟老头四处查看着这囚室,寻思了下,走去过,解下了蒋浩腰间的皮带,然后穿过那铁窗的栅栏,皮带围成一个圈,这一头的活结圈正好可以套住了一个人头。

    蒋浩够不着,半糟老头托着蒋浩,蒋浩够到了那皮带环子,然后把头伸了进去……

    半糟老头一个离身,蒋浩身体猛然一个下坠,紧接着,皮带环开始勒紧了起来。然后,蒋浩就这样吊死了。

    ……

    唐蕾婷踱步着几下,便就停了下来。

    葛大帅走来,正看见唐蕾婷看着什么。

    葛大帅顺着唐蕾婷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了吊死在那铁窗下的蒋浩。

    蒋浩的身体悬空,脚下并没有什么可以依托的矮凳子或者石头什么的,不知道为什么蒋浩竟是可以在此上吊。铁窗上的皮带环怎么圈绕过去的,更是令人匪夷所思。

    这种囚室,就是为了防止嫌疑人自杀而专门曾设计布置一番的,在这种囚室里上吊几乎是不可能。而眼前就可能地发生了。

    葛大帅看过去,顿时就明白唐蕾婷的表情内涵了。

    唐蕾婷双臂环抱于胸前,定睛看着蒋浩的尸体。

    “小影跑了。”葛大帅说着,回头四处张望了一下,这儿暂时就唐蕾婷和他,葛大帅顿了顿,“师姐,小影的话我现在相信了。这事情有古怪。”

    唐蕾婷表情不变地从包里抽出几张a4纸来递给葛大帅。

    葛大帅接过来一看,上面竟是孙雨悦曾经的简历。其中有一行带颜色的文字写道:曾邪于神农架北冥山中,后随胡杨乐而出。

    葛大帅明白了,唐蕾婷其实一开始就怀疑上了孙雨悦。

    葛大帅不知道唐蕾婷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问题的,不过眼前离奇吊死的蒋浩已然是给出了答案。

    这案子,划归了“扫灵组”。

    唐蕾婷搓了搓脸:“走,去孙雨悦家。”

    ……

    一早起来,孙雨悦发现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师妹,现在杀你儿子的那家人已经家破人亡。我替你报仇了。你的诺言也该兑现了。我先带菲菲去了。等完婚后,我们回来看你。师妹,师傅常常挂念,你有空也常回来走走。小白很想你。以后我们就亲上加亲了。

    看着那张纸条,孙雨悦一下子懵了。

    不想她师兄施聪竟然来了一个不告而别。这是孙雨悦所万万没有想到的。原本是先想稳住了施聪后,再设法图谋。要知道孙雨悦当初是有点想把自己女儿嫁给师兄施聪的意思,但是那个时候,施聪的面貌可还是个俊年。鲜嫩无比的一个小伙子的模样。而不曾想,离开了大山之后,施聪居然开始退化衰老起来,可见了施聪的外形是受着环境的约束,也就是说,施聪离开了那大山之后,在外界继续生活下去的话,只会越来越衰竭,修为也会渐渐丧尽。

    施聪也是认识到了这一点。他知道了,自己在这里是无法得到孙文菲的了。只有回到北冥山中,在那里,自己才能掌控才是主人。

    施聪掳走了孙文菲。

    孙雨悦儿子没了,现在连老公也死了。女儿还被带走了。她只有这个女儿了。她不能让女儿孙文菲就此生活在那个大山之中。最后成为山中的“女野人”。

    孙雨悦要救出她的女儿。

    ……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孙雨悦吓了一跳:“谁!”

    “警察。”唐蕾婷道。

    孙雨悦整理了下思绪,连忙又整理了下头发和衣角,便就开了门。却没有让葛大帅和唐蕾婷进屋。

    “有事吗?”孙雨悦站在门口道。

    孙雨悦手还扶在门框上。那意思是急等着送客关门。

    唐蕾婷却不紧不慢地道:“蒋浩认识吗?”

    孙雨悦很想说不认识。可是迅疾之间,孙雨悦已然是恢复了平静。孙雨悦知道,方才要是真说了不认识,自己可就完了。

    “当然认识。他是杀我儿子的凶手,至今还逍遥法外呢。”孙雨悦道。

    唐蕾婷:“陈年旧账,已经有了结果。怎么能说逍遥法外呢。”

    孙雨悦:“杀人偿命,他死了吗?”

    唐蕾婷:“死了。”

    孙雨悦心中一禀……不错,蒋浩的死,孙雨悦自然已经知道了,就是因为蒋浩已死,施聪带走了孙文菲。方才自己是做戏。可是看着对方的表情,似乎已然看透了自己的破绽。难道这场戏有穿帮?

    孙雨悦有点慌张:“怎么死的?”

    “你说呢?”唐蕾婷竟然反问道。

    孙雨悦:“我不知道啊。”

    唐蕾婷:“是昨晚死的吧。”

    “昨晚……”孙雨悦突然发飙了,“我怎么知道!你们想干什么!难道怀疑我杀了那个畜牲?你们要是有证据就抓我吧!否则,老娘不奉陪!”

    说完,孙雨悦“砰”然一声关上了房门。

    葛大帅:“我去开车。”

    唐蕾婷看着房门,她知道孙雨悦就在这房门后面,还没有离去。唐蕾婷知道了,蒋浩的死,肯定跟她有关系了。

    唐蕾婷上了车,坐定后,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道:“回去收拾收拾,我们明天出差。”

    “去哪?”葛大帅道。

    唐蕾婷:“神农架,北冥山。”

    葛大帅:“就我俩?”

    唐蕾婷:“难道你还想拉巧云和思雨下水?”

    葛大帅呵呵笑了笑,发动了车子。

    唐蕾婷:“大帅,你不用去了。”

    葛大帅闻言,突然来了个急刹车,看向唐蕾婷。

    唐蕾婷:“怎么啦?”

    葛大帅:“师姐,你什么意思?”

    唐蕾婷:“我什么什么意思啊?”

    葛大帅:“师姐,这是我们的工作,也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我先感谢你让巧云退出了这个泥潭,其实这就已经很让我过意不去了。我只有一个人扛两个人的重担,良心上才能过得去。不错,这种事情,这类案子的确与众不同,危险不说了,且没有名分。案子破不了是失职,破了也没有人会给咱们庆功。最后还要把功劳算在别人的头上。可是总要有人管,总要有人牺牲。我辈不迎头而上,只会造成更大范围的祸害殃民。每个时代每个地方都有英雄,抛头露面的是英雄,默默无闻的也是英雄。我们都在做着贡献,这就够了。”

    葛大帅越说越激动:“师姐,我知道你是怕我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连累了家庭,不错,我是结婚了,有了个小家庭,可是谁没有家庭?保得万家灯火通明,才是大团圆。才是人间大道。”

    唐蕾婷再也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大帅,你长觉悟了。好,以后我不说那种话了。回去吧,咱们好好准备一下,安全还是第一位的。”

    ……

    唐蕾婷把“摄魂枪”别好。衣褂拉了拉,遮掩的严严实实。这个部位唐蕾婷从拔枪到击发也就是瞬间的事情。

    葛大帅别好了“极臻剑”打造冶炼化作的“血灵匕”。

    各自配备装好了“指魂针”、“通灵眼罩”、“压缩饼干”、“薄翼帐篷”、“打火匣”、“集成智能一体手表”和“集水片”。

    ……

    孙雨悦老公的尸体还没有火化。

    停尸检验完毕后,孙雨悦带着她老公胡杨乐的尸体来到了殡仪馆。

    孙雨悦这去的是一家私人的股份制殡仪馆。

    西山殡仪馆。
小说推荐